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不死之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九章不死之身

……

老实说,七头蛇怪物的能量,虽然比加莫罗要高,但是我由始至终都没有将它和加莫罗放在同一等级看待。 飞

它的能量参杂不齐,精神力无法和能量融合在一起,就像一个暴饮暴食的胖子,智力似乎也不算很高,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最重要的一点是,它没有领悟疯狂之心,没有加莫罗的战斗经验,所以,哪怕它的能量再强上一倍,我也不会将它和加莫罗同等对待。

一个暗杀经验丰富的小孩,也足以干掉手持利器的懵懂壮年。

刚刚那些对普通生物足以致死的攻击,似乎并没有伤害到七头蛇怪物的核心,这类怪物就是难缠,核心在它体内,可能并不是固定位置,而在在体内四处'乱'窜,除非是将它的身体完全炸烂,否则很难找到。

这时候,七头蛇怪物也开始恢复了,被切开的尾巴滋滋作响的粘了回去,而四只被炸烂的手掌,也重新长出来了,切!

重新奋起的七头蛇,那七个脑袋更加狰狞愤怒,蛇头大张,黑'色'的雷光炮不要钱似的,不断从口'射'出,让方圆几千里的雪地,像是现代战场一样,轰轰的爆炸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

围绕在七头蛇怪四周,身形不断在黑'色'雷光炮的缝隙之躲闪,一直绕着它转动,很快,这七个蛇头哑火了,因为不断的追击我的身影,七个蛇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互相缠绕在一起,打结了。

“嘶嘶——”

七个缠绕在一起的蛇头,再也顾不上我,尖叫嘶鸣着,蛇头舞动,不断的向外拉扯,那结却越扯越紧,不过,它毕竟是能量构成的,脖子上的死结随着它的拉扯,似乎有融合成一股的倾向。

我不再迟疑,身影再次化作一道红光掠起,无形的巨型火焰之剑再次在双掌之间凝聚,从七头蛇怪的脖子处飞掠而过,火焰巨剑在半空轻轻划过一道血红'色'弧线。

这道红'色'的弧线,整齐的将七头蛇怪上下两端脖子隔离开来,不过,似乎分割的过于整齐了,竟然有粘回去的趋势。

身体还在半空飞掠,我转过身,看到这种情形,小型的血熊能量炮还不犹豫的在口凝聚,只花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从口激'射',准确的命分隔处。

“轰轰————”

黑'色'的雷光和血红'色'的火焰,瞬间就从凝聚的能量炮爆发出来,将整个天空染红,七头蛇怪的整个上身,也被这铺天盖地的火焰和雷光所吞噬包围。

在这股剧烈的爆炸,那被切断,却又隐隐有融合回去趋势的蛇脖子,完整的炸裂开来,像一颗被刚刚砍断的百年老树般,带着四条胳膊,还有那七个嘶鸣扭动不已的蛇头,轰然歪倒,掉落在地上,扬起巨大的泥土灰尘。

雪地之上,只剩下依然耸立的,手臂以下切割完整的下半身和那长长的蛇尾,整个上半身,和那奇特开叉的水桶粗蛇头,却静静的躺在地上。

完美的腰斩。

不过,诡异的一幕很快就出现了,那倒在地上的七个蛇头,突然微微抬了起来,就如同被切成两段的蚯蚓一般,不断蠕动挣扎着,那情景诡异而恶心。

这七个蛇头,连着上半身和四只胳膊,慢慢挪动,四只胳膊更是不断在地上爬行,似乎想回到高高耸立在自己前面的身体上。

远远的,我再次轰出一道小型血熊能量炮,准确的落在不断蠕动的蛇头蛇身上,爆炸的雷火电光,瞬间就将它整个上半身吞没,烟尘过后,只剩下一些黑'色'的能量碎片,在地上像蠕虫一样四处爬行。

