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卡洛斯VS西雅图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一章卡洛斯vs西雅图克

从我们离开擂台的那一刻开始,整个比武空间就变得安静无比。 飞

对气息敏感的冒险者已经隐隐发现。战斗还未开始,就已经有一股黑'色'的风暴在四周酝酿,仿佛坐在风雨飘摇的海上的小船般,明明脚踏实地,却有一种摇来摆去的眩晕感。

这是大气的震动,地面的悲鸣,是擂台上两个强者体内所隐藏和酝酿,蓄势待发的气势,大自然往往比任何生命都要敏感,它已经能感受到,接下来那场战斗将会是如何的惨烈。

站在两人间准备宣布比赛开始的天使裁判,也不自觉的紧张咽了一口水,站在擂台里面的他,比和擂台隔着一层领域级保护罩的外面那些观众,所要感受到的凝重压力要大上几十上百倍。

眼前这两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伪领域级别的高手,人类里面何时出现了那么多强者,这还是第一世界而已……不,这并不是自己现在所要担心的,眼前要担心的问题是——自己能胜任这场比赛的裁判吗?两边两个人,气势和实力都已经完全不逊'色'于自己。

紧张归紧张,天使裁判还是保持着严肃而圣洁的表情,肃然的看了两边一眼:“二位已经准备好了吗?”

“哦!!完全没问题,已经等不急了。”

金光一闪,野蛮人西雅图克已经将身上的大斗篷掀开,'露'出一身宛如金'色'战神般的全覆式金'色'铠甲,以华丽威武著称的,金'色'级古代装甲,将他那铁铸般的壮硕躯体完全包裹在里面,身后披着一条金'色'披风,随风鼓动。

金'色'级的野蛮人专属头盔【突击盔】,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呈弧形的面罩光滑平整,上面只留下一双眼睛的缝隙,从鼻子上岔开的两道尖角,就仿佛毒蛇的那两颗狰狞毒牙,让本来已经威猛无比的西雅图克更添几分野兽气息。

我靠了,这厮的装备似乎比我还要好几分,尤其是那件金'色'级的古代装甲,想想古代装甲那恐怖的防御,我在群魔堡垒的月之王身上爆出那件白板古代装甲,防御就已经接近300,更何况是西雅图克身上这件金'色'级的家伙,就算属'性'再怎么差,恐怕在近战冒险者心目,价值也远比我身上最好的暗金衣服——鹰甲鳞甲要强。

还有脚下那双金'色'级的鞋子,外形貌似锁链靴,但是稍微想一下就会觉得不对劲,再怎么好的锁链靴,也完全无法和他身上的那些豪华装备相匹配呀,莫非那不是锁链靴,而是和锁链靴对应的扩展级装备——织之靴?

这样算不算是从第二世界偷跑回来,犯规呢?我瞄了旁边依然不停得意的哼着小调的老酒鬼,发现我目光里的意思,她难得的讪讪一笑,小声对我说道。

“你看,他们的等级不是在60多级的哈洛加斯级水准吗?就算去过第二世界,那也只能说是他们自己本身的实力相比同等级的冒险者来说,实在是太突出了点,不能算犯规吧。”

我略想了一下,觉得老酒鬼说得也是,虽然联盟规定,没有打败巴尔的冒险者不能去第二世界,但这两个家伙以前并不是联盟冒险者,也无须遵守这一规定,就算去过第二世界又怎么样,只要等级还是哈洛加斯级就行了,就算被其他冒险者知道,大概除了新加入的四族会颇有微词以外,其他人也不以为意。

就像一个青年,小小年纪已经获得了世界冠军,然后回来参加全国青年杯,虽然有点以大欺小的意味,但你也不能说他没有资格参加吧。

话说回来,放置在哈洛加斯城核心位置的,被联盟高手监管的世界之石,只有通过世界之石才能到达第二世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这两个反联盟巨头,又是通过什么手段接近世界之石到达第二世界的呢?

虽然咱的脑袋瓜子不怎么聪明,但并不是笨蛋,略微一想就知道肯定和老酒鬼,甚至是阿卡拉有关,没有这两个人放水,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就算有天大本事也靠近不了世界之石,联盟对世界之石的保护可不是说笑的,先不说有没有领域级甚至更强的隐藏高手把关,光是周围的重重魔法阵,就算来十个精通魔法的领域高手,恐怕也突破不了。

从这一点,再加上堕落联盟三巨头,两个是老酒鬼的学生,一个是吝啬鬼的学生看来,极有可能这三个家伙都是联盟派出去的卧底,毕竟无论哪个世界,坏人都是杀之不尽的,倒不如派卧底去混个高层,将他们的动向掌握在手,这的确很有老狐狸阿卡拉的风格。

