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各自的追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零五章各自的追忆

'露'西亚突然之间惊醒,细细回忆着刚刚模糊的画面,天狐每隔千年,甚至几千年才出现一次,血统古老而神秘,里面残留下来一些印象极为深刻的记忆碎片也不无正常,难道这些都是艾娜前辈的记忆?那么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失神,小幽灵已经逃离了她的魔掌,哇的一声扑到了我怀抱:“呜呜~~小凡,你要帮我报仇,那只'骚'狐狸又像以前那样欺负我。 飞”

我抱着小幽灵细细安慰,然后向眼睛里还带着许多疑'惑'的小狐狸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回去,以后再跟她解释。

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小狐狸还是定定看着怀里的小幽灵,直到从眼角视线消失为止。

就在这时,一直透'露'着不怀好意目光的小幽灵,突然一个忽闪,从我怀里脱开,无声无息的落在小狐狸身后。

虽然察觉了风声,但是小狐狸大部分心思都还落在刚刚的回忆碎片之,竟然一个没有来得及躲闪,然后被小幽灵抓住了那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呃……”

刹那间,从小狐狸喉咙深处传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娇腻至极的呻'吟'声,两条笔直的**似乎也失去了力气般,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身子轻晃了晃。

“哼哼哼~~~,你这只'骚'狐狸,还不落到我手上?你以为本圣女真那么笨吗?刚刚那一切都只是为了麻痹你罢了,你真正的弱点是尾巴,如今被我抓住了,还不快点投降,呜哈哈哈~~~~”

一边紧紧抓住小狐狸的尾巴,小幽灵带着优美旋律和得意之情的脆笑声响了起来。

原来如此,那条狐狸尾巴竟然是小狐狸的弱点,难怪她从来不肯让我碰,每次不小心碰到,都会狠狠教训我一顿,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

不过,现在真是在暗黑世界,而不是七x珠世界?

正在小幽灵得意猖狂的娇笑着时候,一只粉拳从天而降,落到她的额头上,发出“砰”一下的响亮声音,得意笑声顿时愕然而止,变成了悲剧的呻'吟'声。

“呜呜~~不可能,这只'骚'狐狸怎么还可能有力气呢?明明以前只要抓住她的尾巴,她就使不出力气的,呜呜~~”

两眼水汪汪的小幽灵,捂着自己的光洁额头,心有不甘的悲鸣起来。

“哼哼,笨蛋!!”

小狐狸将尾巴一收,甩到后面得意的摇摆起来,然后居高临下看着捂着额头蹲在地上小幽灵,笼罩在夜'色'下的俏脸,表情得意之极,只是不知是不是看花了眼,上面似乎还染了一层喝醉般的酡红'色'。

“虽然我们天狐的尾巴的确……”

大概是得意过头,她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说到一半时才发现不对,见在场的四个大男人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似乎都在等她说出下一句,一探天狐尾巴的秘密,俏脸不禁更红。

“什么都没有!本天狐的尾巴什么都没有!不许看,不许听,你们这些臭男人都给我转过头去!!”

说着,这只小狐狸带着一脸的酡红'色',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逃跑,身影匆匆消失在黑暗之。

'露'西亚走后,见小幽灵还蹲在地上,我不由走过去,轻轻从后面将她搂住,柔声问道:“小家伙,没事吧。”

“没有,只是……有些触动而已。”

小幽灵的声音让我心里一紧,没有了平时调皮和娇憨的语气,而是一种圣洁冰清的气息,里面又带着丝丝伤感,让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只小不点表里切换了,此刻的她,是圣女,爱丽丝。

“万年如一梦,等到头来,已经是物是人非,艾娜不是那个艾娜,而叫'露'西亚,我既很高兴,又很伤心。”

爱丽丝用着梦幻一般的语调,缓缓说道,身体飘在空,笼罩在血'色'圆月里面,散发出淡淡的圣洁白光,背后似乎也展开了一双雪白翅膀,在无数星星和灯火照映下,显得如梦似幻,似乎随时都要飘羽离去。

