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弃权?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很可惜,在数万人的睽睽之下,本来打算上演一段感人肺腑的师生情,展现自己慈师一面的卡夏,却并未如愿。

当她的手伸向西雅图克的时候,眼角不断流着泪水,哭得稀里哗啦的西雅图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像小孩子一般无垢而舒服的睡容。

“……”

伸出去的手僵硬在半空,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卡夏用杀人般的目光狠狠盯着西雅图克——明明是自己转变形象,咸鱼大翻身的大好时机,这家伙却如此不识趣,看来还是缺乏调教呀。

不过……

她看着西雅图克的睡容,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酒红头发,嘴角也不禁溢出一丝笑容第五百三十七章弃权?谁?,西雅图克这样安详的睡容,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还清晰的记得,几十年前,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还拖着鼻涕在训练营里接受她的调教的时候,他们两个的样子。

西雅图克平时大咧咧的,争.强好斗,那光溜溜的脑袋虽然大,但是看起来却像塞不下任何心事一般,只有卡夏知道,夜里睡觉的时候,西雅图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噩梦,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将自己的帐篷搬得远远的,睡觉的时候不肯让任何人接近。

而卡洛斯则是和西雅图克相反,.十二三岁的年纪,便给人一种沉稳大气的感觉,那张尚带一份稚气的脸上,很少露出笑容,总是一丝不苟,目光冷静,让人有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但是睡着的时候,这喜欢扮老.成的小家伙却原形毕露,卡洛斯的睡相极为不安分,不单会踢被子,说梦话,早上还会赖床,总之每次卡夏去叫醒他的时候,经常在床上看不到他,只要将床一掀,就会露出不知在什么时候滚到床底下去呼呼大睡的卡洛斯。

如果不第五百三十七章弃权?谁?是遇到那个人的话,卡洛斯……

勾着嘴角想了一会,卡夏才摇了摇头,将西雅图克.头戴的突击盔,在耳朵部位向外延展出去的盔翼抓住,然后用抓着牛角拖动死牛一般的举动,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咦——?”

回过头,她发出惊奇的声音,向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脚步踉跄的朝自己走过来的卡洛斯打了声招呼。

“哟,你还活着?”

“……”

卡洛斯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却没有出言申.辩,卡夏的毒舌属性他小时候就已经见识过无数次,经过充满了辛酸童年的他,对卡夏各种恶劣性格的免疫力已经高到极点。

从战斗结束到.现在,经过天使裁判的十几分时间讨论,他的体力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总算能够勉强站直身体了。

这也正是天使裁判判断卡洛斯胜利的原因之一,如果忽略半血制度的规则,让比赛进行下去的话,那也是卡洛斯先站起来继续发动攻击。

“还能走动吗?要不也帮你一把,不用客气,好歹你也是我的学生嘛,偶尔向老师撒娇一下也是可以的,啊哈哈哈——”

见卡洛斯捂着胸口,脚步踉跄的样子,卡夏不禁嚯嚯的笑了起来,努力让自己散发出园丁的光辉。

看着头盔盔翼被卡夏抓着,脑袋和脖子被提在了半空,胸腹以下则是一路擦地拖过来的如同死狗一般的西雅图克,卡洛斯再次选择了沉默。

这已经不是撒不撒娇的问题了,在数万人眼中被这样拖走的话,总觉得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西雅图克还好吗?”

为了让自己免遭被拖走的命运,卡洛斯看看晕过去的西雅图克,转移话题问道。

“恩,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卡夏叹了一口气。

说好,是因为西雅图克从年幼延续至今的心理阴影,似乎解脱了不少,当然,不可能因为场外近万名野蛮人吼几声,就能将折磨了他几十年的噩梦一下驱散,这种情节只能在小说里出现。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好的趋向,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他,尊敬他,他内心那股对懦弱无能的自己的憎恨,还有因此而被严重扭曲的执念,也会慢慢被解开,时间,才是万能的治愈之药。

说不好嘛,前面也说了,本来头脑构造就不是很复杂的西雅图克,很有可能来个n级脑震荡什么的,智商再跌个几十,搞不好还会出现局部失忆之类的经典桥段。

听完卡夏的解释以后,卡洛斯微微点头,对于冒险者来说,只要还活着就没问题,至于智商降低,大脑失忆什么的,呃,这个……也不大好说。

“你现在的身体,也快吃不消了吧,快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卡夏瞄了卡洛斯一眼,拖着西雅图克的脑袋一路离开了擂台,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拖痕……

“……”

