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推倒姐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八强赛结束以后,阿卡拉也随之宣布,接下来的四强赛,也就是准决赛,将在三天之后举行。 飞

虽然有点意外这样的决定,不过冒险者却并不觉得遗憾,今天的八强赛,带给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了,远不是昨天的十六强赛所能比较的,真要用我的话去形容起来,就好像国足青年杯和世界杯的区别一样。

十六强赛里,也就我和哈达玛斯,还有穆拉丁和很干净的野蛮人纳爱斯这两场战斗比较激烈点,但是和八强赛里我与穆拉丁,尤其是莎尔娜姐姐和亚洛的惊天一战,也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

三天休息时间,正好让这些冒险者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一下八强赛的余韵,让那些大八卦小八卦,狠狠发泄一通早就酝酿在自己心里面的各种八卦版本,胡吹'乱'扯骂街喷口水都有,若是紧接着进行四强赛的话,恐怕真的会让他们那颗已经噗通噗通直跳的心脏,再也无法承受紧张刺激,直接罢工。

接下来的四强赛,只剩下神秘的德鲁伊斗篷男吴凡,度让刺客也要掩面泪奔的卡洛斯,人型巨龙般的西雅图克,还有已经成功进入伪领域境界,技巧无双的莎尔娜,这四个人无论谁与谁碰上,都将是一场激烈无比的战斗,精彩程度绝对比八强赛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人里面,还是莎尔娜的呼声最高,第一点理由,当然还是男'性'冒险者的“男儿本'色'”问题,而女'性'冒险者,也不遗余力的支持这个唯一闯入十六强的女'性',可谓男女通杀,想不走红都难。

至于第二个理由,则是较为理'性'一点了,莎尔娜在和亚洛的比赛里面,已经向众人展示了伪领域的实力,虽然许多冒险者都推测,四强里面的另外三人,估计也有可能是伪领域级的实力,但是推测归推测,始终没有实打实见到来的安心,反正莎尔娜已经是伪领域级实力,就算其他三人都是伪领域级高手,也未必会输,更何况如果不是呢?

所以莎尔娜得到几乎超过四分之三的冒险者的支持,理由是显而易见的。

时间进入八强赛后的第二天,罗格营地如预料般的重新热闹起来,酒吧一大早就被闲不住的冒险者塞满了,迟来的冒险者干脆就随便找个空地,摆上几张桌子,倒上几杯冰冷透心的麦酒,然后大手一拍桌子,互相对喷了起来,说到激烈处,甚至呲牙咧嘴的扑向对方扭打不止,直接用拳头说话,可怜的罗格士兵,这三天估计是要忙坏了。

拉尔三兄弟,一大早就跑过来,企图将我拉上贼船,去参加外面那场争论盛宴,换做平时,到也是个不错选择,不过现在我可没闲功夫去听别人吹牛,而且主角包括自己。

早早打发掉他们以后,吃过早餐,我便匆匆忙忙的出门,随便在从外面凉衣服回来的维拉丝香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袭一下那日益丰盈的酥胸,然后被脸红到冒烟的夸张程度的维拉丝拿着平底锅追杀至法师公会门口。

哈哈,小笨蛋,像凭法师的脚力想追上我,等学会了瞬移再说吧。

不过,接下来的午饭该怎么解决……

呃,随便在外面应付几口好了,果然,掌管着一家三餐的维拉丝惹不得呀。

我将斗篷帽子拉低,迅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者,本来以为这样便不会受到众人注目,不过很明显失算了,比以往多上好几十倍的目光落到了我身上。

不可能呀,出门之前我明明将三无公主搂在怀里,沾够了她的无存在感气息才出来的,难道……难道是我本来的无存在感气息,反而被她给吞噬吸收了,变得引人注目起来了?

