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八强赛对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章八强赛对手

现在晋级的八强里面,野蛮人只有西雅图克一人,亚马逊也只有莎尔娜姐姐,圣骑士则是卡洛斯,擅于生存的刺客职业更是全军覆没。 飞

和往届被野蛮人、亚马逊等几个比较擅于单打独斗的职业,独占八强名单相比,这次这几个单挑强力职业,显得很是有些萧条。

到是巫师职业有两名,一个冒名罗亚,另外一个没怎么去记名字的龙套,还有为德鲁伊争了一次面子的本人,剩余的两个,便是新加入的四族里的战士,一个精灵族的弓手,最后则是厚脸皮穆拉丁。

十六强本来计划是需要两天时间,才能结束的,因为精英冒险者,哪怕是有着近战之王之称的野蛮人,他们最擅长的,也不是攻击技巧,而是在战斗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所以两个实力相近的精英冒险者,往往要打上较长的时间才能分出胜负。

往届的十六强,也从来都是要花两天时间,甚至是延期一天,才能结束,只有这次最为特殊,一下子出现六名超强的强者,使得每一场的比赛时间都大大缩短,只用一天就结束了。

不过阿卡拉似乎早有预料,在结束后不慌不忙的宣布,明天开始八强比赛,从她淡定自如的神情,我更加肯定,联盟在十六强抽签上肯定做了什么手脚。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冒险者纷纷咂了咂嘴离去,脸上带着尽兴,却又有些遗憾的表情,这一届的选手无疑是历届以来质量最高的,比赛虽然短暂,却每每能让他们震惊,要是能多比一天那该有多好呀。

回家路上,我们遇到了穆拉丁,只是这厮兴致不大高,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从我们身旁经过,低着头,那原本就矮墩的个头更显渺小,叫也不应,我有点好奇,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在近十万冒险者的嘲笑声也面不改'色'的老头,'露'出如此沮丧的神情。

第二天,八强比赛在冒险者的震天欢呼如期进行,只不过让我比较无语的是,竟然又要抽签决定赛次。

“我说,不是十六强的一号和二号选手的胜利者,对战三号和四号的胜利者吗?”

我悄悄问一旁的老酒鬼,亏我昨天晚上还打了一晚的小算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便是对上那位精灵弓箭手,穆拉丁这可怜的老头则是和卡洛斯对上,法师罗亚的对手是嗜血狂魔西雅图克,莎尔娜则是对战最后一名龙套法师,多么和谐的赛次呀,为此我还足足高兴了一晚。

“谁告诉你是这样排序的?”老酒鬼反过来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我总不能说是原来世界的规则吧。

“竟然过来了,那就你先抽吧。”见我默默不语,老酒鬼将大箱子递到我面前,开口说道。

“这次你们该不会又搞鬼吧。”我将手伸入箱子里,搅了几下,发出咚隆隆的声音,用将信将疑的目光看着老酒鬼。

“放心吧,八强赛里面,你们六个无论怎么样安排,都至少会有两队碰撞,做小动作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这次大家各安天命吧。”

感觉老酒鬼的神'色',不像说谎的样子,福至心灵的微微一动,手便抓起了一个签,看看编号,顿时傻了眼,竟然又是三号。

怎么又是三号,难得因为我是罗格第三抠门?

我闷闷的看着签,说不出话来,身子突然被一股庞大力道给挤开。

“你个混小子,竟然抢我第一的宝座?”穆拉丁挤眉弄眼的怒瞪着我,一副我抢了他的什么好东西的样子。

这家伙的猴子心态,依然是那么强烈呀,我耸耸肩膀,无奈的让过一边,看着他犹自不甘的嘀咕着什么,胡子一颤一颤,将粗短的胳膊伸进里面,费力的掏出一枚签。

这次,他的脸'色'苦了起来,十六强的时候,他抽了个八号,好歹也是个吉利数字,如今的编号,和八号也有关,是八号的一半,四号,意义却天翻地覆。

“抽到四号,都是你这个家伙害的。”

穆拉丁将气撒到我头上,我怎么就没看出来,矮人竟然也如此'迷'信。

“想报仇的话,待会就有机会了,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我将手的三号签在他眼前晃了晃。

遇到这个老头,也不知道是幸好是不幸,说幸嘛,明明八强里面还有两个实力较弱的,如果不是重新抽签的规则,我就能直接捡个便宜了,说不幸,对于我这种脚踏悲剧光环,头顶负人品帝称号的人来说,没有遇到西雅图克或者罗亚,却已经是大幸了。

