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最后一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五章最后一战

“竟然西雅图克有这样的优势,那你为什么还说卡洛斯会赢呢,难道是跟祝福之锤有关?”

感觉大涨见识的我继续追问道。 飞

“没错,就是和祝福之锤有关。”老酒鬼点了点头。

“你们大概没有发现,西雅图克的免疫负面状态,其实并不是完全的,这种依靠信念所生出来的免疫,比起加仑教给你的霸体来说,虽然有一定优势,但是也不是没有缺点。”

我点了点头,霸体和西雅图克的依赖伪领域所产生的负面状态免疫,劣势的地方,身为拥有者的我自然清楚无比,那就是霸体无法自由移动,更无法高飞,因为它的原理就是身体和脚下的地脉相连,让敌人产生自己面对的是一座大山的感觉,如果身体离开大地,那一切也就浮云了。

而西雅图克的负面状态免疫,却是何时何地,只要打开伪领域,便不需要依赖任何介质,无论是在空还是地面,都能产生作用,从这一方面来说,的确是比霸体要好用许多。

不过,缺点又在哪里呢?

在我的疑'惑'目光,老酒鬼缓缓解释道:“以你们现在的能力,不身临其境的体会是还法察觉到的,其实西雅图克的这种免疫并不完美,不像霸体那样,虽然增加了己身所受的伤害,却能完全免疫负面状态,无论西雅图克信念有多坚定,但是受到过高强度的攻击以后,身体本能上还会有一定的延迟,这就是他最致命的破绽。”

顿了顿,她接着说下去:“我想身处战场的卡洛斯已经察觉到,或是有所怀疑,正慢慢确定这一点,如果是其他人,或者是没有训练祝福之锤的卡洛斯,就算察觉到这一点,也无可奈何,以为西雅图克短短的一刹那负面状态延迟,实在太短了,即使以卡洛斯的攻击度,也跟不上,但是……”

“但是怎么样,你到是快说呀。”老酒鬼说道到关键时刻却突然停了下来,我顿时不满的抱怨。

“盛惠,两瓶果子酒。”老酒鬼'奸'笑一声,朝我伸出手。

“还钱,五枚金币加利息。”我漠无表情的朝她伸出手。

“切,当我没说吧,你这家伙,罗格第三抠门还真不是白叫的。”老酒鬼悻悻然的收回了手,对我一'毛'不拔的'性'格表示了严重鄙视。

是呀,我这个第三抠门的确不怎么样,但是唯独身为第二抠门的你和第一抠门的吝啬鬼没有资格这么说。

“但是,能自如'操'纵祝福之锤的卡洛斯,就不同了,想要利用西雅图克短暂的身体延迟进行连击,卡洛斯一个人是不可能,但是如果加上祝福之锤的话,就好像同时有三个或者四个人连续攻击,想要把握好那一点点延迟状态,自然就不是不可能了。”

“原来是这样,的确,围绕在卡洛斯身边的那些灵活行动的祝福之锤,威力也不可小窥。”

“不过,也要有前提才行。”在我深以为然的点着头时,老酒鬼却突然说道。

“第一,卡洛斯要初步掌握祝福之锤的融合才行,比如说两把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否则的话,单一的祝福之锤的力量,是无法对西雅图克造成延迟的。”

“这个第二嘛,当然还是要靠运气,说的简单,但即使能将两把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但是己身的攻击,同时还要控制两三枚祝福之锤进行辅助,将那一点点的延迟时间连接在一起,这里面的计算量,对时间和祝福之锤的'操'纵的精准程度,里面的难度不用我多解释你也明白吧,即使是卡洛斯这样的天才,也要一定的运气才行……哎呀,你看,卡洛斯要开始行动了。”

老酒鬼说着,突然往擂台的方向一点,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我也发现了一丝端倪。

围绕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里战场之间的那些白'色'光点,也就是祝福之锤,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原本有六个,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却已经剩下五个,然后十多秒过后变成四个,知道减至三个以后,才停止下来。

若是普通冒险者,肯定以为是卡洛斯的体力不足,又或者是想减轻体力消耗,只有少数细心的人才能发现,剩余那三个圣洁的祝福之锤,虽然大小和光芒没有变化,但是锤身上的魔法符,却变得更加清晰,纹理也更为细腻。

正如老酒鬼所说的那样,卡洛斯已经试探明了,开始将自己的祝福之锤两两融合,准备寻找合适的契机发动最后的攻击了。

然后,在战斗继续持续了五十多秒以后,卡洛斯终于行动了。

一直被他灵活运用,阻挡了无数次西雅图克双斧击杀的大盾牌,终于发挥了圣骑士的另外一个效用。

圣骑士盾牌,一阶作战技能,重击!!