那种仿佛要失去一般的感觉,让我不禁向她遥遥伸出手,却不知为什么,被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孤独气息所影响,许久才轻轻的唤出了一声:“小幽灵。”

“小凡,我在这里哦。”

她仰望着天空,听到我的声音以后,回过头,似乎看出了我患得患失的心情,不由嫣然一笑,身体'乳'鸽投怀般掉落下来,被我稳稳搂在怀。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走了呢!”我将小家伙紧紧搂住,不肯再松手。

“去哪里呢?小凡,只有小凡,才是我的归宿,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怀里的圣女大人笑了,用银铃般的温柔声线笑道。

“总之以后不许这样吓我了。”我将小幽灵抱的更紧,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维拉丝她们已经回去了,将整个世界留给了我和小幽灵。

“嗯。”

怀里传来一声充满实感的幸福轻允。

……

“'露'西亚,'露'西亚,等等我们……”一路匆匆行走,白狼他们好不容易才追上'露'西亚的脚步。

“那个女孩,就是在库拉斯特时见到那个吗?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性'格有点奇怪。”

白狼不由回想起在库拉斯特,那个长着一双雪白翅膀,恍如天使一般,让'露'西亚这样的绝'色'尤物见到也要黯然退却的白衣女孩,虽然和刚刚那个女孩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心里却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身影融合在一起。

一个是圣洁天使,一个是没长大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是吗?”

'露'西亚俏脸上的酡红早已退却,此时嘴角含笑,对白狼的话也不置可否。

虽然那些记忆碎片,既模糊而又短暂,就像一些不连贯的古老胶片,但是'露'西亚的灵魂依然感受到了那不知在何方传来,或许是万年以前遗留下来的强烈执念。

灵魂的无尽虚空,幻化出一张熟悉的面孔,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如果可以的话,请代替我照顾好她吧。”

然后化为无数的碎片消逝,'露'西亚知道,这是那位和她同样有着天狐血统的艾娜前辈,不知通过何种方式给自己遗留下来的最后一丝信息。

“啊,光忙着对付小野猫,竟然忘记惩罚那个坏蛋了。”

'露'西亚现在才想起这来,不由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有那个坏蛋的另外几个妻子,不知道她们会如何看待自己,一见面就和那只小野猫吵起来,是不是以为自己也和她一样淘气呢,那可真是糟糕了……

'露'西亚开始头疼起来。

……

第二天大早,草原那和牧民一样晚睡早起的太阳,依然毫不留情的将我惊醒,感觉到怀里空空如也。我心里一惊,小幽灵呢?

听到外面的动静以后,心里才安定下来,哼着小调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见白狼他们三个在稀里哗啦的吃着维拉丝装备的早餐。

“……“

你们几个也给我稍微收敛一点吧,在库拉斯特蹭我的别墅也就罢了,来到营地了也还来蹭早餐,脸皮都快赶上道格那厮了。

“凡兄弟,你醒了,太好吃了,实在太好吃了,能娶到维拉丝这样的妻子,你真是太幸福了。“

库克一边吃着,竟然感动的哭了起来,这可怜的光棍。

“大家尽量吃,不用客气,还有很多哦。”维拉丝笑着走出来,温柔的帮我整理好衣服,然后递上湿'毛'巾。

“真是太幸福了,我也要立刻找个人结婚,呜呜~~”马拉格比看到这一幕,塞满早餐的嘴巴呜呜着,更是将鼻涕都羡慕出来。

你们都给我回老家结婚去吧!!

