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莎尔娜VS罗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四章莎尔娜vs罗亚

在我愣神之间,裁判再三确认穆拉丁的意思以后,已经大声宣布了我的胜利,整个会场再次沸腾起来,虽然穆拉丁是主动认输,但是这样激烈的比赛,这样的结果,都让他们满意……不,是叹为观止才对。 飞

穆拉丁已经取消了巨神变身,'露'出一身破烂不堪的铠甲,原来对他那层石肤造成伤害,能直接影响他本体的铠甲呀,要是换成普通冒险者,看到自己全身金'色'装备几乎报废,恐怕心疼的泪水都要出来了。

不过穆拉丁是铁匠大师,这些将近报废的装备,只要带回去敲打几天,又能闪闪发光,所以他到是表现出了毫不在乎的神'色'。

“老穆呀……”

我迎上去,和重新被打回矮冬瓜原型的老穆拥抱了一下,笑道。

“我代表擂台感谢你,终于可以逃脱一劫了。”

“……”

阵阵寒风吹过,一些冒险者抱紧双臂:“nnd,这德鲁伊好冷的笑话呀。”

“你这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穆拉丁本来是笑脸呵呵,准备来个让所有冒险者为之感动的“对手兼老友”式的对话,提升自己的“高大”形象,没想到换来却是我这样一句。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却发现说话的对象已经消失了。

擦了擦眼睛,远远一看,他隐约看到一个红头发的身影,正将某人像拖破抹布似的拖离会场。

“咳咳……,你想谋杀吗?”

我'揉'着呗勒红的脖子,没好气的瞪了老酒鬼一眼,作为一名三好顾家男,胜利以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回去和维拉丝她们报道,这家伙,明显是在破坏咱家的和谐气氛。

“原来是这样,果然是加仑那老头。”

老酒鬼却一点也没有将我的抗议放在心上,而是皱着眉头,握着我手头上加仑老头留给我的那份卷轴,嘴里不断嘀咕着。

“你和那老头在一起的时候,他对你做过什么研究吗?”

“也没什么,大多时候这老头都呆在实验室里头,见不着人影,只有肚子饿了才会出来吃饭,途会给我讲解一些有用没用的知识,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有一天那老头十分兴奋的样子,让我躺在一个魔法阵里,叽里咕噜的不知干什么,足足在里面躺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出来,也不说有什么作用,莫名其妙的。”

我冥思苦想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道,这些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老酒鬼不提起来的话,我都快忘了。

“我就知道,也只有加仑,这个对自身德鲁伊职业研究到了巅峰造极的家伙,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能帮别人研究出式感和技能频率,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他。”

“有那么夸张吗?”

我将老酒鬼还回来的重击卷轴,在手无所谓的打着转。

“无知者无畏,你知道要做出这份为你量身定做的重击卷轴,难度有多高吗?算了,跟你这种傻瓜解释也是白费力气。”卡夏叹一口气,一副放弃的样子。

“……”

真是令人火大的口气呀,可以给她一记二重焰拳吗?

不过,老酒鬼下一句话,却将我惊了个目瞪口呆。

“没想到呀,就连阿卡拉那只老狐狸也没能真正看透加仑,我估计他的实力,可能已经直'逼'当年的塔拉夏了。”

“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瞪大眼睛看着老酒鬼,突然忍不住爆笑起来,加仑老头?塔拉夏?哈哈哈哈——

要说我对加仑老头的感官,起先刚刚见面的时候,他一身平民打扮的粗布衣,古铜'色'的壮实身体可谓老当益壮,看上去像个樵夫,但那一抹学者胡子,到是给他增添了一些厌世隐居的世外高人气质。

后来看到他一阵天在屋子里捣鼓研究着什么,又蒙上一层神秘面纱,不过这一切,都在接下来的进餐时间被彻底打碎。

撸起裤腿,'露'出黝黑的小腿和腿'毛',蹲在树墩上,一手托着特制的大海碗,另一手急挥动着筷子,毫无风度可言的将面条“滋滋”大声吸入嘴里,粗鲁的嚼动着。

一边向和他保持五米以上的我,源源不断地讲解一些不知道该不该消耗珍贵的记忆细胞记下来的偏门知识,面条渣子像机关枪喷洒出去的子弹般从他嘴喷出,最远距离可达五米。

我估计,他吃下去的面条,有一半都这样被喷了出来,难怪每次都要用他那特制的,几乎和半个脸盆一样大的海碗,吃上足足三大碗面条。

无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里看外看,这个加仑老头都更像一个农民伯伯,而且是饿了三天的农民伯伯,说他是德鲁伊,已经让我惊讶了,说他是大学者,更是令我大跌眼镜,如今老酒鬼竟然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他是个不逊'色'于塔拉夏的高手,让我如何不笑?

