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比赛进行时,西雅图克之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一章比赛进行时,西雅图克之威!

“喂,哈马斯这个家伙,死了没有?”

圣骑士那几位无良队友,用武器捅了捅地上那块焦炭,确认其存活的可能'性'。 飞

“我想应该是没救了。”另外一个队友沉思,神'色'凝重,然后做出结论。

“埋了吧。”

“是呀,埋了吧,对了,擂台上的盾牌和战戟记得收回来,身上的铠甲装备也剥下吧,唉,这家伙也真是,死之前也不将物品栏那些好东西掏出来,严重损害了我们团队的利益。”

第三名队友耸耸肩膀,无奈的叹道。

突然,地上的“黑炭”像诈尸般直直挺起,一把掐住第三名队友的脖子:“你们这帮无情无义的混蛋,我掐死你们,掐死你们……”

真是的,这个冒险者小队,该不会真的是奥玛斯教出来的吧,我们在一旁看的暗自擦了擦汗水。

正当我们三人装备离开的时候,对面的哈洛加斯冒险小队,姐姐的手下败将圣骑士哈马斯,结束了他们的打闹,然后走了上来,轻轻行了一礼。

无论怎么看,这个圣骑士礼都十分标准,充分展现出了圣骑士严谨,谦和的作风,简直可以作为圣骑士学员观摩的模范,当然,如果哈马斯能将他那张黑呼呼的国字脸擦干净的话,就更完美了。

“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阁下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你们看,哈马斯那小子展现实力不成,打算开始转变角'色'类型,让别人以为他拿得起放得下了。”身后的队友窃窃私语,用我们刚刚好听得见的声音道。

哈马斯老脸一红,幸好面庞本来就被炸得乌漆抹黑,到也看不出来,心里暗暗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和这些混蛋真人pk,然后继续表演他的谦谦君子作风。

“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邀请您一起去酒吧聊聊,共同讨论一下战斗技巧,我相信以阁下的实力,一定会让再下受益匪浅。”

好平庸,好老套,好恶俗的搭讪方式,我看着哈马斯的目光顿时古怪起来,连吐槽都忘记了,这家伙该不会是从恶俗骑士小说跑出来的主角吧?

因此,对于他搭讪莎尔娜姐姐的行为,我并没有感到任何恼怒,相反甚至有几分怜悯,想想,如果是一只穿着燕尾服的大狗熊向你的女朋友搭讪,你也会觉得搞恶多过于愤怒吧。

“我不习惯和弱者说话。”

姐姐只是淡淡用眼角瞟了对方一眼,仿佛在驱赶苍蝇一样,便回过头继续和我说话。

好伤人,真的好伤人,恐怕就是我这样粗神经的人,听到也会像被神罚之城的万雷轰击一样,里焦外嫩,没想到姐姐也有意外的毒舌一面。

果然,看一眼那个圣骑士,他保持着谦谦的微笑,仿佛被十万伏特雷击过一样,身子僵硬起来。

算了,还是不要为难这个可怜的家伙吧,我正欲拉上姐姐走人,没想到麻烦却自己找上来了。

“等等,竟然这样的话,那……那个臭小子有什么能耐在你身边。”

哈马斯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一见钟情,最宝贵的感情,没想到便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斗篷男就能获得莎尔娜的青睐?我究竟哪一点比不上他了。

于是,哈马斯把愤愤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我哈马斯没有资格,那这个穿着没有一点品位的斗篷的家伙,凭什么有资格?”

“没……没品位?”

我愣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哈马斯究竟是什么意思,额头开始勃现青筋。

可恶,这个混蛋,竟然说了最不应该说的话,我这次真的火了,这个款式的斗篷,我可是足足穿了六年,已经有感情了,六年来从来没有人说过它的不是,而且还是当时冒险者最流行最受欢迎的款式,竟然被说成没有品位?

“没错,一点品位都没有,没品位的小子,有本事就和我哈马斯打一场,让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资格。”

没品位……没品位……

三个字不断在脑海里回'荡'着,我仿佛被万箭穿心一般,捂着胸口,紧握着青筋暴起的拳头,深呼吸,深呼吸,吴凡,你可不能这样,堂堂联盟长老,怎么能被一只大狗熊给激怒呢?