八强的对战名单很快就出来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混蛋,手气要好上那么一点点,分别遇上了巫师和精灵弓手。

不过西雅图克似乎对这样的结果不满意,看看我们五人一眼,眼的战意似烧油般滚烫,如果可以的话,能和他换换签,便是皆大欢喜了。

最让我心惊的是,最后一组,竟然是莎尔娜姐姐,对战冒名法师罗亚。

当结果出来的时候,从莎尔娜姐姐身上,便涌现出一股强烈战意,即使是一边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不禁为这股气势感到侧目,她看着罗亚的目光,如同猎豹锁定着自己的猎物,透'露'着幽绿'色'的寂杀。

被莎尔娜姐姐紧盯着的罗亚,从遇到他的那一刻开始,从来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在结果出来一刹那,竟然也克制不住的涌出一股强烈的情绪,虽然只是一发即收,却已经瞒不过所有人的眼睛。

就连同为堕落联盟三巨头之一的卡洛斯,几十年来也从来没有见过罗亚情绪如此波动过……不,不如说,这几十年来,卡洛斯从未见过罗亚'露'出任何感情波动。

罗亚,你的目标,就是这个女亚马逊吗?看看罗亚,再看看莎尔娜,卡洛斯心里思索道,他能从罗亚身上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意志,为达到目的摧毁眼前一切的信念,这股执意甚至不输给自己多少。

如今,罗亚似乎已经触及到目标了,但是自己呢?卡洛斯轻轻捂着胸口,隔着衣服触'摸'里面那颗不起眼的石头,紧紧握住。

我一定要赢!

“老酒鬼,是不是弄错了点什么,要不然重新抽一次吧。”我看了看罗亚,再看了看莎尔娜姐姐,心涌出巨大的忧虑。

“不,没有弄错,这是她们的命。”

我诧异的看了老酒鬼一眼,她的话像苍老了许多,带着一股深深的无奈,神'色'间更是透'露'着莫名倦意,她看了那二人一眼,便再也不理会任何人,一手提着空'荡''荡'的箱子,一手抓着酒壶大口大口的灌下,伛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人群。

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旁穆拉丁的挑衅也变得索然无味,我默默的回到特殊席,将迎过来的小幽灵搂在怀里。

“放心吧,莎尔娜大人一定没有问题的。”善解人意的维拉丝,一眼就看出了我为何忧虑,轻轻在我肩膀上'揉'捏着,柔声说道。

“说的也是,姐姐怎么可能会输给其他人呢?”

看着维拉丝那如梦幻般的温柔笑容,我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鼓起干劲,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大声道。

伪领域和非伪领域的境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这时候,我只能相信莎尔娜姐姐,相信她一定可以突破困难,创造奇迹。

“不过,大人这次的对手是穆拉丁爷爷,也不容易呀。”

“没问题,只要小心一点,不让那老头的铁锤碰上的话,赢下这场比赛,不是什么问题。”

我拉过维拉丝的小手,在她香滑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这个害羞小侍女顿时脸'色'就通红起来,嘿嘿,欺负维拉丝果然有成就感。

莎尔娜姐姐的话题不知不觉被维拉丝带过,我们讨论着穆拉丁的战斗,边看向矮人族那边,好家伙,穆拉丁这老头,正大刺刺的撇开大脚坐在椅子上,一旁有斗志勃勃的矮人为他'揉'肩,捏脚,端茶送水递'毛'巾,将他伺候的像皇帝一般。

我说这怎么看,都像拳击比赛才能看到的一幕吧?看来矮人族是铁了心想让穆拉丁给我们联盟一个好看了。

另外一边,第一场比赛,由卡洛斯对战那个不知名巫师,也正式开始了,远远的,我的目光和穆拉丁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向擂台方向走去。

那名巫师虽然实力也不俗,但是他的对手是卡洛斯这个度狂魔,除非是用瞬移满屏闪,不然巫师决计支持不了多久。

很快就是我和穆拉丁的比赛了。

回过头望了维拉丝她们一眼,她们正笑颜盈盈的看着我,美眸里满是对我的自信。

这些可爱的妻子,才是我战斗到现在的动力呀。

果然,我和穆拉丁还没有走到擂台,比赛就已经结束,随着天使裁判的高声宣判,我,还有全副武装,背上背着大锤子的穆拉丁,在观众的热切欢呼声,缓缓步入擂台。

所有人都知道,迄哈洛加斯级淘汰赛开始到现在,这是第一场超强者与超强者的重量级交锋。

“我还以为你要蹦多少次,才能跳上擂台呢。”

