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女人如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零二章女人如虎?

……

回罗格营地的冒险者越来越多,这可是50年到100年才能得到的一次机会,没有什么大事的话,这些好凑热闹的冒险者自然不会落下。 飞

整个第一世界,转职者便有上万名,佣兵更五倍以上,据琳娅那里统计,少说也有60%的冒险者回来,也就是说光联盟这边的冒险者差不多就有4万名。

这些还不算,那些精灵,矮人,狐人和狼人也来了不少,人类一直对这些隐世的种族感兴趣,他们对人类,对联盟的兴趣未必能少多少。

四个种族,以精灵族最大,大概来了一万上下,其次是矮人,也有四千多,狐人族和狼人族加起来差不多也接近这个数字。

可想而知,八万名冒险者同时涌入营地,那是一副怎么样的情形,就连阿卡拉也大大的低估了这些冒险者的热情,准备好的能容纳五万人的地方,一下子就被挤满,变得不够用了。

好再每个冒险者都是经验丰富的旅人,身上的帐篷从来不会缺,随便往空旷的地方一扎将就着也就行了。

这不,就连如果能无视爆炸声的话,便是清幽之地的法师公会,也竖满了大大小小的帐篷,甚至冒险者乐园的央广场那边,也都给扎满了。

虽然琳娅她们已经尽力调和,但是每天都有几千名冒险者从四面八方涌来,让所有的罗格士兵像被上足了发条一般,一刻也不得安息,却也忙不过来,营地一时之间变得混'乱'无比,随意扎放的帐篷,汹涌的冒险者,还有伴随而来的各种争吵打闹,简直就像难民营般。

阿卡拉当即果断,将来到的高级冒险者赶到营地外面,让他们去鲜血荒野扎营去,反正就算遇到什么沉沦魔,硬皮老鼠之类的,这些高级冒险者也不会当一回事,营地也总算缓过了一口气来。

不过,法师公会人满为患的现象依旧存在,就连我的小家附近,也扎满了不少帐篷,肆无忌惮的吵闹让我们直皱眉头,却又不好说什么。

“还要过半个月这样的生活吗?”

掀开帐门,看了外面来往不断,大声喧哗的冒险者一眼,将帐门重重合上,我大叹了一口气。

“是呢!”

维拉丝的表情也显得很郁郁,生'性'善良的她到也不会介意这些冒险者的吵闹,只是昨天有一队冒险者竟然胆子生'毛',想将羊圈里的白羊抓着烤掉,幸好当时我们在家,狠狠的教训了这些冒险者一顿,不然那几只羊就完了。

正因为这样,才让生'性'随和的维拉丝也产生了危机感,神经变得敏感起来,晚上睡着的时候也在床头边放了一个平底锅……

“那样的话……”

一旁静坐的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茶,虽然看不出表情,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小不点安静悠闲的喝茶时间被打扰,心里很是不爽,这样说着,她小手一翻,一瓶装有白'色'粉末的玻璃瓶被她托着,瓶子上面还贴着一个大大的骷髅头标志。

“这是,'药'……”三无公主瞄了我一眼。

我当然知道是'药',当然知道是'药'啊混蛋!!问题是你这小不点想干什么,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放心,很安全……”三无公主又淡淡说了一句。

这样吗?原来是这样,我说以三无公主的智慧,怎么也不可能在毒'药'瓶上贴骷髅头这样明显的标志吧,这肯定只是一瓶普通的调味料没错,贴了调味料标签的才是毒'药',是想给那些冒险者加加调料吗?没想到三无公主也有善良的一面,恩恩。

“就算下毒,也不会发现的,很安全……”似乎觉得自己说的不够仔细,三无公主顿了顿,在我松下一口气的时候,继续补充说明。

“……”

很安全……原来指的是这样意思呀,对不起,把你想的太善良是我的错……

“总之这里是呆不下去了,大家谁要一起去逛一逛。”我伸了伸懒腰,大声牛吼道,我可怜的最后半个月休假呀。

结果全体举手,就连这些天一直在房间里捣鼓着什么的小幽灵,也挂着两个黑眼圈晃悠悠的飘过来。

街上的苍蝇何其多,我们一个个将斗篷帽子给压低了才敢出门,不过小幽灵这家伙,就算在这种精神不佳的状态也没有忘记吐槽我——我们戴紧点就行了,小凡你带不带都无所谓……

“好多人呀。”

