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弱点和败家子式的豪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二章弱点和败家子式的豪赌

擂台上两个人打的分外激烈,外面的观众也看得分外激动,一张张脸憋得通红,连呼吸都不愿意分神,但是正因为此,又分外的痛苦。 飞

因为擂台保护罩上,由两个人的伪领域气势互相挤压所造成的强烈气流圈,让擂台里面的景'色'变得模糊起来,即使天使族设下的视觉魔法,也不能很好的穿透这股充斥着伪领域能量的气流圈,让擂台里面的战况清晰呈现。

退一百步来说,就算能清晰看到里面,对战两个人的度也实在太快了,能真正捕捉到他们两个动作的根本没几个,天使族的视觉魔法可以帮你拉近视点,无论站得多远都能看到里面,但是却不负责帮你捕捉人影,看不见就是看不见,是你自身的能力不够。

因此,大部分冒险者都只能茫然的看着里面仿佛有好几股龙卷风在互相摩擦膨胀,各种爆炸声连续响起,整个擂台时不时摇晃悲鸣几下,但是战斗拿最细节,最精妙,也是最精彩之处,却朦朦胧胧。

对于冒险者来说,这种感觉就好像怀着膜拜的心情把片子塞进去播放,却只能听见呻'吟'声,看不见画像一样,急得直抓瞎,无奈机子(自己)的'性'能不够,只能眼巴巴的莫可奈何。

原本以为,八强赛里的罗亚对战莎尔娜,已经是最精彩的一战,甚至很多冒险者都将这场战斗评为提前来临的决赛之战。

现在,冒险者才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眼前这场战斗,虽然看不清两人的精妙动作,让人纠结,但是没有谁会再怀疑,这里面的精彩之处,碰撞之激烈,无论对战二人的声势,战斗强度,都要比八强赛的莎尔娜对战罗亚要高得多。

当然,冒险者心里这种想法,并不是说亚洛的实力比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弱,事实上,他能成为三巨头里的头头,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在见到的时候'露'出忌惮不已的神情,的确是因为他的实力,真的要比这二人高上几分。

真正的原因,几个知道亚洛实力的人,甚至是莎尔娜自己也知道,亚洛在那场战斗里面,从来就没有使出过真正的实力,后来被传承魔法吸收了生命能量,力量就变得更衰弱了,要是亚洛一开始就使出全部的实力和技巧,莎尔娜绝对支持不过半分钟。

这是心境和伪领域的差距,更何况是已经接近高级伪领域境界的亚洛,而不是那种刚刚领悟伪领域的'毛'头小子。

“哈欠!!”

我'揉'了'揉'鼻子,心里有些纳闷,究竟又是谁在说我坏话,在暗黑世界混到现在我容易么我。

“大人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一旁的维拉丝人妻属'性'爆发,带着紧张兮兮的目光凑了上来,用柔软的小手按在我额头上好一会儿,才松口气。

“我没事,只是最近总觉得好像有许多不怀好意的视线。”我将维拉丝的小手握在手心,温柔的呵了一口气,然后摇着头道。

其实这些不怀好意的视线,我是知道的,源头无非就是那些男'性'冒险者,诱因无非就是莎尔娜姐姐,而维拉丝她们的存在,导致了加剧病变。

“放心吧,傻瓜是不会感冒的。”一旁的老酒鬼回过头道,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

“是……是这样吗?啊……啊哈哈——”

本来被我轻柔的握着小手,脸上稍稍'露'出一股小女人幸福红晕的维拉丝,见老酒鬼回过头,连忙甩开我的手,对于老酒鬼的调侃,发出了无奈的苦笑。

“唉,这两个人,就打算这样干耗着吗?”我打了打哈欠,无奈的看了擂台一样。

这样的口气,被那些因为看不清楚两人动作而干着急的冒险者知道,恐怕会引起群殴事件吧,但事实就是这样,个人的眼界高低不同嘛。

并不是我怎么看低这两个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战斗,即使在我看来,那也是相当激烈,大开眼界,光以实战水平而论,我远远不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

不过,这两个家伙到现在,似乎都在重复着差不多的步骤嘛,没什么新意,再激烈的战斗,僵持下去也是会审美疲劳的。

就好像看七个球子,第一次看到某只猴子念ka—me—ha—me—ha的时候,心情那是相当举动,但是后来老是出现,大的小的,歪的扭的,圆的扁的,几乎是个路人配角都能发出,也就直打哈欠了。

回头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莎尔娜姐姐,还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背靠着大树,聚精会神的盯着擂台。

“那臭丫头,心里恐怕相当紧张吧,毕竟四强里面,她现在的实力是最低的。”又是不安分的老酒鬼,用旁人也能听到的话“悄悄”对我说道。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关心一下你那两个学生的战斗吗?