就好像随处逛着,老酒鬼突然指着一个正在砍柴的老樵夫,一脸慎重的告诉我,那樵夫是大菠萝变的,化身成樵夫来我们大陆刺探情报,每走几步,又'露'出戒备的眼神,偷偷指着另了一名在田里干活的菜农:看,那就是巴尔的化身,没想到他也来了。

“老酒鬼,你就别逗我了,你说加仑老头的实力直追塔拉夏?那可是魔神级实力呀,你以为是个阿猫阿狗都能‘直'逼'’的呀,这是我这几年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抱着肚子笑道,如果地面干净的话,还想在上面打几个滚表示表示。

“有什么不可能的,大惊小怪。”老酒鬼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再说,塔拉夏虽然强大,但是也没有到魔神等级的程度,我说你呀,多看一点正经的书好不好,琳娅那丫头家里放着那么多,你这个便宜丈夫好歹也去补充一下,增加点内涵修养。”

“那种玩意我不需要。”

我无所谓的哈哈一笑:“当年不是塔拉夏,用灵魂之石封印了巴尔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一来,是借用了灵魂之石的力量,而来,当时地狱内'乱',三魔神的实力下降不足三成,这些要素结合在一起,塔拉夏才能成功的将巴尔封印,依我看,当时的塔拉夏,也就魔王级上下的实力吧。”

“这样啊。”我颇为失望的应了一声,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你失望个屁呀,魔王级的实力很简单吗?人类历史上有多少个人能达到?就说你,现在将你放到第三世界,充其量也就是个小瘪三,能不能干过一个精英怪物还成问题,等你到了那种高度,再失望也不迟。”

老酒鬼抓着我的衣服,像败草絮般大力摇晃起来。

“不和你这个小鬼胡扯了,言归正传,重击的对我们冒险者身体的危害'性',现在不用我解释,加仑在里面也写的很清楚了,你打算怎么办?”

“没问题,我这个人啊,最大的优点就是能自制力了。”眼睛一闪,我竖起自信的大拇指对她笑道。

“自制力个屁呀,他不是已经再三警告过你要六十级以后才能打开吗?这就是你的自制力?”

老酒鬼又是一副快抓狂的样子,真是的,都已经过了更年期了,为什么就不能心平气和一点呢?

“总之,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二重击尽量少用,不到六十级不要尝试练习三重击,无论到多少级,绝对不要尝试练习五重击以上,明白吗?”

“我会努力记住这番话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到是很了解的样子嘛。”我好奇的看了老酒鬼一眼,难道这家伙也会重击?嗯,不是不可能……

卡夏一愣,眼的黯然神'色',以谁也无法察觉到的度一闪而过,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总之,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这臭小子要是不知死活去尝试,,那就算死了也活该。”

真是无情的家伙,我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不满嘀咕道,接着心里一惊,不好,应该是莎尔娜姐姐的比赛了,老酒鬼这家伙,竟然选在这种时候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我和穆拉丁的比赛,是八强赛的第二场,第三场则是西雅图克对阵那名精灵弓箭手,莎尔娜姐姐和罗亚的比赛,是最后一场,以西雅图克的实力,第三场比赛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时间,说不定现在第四场已经开始了。

果然,等我急急忙忙回到会场的时候,第三场比赛已经结束,那名可怜的精灵帅哥弓箭手,被西雅图克惨无人道的虐了,要不是有个实力强劲的天使作为裁判,宣布及时,恐怕头野兽又要“一时失手”了。

这时候,擂台已经休整完毕,裁判正准备宣布八强的最后一场比赛开始,远远的,我看见姐姐走向擂台的身影,实在在引人注目了,80%的冒险者,目光都落在她美丽的身姿上,想不发现都难。

来不及向维拉丝她们道声平安,我连忙追赶了上去。

“姐姐,姐姐,等等我。”好不容易在她跃上擂台的时候,追赶上了,我将姐姐拦在前面,看着姐姐清纯美丽的面庞,被那双如大海般美丽的眼睛注视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是在担心我吗?弟弟。”

冰冷的小手,轻轻抚在我的脸庞上,抬起头,姐姐那原本冰山一样的面庞,转化为了温柔笑意,用让人心醉的笑容轻轻注视着我。

可以明显感受到,周围男'性'冒险者倒抽冷气的声音,心醉神'迷'的同时,也将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投向我,化作利剑在我后背拼命截着。

“放心吧,弟弟,你要相信我。”

姐姐笑着将我的脸微微固定,和她那深邃美丽的海蓝'色'眼眸互相凝视着,很近,那如兰的吐息,也能感受得到。

“其他人我莎尔娜不在乎,但是只有弟弟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这样的话,就不行,知道吗?”

