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鞭尸呀鞭尸,华丽滴鞭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章鞭尸呀鞭尸,华丽滴鞭尸!

好不容易束好,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感觉比和老酒鬼打了一场更累。 飞

退后几步一看,才发现自己实在不是这块料,有点歪不说,本来发箍应该紧靠在脑后勺,束成马尾,以免在战斗甩动,阻碍行动,现在却被我扎到了肩膀的位置,松松垮垮,看起来像是家居的温柔人妻发型了。

虽说这样的发型也很赞没错,在莎尔娜姐姐身上又是另外一种韵味,但是不适合战斗呀!!

一旁的老酒鬼已经捧腹大笑起来,说臭丫头你现在的样子到是脱去了'奶'味,已经可以嫁人生孩子了。

用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我连忙道:“我的手艺实在不行,姐姐你还是自己重新束一次吧。”

“不用了。”

将发箍稍微扎紧了一点,莎尔娜姐姐轻轻摇了摇头,'露'出自信的笑容,将手长弓麻利在的手转了几下。

“就用弟弟给我束的头发,将那些人通通打败!!”

然后,昂首大步向擂台走去,而裁判也恰恰叫了姐姐的名字,今天的第一轮的十场比赛,正式开始。

“这臭丫头,到是蛮自信的。”

老酒鬼凑上来,看着莎尔娜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别小看头发的影响,虽然束发马尾几乎是亚马逊族的特征,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但是为了战斗,还是有不少亚马逊女人忍痛割爱,将一头长发割掉,甚至只留寸头。

“该不会遇到很强的对手吧。”

我有些担心,万一姐姐一上场就碰到卡洛斯之流,那就发大了。

“那到是可以放心。”后面的老酒鬼拍拍我的肩膀,咧嘴笑了起来,一口白牙闪烁出自信光芒。

“别忘记在幕后'操'作比赛流程的是谁,那几个实力强大的选手,我们自然会放到不同的擂台,避免过早相遇,保证最后的十六强,都是名副其实的十六强,呃,种子选手除外……”

“……”

虽然这样的做法是没有错,但是不要将这种赤'裸''裸'的作弊行为,用自己以为很光荣的口气说出来好吗?身为长老,我都替你感到丢脸,还有什么叫种子选手除外,你是想讽刺我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吗?又不是我愿意的!!

在我对卡夏怒目而视的时候,莎尔娜姐姐的对手极其风'骚'的一跃而起,抢先闪亮登场,是一位不认识的,叫不出名字的圣骑士大叔。

模样和拉尔那厮有点像,反正在我们德鲁伊看来,对于不同职业的圣骑士,就和人类看到猴子一样,无非是高矮肥瘦,其实都长得一个样,四四方方的国字型大脸,短寸发,留着胡渣,眉'毛'浓密,眼神严肃,鼻梁有着西方人的高挺之类的大众外表特征……

“哈欠!!”

圣骑士大叔:刚刚总觉得有人在若无其事的用很恶毒的语言在背后形容我,是我的错觉吗?

然后他回过头,向场地外面的几个高级冒险者装束的冒险者大声喝道:“你们这几个家伙,不是说要给我打气助威的吗?都给我将嗓子喊起来呀混蛋!!”

岂不料那些今天早上还信誓旦旦说给予他最大支持的伙伴,却一个个神'色'呆滞的看着他对面,那副口水直流的样子,就差宣布我是卧底,现在要弃暗投明了。

岂有此理,圣骑士大叔大骂遇人不淑,回过头想看看对手究竟是何方神圣,然后眼角闪过来的一抹亮光,便让他惊呆了。

他曾想过,第一个对手是五大三粗的野蛮人,双方大战三百回合,气势惊天动地;他也曾想过,对手是一个神秘莫测的法师,双方斗智斗勇,场景华丽眩目;他还曾想过,对手是一个刺客,双方比拼技巧经验,过程扣人心弦。