出乎意料的是,听到她的话以后,莎尔娜姐姐只是偏过头,用锐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出言反击。

而是默默的将目光放回擂台上,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道:“这两个人,的确很厉害。”

然后看了我一眼,显然刚刚那句话是在对我说,老酒鬼已经被她华丽的无视掉了。

“但也不是没有弱点。”

“弱点?”我微微一愣。

“没错,弟弟,你记下来,到时候好好利用一下。”冰山溶解,朝我嫣然一笑的姐姐,仿佛她周围的美丽花儿都绽放了开来,连维拉丝她们都看呆了。

“哦……哦……“

我匆忙含糊的应着,心里有些纳闷,什么叫“你记下来,到时候好好利用一下”,说的好像以后我一定会和他们相碰撞似的。

“那个圣骑士卡洛斯,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他拥有的度,应该是根据圣骑士的三阶技能【突击】演化而来的吧,再加上精力光环,圣骑士能提升度的作战技能,也只有这两个而已。”

“恩,的确是这样没错,似乎是叫‘瞬步’吧。”

姐姐就是姐姐,眼界之高,果然不是和我同一个层次的,只是稍微看了一会便看透了卡洛斯的度原理,我却是当时在沙漠被卡洛斯打败以后,回去问老酒鬼才明白的。

“这样的话,那这个圣骑士的度,既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唯一弱点。”听着我的回答,姐姐'露'出自信笑容,将目光再次落到擂台上,继续解释道。

“通过突击技能演化出来的瞬步,的确可怕,即使是刺客也跟不上,但也正因为是通过突击演化出来的,所以存在一定的缺点,那就是法力。”

“法力,和法力有什么关系?”

面对我疑'惑'不解的目光,姐姐再次回过头,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傻瓜,竟然是由突击技能演化出来的,那无论怎么样,他施展瞬步的时候,都要消耗一定量的法力吧。”

“圣骑士的法力成长并不算低,普通时候一场战斗已经足够,但是像这个圣骑士这样的消耗法,那是肯定不够的,所以,这大概就是他的唯一缺点了。”

“也不能断定瞬步一定会消耗法力吧,你不让卡洛斯已经改进到了极致?”

一旁的老酒鬼忍不住'插'嘴,虽然她早已经知道,甚至瞬步的原理还是她提点卡洛斯的。

“或许吧,但是再加上他身上的天堂装束,就更有可能了。”莎尔娜俏脸一冷,针锋相对的看着卡夏。

“也有可能只是卡洛斯偶尔得到的。”

“是的,的确也有这个可能,但是已经足够成为判断的依据了。”

“你们两个,究竟在说些什么?”我一头雾水的举手发问。

“你自己看看天堂装束的属'性'就知道了。”老酒鬼朝我努了努嘴,我连忙翻开凯恩之书。

天堂装束!轻型装甲(暗金)

防御:>

需要等级:58

需要力量:65

耐久度:50-50

130%防御强化

法力重生20%

15%加快施法度

所有抗'性'+15

+15精力

+50法力

+2受损生命转移到法力

5%减缓消耗

+(1-2)技能点

“……”

原来如此,着套天堂装束,完全是就是给法师使用的,力量需求低,法力值增幅属'性'惊人,难怪莎尔娜姐姐会这样判断。

“结合这种度所带来的缺点,与其说天堂装束是这个圣骑士恰恰好从怪物身上爆出来的,我宁愿相信他是从别人那里换的,真有那么巧的事情?暗金的爆率不足万分之一,而且那么多暗金装备,就刚刚好爆出这件他最需要的天堂装束?”