忽地,这些黑'色'能量,像是被吸尘器吸走的尘埃一般,尽数被吸回庞大的躯体里面,然后,被斩断的脖子处,又开始蠕动生长,迅的形成四只胳膊,然后分叉处七个蛇头。

片刻之间,七头蛇怪又生龙活虎起来。

“……”

这样都不死,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恐怕就极限的200%血熊能量炮,也无法将他完全轰成粉末吧,看来找不到核心所在,是别想对这只怪物造成伤害了。

一时找不到办法,我也只好继续和这只七头蛇怪玩捉'迷'藏了,幸好它的度没有我快,那些招式,虽然威力巨大,却十分粗糙,在疯狂之心状态下,完全被我识破,轻轻松松的就躲闪开来。

能不能就这样消耗光它的能量呢,初时我也这样打算过,不过边打边跑,过了好几个小时,它也不见得有丝毫疲惫之意,我立刻便郁闷了。

更糟糕的是,它似乎还是直朝哈洛加斯的方向走去,它拿我没办法,但我现在也一样拿它没有办法,只能祈祷在到哈洛加斯之前,能消耗掉它一部分能量,然后再一举粉碎的它的躯体。

时间便这样耗着,我跟在它的身边,寸步未离,它的攻击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一路上轰炸出大大小小的土坑,犹如上百架轰炸机,连续不停的扔着炸弹一路经过,所过之处尽是一片黑'色'焦土。

很快,两天时间过去了——虽然我不想用这种方式将战斗过程带过,但是真的很无聊,无非就是七头蛇怪一路前进,随便对我实行不间断攻击,而我一路躲闪跟进而已,实在没有什么意外的战况。

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郁闷的战斗,就像跟着一个不断行走的大刺猬,丢之不舍,拾之刺手。

两天时间过去,光是要维持血熊状态,便需要持续消耗体力,一路下来,逐渐的,我也开始喘起了气。

不过,这种等待并不是没有效果的,两天以来持续不断的能量攻击,七头蛇怪的能量消耗,绝对是我的百倍以上,纵使它的能量再怎么庞大,如今也'露'出疲惫之'色'。

身为能量体,它疲惫最直接的表现方式,就是体积,足足比前两天小了一圈,蛇尾最粗部分原本有将近十米直径,现在最多只有八米左右的样子。

那七个蛇头,也没有开始时生龙活虎的姿态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我持续不断的'骚'扰,深深的愤怒,还有焦急之意。

这几天,我已经完全'摸'透了七头蛇怪的攻击模式,本来为了节约能量,甚至想取消血熊变身,改用狼人变身应付'骚'扰,不过最终还是没有采取,无他,还是胆子小呀。

别看我现在应付七头蛇怪的攻击,很轻松,但是如果变回狼人,因为身体缩小,那些攻击立刻就会相对变得更大,波及范围更广,狼人的生命和防御远不及血熊的百分之一,要是被击一次,不死也得重伤。

当然,你觉得这只七头蛇怪,会傻到看到一直'骚'扰自己,如今陷入重伤状态的对手,不追加一次攻击吗?到时候咱就真得去见上帝了。

本来想再磨多两天,将七头蛇怪的能量再消耗掉一部分,到时候自己的体力虽然也不多了,但是发起一次总攻,还是够的,实在不行,还有精力'药'水可以支撑着。

不过,我察觉到,似乎无法再拖延下去,因为,周围的景象,貌似有一点点眼熟。

除了水晶通道以外,我并没有离开哈洛加斯太远的地方,所以,这一点点眼熟的景象,已经提醒了我,这里离哈洛加斯,已经不会太远了。

七头蛇怪的度慢,那是相对于我来说的,如此庞大的躯体以蛇行度前行,怎么也比得上一辆全行驶的大卡车吧,这样的度,最慢,估计一天左右也能到达哈洛加斯。

不能再等下去了,拳头一紧,我刹住了脚步,而凝重的气息,似乎也被七头蛇怪察觉到,竟然首次停住了脚步,转过身面对着我,七个蛇头狰狞的嘶嘶向我咆哮着。

最后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恐怕我们两个,心里都已经有了这样的认识。

“噢噢——”