他却没想到,对手会是一个亚马逊,而且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个漂亮耀眼的有些过分的亚马逊。

像太阳一样耀眼,几乎让他无法睁开眼睛的气质和美丽。

寒霜一样的海蓝'色'眼眸,高高在上的冷傲,就像女王一般,亚马逊的高挑火爆身材,却又有着精灵的秀美面庞和细腻肌肤,简直就是将天地间的完美都糅合在一起。

而那一头温柔恬静的家居发型,恰好又弥补了那过于锋芒毕'露'的锐气,宛如画龙点睛之妙,圣骑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简直和自己心目的理想女'性'百分之百的重叠……不,是百分之二百,远远超出他心里所能想象出来的理想女'性'。

难怪那些兄弟们,都是一副立刻要倒戈的模样,换做是自己恐怕也好不了多少,原本以为,见到天空上的那六位天使族女'性',已经是完美之极了,和眼前这个集高傲,美丽和气质为一体的女亚马逊相比,却什么也不是。

“咳咳……”

在圣骑士大叔的同伴不可思议的目光,这位圣骑士竟然脸'色'稍红了一下,十分正经的咳嗽几声,下意识的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袍铠甲。

“尊敬的亚马逊女士,很荣幸能和你站在同一擂台上。”

在同伴大呼不可能的眼神,圣骑士大叔将不知被他遗忘了多少年的圣骑士礼仪重新拿出来。

“不过阁下的发箍似乎有点歪了,不介意的话,可以让裁判稍等片刻。”圣骑士拿出了绅士风度,彬彬有礼的建议道。

我:“……”

莎尔娜:“……”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够活宝的,一句话得罪了两个人。”卡夏捂着额头,为这个圣骑士悲叹。

“两位准备好了吗?”

莎尔娜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那双海蓝'色'的眼眸变得更冷了,可怜的圣骑士大叔浑然不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看对方没有反应,想想也对,美女嘛,脾气自然大一点,高傲一点,要是被自己三两句就打动,那也轮不到自己了。

听到裁判宣布,他神'色'一肃,将自己的武器拿出,竟然是一把双手金'色'战戟。

真稀奇,圣骑士一般都是单手武器配备盾牌,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出他们的职业优势,惯使双手武器的圣骑士不是没有,只是很少,很另类。

“看到这把大战戟,阁下一定很好奇我这个圣骑士,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冷门的武器,其实……”

圣骑士大叔帅气的身子半靠着战戟,酷酷的将额前的短发一撩,虎目突然流出两行清泪。

“其实我也不想的,手上没有好的盾牌,称手的单手武器又全给那几个无赖抢了去,所以只好学双手武器了。”说着,一手指着场下那几位吹着口哨若无其事的偏过头去的伙伴,痛心疾首的声讨道。

“……”

大叔,你可以去做搞笑艺人了,神奇的奥玛斯在远方召唤着你。

“请问这位选手,已经准备好了吗?”就连身为裁判的天使也看不下去了,俊俏的面庞抽搐了一下,黑着脸问道。

“哦,准备好了。”圣骑士大叔连忙将脸'色'一正,微微低俯着高大的躯体,散发出了身为哈洛加斯冒险者该有的强大气势。

对面的莎尔娜,只是轻轻将手的金'色'战弓一抬。

“四十九级亚马逊,莎尔娜,对阵六十级圣骑士,哈马斯,比赛开始!!”站在正央的天使裁判,双手一切,下一刻,身体立刻化作一道白光飞上高空。

听到莎尔娜竟然只有四十九级的时候,圣骑士微微一愣,不过多年的历练心'性',让他很快就镇定下来,重新恢复成古井不波的状态。

对手的等级低,只能说明更危险,这年头,吸引女孩可不是靠相貌,而是实力!我哈马斯会全力以赴的。

就在天使裁判飞起的一刹那,莎尔娜开始行动了,作为远程攻击手,就是要抢下先手,形成火力上的压制,这是弓箭手的常识。

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她手的战弓已经对准了圣骑士,眼睛如同野兽般冰冷,拉动弓弦的右手,在对面圣骑士的眼,突然像蒙上了一层雾般,动作变得模糊起来。

好快!!