虽然只是一阶技能,但是这个【重击】,对圣骑士来说作用不下于任何一个光环,圣骑士最正统的练级方式,一般都是以【重击】作为起手式,圣骑士的【重击】,虽然不像野蛮人的二阶技能【重击】一样,能够眩晕敌人,但是却能强制'性'的将敌人撞退,拉开距离,然后紧跟着起手式的第二式,便是三阶的【突击】。

虽然卡洛斯的度,以他的圣骑士身份,的确是另类偏门了一些,但是除此之外,在他身上处处都能感受到一股极为正统的圣骑士战术,虽然看起来比较规矩,或者说死板。

但是这些几千几万年流传下的东西,才是圣骑士最精华的招式,其他圣骑士不懂,以为总是新奇的招式好用,只是因为他们连正统的东西都没有练到家罢了。

基础没打好,谈何创新?有哪个天才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进一尺?圣骑士卡洛斯这一场朴素而又华丽的表演,带给了在场圣骑士许多震撼。

当然,这里要说明的是,【重击】的击退效果,对拥有免疫负面状态的西雅图克来说,并没有起得了相应的效果,只能让他的身体延迟时间更长一点点而已。

这一点点,也就够了。

在【重击】使出的时候,剩余的三枚祝福之锤,就已经呼啸着钻入了两个人的战场里面,等西雅图克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在重击出现,西雅图克身体微微一顿,正欲恢复过来的一刹那,一枚祝福之锤命西雅图克,再次让他的身体微微停顿,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就连坐在我旁边的老酒鬼,都狠狠拍了一记大腿,说这招已经窥得她这个老师的武艺精髓的一丝影子了,真是老怀欣慰呀。

我连忙恶寒的和她拉开距离,见过自恋的,但是没见过自恋到这种程度。

第二枚紧跟着第一枚祝福之锤,前后不足三分之一秒,融合后的祝福之锤威力更强几分,让西雅图克根本就无法停止延迟,接着是第三枚,然后是卡洛斯的空间之刃破空而来,再是第一枚祝福之锤,绕了一圈以后,再次击西雅图克。

高级连击。

实实在在的高级连击,虽然在前面有身手灵敏的莎尔娜的高级连击,甚至以动作缓慢著称的矮人战士——穆拉丁,都表演了一次让人惊叹的高级连击,按道理来说,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不该再'露'出如此惊讶的神'色'才对。

但是,快,太快了,如果说莎尔娜的高级连击,展现的是一种技巧的美,宛如高深的猎人一般,给人一种算无遗漏的感觉,而穆拉丁的高级连击,则是重剑无锋,在缓慢而富有张力的一招一式之,一股沉着朴厚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人宛如面对的是不可攀爬的高耸大山。

那么卡洛斯的高级连击,无他,只有一个快字而已,通过祝福之锤的辅助,用最快的度,把握对手那一闪即逝的身体延迟,让无论是面对莎尔娜技巧式的高级连击,还是穆拉丁古朴有力的高级连击,都可以完全免疫的西雅图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莎尔娜拥有的天赋技巧,远远超过她自身的实力境界,而穆拉丁则是有着百多年的战斗经验,卡洛斯在战斗技巧上并不能说是超越这两个人,只能说这三种高级连击各有各的巧妙,而卡洛斯的度型连击,则是刚好克制西雅图克而已。

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无数的锤影,无数的剑光,将西雅图克的身体完全笼罩在里面,每一攻击和他身上的金'色'古代装甲相摩擦,只能听到那铿锵有力的金属清脆声从刀光剑影之传出,而里面的西雅图克,此时已经完全无法自如行动,就像一个大铁桶般,被卡洛斯的闪光式高级连击打的直转圈圈,完全找不着北。

这恐怕是他的伪领域成就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在高级连击下那种身体被别人所支配,任人宰割,生杀予取的无力感。

而西雅图克那六道金'色'弧光,在卡洛斯开始高级连击以后,依然冲了上来,卡洛斯不躲不闪,其四道命他的身体,当场从他的腰肋肩膀和小腿处喷出四股血箭。

虽然这样的伤害,对经常受到伤害,甚至将死亡吊在脑袋下面的冒险者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骇人的场景,但是受到这样严重的伤害,无论是意志力多么强的冒险者,身体也总会不自觉的颤抖一下,大量失血也会让身体温度降低,动作开始迟缓。

然而,卡洛斯却咬紧牙根,将这种无法避免的身体本能反应,硬生生的给遏制了,没有丝毫动摇到他对西雅图克的精密攻击,这种意志力和决心,却让人不得不为之动容。

所幸的是,那六道金'色'弧光,在从卡洛斯身边划过以后,便失去了控制,落在擂台边缘的保护罩上,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足足僵持了将近十秒,才被号称领域级的保护罩完全阻隔下来。

“要结束了吗?”

