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营地第三抠门流的全屏+弹幕攻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五章营地第三抠门流的全屏+弹幕攻击

“突然之间,星辰涌动,阴风做起,天地'色'变,手的占星水晶球吱吱剧烈晃动,随后咯啦一声,竟然出现裂痕,爆裂开来。 飞”

用着万分凝重的神'色',卡夏成功的将其几个不明真相的女孩拖入了她的戏里面,然后眼睛猛地的一圆睁。

“原来——!!”

“原来怎么样?”

几个女孩,维拉丝,莎拉,还有小幽灵,都紧张的吞咽一声。

“原来,就快要下雨了。”

深呼吸一口气,卡夏陶醉似的的说出了最后的答案。

“呜——”

察觉到自己被作弄,她们的目光顿时困'惑'起来。

“咦,就你们这几个小笨蛋上当了吗?其他人呢?”虽然享受到了作弄人的乐趣,但是卡夏还是意犹未尽的看了看其他人。

她将目光放到最近的琳娅身上。

“那个……因为哈洛加斯根本就没有夏天。”

琳娅稍微有些困扰的笑了笑,看了维拉丝她们三个一眼,如果可以的话,她那股子小女人心态,到是宁愿一起加入笨蛋三人组被骗。

虽然琳娅看似只吐槽了其一个微不足道的地方,但是这一句剑走偏门的吐槽,却偏偏起了画龙点睛之效,让卡夏意外的纠结起来。

她再将目光看向三无公主,很好,差点就从她身边闪过了,好再在最后关键时刻停住,看来三无公主的无存在感气息,对于卡夏这种嗅觉敏锐的超级亚马逊来说,还是略显得火候不够。

“普通来说,占星术是观星,和水晶球毫无关系,所以……”

对于刚刚那个笨蛋没有接受自己为他打气的礼物——这本自己从七岁开始就作为珍藏版收藏起来的“有着十一年历史的很重要很有纪念价值的绝版h书”,三无公主似乎有点小不爽。

因此,从比赛一开始,她就一直在书上翻看着,似乎在思索,究竟这本书有什么地方让那个笨蛋不满意了?

其他人一句话的鼓励,明明都很高兴的收下来,唯独我……这本珍贵的书,哼……很久没有研究新食材了,那笨蛋一定已经迫不及待了吧。

这样面无表情的想着的茉里莎,遭到卡夏的目光'骚'扰,自然不会吝啬于自己的毒舌,视线从书页上,以机械般缓慢均匀的动作,移到卡夏脸上。

三无公主那双亮黄'色'的漂亮瞳孔,是如此的清澈和晶莹,这一回头,就将卡夏大半个上半身,都清晰的倒映在其,只不过里面明明应该闪烁着她这个年龄特有的纯真和明媚的眼睛里,此刻却没有任何焦距和感情,就像失去了灵魂般,被这样的木然视线注视着,就连卡夏也微微打了一个寒颤,心想吴小子身边果然尽出些怪人。

“所以说那些街头上,在自己胸前放置水晶球,自称是占星师的人,大多都是连占星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毫无技术含量的骗子。”

“……”

如果说琳娅的话,只是很隐晦,很柔和式的吐槽的话,那三无公主拐弯抹角式的吐槽,无疑则是伤口撕裂追加剧毒、放血和锉骨,让卡夏现在的表情,宛如被几十根从天而降的利箭,'插'在了心口上一般,郁闷的都快滴出血了。

“小茉莉,心情似乎不大好呢。”

维拉丝小声苦笑着,在莎拉耳边悄悄说道,相处得久了,续某人之后,她们也开始笨拙的学会了从茉里莎那张永远也不会'露'出其他表情的脸上,慢慢察觉到她内心的身为女孩子的细腻感情了。

“似乎是因为大哥哥刚刚……”