至于那只小狐狸,不用问了,房间里都能听到她和小幽灵在外面的吵闹声,真是一对斗气冤家。

“爱丽丝妹妹,你给我说说艾娜前辈的事情吧。”小狐狸摇着尾巴笑眯眯的跟在小幽灵后面。

“谁是你妹妹?没大没小,我可告诉你,那只'骚'狐狸也得叫本圣女一声姐姐呢(纯属口胡)!”小幽灵得意洋洋的双手抱胸道。

看来不用我多解释,维拉丝似乎已经将一切告诉了小狐狸。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走进来,看到维拉丝,这只小狐狸立刻收起了脸上的高傲,很是乖巧甜腻的叫了一声维拉丝姐姐。

怪不得都说狐狸狡猾,最是会审时度势,看来她很清楚这个家的女主人是谁,知道谁是一定要巴结,惹不得的。

蹭完早餐以后,马拉格比和库克就拉着白狼走了,似乎想实践他们刚刚说的话,找个草原女孩谈人生去,不过她们一定是误会草原女孩都像维拉丝一般温柔手巧,其实也是有丽莎阿姨那种……

咳咳,我什么都没说,我可真的什么都没说!!

琳娅昨天晚上也在这里睡,此时见到我,虽然没什么,但是俏脸还是一红,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说我们两个关系早已经明确,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入住,还是让她觉得很害羞。

小狐狸身为狐人族代表,可不像我们这么悠闲,吃过早饭以后,眼看没有从小幽灵嘴里套出什么,也不着急,笑眯眯的告辞离去了,屋子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

还喝个'毛'茶呀!要是天天让她们这样吵,甚至烧到我身上,那我最后半个月的假期就白费了。

和三无公主悠闲的对坐着,轻轻喝了一口茶,下一刻,我恍然觉醒,在心里咆哮着将桌子一掀。

“营地人太多了,不如我们出外面去逛一逛吧。”眼睛骨碌一转,我早有预谋的笑着向众人建议。

“外面?”刚刚晾好衣服,抱着空篮子回来的维拉丝问道。

“没错,鲜血荒野呀,冰冷之原呀都好,对了,还有修道院那里,也有好一阵子没有去看看岳父大人了,你们说怎么样?”

“我到是没什么问题。”

维拉丝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是莎拉,琳娅被老酒鬼解放以后,一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不由跟着点了点头,小幽灵也是我去哪她就跟着去的主,最后一个三无公主……呃,想要从她口获得有用的讯息似乎有点难,因为……

“没什么!”果然,她果然这么回答了!!

于是众人一阵收拾,很快就准备完毕,然后我将借给老酒鬼的小雪它们都召唤回来,至于老酒鬼那边就让她'操'心去吧,本来利用小雪偷懒就是她的不对。

至于小甲,它的度太慢,这次就不带上它了,还有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宝贝女儿,因为营地现在混'乱',阿卡拉已经勒令牧师学员这段时间不许出来,就连我也没有办法。

六人五狼,一阵风似的向营地出口窜去,营地里的冒险者也差不多都见识过小雪它们了,知道它们的厉害,纷纷的让开,只是好奇它们背上的一男五女究竟是谁。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阻碍,我们很顺利的出了营地,但是人并没有少,许多冒险者都在营地外面扎营,这些可都是高级冒险者。

可怜了那些怪物,从森林一旁经过,我就亲眼看到,四只硬皮老鼠才刚刚在草丛里重生,就被帐篷扎在附近,一个手里把玩着飞刀的刺客,看也不看一眼,手的飞刀随手一扔,四只硬皮老鼠还没来得及呼吸上一口清新空气,就叽叽一声惨叫,被穿了个透心凉。

直到离开营地十多里,人烟才逐渐稀减荒凉下来,鲜血荒地那股苍凉感,才重新展'露'在我们面前。

让小雪她们放慢一些度,此时我们六人心,都有一股脱笼而出的畅快感。

“大哥哥,大哥哥!!”怀里的可人小天使莎拉,仰起小脑袋问道。

“爸爸说他和大哥哥,就是在鲜血荒地相遇,究竟是在哪里呢?”

莎拉这样一问,大家也凑了过来,一副对我的过往很感兴趣的样子。

“说的也是,让我想想……”我沉思起来。

“算了吧,莎拉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凡是个路痴,怎么可能记得了呢?”