不过,一派就是三个,而且三个都成为了头头,这样想一想堕落联盟也真够悲剧的,就好像如来掌心里的一只小蚂蚁一样。

再看了一眼老酒鬼,虽然依旧不还在哼着上次神诞日筹款比赛时我教她的“黑'插'拉”的小调,但是眼睛却已经眯着成一条细线,从狭隘眼缝里透'露'出来的目光,虽细,但却给人一种她已经将整个擂台的每一个角落都尽收眼底的尽在掌握之的自信感。

再看看卡洛斯,被西雅图克爆发出来的气势风暴,斗篷吹得猎猎作响的他,也顺势拔出武器,身上包裹着的斗篷,随着他的动作从身上滑落,嘭一声飞上了半空,让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充斥了简洁,冷酷的感觉,我似乎隐隐听到了一些女'性'冒险者的尖叫声。

当他的斗篷滑落,'露'出一身装备以后,轮到男'性'冒险者尖叫了,因为首当其冲,穿在他身上那件最显眼的衣服,竟然是暗金装备。

暗金级轻型装甲——天堂装束!轻型装甲

在哈洛加斯级比赛里面,好的装备层出不穷,甚至暗金和神语装备也时有出现,但是那些都是低级的,我从来没有看到比我的暗金鹰甲鳞甲和神语水晶剑更高级的极品装备。

但是卡洛斯身上的暗金轻型装甲,却完全颠覆了我心那一点小小的优越感,轻型装甲,是足足比鳞甲高上四个等级的铠甲,这其的差距可想而知。

虽然暗金级的鹰甲鳞甲,在普通级的暗金衣服里面,在属'性'上的确被凯恩排在了第一,但是那种排行仅仅是针对于装备属'性'而已,装备的基础属'性'始终存在着巨大差异,就比如说白板鳞甲的防御是60多,而轻型装甲则是120上下,防御上的差距,再加上暗金级加成以后,就变得可观起来了。

所以严格来说,鹰甲和天堂装束,这两件衣服究竟那件比较好一点,还真分不大清,我想大部分冒险者都会选择天堂装束吧,因为鹰甲的【无法冰冻】属'性',固然是超极品,但正因为太好了,在第一世界这种初级历练区域,严格来说并不大实用,因此防御是它一倍有余的天堂装束,反而会更受冒险者青睐。

而比之西雅图克的古代装甲,,虽然古代装甲比轻型装甲又高了五个装备等级,但是金'色'级和暗金级在属'性'上毕竟存在着质的差距,因此毫无疑问,卡洛斯身上的暗金轻型装甲,绝对不逊'色'于西雅图克的金'色'古代装甲,甚至要略胜一筹。

目光一移,卡洛斯手拿着的一把金'色'水晶剑,更是让我泪流满面,记得上次在沙漠将我ko的时候,卡洛斯拿着的是一把暗金长剑,后来我查了一下,得知这把长剑叫【地狱瘟疫!长剑】,名字很是牛x。

如今,卡洛斯竟然舍弃暗金长剑不用,该用金'色'级的水晶剑,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把水晶剑,大概也是和水晶剑对应的扩展级武器——空间之刃,也只有扩展级的金'色'武器,才有资格代替那把【地狱瘟疫!长剑】。

“呃——”

我不禁发出微微的头疼呻'吟',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的装备怎么都要比我好,难道他们才是主角?

“依靠好装备,也算不得什么真本领。”

见老酒鬼戏谑的目光望过来,我有些心虚的将以前无数人对我说过的话,反扔了出去。

“话不能这样说,虽然联盟一直在强调技巧经验的重要'性',提倡不要过于依赖装备,那是为了锻炼新人,有时候装备的力量不是任何技巧和经验都能弥补得了的,你可曾见过哪个高级冒险者光着身子和怪物战斗?技巧,经验,装备,缺一不可。”

顿了顿,老酒鬼又嘀咕着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觉得,运气才是最终要的。”

对老酒鬼最后一句话,我深表赞同,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再强的高手,运气不好的话也得领便当,远不如那些虽然实力不够,但是运气好,遇到再大的危险也能逢凶化吉甚至获得奇遇的小强流主角来得实在。

“老酒鬼,你觉得他们两个究竟谁会赢?”眼看天使裁判就要宣布开始了,耐不住心里的紧张和激动,我又凑过头去问道。

“这个嘛,不好说,纯粹力量上来说,西雅图克肯定是要强一点,但是卡洛斯却胜在更加冷静,技巧和判断力也要更强一些,两个人大概是半斤八两吧。”

