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炸弹法师,盗墓狐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四章炸弹法师,盗墓狐狸

……

“就凭你们这两只小老鼠,也敢闯进来,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下一刻,萦绕在半空颤抖不止,仿佛在抽筋一般的尼拉塞克周围的浓墨雾气,尽数侵入他身体……

他缓缓的立直身体,两眼蒙上一层黑雾,身体在半空起浮不定,指着我们狰狞得意的笑道。 飞

“我的小可爱们,用你们最热情的方式,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吧。”

那些跪趴在地的冰封恶灵,就仿佛听到了圣旨,握着刀从地上爬起来,回过神,那双倾斜狭长的丑陋眼睛,双目尽赤,散发出一股悍不畏死的气息。

“哼,就凭这些垃圾?”

我将音调往上拉高,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语调里的骄傲,不怕说大话,打一进入这个大厅开始,我还真就从来就没将其余的冰封恶灵放在眼里。

能让我真正忌惮的,只有实力至今不明的尼拉塞克一个。

“小狐狸,你先走一步。”

我后退几步,将身后的小狐狸挤向入口出处,她不情愿的一愣,感受到我灵魂里传达过来的意思,才乖巧的点了点头,敏捷的身影向后一转,便消失在入口转角处。

如果两个人现在一起逃,若是前面遇到敌人,那可能会被包饺子,倒不如先让小狐狸去探探路,找个可以安全躲避敌人的地方先。

“孜孜孜——,让小情人先跑,自己留下来断后吗?孜孜孜——,真是郎!情!妾!意呀!!”

尼拉塞克的情绪一阵剧烈波动,身上吞吐不定的邪恶气息越发强烈,指着我,浩浩'荡''荡'的冰封恶灵大军,'潮'水般以我为心涌了过来,那闪烁着寒光的大刀高高举起,上万把大刀,组成一片让人惊秫的刀山刃林。

“哼,自找死路。”

重重冷哼一声,那带着戾气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让上万只赤目狂热的冰封恶灵也微微一顿,下一刻,我仰头怒吼,身体再次,变身成不完全血熊状态,无米多高的庞大躯体散发出浓烈的毁灭'性'气息,再次让那些冰封恶灵惊骇。

一边,是强大的邪恶死灵之气,另一边,是强大的暴戾毁灭之气,这两种隶属地狱深渊气息,放在以前,都足以让它们恐惧臣服,如今,夹在央,它们已经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头脑简单也有好处,它们很快就有了决定,竟然邪恶死灵之气,是自己原来的主子,就听他的吧,只是微微迟疑了片刻,它们便再次举起大刀,扑砍过来。

退后几步,再次实施我们的角落流战术,那些冰封恶灵已经扑了上来,燃着血红'色'火焰的大掌在前面轻轻一扫,三只冲在最前头的炮灰,真正的化为了灰,只有叮叮掉在地上摇摆不已的两枚金币,似乎还在诉说着它们曾经的存在。

一切,似乎又在重复着刚才的一目,只不过,我却多分出了一丝心神,时时注意远处祭台上尼拉塞克的行动。

“原来如此,果然有几分实力,不单是会咬人的老鼠,而且是会吃人的老鼠……”

尼拉塞克尖锐的目光望着战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手下,飞蛾扑火般一个个消失,那毫无喜怒的,低沉而清晰的声音,轻而易举的穿透战场上的厮杀声,传入我的耳边。

“如此强大的躯体,正好成为最完美的祭品,好极,真是好极,看来老天也站在我这边。”他狂笑道,用深寒的目光盯着我,就好像饿狼在盯着什么美味的东西般,让我不禁恶寒的一抖。

“祭品?难道你抓那些野蛮人,也是为了将他们当成祭品?”我一边将恐惧尖叫着扑过来送死的冰封恶灵,扼杀与火焰之,一边惊讶问道。

“没错,噢,那些野蛮人的生命能量,是多么的强大呀,他们也只有这个值得夸奖的优点而已,只要将他们的生命能量吸取,我的计划就可以增加一份把握,可是……”

说到这里,尼拉塞克那本来就已经眼窝深陷,周边挂了两个熊猫眼圈,颚骨高高凸起,脸'色'和嘴唇像吸血鬼般苍白的狭长干瘦的面庞,再次阴沉,形如厉鬼。

“可是马拉那个老女人,好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之后,就将哈洛加斯城严守的水泄不通,更是紧盯着我,让我没有办法出去,将那些祭品的生命能量吸取,后来被不知哪里来的可恶冒险者放走,可恶!可恶!可恶至极!!,马拉那个贱女人,还有那些卑贱的冒险者,都该死!!!”

