第四百八十二章 海量怪物来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二章海量怪物来袭

……

悲痛之厅的怪物种类并不多,我们转了大半天,就遇到了两种,一种便是先前的爬行尸。 飞

还有另外一种,则是月之王的一次进化体,夜之王,二者读音很像,不过毕竟是进阶怪物,实力比之月之王强了不少。

夜之王的盔甲为蓝'色',让人看之心寒,两手多握着双刃斧和连枷,和月之王一样,精通野蛮人五阶技能狂'乱',手两把武器挥舞起来虎虎生威,隐约有风雷之势。

它们启动了狂'乱'之后,蓝'色'铠甲保护着的高大身体更会旋绕着两道旋风,移动度和攻击度快的惊人。

我发现这些夜之王,比起月之王来,到是有几分憨憨的感觉,最直观表现在它们行走奔跑的姿势,在走动时,它们最喜欢像公牛一样,低头直冲,将头顶上的牛角钢盔那两只牛角正对前方,看起来威风凛凛。

不过对于度均比它快的我和小狐狸来说,更像是一头不看前方的蛮牛而已,小狐狸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站在墙边,等这些蛮牛冲过来的时候,突然一闪,然后它们就会制止不住身形,两只牛角'插'在墙上不得动弹,任人宰割。

咳咳,先说一下,好孩子可千万别学这只肆无忌惮的小狐狸,要知道,墙壁上的那些血字,可都是宝贵的物呀。

若是被那些历史学家看到这一幕,恐怕就是拼着孱弱不经风吹的老朽身体,也会狰狞扑过来,和小狐狸打个你死我活吧。

爬行尸和夜之王并未对我们造成多大阻碍,反倒是这来来回回的'迷'宫地形,让人眼花缭'乱',若不是有小狐狸在,我早就'迷'路了。

看脚下的地板已经将近腐朽,我干脆将剧毒花藤放出来,小狐狸对于滑不溜丢的剧毒花藤,还是挺反感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比白狼召出来的猛毒花藤,还要恶心上十倍。

而剧毒花藤也比较郁闷,当然,不是因为小狐狸,它才不会在乎小狐狸的想法,而是因为悲痛大厅,并没有合适它的食物,爬行尸,太干;夜之王,太大,太硬,都不好入口。

得到剧毒花藤传达过来的无辜信息以后,我久久沉默不已,这家伙,进阶以后也变得挑食了吗?记得以前可是来者不拒的呀。

其实,我们在第三天,就已经找到了悲痛之厅的下一个入口,可惜,没有受过rpg游戏洗脑的小狐狸,对我的“boss总是在最后一层”定论嗤之以鼻,坚持将整个悲痛之厅搜索了一遍,才闷闷地回到了原来的入口处。

知道游戏宅的厉害了吧?我自然不会放过和这个机会,作为不听我的话,多浪费了两天时间的代价,小狐狸那手感好到爆的狐狸耳朵,被我'揉'了个通红。

其实我是想顺带'摸'一'摸'尾巴的说,貌似手感也很不错,可是提出来之后,换来的却是小狐狸羞红之极的俏脸,我的脸到是也红了,一个清晰的红'色'小掌印……

入口处,上面依然雕刻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痛苦之厅。

不用说,又是和我有着相同爱好的尼拉塞克的得意之作,话说这厮到是写得一手好字,

呀呀呸的!!字竟然写的比我好?背叛【蛇形草书命名同好会】的人,我吴凡今天就来替月行道,斩恶除'奸'。

让剧毒花藤打头阵,我们进入了痛苦之厅。

痛苦之厅的结构和悲痛之厅相似,墙上面同样刻满了让人触目惊心的血字,只是这些字句里面凝聚着的意志,不再像神殿那样疯狂信仰,也不像悲痛之厅那样,带着无尽的骄傲。

这些字,记载了守护部落衰落以后,苦苦的抵挡地狱大军的历史,发现族人从全身时期的上亿,到现在不足百万,恍然大悟的部落人,用自己的血与泪,书写了这一段无尽悔恨的历程,直至决定撤离世界之石神殿。