老酒鬼喝着酒,含糊不清的答道,脸上却'露'出一丝微微的感叹:“不过,作为他们的老师,我更希望卡洛斯能赢,不是偏心,而是这个胜利对卡洛斯来说,更加重要。”

我抓着脑袋应了一声,也没有追问为什么会胜利对卡洛斯如此,看老酒鬼的样子应该知道一些,不过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口风,也藏得很紧,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会透'露',就比如说亚洛的事。

目光再次落到擂台上,此时天使裁判已经大声宣布,然后用我所见到的他飞得最快的度窜上天空,那副样子,不像以前那样是为了尽力不干扰比赛,反倒有点像是为了避风头。

不得不说,天使裁判的选择十分明智,活得久些,判断力果然比较强,在他窜上上空的一刹那,两股强横之极的气势也各自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身上爆发出来,如果天使裁判迟上一步,那么站在两人央的他,大概也就和肉馅没什么区别了。

伪领域同时从两人身上爆发出来,让人仿佛看到了一副这样的景象,在风尘呼啸的荒野平原上,站在两边互相对峙的几十万兵马,同时冲向对方,响彻着声震似鼓,脚踏如雷,万马奔腾的气势,然后交织在一起,卷起一阵阵人浪和血浪。

两股强大的伪领域针锋相对,带起的暴烈气流,充斥着几十万平凡米的巨大擂台,擂台边缘的透明魔法保护罩,也似在飓风的玻璃般,晃动不止,发出卡啦卡啦的响声,似乎随时都要破裂的样子。

这两股不断交织的强大气流,在后面的气流挤压下向两边吹去,被保护罩所阻隔,然后在上面流动,久而久之,竟然在保护罩内层形成了一层强劲风流流动,以至于从外面看去,里面的景物都有些模糊感觉,让人惊骇,究竟是什么力量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好再,经过亚洛那一次惊吓以后,冒险者也学乖了,心想着这两个人大概也有伪领域级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太靠近擂台,此时看到这一幕,心里震惊之余,都不由暗暗庆幸自己的明智决定。

“卡洛斯!!”

在凛冽的飓风肆虐,西雅图克瞪大眼睛,'露'出那股让野兽也要恐惧的疯狂暴戾,这样大吼道。

“卡洛斯,这些年来,你一直在躲避和我一战,我们已经多多少年没有好好打上一场了。”

“不是躲避,只是不想浪费精力罢了。”

卡洛斯微微闭着的眼睛睁开,一手举着金'色'空间致刃,另一手将金'色'圣骑士盾牌横举,目光沉静,透'露'出如猎鹰般的锐利,接着似乎也很缅怀的叹了一声。

“从营地里出去以后,似乎就没有再好好战斗了,这一次,我们之间终于要分出胜负了。”

“哈哈哈——,说的好,你要是早点有这个觉悟该有多好,从训练营时代开始,我们一直没能分出的胜负,现在终于要揭晓了,光是这样想想,我的血'液'就好像要沸腾起来了。”

仿佛要印证西雅图克的话一样,他兴奋的声音里面,'裸''露'在铠甲外面的暴涨肌肉,逐渐变得一片血红。

“是呀,我并不打败你,也并不想被你打败,不过今天看来,不打败你是不行了。”从卡洛斯眼睛里透'露'出坚定无比的目光,那是对胜利的无比执着,他再次握紧剑柄,左腿向后挪移呈弓状,重心微微放低。

“哈哈哈,你有这种气势就最好,放心吧,我会尽量控制自己,不会将你干掉的,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一场。”

听到卡洛斯的话,西雅图克不怒反笑,目光也带着对胜利的执念,将手的金'色'双斧交叉于胸前,就像一头张开獠牙欲扑向猎物的饿狼。

没有任何预兆,说完这句话以后,两个人突然消失在原地。

西雅图克的动向好抓,虽然无法看见,但是看地面冲击出来的巨坑,他应该是越上了天空,而卡洛斯的身影就值得琢磨了,整个比武空间近十万冒险者观众里面,能捕捉到他身影的,十个指头都用不到。

透过流动着强烈气流的保护罩看去,只能发现地上突然多了无数团小小的被挤压的扭曲空间,过了片刻之后,这些一小团一小团的扭曲空间突然爆炸开来,威力竟然不逊'色'于法师的火弹。

这时候,飞上几百米高空的西雅图克,才从他嘴里传出三声巨大的怒吼,不用问,肯定是野蛮人三嗓子,在卡洛斯恐怖的度下,就连他也不得不飞上高空,才敢有时间余裕施展这三个技能。

面对卡洛斯这样的高手,西雅图克不敢有一丝马虎。

然而,就在他刚刚完成第三声呐喊的时候,心突然冒出警觉,手的两把金'色'战斧下意识的交错在眼前。

下一刻,卡洛斯出现在他面前,几百米的高空上,在他现身之前,手的空间之刃就已经落了下去,可惜却被西雅图克的警觉心侥幸识破,用两把战斧架了下来。

“你这个家伙……”