“是吗?哼哼,不过很抱歉……”嘴角轻轻勾起,我'露'出一丝暧昧笑容,牵着莎尔娜姐姐温暖的小手,看了哈马斯一眼。

“我不习惯和弱者交手,而且……”

走出几步,我再次回过头瞄了被自己伤口撒盐了一把,呆愣站着的哈马斯一眼,再次轻吐一句,然后牵着姐姐施施然离去。

“你刚刚,已经丧失和我交手的资格了。”

“可恶,这个小子……”

直到对方的身影走远,我们失恋的圣骑士哈马斯,才从巨大的打击回头神来,黑着脸(本来就是黑的)咆哮一声,正欲追上去和对方拼命,冷不防肩膀却被同伴抓住。

“你这混蛋,不要拦着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目无人的小子,让他知道罗格的花儿为什么会那么红!!”

对于哈马斯的愤怒,他的刺客伙伴只是报以轻轻一笑:“哈马斯,大狗熊哈马斯,他刚刚说的没错,现在的你,已经丧失和他战斗的资格了。”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小子有什么本事?我们堂堂大狗熊冒险小队,哈洛加斯的精英冒险者小队,连和他交战的资格都没有?”

哈马斯回过身,用他那狗熊一般硕大的大手,抓着刺客可怜的纤细肩膀用力摇了起来。

“是猛熊,不是大狗熊,不要擅自用你的外号篡换冒险队名号呀混蛋!!”

即使处于剧烈晃动状态,刺客依然气息悠长,吐字清晰,显然已经是习惯了哈马斯这招大摇杀了。

“而且,真不知道你究竟是参加的哪门子比赛,难道连这一次比武大会最值得注意的几个对手,你都没有去打听过?”

“值得注意的几个对手?”哈马斯停下手势,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果然……”

他的三个队友互相对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只大狗熊,输得还真不冤啊。

“那你听好了,刚刚你挑战的那个冒险者,被你说成是没有品位的德鲁伊,就是这次比赛我们联盟的种子选手,可以直接晋级十六强的德鲁伊吴凡,你这个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的失败者,应该知道为什么他会说你已经失去了和他战斗的资格了吧?”

哈马斯张大嘴巴,久久没有合上,好一会儿,才像螃蟹般咂咂嘴吐出一句:“真有那么牛?”

他的三个队友齐齐点头:“独行侠德鲁伊吴凡,联盟最年轻的长老,营地平定怪物袭村,独自打败贝利尔,在鲁高因斩杀数十名堕落者,在库拉斯特组织精灵族救援行动,群魔堡垒的狩猎活动上大放光彩,一拳秒杀精英怪物,在哈洛加斯的兽人族里,据说也非常的活跃,甚至被授予天狐勇士和狼神勇士的称号。”

拍拍肩膀,刺客用庆幸的目光看着他的伙伴:“你走运了,要是刚刚真打起来,你可能会输得更惨。”

如果说在营地,鲁高因,库拉斯特和群魔堡垒活跃,那也到没什么,毕竟哈马斯是哈洛加斯级的精英冒险者,但是“独行侠”的身份,和天狐勇士,狼神勇士代表着什么,他这个在哈洛加斯混了好几年的冒险者,则是再清楚不过。

“切,说不定不是夸大其词而已,那个家伙,怎么看都像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心里虽然震惊,但是哈马斯还是嘴硬的辩驳道。

“你认为阿卡拉大长老,会让一个绣花枕头当种子选手,丢联盟的脸吗?”

刺客翻了翻白眼,这下哈马斯不说话了,他可以不相信同伴的话,认为他们在夸大其词,但是联盟大长老阿卡拉,身为第一世界人类最崇高的领袖,他却没有理由不相信她的目光。

“来,兄弟,给我说说这次比赛还有哪几个强手。”

抹了抹自己黑漆漆的面庞,哈马斯总算放弃了自讨苦吃的举动,套着铠甲的粗壮胳膊搭在刺客肩膀上,让刺客嘴巴一咧,吃了个暗亏。

“算了吧,你这个败军之将,早不打听,现在都输了比赛,打听还有个屁用。”刺客将他的手大力扳开,'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别这样说嘛,我可以给那个小白脸的对手加油呀。”哈马斯笑嘻嘻的说道,接着眼珠子骨碌一转。

“不如找个夜黑人静的地方,给那小子来一记闷棍吧,我就不信偷袭情况下,他还能打赢我们四个……”

“你真的是圣骑士吗?”另外三个人看着哈马斯充满了不怀好意笑容的模样,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圣骑士之耻呀。

“哈欠……”

我'揉'了'揉'鼻子,'露'出困'惑'的眼神,貌似又有谁在背后说咱的坏话,算了,反正已经习惯了。

我和姐姐正在赛场外围游'荡'着,时不时凑前去看几眼,评头论足几句,第一轮比赛,除了莎尔娜姐姐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强手,所以战事到是格外精彩,而早早结束比赛的莎尔娜姐姐的擂台,则是显得格外突兀。

这也没什么,以哈洛加斯级冒险者的水准,一个个都有几十年的战斗经验了,技巧自然是十分滑溜,耐'性'更是十足,虽然是半血制度,但是双方你来我往,先热热身,再试探一下实力,然后才开始正式交锋,期间又分个起因发展高'潮'结尾,若是双方势均力敌的话,一场战斗下来,花费好几个小时也不出奇。

尤其是双方选手都是刺客的时候,往往是好几个小时的潜伏战,然后瞬间高'潮'至顶点,分出胜负,让原本在一旁打起了哈欠的冒险者不知所措,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咋刚刚还藏头'露'尾,看上去没有一天的功夫分不出胜负,下一刻比赛就结束了呢?