老酒鬼长叹一声,眼前的场景,怎么看也是西雅图克大势已去。

虽然无论是祝福之锤,和卡洛斯的攻击,对西雅图克的伤害都不是很大,但胜在频率快,以这样的伤害力持续下去,恐怕只要再过十多秒,西雅图克就会因半血制度而被淘汰下来,只要卡洛斯这十多秒里,不出现一丝失误的话。

没有多少人认为卡洛斯会在途出现失误,这是对从他开始战斗以后所表现出来的沉着和稳定的充分信心。

不过,意外的出现,总是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的。

卡洛斯的确没有出现一丝失误,多少包裹在铺天盖地的攻击里面的西雅图克,却发生了变化。

一股血红'色'的气息,在卡洛斯手的空间之刃和祝福之锤所组成的,那苍蝇也无法飞出去的刀光剑影之,弥漫出来,我们无法从那一道快过一道的剑光里面,看到里面的西雅图克的变化,多少从卡罗素逐渐凝重的神情,便可以发现局势似乎产生了变数。

看看旁边的老酒鬼,她的神'色'特别凝重,最后仅仅是用力的叹息一声。

“你也累了吧,又何必呢?”

隐隐可以感觉到,西雅图克心那股不可动摇的执念,似乎被卡洛斯所击碎,真按照老酒鬼的话来说,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处于狂暴边缘,这让我想起一个自己曾经经历过的词。

完全狂暴!

“不去阻止他吗?”

我瞄了老酒鬼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两个学生,一个陷入完全狂暴之不可自拔,另外一个,想必在对方的完全狂暴状态之下,也无法坚持多久吧,这很有可能是两死的局面。

“阻止?当然要阻止,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西雅图克面临着精神崩溃的临界,但是对他来说,如果能乘此一口气将内心的痛苦发泄出来,未尝不是一个破而后立的契机,到底怎么样,就要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老酒鬼的话,虽然说得漫不经心,但是在一旁的我却能感觉到,她身上正酝酿着力量,随时都能爆发出来,将两个人阻止。

“你也不容易呀。”我难得为她感叹了一声。

在八强莎尔娜对阵亚洛的时候,她费尽苦心,甚至以强硬的态度让天使裁判改变比赛规则,现在,又得为两个打死打活的学生买账。

“知道就好,你呀,在后面的比赛里让我少'操'点心,就是对我的最大帮助了。”老酒鬼没好气的瞄了一眼。

以后坚决不收什么学生,哪怕资质在高,就算是什么创世神之子来了都好,坚决不鸟,看到这样的老酒鬼,作为懒人的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不过,为什么就只说我一个人呢?作为总是和莎尔娜姐姐作对的老酒鬼,将话锋转移到莎尔娜姐姐身上才符合她的'性'格呀。

算了,先将这个放下,关注战况才是王道。

往擂台方面望去,此时从西雅图克身上散发出来的血红气息越来越浓,而卡洛斯的眉头则是越皱越紧,在无数道惊讶的目光,卡洛斯竟然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

抽剑,撤锤,向后退。

他竟然放弃了好不容易才抓到的机会,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胜利,能让他做出如此果断的判断,究竟西雅图克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刀光剑影消散后,取而代之的是全身散发着血雾的西雅图克,他身上的古代装甲,已经破开了许多口子,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发现他的巨大变化。

一道一道黑'色'的图腾,在他铠甲'裸''露'的部分显现出来,散发着凶兽般的狰狞气息,而他本来已经结实到无以复加的强壮肌肉,更是越发鼓胀,凸起的肌肉像钢铁般坚硬,将坚实的古代装甲也撑得咯啦咯啦作响,似乎随时都要被撑爆。

一股凝重的气息从擂台上弥漫开来,西雅图克那蜷缩暴涨,发出微微兽吼的身体,就像一个正在裂开的凶兽巨蛋,随时都要孵化出来般,散发着一股不祥,让人不安的气息。

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没有必要坚持到这种程度吧,这两个天才级的人物,任何一个死了都足以让人惋惜不止,是知道完全狂暴是何物的冒险者,心都隐约担心,目光望向天空上方的天使裁判,希望他能将这场已经完全脱离轨道的比赛制止下来。