西雅图克惊讶的看着近在眼前,双目漠无表情的看着他的卡洛斯,惊叹道,野蛮人凭借着跳跃技能,想跳上几百米上千的高空,在整个第一世界大概也就他西雅图克能做到,这也正是他的优势之一。

而今,这种高度却被卡洛斯达到,让西雅图克如何不惊讶。

在以前,卡洛斯面对他的挑衅,一直选择回避,并未如此主动攻击,所西雅图克现在才主动,自己的高空优势,在卡洛斯面前并没有太大效果。

这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过去,这时候,卡洛斯使用了震的技巧,手的空间之刃微微一颤,匆忙架起战斧抵挡的西雅图克,就像从枪膛'射'出去的子弹般,被这股震力从空直劈了下去。

“轰隆隆——”

西雅图克的身体砸落在地面,扬起了巨大的尘埃,而这时,却突然又从里面传来他狂妄的笑声。

“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这样才配做我西雅图克的对手。”

话刚刚落音,一道黑'色'光线已经笔直朝天空'射'去,快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野蛮人的防御何其高,大叫,铁布衫,再加上西雅图克全身的极品装备,刚刚那一震,只是给他挠痒痒而已。

眨眼的功夫,和卡洛斯突然出现在西雅图克面前一样,西雅图克也突然出现在了还逗留在空的卡洛斯面前,两把战斧撕裂空间般,带着万顷之力落下,里面不光光是蛮力,且十分有技巧的,以刁钻的角度,最大可能的锁死卡洛斯逃跑的路线。

技与力的结合。

“碰——”

身体急挪移之间,卡洛斯将圣骑士盾牌挡在两把战斧上面,在落下的一刹那间以四两拨千斤的技巧轻轻将来不得躲闪的一把战斧拨向了一边。

饶是卸去了大部分力道,那股小小的余力还是将卡洛斯震得身体直冲地面,一如西雅图克刚刚那样。

这正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第一回合的交锋,两个人都没有占到便宜。

从尘埃之站起来,卡洛斯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也并未立刻冲上去找回面子。

空,对他比较不利。

诚然,利用瞬步,他的确可以踏空飞上几百米的高空,而且在动作上比西雅图克那种炮弹式的跳跃更加灵活,但是也有缺点,就是得分成好几段,度上落了下风。

最大一个难题,是天空的空气,越高便越稀薄,瞬步的原理就是利用空气的扭曲推动前进,稀薄的空气将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挪移难度,不然刚刚也不会躲不过西雅图克那一击了。

“怎么了?你要是不过来,我可要上了。”天空的西雅图克,眼看卡洛斯站着不动,不耐烦的吼叫起来,身体突然一旋,像高空飞翔的猎鹰锁定了地面上的一只兔子般,高旋转着朝卡洛斯的位置俯冲下去。

这该说是苍鹰扑兔的强化版,还是'自杀'版好?

“……”

所有冒险者看这一幕,都不由的瞪大眼睛,如此……彪悍的攻击方式,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轰——”

下一刻,卡洛斯站着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泥坑,扬起的尘埃之,只见一道身影再次掠向高空,朝卡洛斯奔跑的方向俯冲下去。

卡洛斯也开始施展他那精妙的光环技巧,不断在数个光环之切换,能捕捉到他的身形的几个高手就能发现,他身形忽左忽右,度忽快忽慢,轻灵的像燕子,滑溜的像泥鳅,还时不时开冰冻光环或者信念光环恶心对方一下。

不过,和以往的单纯逃跑不同,此刻的卡洛斯,在等待机会,一旦西雅图克'露'出破绽那么瞬间冲击的一记突击,加开狂热光环和复仇,绝对能让西雅图克喝上一壶。

其实西雅图克最难对付的地方,就是那强壮到无以复加的高大体魄,再加上他的独门技巧,就连卡洛斯从卡夏那学来的,可以以弱抗强的“震”字技巧,都难以对西雅图克造成负面状态。

到他们这一个级数的高手,攻击最讲究的就是一气呵成,持续几个小时的拉锯战,但是只要被对手抓住破绽,一个高级连击下来,说不定比赛就能在以秒为单位的时间内结束。

对付西雅图克,只能得了便宜立刻闪人,千万不能贪图恋战,近战方面没有人是野蛮人的对手,被他两把战斧牵制住,想不掉几块肉脱离出来,就连卡洛斯也没有那个自信。

但这种战术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就好像格斗游戏的连击高手,玩红白机版的街霸一样痛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