和穆拉丁面对面的站着,我一边取笑对方,一边逐一换上装备,一件件平淡无奇,毫无光彩的装备穿在身上,每每都会让冒险者大失所望。

他们当然知道,我这身装备不可能是白板装,而是用了隐藏魔法,将光芒隐藏起来了,联盟冒险者通常比较'骚'包,除非是暗金装备,否则很少使用隐藏魔法,财不'露'白的道理他们当然懂,但是几件金'色'装备,还不值得绝少数心术不正的冒险者,冒着被整个联盟追杀的危险去抢夺。

再说想抢冒险者的装备也不是件容易事,除非是一击必杀,否则被抢方发现自己逃生无望的话,将身上的装备脱下来往物品栏里一扔,来个鱼死破,强盗们也只能两手空空而回。

一时间,数万冒险者对我的'骚'包行为起了哄,我就纳闷了,貌似将光芒暴'露'出来,搞得金灿灿的像个灯泡似的,这种行为才是'骚'包吧,我这叫低调懂不?果然是众口一词,白的也能说黑呀。

“二位准备好了吗?”第一次强者交锋,天使裁判的脸'色'也谨慎了许多。

“没问题了。”我和穆拉丁异口同声的应道。

“那么,我宣布,三十九级德鲁伊吴凡,对阵六十一级矮人巨神战士穆拉丁,比赛正式开始!!”

说完,又刺溜一声,化作白光飞上天空,每次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我都觉得很是有点喜剧感。

大手一招,小雪五只鬼狼,被召唤出来,然后是橡木智者,穆拉丁的攻击贼高,防御也贼高,不将融合了狼獾之心,能同时增加生命上限和伤害的橡木智者弄出来的话,小二它们四只变异鬼狼,恐怕承受不起穆拉丁的巨锤多少次攻击,攻击恐怕也对穆拉丁造成不了多少伤害。

而在特殊席上,从比赛一开始,就紧紧盯着擂台的哈达玛斯,这才一拍脑袋,无限沮丧的叹道:“该死,这家伙还有橡木智者呀,我说怎么就觉得当时他连小雪的全部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

一直想着战胜对手,却被对方召唤出来的其一只宠物就给打败了,这也就算罢,偏偏那只宠物还未尽全力,哈达玛斯此刻心情的郁闷,那是可想而知。

本来想将度贼快的懒乌鸦也放出来,穆拉丁那慢吞吞的铁锤,估计也碰不了它,不过想到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哪怕是被铁锤擦一点点,懒乌鸦也绝对受不了,想想只能作罢。

至于剧毒花藤,已经被我变成手链带在腕,看上去只是一条平淡无奇,连装备都算不上的普通饰物而已。

将暖洋洋的,在空慢悠悠漂浮着的橡木智者,抱在怀里,手换上一把权杖,将抵抗光环(+70%防御)的光芒隐藏,又是悄然无息的为小雪它们加上一层防御。

身为精英三级的小雪,此时的防御已经超过了野蛮人纳爱斯,而另外四只变异鬼狼,虽然比纳爱斯略逊一筹,但是也不会相距太远,肯定能让穆拉丁那老小子狠狠喝上一壶。

小雪带着它的四个手下,将凶厉的目光直直'射'向穆拉丁,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也只不过过去了十多秒而已,穆拉丁那厮,还在不紧不慢的给自己的装备附魔呢。

“亲爱的吴,你该不会是想这样,偷袭我这个老人家啊。”

穆拉丁神'色'悠闲的为自己的装备附上魔,时不时还要沉思片刻,见我和小雪的目光看过来,顿时厚着脸皮,极度无耻的说道。

可恶,果然是老狐狸,竟然瞬间就发现了我的意图,在我下命令的前一刻,用话讲我堵住。

毕竟我现在代表的是整个冒险者联盟,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穆拉丁这样说了,我也只能悻悻然的收回准备挥出去的攻击手势。

穆拉丁这次附魔的时间,比对战纳爱斯的时候用了更长,时不时还将已经附上去的魔取消掉,重新换上一个,可以看出,虽然他嘴上和表情一副轻松的模样,但是对这场战斗还是慎之又慎。

周围的冒险者们也瞪大了眼睛,一点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意思,整个赛场上空都在酝酿着一股像快要被拉断了的崩弦般的紧张气氛。

好不容易等穆拉丁附魔好,再为自己加持上石化肌肤和火焰巨锤,将那柄比他个头还要大的铁锤往前一挥,原本嬉笑的目光,似乎也被这一挥带走,变得冷静而可怕,如同毒蛇一般。

比赛,开始!!