天使裁判似乎也在犹豫,目光紧紧盯着西雅图克的一举一动,不过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同的东西,正在观望,迟迟没有发出声音。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之下,西雅图克却逐渐发生了变化,并没有如同凶手般狰狞爆发,反而是身体散发出的那股血红'色'暴戾气息,逐渐的减弱,那一条条在暴涨的肌肉里显现,似乎随时都要裂开的青筋血管,还有身上的黑'色'图腾,也逐渐消散。

不约而同的,天空的天使裁判和一旁的老酒鬼,都像卸去了肩头上的万斤重担般,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竟然凭着自己的意志,将自己从完全狂暴的临界线上拉了回来,这是何等恐怖的意志力。

“这个孩子,也长大了不少呢。”松下一口大气的老酒鬼,由衷的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然后接着感叹了一声。

“比起某个无法控制自己的笨蛋来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呃——”

听老酒鬼这样一说,我的嘴角顿时不自然的撇了一撇,她口的“笨蛋”,除了我还能有谁,却又无法辩驳,那时候被贝利尔的幻境戏耍了一次,眼睁睁的看着维拉丝和莎拉死去的无力感,到现在,即使再回忆起那一幕幕,那种感觉,心里也会涌起一股愤怒,直想变身血熊发泄出来。

对于那一次失去理智的变身,虽然鲁莽,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对于老酒鬼的调侃,我只好鸵鸟式的将目光一撇,落到擂台上面。

西雅图克,现在已经完全从完全狂暴状态的临界拉回了理智,他单膝跪倒在地,手的两把斧头支撑着他的庞大躯体,并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那副疲惫的样子,仿佛只要将他手两把斧头抽走,他便会立刻失去支撑,倒地不起。

那六道金'色'弧光的损耗,还有刚刚完全狂暴时,一拉一扯所消耗的力量,足以将他全身的大部分力气抽干。

“西雅图克,没想到……你的确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卡洛斯并没有乘机攻击,而是站在对面由衷感叹道,换做是他自己,他也没有信心能够从完全狂暴的临界将自己拉扯回来。

“嘿嘿——”

从西雅图克的喘气声,发出带着淡淡自嘲的苦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如释重负,一种卸去长久以来压在心头里的压力的轻松感,他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着卡洛斯,突然开口说道。

“卡洛斯,知道我为什么……对胜利如此执着吗?”

他看着卡洛斯,目光却并没有聚焦到他身上,而是更远的天空,接下来的话,与其是对卡洛斯说,倒不如是他喃喃自语的回忆。

“答案很简单,我小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有父母,还有一个哥哥。”稍微'露'出温馨的笑意,但是随后一变,西雅图克用沉重无比的语气说道。

“但是在四岁的那一天,数量众多的怪物袭击了我们的村落,将守卫全部杀死,当时父母匆匆的将我藏到草垛里,然后和哥哥一起拿起武器,与闯入来的怪物战斗,最后被杀死。”

不知不觉,西雅图克的眼睛里眼睛留下了会很的泪水,紧握着斧头。

“我当时,就躲在草垛里,看着他们和怪物战斗,看着他们被怪物杀死,然后被一刀一刀分割开来,头颅,手脚,内脏,骨头,然后原地坐下,大口大口的吞食,父亲,母亲,哥哥三人的头颅,面带着愤怒的神情,被怪物吞到嘴里,逐一的嚼碎,那一幕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我当时,却吓得两脚发抖,明明身边有一把柴刀,却连握起它的勇气都没有,甚至,吓得'尿'裤子了,哈哈哈——,很可笑吧,在世人眼勇猛的野蛮人一族,竟然出现了我这样的懦夫。

这些年来,每当想起那时候的情景,还有在得救以后,其他小孩好奇的问我‘为什么全村人都死了,只有西雅图克你没有死’的时候,我就恨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不一起被怪物吃掉才好,我最恨的,不是那些吃掉我的亲人的怪物,而是没有勇气拿起武器和怪物拼一死战的自己,所以我发过誓,为了不再懦弱,我要变得更强,更强,无论是任何敌人,都能堂堂正正的面对,绝不能输!!!”

说着,西雅图克似乎获得了某种力量一般,将两把战斧用力一撑,站了一起,单斧指着卡洛斯,那笔直的身躯,威凛的神情,让人感受到了那股从他心灵深处爆发出来的坚定信念。

“所以,卡洛斯,我一定要赢你。”

“我也不能输,我也有绝对不能输的理由。”卡洛斯将手空间之刃握紧,同样散发着无法动摇的信念,紧紧盯着西雅图克,一字一句的说道。

天空的云朵,这一刻也开始剧烈的涌动起来,不约而同,互相对峙着的双方,嘴角都'露'出一撇微笑。

尊敬,兴奋,还有——必胜的笑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