原来是这样,那些野蛮人被掳走半个多月,却相安无事,就是这么回事呀,这个一直让我困'惑'的疑点,总算是找到了答案。

不过马拉那只老狐狸,也真够'奸'诈的,竟然能将尼拉塞克困成笼之鸟,我估计,如果尼拉塞克敢冒着风险出去,那肯定是会“成功”潜逃,但也肯定会被马拉给跟踪上,进而不费吹灰之力将野蛮人救出。

小狐狸,果然是斗不过老狐狸呀。

不过,貌似那个“卑贱的冒险者”,就是我和另外两个第二世界的仁兄,还有几个哈洛加斯级冒险队伍呀,而且其我救的数量最多,他这样骂,真是让人有点心头火气呀。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来到这里吗?你们部落最隐蔽的神殿?”

我突然开口,紧紧的盯着尼拉塞克,他顿时一愣,不知道是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还是被马拉老狐狸给斗怕了,觉得就算马拉找到这里,也不出奇。

“安亚,我们救出来了,是她让我们来的。”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早应该在你们出的时候,就想到了,果然是安亚,除了她,还有谁能找到这里,没想到连她也背叛我了!!”

尼拉塞克不可置信的退后一步,突然仰天怒吼,神'色'间充满了被背叛的愤怒和……哀伤。

“背叛,你说的好笑了,难道不是你先将她冰封的冰河里面的吗?”我冷笑的看着这个做贼喊做贼的家伙。

“你知道个什么?!你知道个屁!死!!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尼拉塞克疯狂的举着双手,重重落下,凄厉走音的怒吼声,在大厅里不断回'荡'。

“死?就凭你这些垃圾?”我不屑的看着他。

“孜孜……孜孜……”面对我挑衅式的语言,尼拉塞克不怒反笑起来,仰头疯狂的大笑着。

“真是只愚蠢的小老鼠,原来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呀,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呢,哈哈哈——安亚竟然找了这么一只蠢货来杀我,真是太天真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呀,哈哈哈——”

尼拉塞克,那带着一丝莫名感情的疯狂大笑,让我心头火气,不过也收起了小窥之心,仔细打量周围的形式一眼。

冰封恶灵,是依然遍布整个大厅的冰封恶灵!!

从开始战斗到现在,没有十分也有八分,这些冰封恶灵不要命般扑过来送死,消耗的度极快,就算以我从未及格过的高数,也应该能大略的一眼看出,这些冰封恶灵的数量,比之刚刚会少一部分才对。

咦咦?刚才好像无意间暴'露'了什么不该暴'露'的东西,是我的错觉吗?……

开始,现在入目所及,如同层层叠叠蚂蚁般的冰封恶灵,和刚刚战斗开始的时候,数量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难道这些家伙都信春哥,能死后原地满血复活?

我很快就看出了端倪,以尼拉塞克站着的祭台为心的四方,地上各有一个散发出微光的魔法阵,因为大厅里的火把明亮,我也正和尼拉塞克对着话,一时倒是没能察觉到。

这四个魔法阵,上面的魔法符散发出一吞一吐的微光,光芒没吞吐一次,就从里面形成一只怪物影子,然后缓缓走出魔法阵,一看,正是似乎杀之不尽的冰封恶灵。

晕,原来是这样,我说呢,这魔法阵的光芒一吞一吐,时间也不过一两秒,就能出现四个冰封恶灵,几乎能和我的杀戮度持平了,这样下去,就算我的体力无限,杀到明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杀得光。

“怎么样?我这些小可爱,虽然实力弱了点,但是数量却是无穷无尽,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说到底,你也只不过是只自大的老鼠罢了。”

尼拉塞克见我终于察觉到了四角的魔法阵,浮在半空的干瘦身体,不由做出双手抱胸的狂妄姿势,裂开大嘴孜孜大笑道。

切,这家伙,真是令人心头火气,不爽,极度的不爽,现在杀了他可以吗?

当然,不是我心慈手软,或者对安亚的承诺钻了牛角,而是在大厅里,我还感受到另外一股极度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大,甚至比之我遇到过的最强敌人加莫罗,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这股力量又不像是从尼拉塞克身上,尼拉塞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强则强矣,似乎并没有到达加莫罗那种高度。

难道大厅里面还隐藏着其他强大敌人?又或者说,这股隐藏着的强大力量,和尼拉塞克一直说的“就要完成部落几千年来的梦想“有关,是他夺回世界之石神殿的凭依?

不过,这股力量虽然强,比加莫罗还要强,但是想凭之夺回世界之石神殿,那却是笑话,世界之石神殿里头现在住着谁?大魔神巴尔,实打实的四翼级高手,整个暗黑大陆最强大的敌人,凭这点力量就想夺回?