小幽灵一番话让大家笑了起来,我则是恨得直咬牙,就算是实话也给我说的含蓄点呀混蛋。

“不过,刚刚遇到拉尔大叔他们的时候,三个人还是挺正经的人,怎么现在就变得那么猥琐了呢?唉,你们一个个都看着我干嘛……”

谈兴一起,我索'性'也和大家追忆起来。

“和拉尔他们回到营地以后,我跟道格他们来到了罗格酒吧,第一个遇到了琳娅。”我看着一旁'露'出害羞的幸福笑容的琳娅,打趣道。

“当时琳娅贼好骗,说了一会就自己……”

话还没有说完,琳娅连忙将我的口捂住,脸蛋羞得通红,见众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不禁连忙解释道:“还……还不是吴大哥太油嘴滑舌。”

我将琳娅的手拨开,笑着将当时琳娅的样子说了出来,笑的大家直乐,琳娅则是恨不得挖个洞将自己埋了进去。

然后便是我一个人出来历练,到邪恶洞窟大战尸体发火的经典剧情了,当然,拉鲁夫他们被我华丽的删减掉了,毕竟捡人家的便宜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女孩子面前开得了口呢?

在小雪它们的疾奔下,我们来到邪恶洞窟门口,洞口旁边那迎风招展的旗帜依旧风'骚'。

而这时候,一队冒险者也恰好来到,看他们身上的装备就知道绝对不是新人,至少也有三四十级。

惊奇的打量了我们一眼,他们便急冲冲进了里面,领头的一个身穿金'色'锁子甲的圣骑士还一边大咧咧道:“大家动作快点,听说坎特拉那小子的队伍也看上了尸体发火,难得回来营地一趟,怎么能让给他们呢?”

我们在一旁听的直冒冷汗,这些高级冒险者……真是太令人无语了,我预感到营地的怪物们似乎要悲剧了。

缅怀了一阵之后,我们离开了邪恶洞'穴',然后说到我第二次回到罗格营地,自然也就少不了提起我第一次拜访拉尔家,第一见到莎拉,自己第一个未婚妻子。

说到12岁的莎拉还在和拉尔玩过家家,然后'迷''迷'糊糊的,连拐带骗就成了我的小未婚妻之后,琳娅也乐了:“原来莎拉妹妹比我更好骗。”

还有在练习场上和莎尔娜姐姐相遇啊,我感叹道,可惜这次她没能来呀。

众人一路谈笑,第二天便来到了冰冷之原,在我的提议下,友情的探望了连续为我和维拉丝她们献上历练第一件金'色'装备的冰冷之原霸主——毕须博须。

不过,这个霸主此刻却很悲剧。

原本被上万沉沦魔拥戴着的草原霸主,如今被几个高大冒险者团团围住,周围地上的沉沦魔尸体可以用尸山遍野来形容。

“哈哈哈,简单,真是太简单了,想当年,看到它带着上万沉沦魔,腿都吓软了。”

其一个装备精良的野蛮人,用大手提起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毕须博须笑道,脸上猥琐的表情十分像特地偷渡到某岛国嫖'妓'的嫖客。

“是呀是呀,当时营地还流传着一句话,宁惹安达利尔,也别找毕须博须。”

另一个圣骑士用剑柄将野蛮人手的毕须博须挑过来,晃了几晃,任毕须博须愤怒的火球打在他铠甲上,反倒'露'出享受的神情。

够了,你们这群流氓,快点放开那只毕须博须。

这几个高级冒险者发现了我们,远远的挥了挥手:“兄弟,抱歉了,毕须博须已经被我们包下了,哦,对了,墓地的血鸦和碎骨者,还有洞窟的冰冷乌鸦,似乎也有弟兄去了,你还是赶紧去看看石块旷野的拉卡尼修还在不在吧。”

“……”