我竖起耳朵,打算从周围那宛如无数个光头和尚在耳边诵佛念经般的繁杂吵闹声音,窥得一丝信息,还真被我听出了端倪。

“喂喂,你看,那个人,该不会就是四强里面的德鲁伊吴凡吧?”冒险者a语。

“不可能吧,营地那么大,像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那么巧被我们碰上?”冒险者b语。

“错不了,你看那身斗篷,对,那身特别显眼的斗篷,现在这年头,哪个冒险者还穿这样过时的斗篷呀,据说整个营地也只有那个德鲁伊吴凡了。”冒险者a很断定的语气。

“真的吗?听你这样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你看,身形也很像。”冒险者b从将信将疑到坚信不疑的语气。

“……”

此时此刻的我,突然莫名的体会到了“善意的谎言”的可爱之处。

是不是该让维拉丝缝制一些别的款式的斗篷了呢?

我的目的地是营地北区的训练营,本以为那些学员放假,这里应该会清净一点,不过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这里反倒比冒险者乐园更加热闹。

其一,训练营空旷,正好合适那些冒险者摆上几张桌子,意气风发的争论起来,若是想用拳头手尾的话,附近还有比武擂台可以使用,简直就比在酒吧里还要方便。

话又说回来,万一在酒吧里的冒险者想用拳头解决该怎么办?

“……”

阿门,再次为“新新”罗格酒吧祈祷,希望这次比武大赛过后,它的名字不会改成“三新”罗格酒吧。

第二个原因——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缺少怀旧的家伙,那些往昔童年在训练营里渡过的冒险者,难得一次回来,有机会就跑这里来,指着昔日生活的地方,道哪颗树上的哪些划痕是自己刻的之类的话,更有一个冒险者,自豪的宣称自己曾经跳上帐篷顶,呈金鸡独立之势迎风撒'尿'。

结果……当然是'尿'湿了裤子,营地上空的风刮得还是比较猛的。

一路听着各种趣闻,大概十分钟的路程,我逐渐来到了训练营的边缘,不远处的小坡,还有后面幽静的森林历历在目。

奇怪的是,这里的环境明明那么好,却没有一个冒险者跑到这边吵闹,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摸'着脑袋,朝唯一架立在山坡上,显得特别显眼的一个小帐篷方向走去。

这里,正是莎尔娜在营地时一直居住生活的地方,在营地冒险者心,这个不起眼的小小山坡,这个平凡的小小白'色'帐篷,就宛如石整个营地的皇宫,女王宫殿一般的存在。

我靠近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老酒鬼从里面出来,虽然惊讶这个醉生梦死的家伙,竟然也会如此灵异的一大早起床,我还是迎上去打了声招呼。

“姐姐醒着怎么样了,还睡着吗?”我探头望虚掩着的帐门里面望去,我小声问一旁的老酒鬼道。

“不,那臭丫头已经醒了,真是的,一大早就活蹦'乱'跳的,也给我稍微体谅一下大人们想睡一觉睡到晚上的心情呀,果然还是只没断'奶'的小猴崽子。”

老酒鬼打着哈欠应道,眯着眼睛,额前的酒红'色'刘海还带着几分睡觉所造成的压痕,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样子。

“不,我觉得会这样想的大人,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我好不留情的吐槽老酒鬼,迟疑了一会,然后继续问道。

“亚洛的事情,你已经告诉姐姐了吗?”

“哦,你说亚洛啊,已经告诉了,刚刚已经和她说了,虽然我也想体谅亚洛那小子莫名其妙的自卑心理,将他的身份隐瞒下来,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臭丫头有权力知道事实真相。”

老酒鬼哦了一声,仿佛才想起这件事似的,漫不经心的回应道,昨天亚洛带来的那股淡淡哀伤感,仿佛早已经被她抛之九霄云外。

“虽然冒昧但是我想请问一下,究竟你是怎么和姐姐解释的。”看到老酒鬼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不由稍稍担心起来。

“这还要问吗?这种简单的事情,啊哈哈哈哈——”老酒鬼笑了起来,朝我竖起大拇指,洁白的牙齿闪过一道自信光芒。

“那个和你战斗的法师,是你的老爸,真名叫亚洛,用传承魔法让你突破到伪领域以后,已经挂了——这样的解释,很完美吧。”