仰天咆哮着,体内的狂暴力量,化作无边无尽的深渊火焰,将躯体紧紧包裹住,那咆哮火焰最后化成实质,二十多米高的'液'态火焰球,就连七头蛇怪不失时机激'射'过来的七道黑'色'雷光炮,也被飞弹出去。

这次是全力!最后一搏!!

将体内隐藏的最后一滴能量压榨出来,感觉身体环绕着的,仿佛取之不尽的火焰能量,自信心空前膨胀的我再次怒吼一声,瞬间进入了疯狂之心状态,眼前的景象,瞬间又变得清晰而缓慢起来。

双腿微微一曲,脚下站地骤然爆裂,只留下一个焦黑的大坑,弹指瞬间,我已经飞掠上了数百米的高空,凝聚成'液'态火球的背后,一双长达几十米的火焰翅膀高高展扬。

双手用力一合,一把火焰之剑再次延伸而成,只是这把火焰之剑却和以前大有不同,足足有三十多米长,宽便有四米,上面熊熊欧燃烧着血'色'火焰和黑'色'雷光,不断发出滋滋的爆破声。

在这把巨剑面前,脚下的一切,甚至是巨大的七头蛇怪,都显得如此渺小,感受到剑身上凝聚的庞大力量,仿佛没有什么斩不断,没有什么破坏不了的。

双手'操'纵着巨剑,带着强烈的决心和自信,翅膀一收,身形便化作一道红'色'光线,锁定七头蛇怪的头顶直坠而落。

躲?根本就没有时间躲,那破空的声音刚刚响起,下一刻,火焰缭绕的剑刃,已经临近七头蛇怪的头顶。

“嘶嘶——”

七头蛇怪也不甘示弱,本能的感觉到无法躲闪这一击,它四只手臂,早在我凝聚起火焰巨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集力量,那斗箕大小的四个手掌,不断膨胀,最后竟然涨大了几倍,每一个手掌都有水缸大小,环绕在上面的剧毒黑'色'雷光,也在不断爆响。

“啊啊啊——死吧!!!”

带着无尽力量的一击,从七头蛇怪头顶上划落,而七头蛇怪四只涨大的手掌,也适时顶在火焰剑刃上面。

“嘭嘭嘭——”

一股强大的能量波,从剑刃和手掌的接触点爆发开来,就连无形无质的空气,也被吹起一道巨大的皱褶,空间不断扭曲着,似要被扯裂一般,不断将能量波向方圆几千米之外扩散出去。

“轰隆隆——”

七头蛇怪蛇尾下的地面,也承受不了这股重击,突然崩裂开来,碎裂震起的泥土,不断被空气波吹出几公里之外,形成一个直径上千米的巨大圆坑。

七头蛇怪的四只黑'色'能量大掌,和咆哮的火焰剑刃对峙着,我再次深呼吸一口气,将前身力道都压在手上,蛇怪的身形再次一矮,火焰剑刃慢慢切开黑'色'能量,没入了四只手掌里面。

可是当剑刃没入蛇怪掌心一米多深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使力,再也砍不下去分毫。

可恶,在能量上还是有差距呀,要是给多两天时间,让我再消耗掉它一部分能量,肯定能直接将它切成两半。

下一刻,我便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血红'色'的火焰巨剑再次散发出炙热刺眼的红光,甚至将头顶的整个灰褐天空照红,远远望去,宛如天边亮起了一片红霞。

随后,整个大地震动起来,一朵巨大的火焰蘑菇云,从红霞亮起的地方平地升起,缓缓冲上云霄,将天空的云层冲破了一个大洞,夹杂着积水和尘土的爆炸冲击波,也'荡'出了几十公里开外。