刚刚来到冒险者乐园,看见前面被人群塞满的街道,而且全都是冒险者,景象颇为壮观,怕生的小幽灵大叹一声,将身子紧紧靠过来,只留下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在帐篷帽子的遮盖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前方。

突然感到,其实在家里呆着也挺好,干嘛没事要跑出来受罪呢?我也跟着叹了一声,率先开路,挤开人群在街道上行走着。

“维拉丝姐姐,你看你看,是精灵呢,好漂亮哦。”小莎拉到是显得劲头十足,指着从路边经过的那些长耳朵,气质优雅美丽的精灵说道。

“哪有我的莎拉宝贝漂亮。”看到天真活泼的莎拉,我也忍不住回过头,轻轻在她娇嫩的脸上捏了一把。

精灵族女子虽然漂亮,但是大多处以同一层次,看多了也不免会审美疲劳,哪有咱的宝贝天使莎拉那么绝'色'又耐看。

“大哥哥,你看,那就是矮人吗?矮矮的好可爱。”

被我夸的小脸俏红的莎拉,低着头,不一会儿又似发现新大陆般,指着一个矮墩墩,胖呼呼,背上背着一把大铁锤的大胡子矮人惊叹道。

矮人的脾气可不像精灵那么好,大概是听到了莎拉的话,恼怒的目光立刻瞪了过来,看到在宽大斗篷笼罩下依然能感觉到个子娇俏的莎拉,不禁一愣,接着嘴巴从棕'色'的大胡子里面咧开,'露'出一口闪亮亮的白牙。

这年头美女就是吃香呀,就连以铁匠为生,素来不受女'色'诱'惑'的矮人也不例外,刚刚那番话要是由我说出来,估计那个矮人的态度就不同了,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大声感叹道。

除此之外,还有拖着一条大尾巴,头上竖起两只尖尖耳朵的狐人和狼人,也让没有见过的维拉丝她们大开眼界,这一趟也不算白来。

“咦?那边出了什么事?”正在我们随意走着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对面围着一圈冒险者,好像在围观着什么,我们几个不由好奇的凑了上去。

“反正又是那些闲着没事做的冒险者在打架罢了。”嘴里虽然不屑的这样说着,但是燃烧起来的八卦之魂还是让我顺利的挤开了人群,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好吧,我承认都是好奇心惹的货,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了能弄瞎狗眼的一幕。

在人群包围,一片空地上,左边站着的是身材消瘦的老法师,一簇白花花的胡子微微随风飘动,目光沧桑而锐利,左手握着法杖,一身宽大的黑'色'法师斗篷随风抖动,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右边,则是一名不足米三的矮人,矮墩墩的身体,'裸''露'出来的部分尽是扎实盘根的肌肉,目光同样骇人,手里握着一把和他那么大小的巨型铁锤,脚步稳健,就如同小山一般不可撼动。

而在两人间的地上,引起这次对峙的主角,一枚银光闪闪的银币,静静躺在地上,散发出诱'惑'的光芒。

好吧,相信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这两个家伙是谁了。

“老不死的,这枚银币明明是我最先看到,你的脸皮厚,也该有个程度吧。”穆拉丁那微微渗出手汗的双手紧握着锤柄,一脸轻视的看着法拉。

“那可是好笑了,难道地上的银币,被你这矮冬瓜看了一眼,就都是你的了?”法拉冷哼几声,也紧紧的握着法杖,额头滴下一滴汗水。

微风轻轻吹过,拂动着两个人的胡子,两个人宛如绝世武林高手般对峙着,气氛一触即发,让围观的群众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啊,一枚银币,真幸运……”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在两个老吝啬鬼目瞪口呆的神情窜到场上,将那枚银币捡起。

“你这个混小子!!给我放下那枚银币。”

眼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个老家伙大喝一声,差点气炸肺,暂时'性'的组成同盟,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向我身上刺过来。