圣骑士哈马斯心里暗自惊讶,就连六十级的亚马逊,恐怕也无法拥有这样的'射'吧,以圣骑士的度,要在即将降临的箭雨面前躲闪,根本就不可能,他二话不说,不断不规则的挪动着位置,并将一门蓝'色'巨盾格挡在面前高旋转。

下一刻,盾牌就传来暴雨一样密集的击打声,不过在圣骑士滴水不漏的旋转盾牌下,都纷纷被弹开。

哈马斯一边挥舞着盾牌一边移动,依然没有忘记注意对方的动作,只不过对方的手实在太快了,在他眼已经变成一片模糊,甚至那把弓,他都无法判别究竟'射'了哪几个方向,只能看到不断倾泻的箭雨连成一片,犹如一条黑'色'巨龙像自己咆哮而来。

无法判别亚马逊的'射'向,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高级的亚马逊,甚至可以不用施展引导箭,都可以做到弧线'射'击,绕开他的盾牌防御,而亚马逊的被动技能致命一击,更是可以让以高防著称的圣骑士也为之胆寒。

而且,这攻击力,也丝毫不逊'色'于六十级的亚马逊呀,她真的只有四十九级吗?感到手臂传过来的麻软感觉,马哈斯暗道。

不能这样下去了。

切换,神圣冲击光环。

在电光闪起的一刹那,哈马斯再次切换,神圣冰冻光环。

然后是精力光环。

“圣骑士的光环切换,也是一门学问。”场外的卡夏看着比赛,突然开口说道。

“一般来说,越高级的光环,准备和切换所需的时间就越长,所以如何计算光环发挥作用的时间,掌握切换的时机,加快切换度,作为一个优秀的圣骑士,都是必须考虑进去的。”

“你看到了吗?这个叫哈马斯的圣骑士,神圣冲击光环,可以造成闪电上的麻痹,然后神圣冰冻光环,可以减攻击,再利用加光环近身,从普通的战术角度上来说,是没有错的。”

“而且,在神圣冲击光环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在准备下一个光环,等闪电攻击以后,一秒钟的时间内,神圣冰冻光环就已经准备好了,这说明他在切换的时机,和切换的度上,都做的非常不错,作为一个六十级的圣骑士……”

顿了顿,卡夏用挑剔的目光给予了那位圣骑士评价:“还算马马虎虎吧。”

能得到老酒鬼“马马虎虎”的评价,这个圣骑士也足以笑傲精英冒险者行列了,要知道我被这混蛋训练的时候,评价得最多的,可是“笨蛋”、“白痴”、“脑子长到屁眼里去了吗”等等不雅的字眼,并且不光是嘴皮上打击,还时不时来个鞭尸,就算我躺下去了也不放过,堪称魔鬼级训练。

“一秒钟时间吗?也没什么了不起。”

我咂咂嘴巴,做出了同样严格的评价,一大一小两师徒,牛气哄哄的双手抱胸并列站着,评头论足,看起来到还真煞有其事的世外高人模样。

“一秒钟的确没有什么,不过别怪我提醒你,卡洛斯那个家伙,可是能将时间控制在0.1秒之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恩?”我还真不知道1秒和0.1秒有什么区别。

“这意味着,如果你的实力不够,他光切换光环,以0.1秒为单位,让你持续遭受闪电和冰冻冲击,不断麻痹,冰冻,让你一动也不能动,他只要站在那里控制光环,就能将你活生生耗死。”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可怕,那岂不是成了万人敌?”我开始有些心悸。