下一刻,五只鬼狼化作五道白'色'利箭,分散着朝穆拉丁俯冲上去,在一眨眼的功夫里面,就分为五个方位将穆拉丁包围,保持着几十米远的距离,虎视眈眈的向敌人低吼沉嘶着。

鬼狼所在的五个方位,以穆拉丁为心,就像一个从大魔法师手里刻画出来的五芒星的五个角一样,分毫不差,无论目光转向哪里,都能感觉到从不同角度扫'射'过来的数道敌视目光,加上小雪它们庞大的气势,让站在间的人产生一种被千军万马包围,无所遁逃的感觉。

“好!!”

仅仅是这一手,就让所有冒险者大声叫好起来,德鲁伊和死灵法师不同,他们的召唤宠物,更注重的是自主战斗能力,而不是时刻要主人去指挥它们如何战斗。

小雪这一手,无疑是展示了它们恐怖的搏杀技巧和配合默契度,五只鬼狼站在一起,实力绝对不是互相叠加那么简单。

在冒险者震惊的目光,将穆拉丁团团包围的五只鬼狼,不断碎步绕着穆拉丁转圈,目光凶厉,仿佛随时都要扑上去,换做是普通冒险者的话,可能光是这股压迫感,就足以让他们慌张,难受。

五只鬼狼心连心,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齐齐往前窜出,向穆拉丁发动总攻。

被包围着的穆拉丁,耳听八面,眼观四方,面对比它还要高的五只巨大鬼狼扑过来,沉着的眼睛没有一丝动摇,矮人的回旋技巧,对付包围的局面最是凑效。

当五只鬼狼的锋寒利爪,离穆拉丁只有不到三米的时候,他怒吼一声,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锤,大力一抡,围绕着自己转了一圈,度之快,威力之大,甚至在转过以后,依然残留着一道粗大的火焰环,滚滚的热浪和气劲散发出去,将泥土烤焦,将草地掀飞。

以极快度扑上来的鬼狼,感受近在眼前的穆拉丁这一回旋火焰锤的威力,似箭般的白'色'身影,就要撞在穆拉丁的锤口上,突然却一个诡异的一百五十度拐角,往后轻轻一跃,选择了躲避。

至于为什么不高高跳起,躲过攻击的同时从空扑向穆拉丁,有些菜鸟冒险者心里或许会有这样的疑问。

在高手眼里,没有计划的跳跃动作,是足以致命的幼稚行为,若是小雪它们选择跳起,从空向穆拉丁发动扑袭,用我的话来形容,就是像五只粽子绑到一块,然后被穆拉丁来个五倍全垒打。

一击将五只凶狠的鬼狼'逼'退,穆拉丁还没来得及得意,突然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让他的脖子直发凉。

不对,只有四只鬼狼,另外一只最大的去哪里了,没有跃到上空,也没有退回去……

猛然之间,感受到一股诡异视线,穆拉丁猛地一个转头,往自己转了一圈后,搁置在地上的锤头望去……

一只雪白'色'的巨狼,正微微束着四条腿,优雅的站在巨大的锤身上,目光阴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那闪烁着寒光的狼牙,离自己的脑袋只有不到半米距离。

明眼的冒险者将小雪的动作看了个清楚,在穆拉丁巨锤挥过去的一瞬间,那只巨大鬼狼轻轻跃起,不是攻击,而是算准穆拉丁铁锤的落点,蜻蜓点水般的站了上去。

这是何等锐利的目光和灵巧的身法,不,这些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是这头鬼狼的智慧,无论是穆拉丁,还是所有的冒险者都想不到,锤身上面竟然也是一个盲点,正因为穆拉丁对自己的巨锤充满自信,认为巨锤所在的区域绝对是安全的,所以根本想不到敌人竟然大刺刺的落到锤身上面去。

“啊啊啊——”

穆拉丁瞬间反应过来,一个怒吼,朝头顶上的狰狞狼头挥出拳头,虽然只是一记拳头,但是在矮人那恐怖的力量下,就算是小雪也不敢视而不见,后腿轻轻一弹,已经退了下去。

虽然小雪没有乘机攻击,但是给穆拉丁的心理压力,却反而更大了,小雪这家伙,真是太可怕,战斗智商恐怕比一般的冒险者都还要高。

“呸——呸——”

'逼'退小雪之后,穆拉丁在自己掌上吐了两口水,然后猛地抓住锤柄,死死的看着我:“看来,我还是太小看这五只鬼狼了。”

“小雪它们的本领还多着呢,你真的不考虑施展巨神变身?那样的话,这场战斗我恐怕是不用出手了。”我微微一笑,这是对小雪它们的绝对信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