莎拉看的更透彻一点,表情也十分困'惑',虽然她觉得自己的大哥哥,不应该拒绝茉莉姐姐的一番好意,但是用那种书为大哥哥打气的茉莉姐姐,似乎也……

“还有最后一个漏洞。”见卡夏沮丧不已,作为老对头的法拉自然不会介意伤口撒盐,也将老脸凑过来,笑嘿嘿的说道。

“哈洛加斯是不会下雨的。”

“你这个老家伙去死。”

卡夏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对几个女孩子板脸,可法拉就不同了,一听到他这样说,顿时满腔的怒火撒了过去,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立刻就不顾他人目光,吵了起来。

“我看卡洛斯真是没什么希望了。”

在卡夏和法拉正斗得激烈的时候,另外一边,作为战斗狂人的西雅图克却全身关注的盯着擂台,丝毫没有收到他们的干扰,此刻突然开口喃喃道。

在他的眼,笼罩在血红'色'世界里的擂台上,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这片火海吞天吐日,咆哮不止,光从远处看着,那火红的颜'色'就能让人额头热出汗水,根本就没有黯淡的倾势,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卡洛斯就算再怎么强,也无法在空长时间逗留吧。

卡洛斯现在这一身装备,已经是最适合他的配置,能让他发挥出最强实力,如果现在临时更改,换上抗火装备的话,势必会削弱他的一些实力,更甚是打'乱'他的战斗步调。

或许有人说,圣骑士有抗火光环,但是如果卡洛斯选择抗火光环的话,也就意味着他失去了其他光环的辅助,实力同样会受到削弱。

就算退一万步,卡洛斯不惜削弱实力,换上最好的抗火装备,踩上抗火光环,将抗火属'性'提升至最大,也不可能完全免疫得了地上的火焰,一样会消耗生命,只是度的快慢问题而已。

换言之,这根本就是如同西雅图克的超级旋风一样,覆盖整个擂台的持续'性'攻击。

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全屏幕持续闪耀瞎狗眼攻击,简称全屏攻击。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丝机会。“西雅图克看了几眼,话锋又突然一改,捏着下巴,故作学问的说道。

“你看,小师弟的每一次攻击,消耗都很大,而且维持这个火海,也需要不少能量吧,这样的消耗,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这或许就是卡洛斯唯一的机会了。”

“你这个笨蛋,充什么高手,错,完全错,少在这里给我丢人了。”卡夏毫不犹豫的在他屁股后面踢了一脚,大声骂道。

“就算你是卡夏老师,也不能无凭无据就反驳我的观点。”西雅图克在这方面到是出奇固执,有股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强气。

“我说啊,你这样的说法,完全就是还没有察觉到那小子的伪领域的真正恐怖之处,以为只是创造出一个吓唬人的血红'色'世界,随便增强点力量,对吧。”

卡夏怒其不争的捂着额头叹道。

“当……当然不是,我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玄机,只不过消耗巨大,那是不争的事实吧。”西雅图克紧抓着自己的主要观点不放,坚持不让卡夏忽悠。

“所以我才说你是笨蛋,看问题只看到一面。”卡夏指着擂台上的血红'色'领域怒道。

“你小子,现在给我好好用心,聚精会神,仔细感觉一下领域里面的元素波动。”

“算了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野蛮人在元素感知方面向来是比较迟钝的,哪像你这个老怪物经验那么丰富?”法拉在一旁看似打圆场实则讽刺着说道。

“你还不是一样是老怪物。”卡夏顿时不乐意了。

法拉没有理会对方的愤怒,转过头向西雅图克解释道:“其他冒险者应该很难察觉到,但是在我们眼,那个血红'色'领域里面,吴小子的身体,就好像一个漩涡,让整个领域里面的气流元素,都在以他为心被漩涡卷入里面着,而且,那看似消耗巨大的火海,还有那双火焰翅膀,其实已经化为了他的身体的一部分,同样有着吸收领域内元素的能力。”