“你这不废话,伪领域高手哪个不是万人敌?你的那什么血熊能量炮,一炮子下去,还不是一倒一大片。”老酒鬼顿时翻了翻白眼。

“那到也是,不过没关系。”我如同多啦【哔】梦一样,随手将一样东西从腰间取出,高高举起。

“有这件暗金鹰甲在,神圣冰冻拿我没则。”在卡夏见鬼的目光,我顿了顿,继续补充道。

“随便说一句,我的抗闪电可以达到120以上。”

“你这是作弊,赤'裸''裸'的作弊,依靠装备是不行的,有本事就'裸'奔和卡洛斯比较,这才叫堂堂正正。”

“我不和嫉妒的眼红失去理智的人说话。”

在我们说话的时间,擂台上的战斗也发生了变化,在哈马斯祭出光环的一瞬间,对面的箭雨果然发生了变化,稀疏……不,已经完全停止了,这效果也好的太过分了吧。

哈马斯暗自奇怪,望了过去,突然发现,对方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原地。

风筝流……不,是近战!!

一瞬间,察觉到脑后生风的哈马斯,急忙将盾牌后挥,在他擂台下的队友大叹败家的倒戈呼声,砸了过去,并迅取出双手金'色'战戟。

盾击,光环切换,祝福瞄准,白热!!

几个技能的变化只在刹那间完成,哈马斯手的金'色'战戟,化作十几道呼啸的金'色'影子朝对面倾洒而去,就要击对面的身影。

可是出乎意料的,这十几道戟影,却完全落在空处,对方的身影就仿佛幽灵一样,以不可能,而又极其自然的细微移动,完全躲避开来。

这不可能!!哈马斯疯狂呻'吟'起来。

虽然圣骑士的白热技能,的确会让准确度降低,但是通过祝福瞄准光环,完全可以弥补,即使面对刺客,每一击的命率也将达到90%以上。

一共十三击,那么命一击的概率,便超过了99%!!

难道那不足1%的概率发生了?

“神闪!”场外,从老酒鬼嘴,突然蹦出了一个冷冰冰的,让我陌生的词语。

“神闪?亚马逊有这个技能吗?”我沉思,然后不得其解。

“我说呀,你好歹也也关注一下亚马逊的高级技能吧。”老酒鬼用看哀其不争的目光看着我,捂头长叹。

“亚马逊的被动技能里,一共有两个被动躲闪技能,一个是二阶的近战躲闪,一个是三阶的远程躲闪,算了,和你这白痴说了也不明白,你只要理解成这个‘神闪’,是两个技能融合的高级表现方式,一般至少也要伪领域级的高手才能领悟到就行了。”

老酒鬼用一种对我的智商已经完全绝望的语气说教道,切,我还不用你教呢,以后找莎尔娜姐姐教去。

“话说回来,我说老酒鬼,这个神闪你会吗?”被她郁闷了一把,我决定反击。

“你自己回忆一下,练习的时候有多少次碰着了我,不就知道了吗?”

“……”

又被老酒鬼鄙视了一把,打狗不成反被咬,行,这次我认了。

在哈马斯惊讶的时候,一道黑'色'的枪影,像笔直的闪电般直朝他的门面罩去。

难道对方精通的是长枪技能?

哈马斯心里闪过一道疑问,却没有大意,不过,四十九级的亚马逊,放着远程的优势不用,和六十级的圣骑士玩近战,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哈马斯的战戟不甘示弱,也化作一道金光架了上去,和对面那道闪电交织在一起,崩裂出剧烈的火花,哈马斯的嘴角流'露'出微笑。

就算对方再怎么厉害,四十九级的亚马逊,力量上也不可能比得过圣骑士,这是谁也无法逆转的事实。

然而,和这道白'色'雷光碰触的瞬间,哈马斯却全身一震,双手麻痹不单止,全身也仿佛被站在嚯嚯作响的电锯上一般,高频率震动起来,那颗强力跳动的心脏,也在这股高频率震动,引发窒息,大脑瞬间空白,双手的战戟被高高挑上半空。

“真是个白痴,亚马逊长枪刺击的两个诀窍,一是‘震’。二是‘旋’,通过高震'荡',再辅助以让人麻痹的闪电技能,完全可以逆转力量上的优势,你若是遇到高级亚马逊,可千万要注意这一点,不要像这个白痴圣骑士一样自大,丢了我卡夏一系的脸。”

“罗嗦,你觉得自己还有脸可丢吗?”