“怎么了?”卡夏回过头,看着似乎不愿意离开的卡洛斯问道。

“你先送西雅图克回去吧,我想看完下一场比赛再说。”卡洛斯沉默了一会,默默说道。

“原来面对那两个人,你也会感到压力呀,哼哼,看你老是板着脸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不会将他们放在心上,认为赢了西雅图克之后,就已经半只手攀上了冠军宝座呢。”

老酒鬼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对于游戏人生的她来说,总是一副正经沉默面孔的卡洛斯,完全就不像是从她手中教出来的,让她自觉“颜面大失”,因此难得有机会可以调侃一下,她当然不能放过。

“是的,这两个人都很强,而且和西雅图克的战斗中,我的底牌也全部漏出来了,我得好好观察一下他们的真正实力才行。”

卡洛斯并不为卡夏的调侃所动,而是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哼,真无聊。”卡夏鼻子一哼,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如果你是为了观察他们的实力才留下来的话,那么就没那个必要了。”

“为什么?”

卡洛斯稍稍露出疑惑的表情,下一场比赛的两个人同是卡夏老师教出来的,和卡夏情同母女(?)一样的亚马逊莎尔娜,还有卡夏的最后一位学生,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字有点奇怪,是从哪个不为人知的小部落里走出来的吗)。

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的实力并不会相差太远,如果不使出全力的话,就无法打败对方,正是自己查探敌情的好机会,为什么卡夏会这样说呢?

“走吧,别在这瞎迷糊了,等会我再给你解释。”卡夏看了卡洛斯一眼,示意他跟上,然后继续拖着可怜的西雅图克前行。

跟了卡夏多年,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卡洛斯还是能分清的,所以虽然心头迷惑,但还是按照卡夏的话,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卡夏说的对,他的体力早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现在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意志站着,眼睛都有点发黑了。

和卡夏那边稍稍有些温馨的师徒三人场面相比,我们这里的气氛,则是显得金钱味十足了。

“喔喔喔~~~我赢罗。”

天使裁判宣布卡洛斯胜利的一刹那,瞪大眼睛的小幽灵也欢呼起来,将地上的各种宝物收拢在自己前面,想了想,将我身边的琳娅也拉了过去,全部抱在一起,露出幸福陶醉的表情。

“……”

这小家伙,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为了让她充分回忆起事实,我伸出手,将她柔软的脸蛋往两边轻轻一拉。

“呜呜~~”小家伙立刻悲鸣起来,银色眼眸眼汪汪的看着我,一副你干嘛又欺负我的可怜样子。

“赢的人,似乎不止你一个吧。”

我咳嗽两声,指了指莎拉,再指了指自己,除了小幽灵以外,我和莎拉都是买卡洛斯赢的人,而另外三个,三无公主,小狐狸,还有莱娜,却是压在西雅图克上面,刚好是三对三。

“小凡和小莎拉的,都还不是大家的,我就暂时保管……呜哇!!”

再次遭到我的手刀攻击的小幽灵,悲鸣了一声,抱着小仓鼠般瑟瑟发抖的脑袋,用“你给我记着”的眼神,用心险恶的看了我一眼。

“我说呀,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所谓的赌博,最高兴的一刻不就是在分赃的时候吗?你可不能剥夺了我们的乐趣。”

我理直气壮的将小幽灵前面的赌注,包括琳娅在内,伸手拢了回来,看看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赌注,再看看俏脸通红看着我的琳娅,沉思片刻,脑海里白色和黑色剧烈交战着。

“小幽灵说的对,大家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这些我就暂为保管了。”最终被黑色占据了大脑的我,这样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朝赌注伸出魔手。

可是有人的动作却更快,手还没有碰到什么东西,就传来一阵疼痛,定眼一看,原来是小幽灵张着那一口白皙闪亮的牙齿,咬在我的手背上,然后顺着手背一直向上咬过去……

最后,好不容易在莎拉的调解下,三人分赃,结果我还是悲剧了,分到了自己,小狐狸将我压出去那份赌注,输给了我……话说这是何等失态的胜利呀!!

其实小幽灵是想先将“我”挑走的,但是看到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想到被她“挑走”以后做牛做马的日子,我便冒出一身冷汗,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势先将自己给挑走了。

话说,谁能帮我理顺一番刚刚那些话吗——为了避免让小幽灵挑走小狐狸压在赌注上的我,让我做牛做马,所以作为赢家的我先将作为赌注的我挑走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道呀,奴隶社会吗?这一刻,作为赢家的我,在输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注视下留下了悔恨泪水。

然后,小幽灵拿走了三无公主的古董金币,而莎拉则是笑纳了莱娜的大预言术,作为赌注的琳娅感到自己的人身自由终于保住了,不由松一口气,三无公主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那枚金币,小狐狸反正没有损失,也毫不在意,莱娜更是笑颜盈盈,恬静依然。

这场赌注果然是只属于我的悲剧舞台吗(跪地)?