“为什么呢?反正都是要交给士兵,让他们寻找这枚银币的失主吧。”我狡黠的笑了一笑。

“相信以我们尊贵的法师公会会长,联盟的长老法拉大人,还有大名鼎鼎的前矮人王穆拉丁大人,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吧,这种拾金不昧的精神,真是值得大家学习呀,大家说是吧。”

“没错!”“这位兄弟说的有理!!”……

唯恐天下不'乱'的冒险者,自然是带着会心的笑意大声吼道。

“当然,我们也正是那么想的,不过亲爱的吴,看你现在很忙的样子,不如这枚银币就交给我处理吧。”就算到了这种局面,法拉依然不死心。

“不不不,身为联盟长老,老不死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还是交给我这个闲人就够了。”穆拉丁显然也不是轻易会放弃到口肥肉的主。

“我正要去阿卡拉大人那里,也正好顺路。”

我不甘示弱的一笑,将攥在手心的银币握得紧紧,到口的肥肉也想让我吐出来?你们真是太小看我罗格第三抠门的实力了。

“正好我也有事,一起去吧。”

法拉两眼通红,像斗红了眼的公鸡似的,竟然打算监视我,来个玉石俱焚,我得不到,你也别想要。

“我也正有点事想找阿卡拉大长老商量一下呢,嘿嘿嘿——”

穆拉丁目光闪烁不定的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法拉,皮肉不笑道,心里大概是在暗自毁谤我们两个一定会狼狈为'奸',在半路上偷偷将那枚银币给分赃了。

切,我吴凡是那种人吗?小时候老师教的那首“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要不给你们来一段。

于是队伍里多了两个人,三个人各怀鬼胎的一路嘿嘿笑而不语,让迎面的冒险者纷纷打着冷战,唯恐避之不及,维拉丝她们则是在老远的后面跟着,以示清白,和某三个吝啬鬼是完全没有关系。

“哟,这不是吴小子吗?”

正在半路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将我们叫停,远远一看,两个鹤立鸡群的高大身影,在人群熙攘的街道对面挥着手,显得格外突出。

是哈洛加斯的野蛮人铁匠拉苏克,他也来了?不会是来见她女儿一面吧,往他旁边一瞧,果然就是美女野蛮人恰西。

看到两人,我心里顿时一喜,连上次拉苏克拖累我抛弃了许多狐人mm送的珍贵礼物的事情也忘记了,当然,我心里绝对没有打着拖延时间,消磨掉法拉和穆拉丁的耐心让他们自动自觉离开,再将银币据为己有的念头,一丁点都没有。

“这不是拉苏克吗?还有恰西女士,你们好。”我大步迈过去,瞬间将一左一右将我夹在间的两个老吝啬鬼抛在身后。

“凡大人,很感谢你上次帮我将父亲的礼物送过来,当时都没来得及向你道谢,真是抱歉。”恰西微微躬身,带着歉意的表情说道。

“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到是……”我朝恰西摆了摆手,接着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用锐利的目光刺了拉苏克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拉苏克大叔,竟然你要来罗格营地一趟,当时还特地拜托我带特产给恰西女士,真是爱女心却呀,嘿嘿嘿——”

“那是当然,托你的福气,这次我又带了不少特产过来,相信够恰西用一段时间了,啊哈哈哈哈——”

两野蛮人父女一起笑了起来,那憨憨的表情,让我气都不知道该往何处撒才好。

不过,两父女站在一块,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拉苏克总是用娇小,娇弱等等词语去形容自己的女儿,和将近三米高的拉苏克相比,在我看来已经很高的两米个子的恰西,分量就如同婴儿一般,果然是有对比才能看出问题所在呀。

“难得一场遇见了,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到我女儿那里好好叙一叙吧。”

拉苏克看了看左右两边的来往人群,自己这边一大群人站着不动,给人流带来了很大负担,不由建议道。

说的好,真是及时的建议呀拉苏克大叔!!我暗暗朝对方竖起大拇指,看看旁边两眼,才发现法拉和穆拉丁也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心里不由一镫。

这两个家伙,似乎也闲得发慌的样子,也对,法师公会被冒险者挤满了,法拉想研究也静不下心来,而穆拉丁这个矮冬瓜,你指望他能有什么事?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和我耗上了。