“我已经分不清究竟谁是恶魔了。”看着不断被冒险者甩来甩去的毕须博须,我很是无力的吐槽道,维拉丝她们也心有戚戚然的点了点头。

不用指望,等我们去到石块旷野,拉卡尼修也早就给人解决掉了,没有见识过的人,是根本无法了解我们这些冒险者已经无聊兼流氓兼无赖到什么地步,绝对会有人盯上它的。

还有黑暗森林的树头木拳,高塔的女伯爵,军营的铁匠等等,至于安达利尔,那就更不用说了,阿卡拉她们是将一群老流氓给放回来了,营地的怪物不遭殃才怪呢。

或许还有一处地方没有人知道,就是崔斯特瑞姆,不过六块完整宝石的代价,换来一个小时的废城之游,让勤俭节约的维拉丝她们立刻否决了我的建议。

一路前进到石块旷野,然后经由传送阵到黑暗森林,黑'色'荒地,再到泰摩高地,一路上都能偶尔遇到一些闲极无聊的高级冒险者,在“亵玩”那些可怜的怪物,忆昔年。

我了解他们的感受,换做是自己,如果出到营地之后便再也回不来,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也会忍不住这样追忆一下吧,就像人到年,突然见到儿时的玩具一样。

不过理解归理解,鄙视还是必须的。

然后,到了修道院门口,也是我们这次出来的最主要目的之一,拜祭维拉丝的父亲——罗格弓箭手布朗。

虽然我曾经提出将这位岳父大人的尸骨带回营地安葬,不过维拉丝的爷爷却出奇固执,战士就该有战士的归宿,倒在哪里,哪里便是他的坟墓。

“别伤心了,维拉丝,一切还有我呢。”我抱着轻泣的维拉丝,细声安慰道。

虽然对这个只来得及看自己一眼,便黯然离世的岳父,我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不过我还是十分感激他,大概是在他的指引下,我才能和维拉丝认识,相恋。

随后,我们泄愤似的将修道院附近的提雅杀了一气,它们正是当年杀害布朗的凶手。

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便是拜祭小幽灵的父母,亚历山大和耶里斯夫人。

内侧回廊的大教堂里面,昔日通往下面亚历山大被囚禁之处的密道,也在塌方之被填,我们只能看着角落的一堆废墟沉默,小幽灵的父母,就是被埋在这深深的底下。

但是小幽灵却出奇的平静。

“小家伙,想哭的话就哭,可憋在心里。”看着默默不语的小幽灵,我不禁上前一步安慰。

“没什么好哭的。”小幽灵轻轻说道,然后回过头,眼角含着泪花,她擦了擦眼角,嫣然一笑。

“对于一直承受折磨的父亲母亲来说,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她轻轻将头埋到我怀里,柔声说道。

“或许,他们一直坚持到那一刻,只是为了给我找到一个好归宿,那个人就是你,小凡。”

这样说着,她的眼泪最终还是流了出来,真是个自欺欺人的小不点,明明那么可怜,一个人那么孤单,还总是强撑着笑脸。

“话说回来,小家伙,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可温柔了。”我突然轻轻一叹。

“什么什么,你现在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小幽灵一听,顿时怒了,连那张哭成花猫一般的俏脸也顾不得擦干净,抱着我的脑袋就啃了起来。

“诶诶,好疼,你们听我说,当时我将爱丽丝救出来的时候,她还嘴巴硬,说自己一个人就行了,结果后来我偷偷跑回来,你们说我看到了什么?这小不点一个人坐在十字架上,瞧,就是那里,像这样甩着双脚,一个人坐在那里唱歌,脸上分明就是写着我很孤独,我很寂寞,结果我一招手,她就飞也似的扑过来……”

“啊啊啊,小凡笨蛋笨蛋笨蛋……,别再说了了,我要杀了你!!”

“噢~~!!我的脸!!别拿书砸呀,海星也不行,咬更不行!!!流血了,真的流血了……”

大教堂里顿时响彻起了欢快的笑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