走了几圈之后,我们便觉得没意思,第一轮比赛,应该还会持续一会儿吧,而根据老酒鬼的“独家情报”,第二轮就是卡洛斯和那个野蛮人西雅图克的比赛了,我可是对他们两个兴趣十足,想看看他们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他们的对手,肯定没有那个资格让他们发挥全力,就像莎尔娜姐姐一样,心境都没开就将哈马斯干掉了。

不过就算他们的对手在弱,总是还是能窥得一丝信息的,这样对我来说就够了,凡事只求个安心而已。

所以,也只能继续等待了。

出乎意料的是,转了几圈,我竟然发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

“哟,拉尔,道格,格夫,这边,这边。”我连忙朝他们招手。

这三个厮一边无聊的四处晃悠着,还不知从哪里买了大量的零嘴,边走边吃,步伐大摇大摆,满嘴胡天胡地,丝毫不顾及周围冒险者的诧异目光,那副样子活像是“江南四大才子”。

糟糕,是不是该装作不认识他们比较好呢?

话已经出口,后悔也晚了,三个厚脸皮的家伙,立刻就将目光放到我身上,然后又落到一边的莎尔娜姐姐身上,嘴上的动作停顿下来,不知该不该上前才好。

对于这位他们走到哪里,风头便吹到哪里的女王,就算他们再怎么厚脸皮,内心也是存着敬畏的,毕竟能享受到莎尔娜的那倾城一笑温柔的,只有某个幸福的混蛋而已。

“弟弟,你过去吧,好久没有去练习场了,我正想去练练手。”

姐姐冷傲,却并不是不明白事理,看拉尔他们几个犹豫的表情,也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存在,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声,转身便大步离去。

诶,姐姐行事还是那么风风火火呀。

“这臭丫头嘴巴虽然硬,心里也是知道这次比赛有很多强敌,不敢有丝毫松懈呢。”

看莎尔娜要去训练场,老酒鬼那家伙,双手抱胸,用自己以为很了解对方的口吻说道,真是令人超不爽,不过却无法否认她所说的话。

“好了,我也要去看看那两个笨蛋来了没有。”

在我鄙视的目光伸伸懒腰,老酒鬼头也不回的朝我罢了罢手,也是大步离去,那爽快麻利的态度和背影,简直和姐姐十足十一个样,我早就说了姐姐就是被这个家伙带坏了,想要纠正过来已经不可能了。

“吴,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能让我们的罗格……不,是鲁高因女王'露'出微笑了。”拉尔走上前来,心悦诚服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莎拉呢,没有跟着你。”

我左看右看,并没有发现我的宝贝莎拉的身影,也是,想必跟在这三个厮旁边,一定觉得很丢脸吧。

“我的宝贝女儿呀!!她宁愿窝在家里和丽莎学习针线,也不愿意和我这个慈蔼可亲的父亲一起来看比赛,想当年她可是十分粘我的,比如说四岁那一年……”

说到莎拉,拉尔那张量产化炮灰级悲剧型的圣骑士国字脸顿时内牛满面。

四个女孩里面,维拉丝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事情,比起和敌人战斗,她更愿意和家里那些蟑螂老鼠蜘蛛衣服污渍地面灰尘菜地害虫甚至是菜市场上的卖菜大婶又或者裁缝店的量布老头战斗,所以我也就没有勉强她一起过来。

小莎拉,虽然看上去是个静静,阳光灿烂的天使,但骨子里却比较热衷于战斗,这次比赛按理来说她应该会来的,不过丽莎阿姨难得一趟回来,在观看比赛和陪伴母亲两个选择之,乖巧可爱的小莎拉自然是选择了丽莎阿姨。

呃……你说拉尔?话说丽莎阿姨家里有这个人吗?莎拉有父亲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至于小幽灵,这只小懒猪到是不介意到哪里,只要能粘在我屁股后头就行了,这不,早上贪嘴吃了一整块完整钻石,大概是消化不量,正在项链里呼呼大睡呢,有心的话甚至能听到这只小懒猪时不时发出来的睡梦咛呢,滚来滚去,还会流口水,睡相之差天下罕有。