看着西雅图克'露'出一丝领悟的神情,法拉呵呵一笑:“简单点说,维持火海和那双翅膀,的确要消耗不少力量,但是在那伪领域那惊人的回复力面前,这股消耗和回复,基本上能够持平。”

在西雅图克震惊的神'色',法拉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再次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而且,你以为现在吴小子的攻击消耗很大吧,其实不然,你没有察觉到吗?他现在发出去的火焰攻击,在落空以后,都逐渐分解了,那并不是消失,而是被已经成为他身体一部分的火海,给全部吸收掉,重新回收起来了,就像你改良的那招双手投掷一样,所以说,如果被这些看似消耗巨大的攻击所蒙骗,打着将吴小子的力量消耗完的主意,那先累到的肯定是对方。”

卡夏也在一边点了点头:“虽说吴小子的脑袋不怎么样,但是作为营地第三抠门,一旦他那小家子气的节约思想作祟,所组合出来的战术,也是十分恐怖的。”

“迪亚波罗最恐怖的地方是什么?不是他的殛炎之火,而是它的恢复能力,和现在的吴小子有些相似,不过他的吸收度更要快上几千几万倍,领域的威力和范围也不是现在的吴小子所能比拟得了的,他的力量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人人都以为迪亚波罗是攻击恐怖,但持续能力不强的对手,但他偏偏却是三大魔神里面耐力最强的一位,想当初,几百个领域级的高手一起出动……”

说到这里时,拉法不知想到什么,突然闭口不言,目光看向擂台,显然是不想再说下去了。

“那卡洛斯岂不是一点获胜的几率都没有。”

“我不是说过吗?只有1%,也相当于没有了,还好还好,我将赌注压在了吴小子身上。”卡夏拍拍胸口,松一口气的说道。

“难道你还不知道卡洛斯那些破事?他现在不能输呀,你还真的是他的老师吗?”法拉这样一听,顿时也无语起来。

“当然是,但老师是老师,赌博归赌博,得分开来,吴小子明明有99%的胜算,而且赔率那么大,而且就算我压了卡洛斯,也不会对他有任何帮助,我不压吴小子我脑子有'毛'病呀?”

卡夏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这样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吗?其实我也压了吴小子赢,三个宝石,可是从上次侥幸没有被阿卡拉没收的实验经费里擅自取出来的,打算狠狠赚上一把。”

法拉贼眼一转,和卡夏一同笑了起来,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

时间拉前一些,从高空坠落以后,纵使有岩浆作为缓冲,但是那股宛如火星撞地球的冲击力,依然让我头晕眼花,找不着北,从熔浆里站起,人人看着我,觉得那一刻的我强大威猛无比,其实没有一个人知道,那时候我的眼睛正在转着圈圈。

所幸,卡洛斯似乎也被我那时的姿态给镇住了,没有上前攻击,不然我还真得给他肉两下,我这样想着,打算比赛过后,还是去向西雅图克讨教一下如何做到坠落不受伤的诀窍,不然这样下去,来多几下,我那原本就平庸的智商,肯定也会跟着一起下坠。

卡洛斯呢?头脑稍微清醒一点之后,我四处张望,很快就发现了他的身影。

这一招火海,才算是血红祭奠的真正头汤,将擂台上凡是能站立的地方,都化作自己的攻击,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对付卡洛斯的全屏攻击,而且,经过伪领域的特殊加成以后,自己吸收能量的度几乎能和维持这片火海所需的消耗相持平,反正这些力量不用也是白不用,这样物美廉价的招式,作为罗格第三抠门的我又怎么会放过呢?