“好了,小凡,该轮到你上场了。”

眼看卡夏三师徒消失在擂台上面,分赃完毕的小幽灵,修长睫毛扑闪的眨了几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然后突然提醒我道。

“傻蛋,不要告诉我这样残酷的事实。”雪上加霜的打击,让我抱起脑袋苦恼的摇了起来,想将等会的事情全部甩出记忆之中。

“就算你现在逃避,也已经太迟了。”

小幽灵看着我道,似乎在为我鸵鸟式的逃避现实而感到有趣,小指头指了指莎尔娜姐姐那边,只见她看了我一眼,手握长枪,已经先往擂台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为什么对手偏偏是姐姐,为什么对手偏偏是姐姐,我宁愿换成是老酒鬼好过,呜呜~~”

我继续不肯接受事实的悲鸣着,被小幽灵催促着,催头丧气的往擂台的方向走去。

“话说回来,你们不继续赌下去了吗?”

走了几步,我突然回过头,惊奇的看着小幽灵,这不像她的性格呀,特别是我的战斗,她不好好赌上一赌,简直就是愧对目光如炬的候补圣女爱丽丝大人这个伟大的称号了。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也迎来了她们看着我的惊讶目光。

“原来小凡还什么都不知道呀。”

小幽灵看了看我,那双美丽的银色瞳孔流露出几分无奈。

“吴大哥,的确稍稍迟钝了一点。”琳娅也抿起小嘴,嘴角露出一丝了然笑意。

“大哥哥,这场战斗没有可以赌的地方哦。”就连小莎拉都似知道什么似的,火焰一般的瞳色,朝我眨了眨。

就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吗?这种被孤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她们究竟瞒着我什么?

“小维拉丝教给我们照顾,小凡你安心去吧,很快就能回来了。”

还没等我问个明白,天使裁判在擂台上的催促声已经响起,带着满头的雾水听完小幽灵最后一留言,我才不情不愿的踏上擂台。

左右看看,刚刚被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大破坏分子,几乎翻了个底的擂台,已经完全修复过来,上面依然是绿草茵茵一片。

临近崩溃的领域级魔法护罩,也重新抖擞起来,只是那么片刻的功夫而已,真让人不得不佩服天使族的手段,用原来世界的说法是:简直就和我们不是同一个文明层次的存在。

同时,擂台外围的冒险者的窃窃私语,也传入了耳中,细听了一会,我才明白这些冒险者这么兴奋的原因。

如果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迄今为止最精彩的战斗,那么我和姐姐这场,则无疑是八卦味道最浓重的一场。

时不时能听到冒险者之间出现这样的对话。

“听说了没有,这场比赛的两个人,亚马逊莎尔娜和德鲁伊吴凡,是两姐弟哦。”冒险者甲故作神秘兮兮的向对方透露小道消息。

“真的吗?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冒险者乙带着疑问语调的声音,给人一种明显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的气势。

“绝对错不了,这在罗格营地和鲁高因的冒险者里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冒险者甲如同干柴,遇上了乙的烈火,也遥相呼应的被点燃了,两人周围的温度顿时升高不少。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姐弟之战呀,多让人激动的场面,啊啊,我的灵魂已经燃烧起来了。”冒险者乙在原有气势上再次爆发,变身超级赛亚人三代,开启了万花筒八卦眼。

“不过,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冒险者甲突然的一句话,总算遏制了乙无限爆发下去直到粉碎虚空的趋势。

“你看两个人,从里到外一点都不像,真的是姐弟吗?”

“没错没错,这样一说我也有些奇怪了,你看,莎尔娜是我见过的最漂亮完美的女人,她的弟弟就……”

两人沉默了一会,然后相继从口中吐出宛如一道道刺向我心头的利箭般的形容词。

“人如其名,平凡……”

“哇,斗篷也很老土,听说外号就叫斗篷男……”

“而且没有一点高手气势,他真的是那个打败穆拉丁的德鲁伊吗?”

“幸好我买了莎尔娜赢……”

“还好还好,我也是……”

“……”

在比赛开始之前,我能先拿这两个混蛋活动活动筋骨吗?