面对莎尔娜的咄咄'逼'问,卡夏显得有些词穷,因为她本来就知道事情的确如如莎尔娜判断的一样,只是不忿她能立刻猜,故意在找茬而已。

将老酒鬼辩得说不出话来之后,姐姐也不理一脸郁闷的老酒鬼,转过头继续对我说:“而且,弟弟你应该知道,除了消耗法力以外,要'操'纵好这种度,需要另外的两个条件吧。”

“敏捷和体质是吧。”

这次我没有犯'迷'糊,小狐狸因为度太快,敏捷跟不上而撞在墙上那一幕,还清晰在记在脑子里呢,至于体质需求,那就是废话了,驱动如此快的度,除了要消耗法力以外,没有一定的耐力,走不了几分钟保证就能累得趴下。

“没错,敏捷和体质,对方像要将瞬步'操'纵的自如,必定不能少这两样属'性',特别是敏捷,必须得高得出奇才行,这并不是光装备可以弥补得了的。”

“但是卡洛斯不能光凭着瞬步吃饭,他也得为将来打算,所以加点方式,也必定要向圣骑士的正统方式靠拢,为了瞬步而加大量增加精力点数是万万不能的,从这里,就可以判断出存在的两个缺点。”

“第一,装备上看来,他应该是以加敏捷和法力为主的装备,这个世界上被没有十全十美的装备,若是将重点专注到这两样属'性'的话,那么防御和其他属'性'肯定就会有所不足,当然,这个防御不足,是相对于我和弟弟这样实力级数的人而言。”

“第二,就算有装备补充,也是远远不够的,他还必须消耗大量的属'性'点数在敏捷和体质上,再加上装备上的属'性'便宜,那么,他的力量肯定不会太高,攻击上只能依赖技能了。”

也就是说是典型的度快,攻击低的刺客类型吗?

不过,说完以后,姐姐紧接着叹了一口气:“可惜,防御这一个缺点,已经被天堂装束所弥补,这件装备,真的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力量需求低,防御高,简直加成法力,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这方面的弱点,在盾牌格挡技巧上下了苦功,你看,野蛮人的大部分攻击,都被他的盾牌巧妙的卸掉了不少力道,那种技巧就连我也自叹不如,可以说防御方面的缺点,他凭借着天堂装束和盾牌格挡技巧,已经完全弥补上了。”

“不过,他手那把空间之刃,力量需求点数是100,敏捷需求点数是120,敏捷还好,但是力量的话,就算他面前拿得动,但也会影响度吧。”

我想了想,翻着凯恩之书寻找到空间之刃的介绍,不解的问道。

“难道你忘记了还有【降低需求】这条属'性'吗?”姐姐溺爱的轻轻撇了我一眼。

“一切都只是你这个臭丫头的猜测而已。”

卡夏在一旁听着,不甘心的嘀咕道,虽然她内心也情不自禁的为对方精彩的推理喝彩了一句。

“所以,圣骑士的缺点,也就只剩下攻击力方面了,不过那把空间之刃的攻击,再加上光环加成,还有他刚刚所施展的瞬步突击复仇的技巧,恐怕也弥补了不少,对于那些防御较低的职业来说,也算不得是什么缺点了。”

姐姐没有理会老酒鬼在一旁的捣'乱',而是继续低头沉思着说道。

“这个圣骑士,可以说个方面都很完美,老实说,现在的我的确还不是他的对手。”

“诶——?”

我没想到向来自信满满的姐姐,竟然也会说出这种话。

“很奇怪吗?事实就事实,自信不等于自大,对我来说,他这种类型的对手,比……比那个人更难以应付……”

莎尔娜姐姐淡然道,只是说起亚洛的时候,却也在犯愁该如何称呼对方,最后只能以“那个人”一笔带过。

似乎想将话题扯开,不再触及到“那个人”,姐姐将话题转移到西雅图克身上。

“至于那个野蛮人,他的实力和技巧给我的感觉更加完美,就像一座耸立的小山,让人难以撼动,要说唯一的缺点……”

姐姐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只是我的感觉,他的伪领域虽然强大,而且似乎让他拥有了一些不受负面状态影响的能力,但是相对应的,似乎也让他的意识混'乱'起来,理智下降,变得更加暴躁和疯狂了,这也该是个破绽吧,如果能利用好的话。”

什么叫高手眼光,这就是了,我看个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揣摩出来的东西,姐姐仅仅是看了一会战斗,就分析出来了,这一刻,我对姐姐的佩服是无以复加。

“竟然是这样,那我们也来开个小赌盘吧。”

一旁的小幽灵装着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姐姐说话的时候,耳朵却是竖得尖尖,此时听完以后,不禁率先开口起哄。

喂喂,我说你可是圣女呀,这样明目张胆的开设赌局真得好吗?