一段字下来,无法驱散的痛苦之情,萦绕在我们心头,耳边仿佛能听到这些血字书写者的灵魂,哀哀凄鸣的哭声,还有痛苦悔恨的嚎叫,在通道的深处不断回'荡',回'荡'着,直到永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说的果然没错。”

我沉默良久,叹息了一句,一旁的小狐狸歪着脑袋,似乎在琢磨着我这句话,然后认同的点了点头。

“笨蛋偶尔也会有灵光一闪的时候,这话如果没错。”

“……”

我说,你少吐槽我一句,会死吗?

痛苦之厅怪物,明显比悲痛之厅更密集,更强大,除了爬行尸和夜之王以外,还有巨锤死神的一次进化【争吵死神】,这名字取得实在是……

另外,还有仆魔的五次进化,【冰封恶灵】,话说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仆魔竟然有八种形态,直至第八最强形态【巨大的冰封恶灵】。

果然不愧是巴尔的炮灰级打手,种类和数量都是如此的不同凡响,估计论到人海战术,它们能排在前五。

第一肯定是我们粉红可爱的冒险者之母,娇小的沉沦魔大军了,第二则是当之无愧的森林剥皮者【小矮人】,至于后面三名,咳咳,留个悬念……

除了这四种以外,我们还见到了一种极致恶心的怪物,比腐尸身上的蛆虫更恶心,它们有着类似人类骸骨的上半身,漂浮在半空,下半身连着一个鼓鼓的肉球,肉球下面飘'荡'着一些触手。

我都不知道该用三名语言去形容它们的恶心程度了,宁愿在腐尸前面吃生鲜肝脏,也不愿意看它们一眼,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单是我们冒险者,甚至连怪物都对这种怪物退避三舍,因为这种怪物的最拿手本领,就是无声无息的游离在怪物周围,悄悄在怪物身体内植入蠕虫。

这些蠕虫会马上钻入被植者的大脑,吸取养分还有邪恶意识成长,当被植者死亡的时候,这些恶心的寄生虫会立刻蚕食掉被植者的大脑并最终破脑而出,成为一种新型怪物。

当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怪物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些恶心和奇怪,这些怪物飘飘忽忽的在周围移动,丝毫没有加入其它怪物大军,一起向我们讨伐的意思。

甚至,在怪物将全部注意力放到我们身上的一瞬间,它们立刻便一改温温吞吞的度,闪电般飘到那只怪物身后,后面肉球下的触手轻轻一刺,又匆匆离开,让我们莫名其妙,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呀?

当看到那些无意识被刺了一下的怪物,倒在我们脚下,整个脑袋突然干瘪下去,那眼珠也随之凹陷,就仿佛风化了一般,瞬间便只剩下一个头盖骨,外面包着一层干瘪头皮。

而下一刻,整个干瘪的头骨爆裂开来,从里面钻出几只形态彷如群魔堡垒里见过的血肉野兽一般的怪物,我们才总算想起那恶心怪物的名字和来历。

哦,忘记说明了,这种恶心怪物的名字叫臭气污秽者,说真的,我连它的名字都不想提起,只要想想,万一这些玩意,将蠕虫植入自己体内,然后钻入大脑里肆意啃食,光想想就会觉得那还不如立刻死了好。

不过也无需大惊小怪,这些臭气污秽者对冒险者还构不成直接威胁,以它们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将蠕虫植入冒险者体内,要不然的话,恐怕它们早就成了极端恐怖的存在了。

小狐狸比较怕争吵死神,因为这群家伙,最喜欢将触手伸入地里阴人,在接受了灵魂契约以后,小狐狸的四围属'性',包括生命和防御,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比起五六十级的怪物,还是略显不足。

夜之王的攻击更高,但是小狐狸反而不怕,因为以她的度,夜之王也就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而已。