深呼吸一口气,我大步走向擂台中央,那里,莎尔娜姐姐早已经站在对面,手握长枪而伫,满头的金色长发随风飞舞,高挑修长的身姿挺拔而立,神色冰冷肃然,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就宛如女战神一般耀眼。

看到这一幕,就连我都对刚刚那些冒险者的窃窃私语有了一丝认同感,换做是自己,以局外人的角度看这场比赛的话,对比两个人,恐怕也会立刻将赌注压到姐姐身上吧。

看到我无精打采的走上来,姐姐冰山一般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将耳中随风凌乱飞舞的发丝稍稍拨到耳根处,海蓝色的眼睛看向我。

“弟弟,这样可不像话,将头抬起来,堂堂正正的站直。”

我下意识的振作起了精神,抬头挺胸,将视线正面迎向姐姐,然后立刻发现一件刚刚已经看到,但是直到现在却才反应过来的怪事。

姐姐的头发并没有用她那枚金色的金属发束束紧,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飞舞,怪不得觉得比往常更耀目了,话说回来,姐姐要用这种状态和我战斗吗?

眼看我和姐姐站好位置,场外不禁想起震天的欢呼声,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一股八卦之魂从这些欢呼者身上涌出,直冲云霄,连那些天使都对冒险者这股莫名的热情,流露出惊讶神色。

“两位准备好了吗?”天使裁判站在中央,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例行问道。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姐姐也漠然示意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我宣布,四强赛第二场,德鲁伊吴凡对阵亚马逊莎尔娜,比赛开始。”

说完以后,这位有前科的天使裁判,再次以神一般的速度,略带喜感的窜上天空,不过现在我也懒得吐槽了。

天使裁判消失后,我和姐姐的视线迎面相对上了,姐姐的目光带着一丝作弄的笑意,似乎在细细的观察着我,让我更加紧张,下意识的握了握手,却发现连武器都没有拿出来。

而后,才继续发现,全身装备也未穿上,自己正处于“裸奔”状态,恐怕莎尔娜姐姐一个技能过来,就得下台了。

不过也没什么,莎尔娜姐姐是不会这样做的,再说,她身上也同样没有穿任何装备,一身简单的轻便装束,外面披着红色披风,手中握着一把长枪,还是老酒鬼手中那种成捆甩卖的量产型货色,而不是她那把金色长枪。

嗯,气氛有点奇怪,比赛明明已经开始了好一会,但是我和姐姐依然没有换上装备,手中的武器也是有等于无,迎面站着,看起来到像是在玩对视游戏。

有些冒险者已经开始暗中yy,虽然这两个人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但是私底下气势却已经展开了激烈交锋,暗潮涌动,惊险万分,战斗于无形之中,高手,不愧是高手呀。

当然,这样想象力丰富的冒险者毕竟只有少数,大多冒险者都已经等的心急如焚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有一股想笑出来的冲动,并随着勾起了嘴角——自己在烦恼个什么劲呀,其实答案不是早就已经有了吗?

我曾经说过,手中的武器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准维拉丝她们,当然也包括姐姐在里面。

虽然心里的确很期待和卡洛斯一战,但这并不是表示,我非得赢了这场比赛才能实现愿望,私底下找卡洛斯也一样,想必这位大师兄不会不给我面子,当然,就算他真不想给,到时候,我至多厚一次脸皮,直接开打也成。

至于最后的奖励,我需要的神圣药水,也并不一定要赢了才能得到,若是莎尔娜姐姐赢得冠军的话,那就不用说了,即使不幸卡洛斯赢了,从他手中讨几瓶大概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卡洛斯孤家寡人一个,用不了十瓶,最多就是放一点血吧。

当然,就算撇去上面的因素,我也不会为了什么大理由,而将武器对准姐姐,那对我来说是无疑是背叛信仰一般的残酷。

怪不得小幽灵她们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认为这场比赛根本就没有悬念,原来是吃透了我的个性呀,果然是旁观者清。

想通了这一切,我心中顿时豁然开朗,原本的慌张和无奈通通都消失不见,看了姐姐一眼,她看着我的目光依旧带着一丝温柔笑意,手中下意识的把玩着长枪,似乎很感兴趣于我表现出来的各种反应。

深呼吸一口气,我向天使裁判举起右手。

“我……弃权。”

咦?

我……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变成了女声?而且是再熟悉不过的女生?我顿时慌张起来了,难到是身体终于被菲妮那只伪娘的病毒给侵蚀了,迎向了奇怪的结局路线?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那一声熟悉女声所道出的“弃权”二字,并不是我说出来的,而是对面的莎尔娜姐姐。

她和我一样,举起右手,却后发先至,抢先我一步说了出来。

我的大脑顿时蒙了,这……这怎么可能?

强势的姐姐,永不低头的姐姐,竟然会从这样宛如女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姐姐口中,说出弃权这两个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