心里暗自琢磨着打发这两个老吝啬鬼的办法,我们跟上了拉苏克的步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恰西铁匠铺。

“来来来,不用客气……”

坐在大得过分的座椅上,拉苏克将大得过分的茶杯递到我们面前,尤其是穆拉丁这个老矮子,在周围巨大的家具衬托下,就像豌豆公……咳咳,豌豆糟老头一般渺小,即使站在椅子上也只能勉强够着桌子,真是个悲剧的家伙。

“你是……”

拉苏克将杯子端到穆拉丁面前时,终于注意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矮子,顿时牛眼一睁,手的杯子很戏剧化的一个没握稳掉了下去,砸到穆拉丁头上。

只听哗啦一声声响,对于穆拉丁来说,就如同一个小澡盆大小的杯子里的热水,哗啦啦的尽数倒在他身上,冒着蒸腾热气,将穆拉丁淋了个落汤鸡。

“……”

面无表情的取出'毛'巾擦了擦脸,穆拉丁用很是悲愤的目光看着拉苏克。

“你不就是上次来我家借炉子的矮人铁匠吗?”拉苏克似乎对穆拉丁现在的状况毫无察觉一般,惊喜的说道,然后回过头看着我。

“吴小子,你还记得吗?那顶两个凹槽的头饰,就是你送给那个叫琳娅的女孩那顶,就是这位铁匠大师打造的。”

“哦?送给琳娅的?两个凹槽的头饰?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回事?小凡真是懂讨女孩的喜欢呢。”一旁的小幽灵,用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盯着我说道。

糟糕,当时就是不想被小幽灵吐槽,才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没想到还是给拉苏克这个大嘴巴给捅了出来。

“那个……头饰而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飕飕冒着冷汗的应付道。

“是这样啊,那人家也很期待小凡你送点什么‘稍微好一点’的东西呢。”小幽灵毫不顾忌众人在旁,从桌子底下拉过我的手,狠狠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呜呜~~

再看看穆拉丁,本来被拉苏克一杯从天而降的热茶弄的恼火不已,接着被拉苏克隐晦一夸,又眉开眼笑起来,暗暗得意的瞟了自己的老对手法拉一眼。

“哈哈哈——不好意思,穆拉丁大人,你实在太小了,刚刚一时没有发现,真是太不好意思。”

岂不料素来口无禁忌的拉苏克,又说了一句,让处于下风的法拉一下子抖擞起来,坐直自己的身体,给了穆拉丁一记“看,你就是个矮冬瓜”的藐视眼神。

“对了对了,难得穆拉丁大人来了这里,不如再展示一下你的手艺,让我们也开看眼界。”

“哈哈哈,当然没有问题,只要有好材料的话,就算是暗金装备我也能做出来。”听拉苏克怎么一说,穆拉丁精神一振,觉得打击老对手的时机终于到了,不由哈哈大笑道。

检查了一遍铁匠铺现有的材料以后,穆拉丁思索良久,最后狠狠一咬牙,从自己的物品栏里也掏出一些珍贵材料,为了将法拉压下一头,他是可是想大出血了。

“这些材料,虽然没有办法制作暗金装备,但是几件黄金装备到是绰绰有余。”穆拉丁瞟了手头上的材料一眼,自豪说道,然后看看众人。

“你们想要打造什么装备,就尽管说吧。”

这一问到是难倒了众人,要打造什么才好呢,一旁的法拉更是绞尽脑汁的想着,希望能将穆拉丁难住。

“竟然大家都没有主意的话,就交给我解决吧,不如这样,你帮我们一人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吧。”我厚着脸皮凑到穆拉丁面前说道。

“你?!!”