“如果你现在愿意让我揍上几拳的话,就更完美了。”我摩拳擦掌的笑了起来,笑得连额头都冒出了青筋。

“还钱,快点将上个月借你的五个金币,还给我。”对付老酒鬼的绝招,果然还是这个最好。

老酒鬼脸'色'一白,然后再次大笑起来:“啊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呀?亲爱的吴,那种遥远的事情。”

然后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用着沧桑的语气,长者的口吻,叹息一声,沉重的说道。

“我们冒险者啊,如果不学会忘记的话,就无法活下去。”

然后刺溜一声,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留下一道烟尘,人影就没了。

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忘了没关系,我会用吴氏独门的香波绝招,119号香波配方,保证能让这家伙连婴儿时期'尿'了几次床都给我一清二楚的记起来。

回过头来,我小心翼翼的踏入姐姐的帐篷里面,掀开帐门,随着光线的侵入,姐姐的身影清晰的倒映在我眼。

她坐在床上,线条圆润柔美的脸蛋,没有了平时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而是展现出一种恬静的气质,再怎么强势的女王,也偶尔会有这样安详的一面呀。

我进来的时候,她的神有些呆呆的,看来是完全没有听见我和老酒鬼在帐篷外面的对话,这不出奇,就算是姐姐,咋一听到自己突然冒出一个父亲,而且就是在擂台上和自己生死搏斗的法师,甚至已经死了,恐怕再怎么冷静,也会一时承受不了吧。

在我掀开帐篷的同时,姐姐似乎也惊醒过来,缓缓抬起头,重新变回海蓝'色'的美丽双眸,映'射'出深山泉水一般纯净清澈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一如既往的给予了只有我才能享受到的特殊待遇——温柔似水的笑容,只是里面带着一丝茫然。

“姐姐,你还好吧。”

我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无法说出任何安慰的话,感觉对姐姐来说都是多余的,只是这样普普通通的招呼一声,便一屁股坐在她旁边,愣愣的看着姐姐的侧脸,发起呆来。

帐篷里面静了好一会儿,姐姐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刚刚的思考,已经消耗了她许多精力般,将柔软的身子靠过来,将我搂住,再作了一次深呼吸。

“果然还是在弟弟的怀抱里暖呀。”

用着一种近似撒娇的般的语气,她这样说道,恐怕实在难以让其他冒险者想象,平时高高再上,光一记冰冷的眼神,就能让所有冒险者自卑,不敢对视的女王莎尔娜,竟然会这样靠在男人怀里,用这种口吻说出这样的话。

“是吗?暖的话,就多靠一会吧,我的怀抱可是全天候为姐姐服务的。”看到展现出另外一种魅力的莎尔娜姐姐,我不禁也笑了起来,轻轻抚着她像瀑布般倾洒下来的金'色'长发。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姐姐的心情似乎平静了许多,才依然赖在我怀里不肯起来,喃喃开口模糊的说道:“弟弟,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原来我和老酒鬼在外面的对话,姐姐都已经听到了,这种一边发呆,一边还能将周围百米范围内的动静尽收耳的本事,恐怕足以列入十大独门绝技之了。

“姐姐现在的心里,究竟是有什么感觉呢?”我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这样的问题实在很难回答。

“什么感觉呀,应该是没什么感觉吧,被那个老女人突然这样告知,我还有一个父亲,而且就是昨天和自己战斗的那个法师,已经死了,我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样说着,姐姐轻轻的闭上眼睛,好像在仔细品位自己现在的心理感受一般。

“没有感到孤独,没有感到悲伤,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提升我的实力的父亲,即使对于他的死,也没有任何感觉,弟弟你说,我是不是太无情呢?”

“怎么会呢!!”我哭笑不得的将姐姐紧搂了一下,感受着那股温暖的体温,柔软的触感。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恐怕也会感到'迷'茫吧,本来以为早已经不存在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回忆和感情,要真的哭死哭活,反倒让人觉得太作假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姐姐的语气,听起来依然带着几分'迷'茫。

“不用怎么办,虽然没有任何感情和回忆,但是本来以为不存在的父亲,出现在自己面前,能够见上最后一面,知道他长得怎么模样,以后回忆一遍,啊,原来我的爸爸,就是这个样子,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不是吗?”