她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并将面庞凑近,尽管是在如此近的距离,我也无法在那张白皙脸蛋上找到一丝瑕疵。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嗯,这样就足够了,我一定能赢。”

再次嫣然一笑,姐姐高兴的将我搂入她高耸的怀抱里面,紧紧贴着,温暖柔软的面部触觉,还有扑鼻的'乳'香,让我的心逐渐安宁下来。

而在这一刹那,背后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杀意,让我仿佛置身于几万只饥饿凶残的沉沦魔包围里面。

不过我现在可没那个心情和这帮光棍争风吃醋,看着那傲然离去的身影,我无奈的抓了抓脑袋,在姐姐的强势之下,结果我还是一句话也没能说得上。

“第四场,四十九级亚马逊莎尔娜,对阵六十四级武士罗亚,比赛正式开始。”在我刚刚回到席位的时候,天使裁判的宣布声也在耳边响起,我连忙回过头去。

天使裁判话刚落音的一瞬间,在众人的惊呼,全身金甲,手持金'色'长矛的莎尔娜,身影已经化作一道金'色'光芒,笔直向对面的罗亚刺去,锐利的金'色'矛头无声无息,却迅猛狠毒之极,仿佛要直接将对手的身体贯穿,其的果断和杀伐,即使是那些几十年冒险经验的高手,也为之心惊。

不过,莎尔娜度再怎么快,在法师的瞬移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几乎在莎尔娜动作的同时,罗亚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高空之,和莎尔娜近身战斗?即使是罗亚也没有这样狂妄的胆量。

在罗亚身影消失的同时,莎尔娜的长矛也笔直划过他刚刚所在的位置,卷起一阵铿锵的碎石破空声,由此可知,她的瞬间冲刺度已经到达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就算是六十级的刺客也未必能做到。

“嗖——“

没有丝毫犹豫,一击刺空的莎尔娜,仿佛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似的,一个难度极高的高180度转身,手的金'色'长矛横握,然后化作的白'色'雷光矛,没有丝毫停顿的向自己身后的高空投掷过去。

亚马逊三阶技能——闪电球。

莎尔娜的反应实在太快了,罗亚的瞬移明明是比莎尔娜快一步,但是在冒险者眼,却造成一种视觉误区,看上去就仿佛罗亚自早死路,往莎尔娜雷光矛抛掷的路线瞬移一样。

一系列的激烈战斗,看得冒险者瞪大眼睛,嘴巴张大,均不由发出惊呼声,巫师的瞬移也需要冷却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即使是强如罗亚这样的巫师,也绝对不可能在刚刚完全瞬移的瞬间,再次进行瞬移,不然的话,巫师就真要逆天了。

白'色'的雷光矛,就仿佛是一道真正的划破天空的笔直雷电般,以无可匹敌的声势和度朝罗亚的方向咆哮而去,让人毫不怀疑,这道猛烈的闪电能轻而易举的将体型瘦弱的罗亚洞穿。

法师袍帽下的罗亚,依然给人一种不为所动的冷静气质,微微抬起手,一面巴掌大笑的,湛蓝'色'精巧至极的冰镜在他张大的掌形成。

“滋滋滋——”

在冰镜形成的瞬间,雷光矛也夹势而到,矛口恰好刺在冰镜上面,洁白的雷光矛顿时爆了锅似的,闪电大作,和冰镜对持着。

只见罗亚将冰镜轻轻往外一偏,强大的雷光矛,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拨开,从他身边擦了过去。

“将法师冰系的防护装甲技能,强行压缩成巴掌大小,看来这个罗亚不单精通火系魔法,连冰系魔法也十分恐怖。”

我远远的看着,看到莎尔娜姐姐一记闪电矛,被如此轻而易举的格挡,心的担忧不由更添几分。

拨开雷光矛以后,法师将冰镜扩大成弧形,牢牢自己包好,人飘在空,看样子是准备实施空对地作战计划了,若对手是以近战为主的德鲁伊,圣骑士和野蛮人,此刻怕是要在地上仰着头干瞪眼,破口大骂了。

所幸亚马逊不是,她们远近皆宜,并且比起近战,似乎更偏好远程攻击,雷光矛被格挡开以后,莎尔娜没有'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手的武器迅切换成长弓,眼睛一花,便已经有十几根凌厉箭矢朝上空的罗亚杀了过去。、

最妙的是,这十多根箭矢虽然没有附带技能,但是在莎尔娜绝妙的技巧控制下,竟然首尾靠拢,排成一条直线向罗亚前方的强化冰盾'射'去,很显然是打算以点破面。

罗亚并没有关注莎尔娜的举动,而是展开双手呈大字型,飘在空,一副准备施展大招的样子,他头顶上的天空,也像沸水一般,逐渐开始翻腾滚动起来,一股强烈的压抑感从天空之传来,仿佛酝酿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哒——哒——哒——”