但是争吵死神不同,它们的攻击无声无息,有时候躲在阴暗角落,我们还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地上便猛然窜起了几十条密密麻麻的触手,若是小狐狸全都挨上,恐怕也是秒杀的份。

所以我们一行走的特别慢,由剧毒花藤这个触手始祖打前头,将一切争吵死神扼杀于摇篮之间。

不过,这个神殿感觉到有点像游戏里的副本地图,爆率似乎有点偏高,一路上遇到的精英,少说也会爆件蓝'色'装备,金'色'级的飞斧也入手一件,这类投掷型敏捷装备,自然是分配给小狐狸,不过等级需求要40级,她还差了许多。

见小狐狸一副乐呵呵的模样,我忍不住捏着她的'毛'绒耳朵调侃她:“乐什么乐?难道以你精英级队伍的实力,手头上还没有一件金'色'装备?”

“当然有了,别小看人。”小狐狸,晃着小拳头,咧起小虎牙朝我示威。

“只不过,刺客的金'色'装备比较稀少,都分配给了白狼他们而已,哦,对了,上次从你这个笨蛋手里骗来的完整级蓝宝石,可是被我镶嵌到了腕刃里,哼哼~~”

小狐狸得意洋洋的说到,特别是说到从我手“骗”的时候,似乎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一双美目弯得跟月牙似地,里面闪烁着一些让人心慌意'乱'的光彩。

边说着,还晃了晃右手腕上套着的散发出阵阵寒气的湛蓝'色'腕刀,一副你别惹我,不然捅你屁股的威胁模样。

“……”

原来是这样,我原本还以为以小狐狸好胜好强的'性'格,还有在队伍里女暴君的姿态,身上至少也有三两件金'色'装备呢,看不出,她这个队长,到还真蛮尽职尽责的。

我稍微有点被感动到了,想到她身上的装备如此寒酸,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将身上一些用不到的金'色'装备,将小狐狸装扮得漂漂亮亮,更像狐人族小公主一点好。

当然,可不是白送,我不是那样的人,小狐狸虽然精打细算,但也决计不是接受别人施舍的人,这个价格嘛,还得好好商量一下,看在朋友分上,就打个九九折吧,现在购买的话,还可以再附赠多一瓶轻微治疗'药'水,感动吧,知道有我这样的朋友的好处了吧。

神殿内部没有日月分辨,到最后,就连小狐狸也懒得去数时间了,反正是休息睡了四次,大概是四天左右,**不离十,我们终于找到下一层的入口。

“怎么样,还要不要再打赌?”

我看着入口,看了旁边的小狐狸一眼,看看她'毛'茸茸的耳朵,再不怀好意的盯着她'毛'绒蓬松的尾巴。

“我才不和你这个坏蛋打赌呢。”

被我的目光看得一惊,小狐狸下意识的将不断摆来摆去的尾巴,紧紧的藏在身后,娇嗔看着我,那警惕的忿忿神情,也别有一番妩媚风景,让我受用之极。

“那就老老实实的听话,像下一层进发吧。”

无论小狐狸肯不肯赌,都是我的胜利,堵了,她的耳朵和尾巴肯定遭殃,不赌,则是默认了我的“boss总是会在最后一层”的理论是正确的。

最后一层的名字,叫做瓦特之厅,依然是尼拉塞克新刻上去的,至于名字的由来,我已经无法从表面上的意思猜透,瓦特?到有点像人名,难道是尼拉塞克他老子?