“没错,我们冒险者,应该知道知足才对。”姐姐似乎也被我那夸张的语气,逗得微微一笑,然后在我怀里仰起头,突然问了我一个措不及防的问题。

“弟弟呢,弟弟的父母呢?我一直都不知道呢?”

“我呀。”

我愣愣的'摸'了'摸'脑袋,回忆起了已经礽在角落很久的原来世界的经历。

“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小到我早已经忘记了他们长着什么模样,小到说起父母两个字,感觉也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低下头看了姐姐一眼,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如果说姐姐现在的想法,十分无情的话,那我似乎也一样,放心吧,无论怎么样,还有我,我会永远拉着你的手,一直陪着你。”

“是这样吗?原来弟弟和我一样啊。”第一次听到我过往的姐姐,似乎很意外的愣了一下,柔若无骨的双手缠了上来。

“弟弟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呢。”

“哪里,虽然没有父母,但是我还有个疼我的'奶''奶',我以前的生活可比姐姐幸福太多了,简直无法比较。”我轻轻摇了摇头。

“所以,我要将幸福分给姐姐,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都无所谓,姐姐需要的感情,都由我一个人给予好了,不……不会让给别人的。”

说着,我有些动情的将姐姐紧紧搂住,让彼此的体温互相传递,这一刻心里涌出来的无限柔情,让人直想这样到天荒地老。

“嗯~~~弟弟紫~~~”

娇腻到难以想象是从姐姐唇里发出的,能让所有男人动情轻'吟',让我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彷如灌入了酒一般,飘飘然起来,这一声轻'吟'的媚'惑',简直就不输给三尾全开的小狐狸。

嗯?刚刚好像听错了什么?不对!没有听错,绝对没有听错!!

弟弟紫?!

我将埋在怀里的姐姐的俏脸,轻轻托起,只见那张有着精灵一般纯洁美丽的俏脸上,已经染上了一层醉人的酡红,'迷'离的海蓝'色'眼眸里蒙着一层水雾,纯情带着一股诱人至极的妩媚。

这种状态,完全就是喝了酒呀!!!!

虽然知道姐姐沾酒即嘴,即使是罗格酒吧的胖子'奸'商那渗了99%水的低度麦酒也一样不能幸免,但是连听别人的话都能醉的程度,这也太超现实一点了吧!!!

“哈嘿嘿,嗝~~,弟弟紫~~怎么了~~继续说呀,姐姐很~~很~~喜欢听你说的那些话哦,继续说嘛~~”

姐姐带着一脸醉酒的娇憨笑容,带着腻死人不偿命的可爱鼻音说道,事实证明,冰山美女,高傲的女王,一旦敲碎那层屏障,将自己的娇媚展现出来,那股魅力能成千上万倍的被放大,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抵挡的。

对,就是人类!!男女老少通杀!!

很幸运,还还属于人类的范畴,所以即使在三尾小狐狸面前,也自信能勉强保持清醒的心境,顿时就'迷'醉的无以复加,晕忽忽的看着怀里姐姐那张嫣红妩媚的俏脸,那动情的深邃涟漪双眸,就像漩涡一般,将我的灵魂整个吸了近去。

“继续说嘛,弟弟紫~~”

姐姐继续撒娇,用脸蛋在我怀里不断磨蹭着,接着突然仰起头,那修长脖子一下就伸了过来,用娇艳欲滴的红唇,将我堵住,粉舌钻出,就像小猫添牛'奶'般,不断调皮的'舔'舐在我的嘴唇上,还时不时用贝齿在上面轻轻啃一口。

呜呜~~你这样让我怎么继续说下去呀。

我张开嘴,将姐姐不安分的的香舌含住……

不……不妙,面前升起的一丝清醒,在我脑袋发出警报。

上一个神诞日的时候,我心里留下了巨大阴影,以至于发誓在姐姐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以前,绝对禁止越境一步,那种痛楚,绝对是男人一生最大的悲哀,要不是冒险者的恢复体质,我现在恐怕已经……

下一瞬间,姐姐突然翻身,将我压了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