十多声清脆响音,十多根箭矢连续不断的撞击在罗亚身前的强化冰盾上面,发出刺耳的激烈碰撞。

冰盾的防御再高也有限度,更何况被罗亚扩大到遮盖前身以后,已经远不如抵挡雷光矛时那块巴掌大小的冰镜一样的强度,在最后一根箭矢的撞击下,终于宣告瓦解,破开一个小洞直刺入罗亚的法师袍里。

法师的防御是孱弱的,无论是多么厉害的法师(当然这是相对于同级数的对手而言),此时的罗亚也证明了这一点,那根普通箭矢,威力已经被冰盾抵消了一小部分,但是依然刺入了罗亚的法师袍,'插'入了他的左胸口位置,一丝嫣红的鲜血,顺着'裸''露'出来的箭身里流了出来。

冒险者一阵哗然,都没有想到,前几场比赛里表现得强悍无比的罗亚,竟然如此简单就受伤了。

然而,作为受伤者的罗亚,似乎却比观众更加淡定,丝毫无视'插'在自己胸前,染满了自己鲜血箭矢,继续保持着发大招的动作,嘴里念念有词,逐渐压抑的天空,让冒险者也开始喘不过气来。

然后一刹那,整个天空突然翻滚起来,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这些乌云,逐渐又转化成一股融浆般的鲜艳红'色',不断在罗亚头顶上翻滚涌动着,似乎随时都要滴下来一般。

逐渐嘹亮的'吟'唱声在罗亚口回'荡'着,然后猛地一顿,他睁大眼睛,一个鸡蛋壳般的半透明能量罩,突然以他的身体为心爆发出来,迅向四面八方扩散,将整个擂台笼罩。

“呜呜~~”

靠近擂台的冒险者,顿时感觉身体,像被沉重的铅铁压住一般,有种直不起腰,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仰望着天空的罗亚,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磅礴气势,在他们眼,突然无限高大起来,就仿佛……这片空间的主宰。

“伪领域!!怎……怎么可能?!!”

有识货的冒险者,顶着巨大的领域威压,惊骇欲绝的尖叫起来,伪领域高手,在第二世界里也是绝顶高手,是通往第三世界的通行证,却在第一世界,一个六十三级的巫师身上出现,这怎么可能?

他们仅仅是在领域的外围,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实力恐怕只能发挥全胜时的**成,那么处于伪领域之的对手呢?这样的变态,真还有人能赢得了吗?不,绝对没有。

一时之间,数万名冒险者看着罗亚的目光,变得又敬又畏,尽管在赛前,他们已经尽量高估罗亚了,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或者说敢去想,他竟然是一个伪领域级高手。

远在更高的空,天使裁判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一层洁白神圣的光芒,将他包裹起来,背后缓缓冒出一对淡淡的羽翼,显示着他准二翼(伪领域)高手的身份和实力。

和罗亚气息霸道的伪领域相比,天使的圣洁领域更为柔和,并且凝而不放,因此只有少数几个冒险者注意到了他的变化。

注意到天使裁判的变化,我略微松一口气,虽说阿卡拉早已经告诉我,每个天使裁判都有伪领域的实力,但是亲眼看到,才安心一点,看上去这个天使也是个高手,在伪领域的控制上,比罗亚还要精湛,这样一来,即使发生什么意外,应该也能在关键时刻制止比赛,不会让莎尔娜姐姐受到伤害。

“哈欠!!”我突然莫名的打了个喷嚏,谁,究竟谁在暗地里说我的坏话?!!

“我说这位兄弟,你怎么一副没事的样子?”

旁边一位野蛮人,在罗亚的伪领域压制下,感觉那是呼吸也不顺畅了,声音也不嘹亮了,就算眼前摆上自己最喜欢的七分熟煎嫩羊排,也只能吃下四五碟样子。

回头一看,却看到一个穿着过时斗篷(哈欠!!),将自己的脸也遮挡起来的神秘斗篷男,身体笔直鹤立,双手抱胸的站在自己旁边,任伪领域带起的大风将他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身体巍然不动。

野蛮人看看对方,再看看自己,对方的超然姿态,和自己现在在伪领域的压制下食欲不振的萎缩模样相比,完全就是一幅丑小鸭和白天鹅的鲜明对照图。

不过,他现在的模样像高手,却感受不到身上散发出什么高手气势。

深藏不'露',高手,这才是高手呀,野蛮人目光有些崇拜,不禁用谦虚的口气,向对方讨教抵挡伪领域压制的办法。

“很简单。”我'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朝对方竖起大拇指,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道红发身影道。

“只要偷偷潜伏过去,从后面将那家伙一屁股踹倒在地,如果能活下来的话,以后你就绝对不用怕什么伪领域压制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