刚刚踏入瓦特之厅的范围,一股浓郁到极点的死灵之极,便迎面扑来,遍布在每一个角落,让我和小狐狸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尼拉塞克,应该就是在这里了,问题是,如此浓郁的邪恶的死灵之气,那尼拉塞克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我看了小狐狸一眼,从契约里面,立刻传来她毫不让步的坚定意念。

“坏蛋,能死在一块,总也是没有那么孤单的。”她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角,低下头去,不肯让我凝视她那如凝脂滑玉的面庞。

“傻瓜,能会弱是尼拉塞克太强的话,先回城,好吗?我答应你,不会死的。”我'揉'了'揉'她低在我胸前的尖耸耳朵,轻声说道。

“嗯。”

小狐狸应了一声,她知道,这是自己能任'性'的最大限度了,不然,自己就会成为对方的累赘。

瓦特之厅的墙壁上,同样写满了血字,只不过这些血字,描述的已经是守护部落来到哈洛加斯以后的记载了,上面充斥着的意志,便是誓死夺回神殿的呐喊,誓死夺回,夺回,再夺回!!

神殿一日不夺回,部落死者下到地狱,便将被祖先所怨恨,所唾弃,所辱骂,所残杀!!

这根本是对自己祖先后代的诅咒啊!!

看到这里,我和小狐狸都不由再次打了一个冷战。

从尼拉塞克神殿内部,到悲痛之厅,到痛苦之厅,再到现在的瓦特之厅,给我们展示的,便是一部守护部落壮阔悲凉的发展衰亡史。

瓦特之厅给我们的感觉比较小,这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冒险者的直觉,通常是不会错的,因此,在下一刻我们就会和尼拉塞克碰面,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出奇。

我们的脚步出奇慢,动作比墙壁上摇曳了万年的黯淡火把,还要温吞,身子几乎贴着墙壁上的血字,小狐狸还在一边警惕的前面是否有机关陷阱,到是剧毒花藤,也不知道该说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怎么得,一路大大咧咧,到是有几分地头蛇的气势。

“滴答——滴答——”

静谧'潮'湿的通道深处,传来让人心慌的滴水声,然而这声音片刻就不同起来,隐约之间,好像有什么“达拉达拉”的错'乱'重叠声。

我和小狐狸侧耳聆听,声音似乎逐渐向我们靠近,不一会儿,我们脸'色'大变。

是大群,大群的怪物!!

仅仅在一瞬间,我们就有了决定,迅向来路后退,在我们刚刚经过的地方,有一条通道死胡同,那里无疑是应付围殴的好地方。

只是不知道这大量的怪物里面,有没有争吵死神这种远程攻击怪物,万一出现它们的身影的话,我将毫不犹豫的催促小狐狸用回城卷轴走人。

刺客的薄弱防御,实在无法应付十只以上的争吵死神的触手袭击。

我们已经推至死胡同里面,我在前面警备着,小狐狸也没闲着,早在刚开始就灌下几瓶强力法力'药'剂,然后开始布置她的陷阱机关去了,拖多一会,她布置的陷阱就越多。

一会儿之后,技能等级起码在八级以上的法术陷阱,均匀的遍布在整个通道,我已经能想象到,那些即将来袭的怪物,在火和闪电的海洋痛苦哀号的情景,有时候,我这个德鲁伊还真是挺羡慕刺客的陷阱技能,怎么能比号称魔法第三的德鲁伊职业还好使呢?

脚步声逐渐毕竟,也清晰起来,从那杂'乱'无章,像几千个没有纪律的流氓一齐奔跑的混'乱'脚步声,我们终于辨别出了一丝线索。

这是像长着脚蹼的鸭子般的“嗒嗒“脚步声,整个哈洛加斯的怪物,我们所遇到过的,张脚蹼,发出这种脚步声的,便只有一种了,那就是形容放大几十倍的站立伛偻的癞蛤蟆般的仆魔,还有它们的进化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怪物,应该就是大量的仆魔六阶体——冰封恶灵了,是它们的话,可以稍微松一口气,因为它们是近战怪物,角落流战术可以发挥效力。

不过也不能太大意,不排除里面夹杂着争吵死神,毕竟脚步声太杂'乱'了,而争吵死神是阴人好手,走起路来,自然是无声无息。

地面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当这些冰封恶灵出现在通道对面的时候,我和小狐狸都看呆了,六七米宽的通道,挤满了近十只冰封魔灵,它们后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怪物海洋。

在这种紧张时刻,我的脑海里到是蹦出了一个非常幽默的蹦出一个念头:这挤满通道的冰封魔灵,莫非就是传说的,六块八'毛'钱一罐的冰封恶灵罐头?