所以和她睡一起的时候,我向来是将她抱紧压在身下的……咳咳,别误会,我说这句话的动机可是非常纯洁的。

最后一个是三无公主,用比较有境意有深度的说法去形容她的话,那就是像蒲公英一般的女孩,飘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随遇而安。

我要是带上她,她会一声不吭的跟上来,静静的走在后面,脸上看不出喜怒高兴,我要是没有叫上她,她会从一大早开始,坐在大厅椅子上,泡满一壶茶,一点一点的喝着,望着晨曦的太阳升起,升上高空,然后逐渐落下。

于是等我傍晚回到家,就会发现,她除了那张三无脸蛋,从东边偏到西边的方向,并且可能换了不知几壶茶以外,姿势竟然跟我早上离去时看到的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挪动分毫!!

除此之外,她心血来'潮'的时候,还会偶尔如同神隐一般,在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独自外出实地考察罗格营地的生态地理人环境,然后在黄昏的时候,往往会有好心的罗格士兵兄弟,让我去监狱领人。

其实我想说的是,就算这小不点跟在我身后,恐怕不特地回想她现在究竟在哪里干些什么的话,也难以察觉到她的存在,这也怪不了我,谁让她的存在感如此稀薄来着……

这时候,吹牛大王道格,开始胡侃起来了,内容当然是第一轮十场比赛的野蛮人那场。

可怜的拉尔,本来是要去观看他的老本家圣骑士的比赛,没想到两兄弟都是野蛮人,他寡不敌众,结果被两人硬生生的拖去了野蛮人的擂台。

其实他要去了的话,那就更悲剧了,因为他要看的圣骑士对战的擂台,不正巧是刚刚哈马斯对战莎尔娜姐姐那场吗?

眼见道格口沫横飞,说到野蛮人这边胜利的时候,更是手舞足蹈,乐不可支,就仿佛是自己打赢了一样,拉尔黑着一张老脸,死死瞪着道格。

他刚刚得知圣骑士的对战擂台上,圣骑士方输了,便自我感觉良好的觉得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去为伙伴打气,少了自己这个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支持者的鼓励,圣骑士才会落败,因此很是心安理得的将怨念撒到野蛮人两兄弟头上。

见道格还在一旁像猴子般的唧唧歪歪,拉尔顿时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皱巴巴着一张黑脸,突然如同老巫婆施展咒术般,用低沉阴森的语调,开始实施了惨无人道诅咒。

“大海坐船……摇啊摇……摇啊摇……摇啊摇……”

还真别说,比诅咒还有效,我在一旁听的莫名其妙,只觉得语调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一旁的道格却停下了喷口水,脸'色'冒汗,好像在强忍着什么似的,然后从脖子处,一股绿油油的'色'彩开始逐渐蔓延而上,不一会儿,道格整个光滑的脑袋都变成了绿'色',喉咙里一阵涌动,步伐也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好像真的站在摇摆不定的船舢上面似的。

“拉尔……呕……你这个……呕……混蛋……呕呕!!”

大嘴一咧,道格刚想破口大骂,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吐了个稀里哗啦,昏天暗地。

“哈哈哈——”我们顿时无良的大笑起来。

嬉闹的时候,第一轮十场比赛也终于结束,第二轮就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家伙的比赛了,可恶呀,究竟该去看谁的比较好,老酒鬼这些家伙,还自夸是幕后策划人呢,就不会将这两个人的比赛分隔开来吗?

我四处张望着,寻找着他们的身影,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了老酒鬼,有她在,她的宝贝学生也就跑不了了,而这时候,第二轮比赛也正式开始。

“哟,老酒鬼,你的宝贝学生呢?战斗进行的怎么样?”远远的,我挤开了人群,朝卡夏的位置走了过去,这时候,天使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才刚刚想起。

“六十一级狼人战士雷萨斯,对阵六十四级野蛮人西雅图克,比赛开始!!”

“喏,没有听见吗?在擂台上呢,比赛已经开始了。”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想起了冒险者巨大的惊呼声,只觉得一阵刀刮般的气流从脸上刮过,整个赛场也似卷起了一阵刀刃气流的风暴似的,空气呼一下膨胀爆裂,然后瞬间又安静下来。

我缓缓的回过头去,只见擂台上,一个狼人外表的冒险者,全身喷血的倒在血泊之,而他身边,一个全身金'色',宛若战神般发出耀眼金光的野蛮人,两手各拎着一把两米多长的金'色'巨剑,剑刃上还缓缓流着冒出蒸腾热气的鲜血……

秒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