等蘑菇云逐渐散去以后,大片大片的洁白光芒从破洞里面'射'入,宛如破晓的初阳,和其他灰褐的天空大地形成明显对比,宛如圣境。

当然,这只是远远观望的感想,处于爆炸心的事物,感受可是截然不同,在数百米深的巨坑心,七头蛇怪自手臂以上的整个上半身,再次消失,不过这次却不是被斩断,而是已经炸成粉末,真真正正化成了一片虚无。

下半身,也是破破烂烂,犹如垃圾堆里一个千疮百孔的尼龙袋般。

就算是如此,它剩下的半截尾巴还是不断甩动着,破破烂烂的身体,在不断补完,而在腰间的断口,也在不断向上生长,试图再次形成完整的上半身。

这等生命力,用小强来形容都是在侮辱它了,简直就是穿越到异世界当主角的料。

不过这次不同上次,上次它将被炸烂的上半身重新融合,才能迅重新长出一个完整的上半身,而这次上半身却完全被炸毁,想要重新凝结,估计没有一时半刻,是完成不了了。

不知为何,看到这种情景,脑子里总是浮现出一个叫魔人【哔】欧的家伙……

可不能再让它回复,全身的能量都憋出来了,现在可不是吝啬的时候,得攻击,攻击,再攻击!!一直到它完全毁灭。

大手一招,全身的火焰再次沸腾咆哮起来,一部分火焰脱离本体,化作四把五六米长的小型火焰巨剑,在我的身边静静漂浮着。

半空,手指往七头蛇怪在地上挣扎着的蛇尾上一指,这四把火焰巨剑便化作四道长虹,分隔着四份等距离,逐一'插'入几十米长的破烂蛇尾里面,每一把都完全没入,连剑柄也没有'露'出。

巨大的蛇尾再次挣扎,若是还有头的话,肯定也会痛苦的嘶叫吧。

拳头微微一握,四把没入去的火焰巨剑,从蛇尾的孔洞透'射'出红光,然后便是连续的四道剧烈爆炸声。几十吨重的蛇尾,也宣告支离破碎,化作一滩滩黑'色'的能量,在巨坑周围分布。

还不是松懈的时候,敌人并没有死,敢死的,它的核心弱点究竟藏在哪里,这样都没能碰触到!!

看到地上数千滩黑'色'能量,还在像蠕虫一样,不断挪动着,似乎重新聚集在一起,我长吁一口气,从天空飘落,身上燃烧的火焰,已经一闪一闪,忽明忽暗。

该死,我不是奥特曼呀!!

再次压榨出最后一分能量,我费力的抬起手掌,一个火红'色'能量球发'射'出去,将一滩蠕动的黑'色'能量炸成粉末,然后再再次发'射',发'射',发'射'……

地上的黑'色'邪恶能量,起码有数千滩,得赶紧乘现在消灭掉,不然等它们重新凝聚起来,想灭掉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往昔呼吸之间就能轻易发出的焰火,如今却似有千斤之重,连抬手都困难,眼前的景象都已经开始发黑,出现重影,这些黑'色'能量,却还没有消灭一半。

没办法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取消了血熊变身,累的像条老狗似的不断喘着气,全身的肌肉都在发出严重警告,大脑更是试图强制'性'的让意识沉睡,以补充能量。

费力的从物品栏里掏出两瓶精力'药'剂,苦笑一声,喝了下去,然后想了想,又掏出两瓶喝下去。

得,四瓶精力'药'剂,应该能在床上躺足一个月了,阿卡拉呀,这次你可休想让再去完成什么捞子任务了,我苦作乐的想到。

片刻之间,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全身各个细胞涌出,甚至有破体而出的势头,挥手之间,感觉都有一股风雷之势。

我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这股力量不是平白得来的,而是透支自己的体力,甚至是生命力……