在痴人说梦话也该有个程度吧,这个家伙肯定是疯了,我用怜悯的目光看向对方。

“可恶,你这只目无人的老鼠,呼呼~~,也罢,本来想留多你几口气,孜孜——”

察觉到了我目光的怜悯,尼拉塞克不由勃然大怒,随后却又孜孜阴笑起来,将右手虚空往我的方向一指。

不好,心道不妙,却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

“轰——”下一刻,脚下的血肉飞溅,那'液'态的鲜血,被踏得糜烂零碎的骨骼内脏和皮肉,在爆裂以超过音十倍的度飞溅,威力也和坚硬的铁片一般无二,打在身上,即使以半完全转化血熊状态那坚硬无比的熊皮,也有点抵挡不住的趋势,前全身像被开水烫了般,一阵火辣辣。

可恶,是死灵法师的尸爆,而且看这威力,技能等级少说也在10级以上,我心里暗暗发冷,倒在自己脚下的冰封恶灵怎么说也在一千以上,足够他施展尸爆到手抽筋了。

就算熊皮再厚,也经不住上千次尸爆的虐待呀。

“孜孜孜,这样就怕了吗?还没完呢。”

耳边传来尼拉塞克不断的狂笑声,之间他再次望这边虚空一指,我还以为他又想施展尸爆,不料过了一秒,却并没有爆炸的迹象。

突然之间,在冰封恶灵震天的厮杀声,耳边传来了一阵极度怪异的声音,就好像某种极度丑陋邪恶的恶魔在产卵时发出的嘶喊声音一样。

顺着那怪异恶心到极点的生意一看,我才发现声音是离我几米远的一只冰封恶魔所发,只见他那张蛤蟆嘴不断发出断续的诡异呻'吟',那长满了疙瘩的灰'色'丑陋蛤蟆皮,突然诡异的扭动起来。

就仿佛有什么邪恶的怪物,在他体内不断挣扎,想破体而出一样,不断诡异的膨胀扭曲着,上半身鼓起,蛤蟆皮破裂蜕化,取而代之的一层薄而坚韧的透明膜,将它的血肉包裹住,双手,甚至头部,都逐渐缩入那膨胀起来的半身里面。

最后,它的原本的半身,竟然变成了一个放大两倍的凹凸肉球,原本的双手和头部完全消失,那把锋利大刀也锵的一声掉到地上。

看到它最后的样子,我脸'色'骤然一僵,这种极为眼熟的形态,不正是在冰冻高地上遇到的大玩人肉炸弹袭击的狂信者仆魔吗?那上半身鼓起的红肿肉球,分明就是一个威力巨大的血肉炸弹呀。

那只冰封恶灵的骤然突变,就连周围那些冰封恶灵,也如遇蛇蝎般避开,形成一个真空带,然后,这只狂行者仆魔……不,应该是狂信者仆魔的五阶进化体,狂'乱'冰封恶灵才对。

那恶心肉球下面,唯一能辨别出冰封恶灵以前身份的两条蛤蟆腿,猛地冲前几步,突然一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再次膨胀,然后碰的一声,爆发出漫天的血肉骨头,恐怖的威力,就连坚硬的墙壁也被打出无数小点。

身体再次被开水烫过似的,不过这阵火辣滚烫,却比第一次来的更猛烈,更疼痛,毫无疑问,由狂'乱'冰封恶灵自爆产生的爆炸威力,还在尼拉塞克高达十级以上的尸爆技能之上。

没想到,尼拉塞克竟然有能活生生将炮灰级的冰封恶灵,变成比月之王还要让冒险者头疼的人肉炸弹,狂'乱'冰封恶灵,左手高级尸爆,右手人肉炸弹转换,这厮完全就是一无限弹'药'的恐怖分子头头呀。

我心道暗暗琢磨着,没等尼拉塞克施展下一轮的爆炸袭击,五米多高的庞大身体,在仅仅只有可怜的一米多的冰封恶灵的包裹,轻而易举的拔地跳起,,将十多只冰封恶灵直接踩成肉酱,三步两步就窜到了大厅入口,直接闪人。

风紧,扯呼!