当然,我没预料的是,首先呼应她的,竟然是三无公主,原本用淑女姿势端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杯不知热水从哪里来的热腾腾的茶喝着,突然膝盖挪移了几步,来到小幽灵面前,虽然那张白皙俏脸依然漠然无神,但是却似乎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赌徒所散发出来的兴奋光芒。

真是的,我怎么就没发现这小不点还好这一口呢,这几天时不时在家里见不找人影,该不会也是外出去老狐狸阿卡拉开设的赌局那里下注去了吧。

“很好,我们就来赌一把吧。”

说着,小幽灵用着树枝,简单在地上写上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名字,然后在间划一条分割线,规矩也很简单,谁赢了,输的人的赌注就归赢方,要是有多个人赢,那就平分战利品。

看她娴熟老练的动作,我不禁再次流下一额头的冷汗,心想这小笨蛋以前在教会的时候,该不会也经常唆使另外两个候补圣女赌博吧……

“你先压吧,反正那两个人的实力也差不多。”身为庄家的小幽灵,难得大度的对三无公主伸出手,示意她不用客气。

“这样的话……”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嘀咕一声,手一翻,现出一枚古'色'古香的金币,然后压在卡洛斯的名字上。

“等等,这枚金币似乎有点古怪,是什么玩意来着?”

我开口制止,然后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三无公主,因为她压下去的金币的造型,根本就不是现在流通的金币造型。

三无公主那娇俏的小鼻翼微微一抽,显然是长篇大论了

“是三万一千二百零六年,当时大陆上最大的帝国鲁邦三世用珍贵的金属混合黄金,正面是他自己的头像,背面是象征国王权力的权杖和皇冠,一共制造了十二枚,在三十年后的帝国内'乱'……”

“等等等等,这些你就不用解释了,只要告诉我,这枚金币现在卖出去的话,究竟值多少钱?”

我头疼的摁住太阳'穴',如果打断三无公主的话,她可能会将这枚金币的历史从三万一千二百零六年一直解释到现在,我知道它是古董就是了。

“一百万金币。”

似乎有点不悦我的打断,三无公主将头瞥到我目光相反的位置,用细微动作,比钢琴家还要修长纤细的玉指,将地上可怜的嫩草轻轻的,柔柔的——一折而断!!

赤'裸''裸'的威胁呀,折断的那一刹那将那根青草假想成我的模样,肯定是这样没错吧混蛋!!

不过比起这个,显然是从她口说出的一百万金币更让人惊讶。

果……果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小不点比我还要富有了,她身上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东西?可恶,老天为什么要将她派到我身边,这不是让身为主人的我,心里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吗混蛋。

这时候,我如果哭着对她说“主人我的下半辈子就靠你养活了”,会遭到其他人的鄙视吗?我真的不能这样说?确定真的不能?

“一……一百万金币?”

坐在我旁边的维拉丝,脸上的表情可谓丰富多彩,先是疑'惑'的惊叹了一声,接着再对三无公主这种不将钱当钱看的举动,无奈的苦叹一声,然后神'色'恍惚起来,嘴里不断喃喃着一百万金币可以买多少蔬菜种子,买多少羊羔,需要开垦多大的草地种植和放牧,又可以买多少针线,为大家做多少件衣服,最终因为大脑处理不能,强行断死机,通红的额头上似乎夸张的冒出一股热烟,娇躯软绵绵的倒了过来。

这种小家庭主'妇'式思想的维拉丝,真的太可爱了。

我将双眼似漩涡一样转啊转,昏'迷'着倒过来的维拉丝搂在怀里,既感到好笑,又觉得这样的维拉丝,真的是太可爱了,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的大小经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内心善良淳朴的本'性'。

莎拉远远没有维拉丝那么夸张,但也'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地上那枚金币,那洁白无暇的思想里,似乎怎么也想不通,一枚这样金币,究竟蕴含着什么样魔力才可以换到一百万枚呢?

到是小幽灵十分的淡定,稍微'露'出一丝苦恼的神'色',似乎也在想着究竟下什么样的赌注才能和对方的古董金币相抗衡,然后,掏出一团散发出圣洁光芒的水滴型宝石。

我说这不是我给你的完美钻石吗?你这个笨蛋竟然拿出来当赌注!!虽然对象是三无公主是自己人但也未免太不将我的心意放在眼里了吧混蛋!!

我在心底里面为两个小家伙烙上败家子的印记,苦叹着无奈的放弃了吐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