怒吼一声,再次变身血熊,滂湃的火焰再次覆盖全身,看着四周不断蠕动的黑'色'能量,我牙齿狠狠一咬,这个仇,可是结大了,竟然害老子喝了那么多精力'药'水。

两手一张,身体熊熊燃烧的焰火,便四处飞溅出去,在空形成一个个深渊火焰球,片刻功夫,三三百个足球大小的火焰球便在我四周形成,静静漂浮着等待命令。

锁定目标,再次挥手,这些密集的火焰球便寻着各自的目标飞'射'出去,几百道爆炸声响起,周围那恶心的邪恶气息,似乎都淡了许多。

如法炮制,又是几百个火焰球凝聚而成,出击,经过十多轮以后,地上的黑'色'能量只剩下零星几滩,只剩下一股黑'色'气体还在空飘'荡'着,似乎也在逐渐随风飘散。

当最后一滩黑'色'能量,在我的火焰包裹着的大脚一踩之下,化作黑气消散以后,仰天长啸一声,足足鬼叫了一分多钟才停下来。

这两天可真tm的憋屈呀。

“鬼叫什么呀,大坏蛋~~”

还没等我来得及取消变身,不远处便传来一道妩媚娇俏声,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不用回头看,我就知道是谁?

“你怎么能找到我?”我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款款行来的小狐狸,疑'惑'问道。

“你还不知道自己的战斗动静有多大吧?这里离哈洛加斯也就不到一天的功夫,估计整个哈洛加斯的人都看到了。”小狐狸白了我一眼。

“你来多久了,马拉'奶''奶'那边呢?”

“我们在你将那只怪物炸成碎片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只不过看战斗还没有结束,所以一直远远躲着,直听到你的鬼叫,才敢过来,马拉'奶''奶'那边我早就通知了,不过现在看来,也是白通知了。”

小狐狸一口气说完,喘息一声,那无限美好的胸部随之高高起伏,魅'惑'诱人之极。

这样啊,我暗暗点了点头,对小狐狸的细心感到安慰,那些小说电影桥段里面,从来不会缺少这样的情节——当主人公就要干掉敌人的时候,智商低于80的主人公朋友好死不死的凑上来,然后被敌人利用。

这样的情节绝对让人恶心,那种朋友更是让人恶心,如果人人都像小狐狸那么明白事理轻重,那该有多好呀。

不过……

“你说‘我们’?除了你还有谁?”我瞪大眼睛看着小狐狸。

不用她回答,另外一道纤细身影缓缓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却是安亚。

靠了!!

怎么偏偏是她,现在该说些什么才好,我顿时目瞪口呆,对于没有完成安亚的托付,还是感到几分愧疚的,那颗……因为,貌似,是因为我的出现,才让尼拉塞克加剧堕落,咳咳……

“凡大人,您不用说了,'露'西亚大人,都已经全部跟我说了,这怪不了,一切都是命呀,可怜的尼拉……”

说着,无力的跪倒在焦黑的土地上,轻轻抚'摸'着那些泥土,一串串豆大的晶莹泪珠从她那双美眸里流出,煞是让人心楚。

一切?

我的眼角余光瞄向小狐狸:尼拉塞克喜欢安亚的事情,也告诉了吗?

小狐狸摇了摇头:唯独这件事没有说出来,不想让安亚增加心理负担了。

那也好,我叹了一口气,觉得小狐狸真的很细心。

当安亚一串串泪水,掉落在泥土上的时候,异变突生。

一道玻璃珠大小的光点,突然从不远处的泥土钻出,那些弥漫在空气之的黑'色'气息,被这颗玻璃珠汹涌的吸收着,化为一大团黑'色'能量……

不是吧,看到小狐狸朝我比了一个自求多福的手势,然后迅拉着无力跪倒在地的安亚远去,我闭上眼睛,捂着额头痛苦呻'吟'一声。

苍天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