小狐狸的陷阱开始发威了,最外面的三阶陷阱技能【火焰复苏】,立刻爆发出一米多高的火焰海浪,以毫不逊'色'的气势像迎面而来的冰封魔灵扑去。

四阶的【雷光守卫】也不甘示弱,一串水桶粗的闪电,直线朝通道深处呼啸闪裂,就好像一条粗大竹签从冰封恶灵这些烤肉上穿过去般,通道顿时散发出阵阵烤焦味道。

一个雷光守卫,能连续发出足足十道闪电,小狐狸的雷光守卫技能,刚刚好点到10级,来了个小飞跃,被闪电击的敌人,雷电有一定几率以本体所受到的40%伤害向旁边传递,这些一来等于变相将攻击范围扩大了。

而10级的雷光守卫,每道闪电的伤害是1-205,若是发挥出最大威力,两道闪电,就足以干掉一只冰封恶灵了。

而最后,好不容易从火海和电光侥幸逃生,全身焦黑冒烟的冰封魔灵,举着手的砍刀大步前冲,脚下却踉到了什么,还没等它们反应过来,意识就已经瓦解。

这是刺客的二级陷阱技能【电能守卫】,能利用电波攻击靠得很近的敌人。

这一轮火焰复苏,雷光守卫,还有电能守卫的组合,就已经让将近上百只冰封恶灵倒下,然而,这仅仅是第一轮而已。

从通道转角处到我们这边的胡同尽头,每隔二十米,就有一个这样的组合陷阱,小狐狸利用这点时间,一共设置了三组这样的陷阱,足以让三百只以上的冰封魔灵倒在这条死亡陷阱通道。

这就是刺客的陷阱艺术,可以将技能累积,引而不发,然后一次'性'爆发出来,这种优势,是其他任何职业都无法模仿的。

当然,肯定也不能无限制的布置陷阱,不然几百个高级刺客,花个半年功夫,在同一片地方布置上十几万个陷阱,那恐怕是大魔神巴尔的真身来了,也得瞬间秒杀,上帝是不会让这种类似bug的漏洞出现的,因此在单位面积里面,刺客最多只能布置10个陷阱。

这便是规则,上帝所设下的平衡手段,在这个暗黑世界,他就是真理,他就是唯一,恐怕,只要他说一声水是倒流而上的,那便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狐狸的第二组陷阱过后,已经倒下了两百多只冰封恶灵,不过,通道深处的冰封恶灵依然如同罐头般,水泄不通,望不到尽头。

“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要听哪个?”手里准备在魔法,我一边回头向小狐狸笑道。

“哪两个?反正又是一些无聊的理论而已。”

刚刚惨白在我的理论之下的小狐狸,余怒未消,装出一幅不屑一听的样子撇过头去,那对狐狸绒耳却是精神抖擞的耸得笔直。

将右手的凝缩'液'态火球轻轻一送,顿时在地上燃起一道竖直的熊熊火墙,虽然火墙只有一米多宽,相比六七米的过道,似乎很好躲开,顿时别忘了,这些冰封恶灵已经挤得如同罐头一般,倒霉被火墙烤个正着的家伙,哪有空间躲闪。

弹指之间,便有几十只冰封恶灵在火墙笼罩下,化为灰烬,望着前赴后继的扑入火海丧生的怪物,还有持续跳跃上涨的经验值,我的嘴巴裂出一道笑意,比出一个指头。

“好消息是,冰封恶灵里面似乎没有争吵死神,你留下来,安全或许有保障了。”没等小狐狸说话,我继续将第二个指头弹起。

“坏消息是,冰封恶灵的数量恐怕不下上万,如果到时候我体力不支,你还是得给我乖乖回程。”

“……”

沉默片刻,小狐狸乖巧礼貌的……朝我比一记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