“孜孜——孜孜——逃吧,可爱的小老鼠,尽情的逃吧,我会让你感受到,那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恐惧和绝望,在痛苦和孤独哀号吧,孜孜……呼呼~~,但是……但是这也只不过是我所受到的痛苦的亿万之一不到,为什么……为什么……安亚……”

尼拉塞克看着那逐渐远去的身影,却出奇的并没有下令追击,口时而狰狞,时而失神的不断喃喃着,浮空的身体从半空缓缓落下,然后大手一挥,整个祭台上面,突然亮起了古朴繁杂的魔法阵。

“孜孜孜孜,我的地盘,可不是那么好闯的,你们已经成了笼之鸟,来吧,就让我们好好玩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然后成为我最后一道祭品吧。”

大厅里,回'荡'着尼拉塞克最后的阴骘笑声,然后便逐渐沉寂下去,只剩下那时不时发出啪啪爆裂声的火把,在永恒的散发出明亮黄光,将这座古老的大厅照得一片通亮。

“呼呼~~事情还真有点棘手呢,不查探清楚那股力量,到时候被阴死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此时的我,已经取消了变形,在那仿佛黑夜的吸血鬼城堡般的灯火忽明忽灭的昏暗长廊上不断穿行,一边喃喃自语道。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能在如此阴暗复杂的'迷'宫通道上,毫不犹豫的穿梭自如,往日那伫立在十字路口扔金币的风采,究竟去哪里了呢?

其实,经过这几年以来的不断外出历练,我的路痴'毛'病,早就已经治好了,哼哼!!吓了一大跳吧,抹杀了路痴属'性'的我,已经是一个完美到极点的大众情人了。

“笨蛋,你在那跑来跑去干什么?想引怪吗?”

刚刚经过的一个拐弯处,里面传来小狐狸的哭笑不得的娇喝声。

“……”

我来了个急刹车,在地上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之后,漠无表情的原地倒退几十米,回到刚刚的拐角处,转头一看,阴暗拐角处隐约'露'出了小狐狸俏颜的一侧。

“话说,你不是传递这样的讯息给我——在这条长廊的第二个拐弯,再向左转吗?”我不怀好意的看着小狐狸,忿忿道。

“是呀,我的确是这样说没错。”小狐狸从黑暗钻出来,摇着尾巴,也凶巴巴的瞪着我。

“这里,就是第二个拐角呀,笨~蛋~!!”

“……”脸'色'作大惊状,竟然有这回事?

“算上这次,你已经从这里路过了足足有三遍了。”

小狐狸突然来了个变脸,微火照亮的皎洁面庞上洋溢起了狡黠笑容,圆润翘'臀'上的那根狐狸尾巴更是耍的欢畅。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呀混蛋!!”我顿时作勃然大怒状。

“人家是想看看你究竟能路痴到什么程度嘛?听琳娅妹妹说了,没想到手把手的将路线告诉你,你还是……噗噗……”

小狐狸脸'色'憋得通红,半捂小口笑道。

“……”

琳娅宝贝呀,你也不是小孩了,应该分得清什么东西在这只小狐狸面前该说,比如说你老公我英勇无敌的事迹,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应该和这只小狐狸说的吧……

“果然没有我这个队长,你这个坏蛋,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狐狸像打了胜仗的将军,领着我这个垂头丧气的俘虏,洋洋得意的朝拐角深处走去。

里面漆黑异常,我们很快碰到了死胡同,在我疑'惑'的眼神,小狐狸在旁边的墙上挖掘一阵后,立刻从里面透'露'出一道微光。

“进来吧,笨~~蛋~~”

小狐狸从'露'出微光的洞里爬了进去,然后回收向还在傻愣呆着的我招了招手,用那像蜜糖一般腻人的妩媚声线娇声嗔道。

钻到里面,我才发现是一个即时两个人呆着也不嫌狭小的空间,活脱脱就是一个历练洞窟里的藏身所的缩小版,不由大奇,问向跪在洞口处,将洞口用原来的石头堵住的小狐狸问道。

“你这只小狐狸,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种隐秘的地方,恐怕就是部落人,没有别人告诉的话,也决计找不到。

“谁说是我‘找到’的。”

将洞口堵的微光不漏之后,小狐狸拍拍粘了泥土的小手,爬起来,回过头,那妩媚之极的星眸月目,满含着得意笑意的看着我,扬了扬手的铁铲。

“这可是我亲手挖出来的,厉害吧。”

“……”

所以说,好孩子千万别学小狐狸,这可是严重的毁坏物行为,简直就比当年我在监牢里“穿墙”,打下诺大的“'迷'宫杀手”名头的行径更加恶劣,那些历史学家知道的话,估计要哭出血泪了。

话又说回来,从她离开到现在,撑死也不过是半个小时左右这么,她就能那么快找到这处极度隐蔽的角落,并在坚硬无比的墙壁上挖出一个如此之大的洞'穴'?

我想说的是,这只心狠手辣吐槽从不留情的狐狸刺客,还兼职盗墓贼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