头汤过后,便是主菜上演了。

不过卡洛斯应付我的全屏攻击的方式,到是令我有些诡异,他现在正利用自己的瞬步,不断滞留在半空,一点也不肯接触脚下的火焰,我原本以为他会换上抗火装备,踩上抗火光环,硬撑着火海的伤害和自己战斗。

在我疑'惑'着的时候,对面的卡洛斯,看着那头紧紧锁定着自己的血熊,心也是思绪万千。

即使从卡夏老师那里知道,双方之间的力量差距是绝对'性'的,即使知道,自己获胜的几率只有几乎等于无的1%,但是在开始的一瞬间,自己的伪领域就被对方完全压制,只能紧紧蜷缩在身边一米远的地方,苦苦抵挡着外界那血红'色'能量的侵袭,还是让本已经知道事实的他,受到了很大打击。

原来力量上的绝对差距,就是这种感觉,毫无还手之力,卡洛斯除了这句话以外,实在想不出在领域的对碰上,还能找到什么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无力,那股绝对'性'的压制,就如同面对着一座无法攀爬的大山,面对着一片无法横渡的大海一般,换做是一般的冒险者,甚至是以前的卡洛斯的话,恐怕信心都会受到很大打击,乃至放弃希望。

但是,现在的他还不能。

不过,接下来的战斗,就如同伪领域的对碰一般,依然是一面倒的情况,他只能选择回避,那一次次恐怖的攻击,哪怕他被正面擦一点,也是立输的局面。

然而,熬过第二次攻击以后,面对着他的,却又是一片火海,让自己根本无法着地的熊熊火海。

他现在面临着两个抉择,两个都是万分不利的抉择。

第一,无视脚下的火海,用损耗生命的方式,换取最大的实力战斗。

第二,利用瞬步在空滞留,但是这样一来,所要消耗的体力和法力,都是非常巨大。

本来,按道理来说,卡洛斯的体质高,生命值大,应该是保留体力和法力才对,一般是这样,但是对于卡洛斯来说,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奈何,因为这场比赛对他来说意义不同。

最大的一点体现,是在半血制度上,卡洛斯必须赢,而且是在制定的规则之内赢,只这样,他才能获得那个愿望,所以,生命值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少一点,离战败就近一分。

而体力和法力,就算消耗光也没关系,到了卡洛斯这个级数的高手,或多或少都已经对自身的灵魂、生命和能量的关系,有一定的了解,掌握了一些透支的技巧,为了胜利,卡洛斯连命都可以不要,更何况是透支生命力和爆发灵魂,甚至像西雅图克斯那样完全狂暴,他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所以,他宁愿消耗体力和法力,也要保持生命。

现在他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消耗,而是应该如何打败对方。

四年以前,他凭着瞬步,配合技能,轻而易举的就在这头巨熊身上留下无数伤痕,让其完全没有反击之力,然而时隔四年,形式却完全颠倒了过来。

外表那层熔浆,怎么样看都不像是装饰,自己现在最熟练,也是最强力的组合技能之一,狂热光环+突击+复仇,真的能割破那层熔浆吗?卡洛斯心里也没有底。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维持这片火海,对方的力量消耗应该十分大,是不是可以利用自己的度,拖延一些时间,消耗对手部分力量再说呢?

但是,身处血红'色'领域之,他对周围的感知,比任何人都容易,纵使不如卡夏和法拉那种人老成精的家伙,但是卡洛斯也能隐隐感觉到,遍布在自己周围的血红'色'空间,好像隐隐以对手为心,不断的被吸了过去。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是卡洛斯的直觉告诉他,这种十分被动的拖延战术并不妥当,还是必须将主动抓在手里才行。

那层熔浆,就让我试一下,究竟有多坚固吧,他深深呼吸一口气,正待有动作,没想到目光所及,对方却比他先行了一步。

第三个提问:对付度比自己快的人,除了地图炮和全屏攻击以外,还有什么好办法?

答案是——弹幕!!

下一刻,火焰翅膀轻轻一扇,上面那一根根精致之极的羽'毛',随之飞舞起来,在空静静飘浮着,估'摸'看上一眼,就知道起码有上万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