从圣骑士哈马斯的战戟脱手……不,其实从遇到莎尔娜姐姐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的败北,即使不轻敌也一样。

当战戟被挑起一刹那,哈马斯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沙包,刺,挑,抽,旋,敲,长枪化作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影子,像雨点般击打在哈马斯身上。

一套老酒鬼经常用来对付我的高级连击下来,不断陷入负面状态的哈马斯根本就抽身不了,就像某些bt的格斗游戏,一旦被连上就是死,可谓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没想到这个臭丫头,对负面技巧也掌握的那么熟练了,看来还是小看她了……”一旁的老酒鬼,用极为细微的声音暗自嘀咕道。

哈哈,知道姐姐的厉害了吧。

莎尔娜姐姐控血能力可谓精准之极,当哈马斯最后被一击,击飞上半空的时候,生命值也刚刚好下降到一半。

随着天使裁判高声宣布“比赛结束”,莎尔娜姐姐将长枪一收,无限耀眼将耳鬓上的金'色'发丝轻轻撩动,看也不看还停留在半空的对手一眼,便转过身对我嫣然一笑,大步走了过来。

“奇怪,不像那个臭丫头的'性'格呀,收手的太利索点了吧,明明一开始的时候被白痴骑士那样说了。”

老酒鬼小声嘀咕道,她指的是一开始的时候,这个有搞笑天赋的圣骑士好心提醒姐姐的发箍有点歪,结果同时得罪了我们姐弟的事。

“你以为姐姐像你……”

我用眼角看了她一眼,不屑的反驳道,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数十道箭矢从天而降,有冰箭也有火箭,突突的准确落在身体犹自被高高挑上半空的圣骑士哈马斯身上,冰与火交织的爆炸声,在擂台上空响奏,形成一朵红白'色'怒放的绚丽烟花。

魔法箭矢不断像雨点般落在哈马斯身上,足足持续了五六秒,一道冒着黑烟的身影才从爆炸之弹出,滚落到擂台外面,在草地上滚啊滚,滚了十几米才停下来,黑面朝天,晕了过去。

原本一身光鲜铠甲的哈马斯,已经全身焦黑,口吐白沫,连舌头都如吊死鬼般的吐了出来,那副模样,简直就比被几百个壮汉亵玩后的小姑娘还要凄惨。

无论是哈马斯的队友,还是我们,甚至是一直酷酷板着脸的天使裁判,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鞭尸,这是明目张胆的鞭尸行为。

但是,莎尔娜最后这数十道从天而降的魔法箭,明显是在比赛的时候以谁也无法察觉到的角度和度朝天空'射'上去的,虽然用心歹毒,却并不算违规,一时之间,众人也找不到讨伐的借口,只能目瞪口呆的耗着,同时也为莎尔娜的实力感到心惊。

这明显是将比赛完全'操'控于手心,才能做到的事情,不然的话,这数十只魔法箭落迟了,落早了,或者没有落准,都是白费力气而已。

“看,我就说那臭丫头肯定不会那么简单放过对手吧。”老酒鬼最先清醒过来,得意的朝瞟了我一眼。

“还不是你这混蛋教坏了姐姐。”

我咬牙切齿道,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将我撂倒在地以后,还要不断用枪尾捅我的脑袋,害我每次回家都带着满头包,让小幽灵嘲笑,究竟是谁,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