穆拉丁看了我一眼,突然'露'出看到肥羊的目光:“没问题,但是你要支付材料费和打造费。”

心里暗暗乐了起来,这下可好了,刚刚还心疼材料,没想到就有只肥羊蹦出来,不但将材料钱省下,还能大赚一笔。

“好,只要你能制造出合我们心意的武器的话。”我咬咬牙根,一口应道。

“还有你这个小子,等级应该不低了吧,用这些材料想要打造出你用的装备比较难,只能为那几个女士打造。”

穆拉丁指了指我身后的维拉丝她们,暗自赞美自己英明神武。心里想这小子和法拉是一伙的,肯定会伙同法拉故意出一些难题难住自己,而那几个小姑娘就不同了,一看就知道'性'格善良。

“没问题,只要你能制作出我们合意的装备。”我忍你!!然后回头看了维拉丝她们一眼:“这位是矮人大铁匠,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你们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尽管向她提吧。”

穆拉丁心里一镫,暗骂对方心底大大的歹毒,然后看了身后的维拉丝她们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维拉丝身上,恩,这个姑娘气质最温柔,肯定不会为难自己这样的老人家,就先她了。

“咳咳,小姑娘,你想要什么法杖?尽管说吧。”穆拉丁咳嗽几声,开始了自己的悲剧之旅。

“真的什么要求都行?”

维拉丝小指轻轻点着嘴唇,娇憨的模样可爱'迷'人至极,但是在穆拉丁眼里却是有点恐怖,这小姑娘该不会是披着羊皮的狼吧,不过,素来爱面子的矮人,尤其是在老对手面前,怎么能服软,咬紧牙根,穆拉丁悲壮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我只有一个要求。”几乎没怎么思考,维拉丝便微笑着说道。

“哦?什么要求,尽管说吧。”穆拉丁泪目,果然是个好姑娘呀,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我要……这样的法杖。”这样说着,维拉丝在空虚划了一个平底锅的形状,笑着说道。

“不,我是说……要什么样的法杖?”穆拉丁一愣,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就要……这样的法杖。”维拉丝以为穆拉丁没有看懂,再次在空虚划了一个更大更标准的平底锅形状,微微一笑。

“呀,那是平底锅我知道,我是想说你要什么属'性'的法杖。”穆拉丁的表情转而悲壮。

“我就要……这样的法杖就行了。”维拉丝固执的再次划出平底锅的形状,微微一笑。

“……”

穆拉丁哭了,在自己的笔记上划了一个平底锅,然后转身问莎拉。

“这位小妹妹,你也是法师吧,想要什么法杖呢?”

“我和维拉丝姐姐一样,也只有一个要求。”莎拉天真灿烂的应道,不过那绝美的天使笑容在穆拉丁看来却格外可怕,以至于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说……说吧。”

莎拉二话不说,掏出她平时惯用的金'色'长剑:“我要这样形状的法杖。”

“能……能不能换点别的……”穆拉丁两腿一软,带着泣音说道。

“让穆拉丁爷爷为难了吗?那还是不用了,莎拉还有好多好多武器可以用着。”善解人意的莎拉微微冲着穆拉丁一笑。

“当然不会,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剑形状的法杖吧,我做就是了。”在法拉嘲讽的声音出现之前,穆拉丁视死如归的虎吼道。

接着是小幽灵,她飘在半空,微微思索着:“我的职业是牧师呢,而且要求比较多。”

“牧师?圣书吗?我到也略会一二。”

穆拉丁松一口气,她如今可是对“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句话产生了心理恐惧,听到小幽灵怎么说反倒觉得安心。

“什么属'性'无所谓,最重要是有投掷功能哦,对了,还要有回收功能。”小幽灵十分暴力的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

穆拉丁“……”

“书要很厚,边缘磨锋利一点,书角更要锐利,能直接贯穿敌人的身体。”小幽灵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穆拉丁:“……”

“对了,最好还要有发'射'暗器的功能,关键时刻能阴敌人一把。”小幽灵继续思索着,然后摇了摇头:“暂时就那么多吧,等我想到以后再说。”

“我……我尽力就是了……”穆拉丁一边的笔记上记着,泪水鼻涕不断滴下,打湿了书面。

然后用一种任命的目光瞄向最后的三无公主。“小妹妹,你想要什么武器?”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

“那个,请问你需要什么样的武器?”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

“你到是说话呀,别再折磨我了行不?”穆拉丁哭的更厉害了。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

最后还是我看穆拉丁这个老头可怜,帮了他一把,做主给三无公主要了一把冰系的法杖,将之记录在笔记上以后,胡子已经被泪水浸湿的穆拉丁便刺溜一声,大叫着“女人如虎”泪奔离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