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上大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七章上大当

仿佛同时有几十位法师连续不停的扔着火弹一般,漩涡内不断响彻着爆炸声。 飞

从爆炸溢出的火焰,被卷入漩涡里面,让整个漩涡,逐渐形成一个骇人视觉的火焰漩涡,那滚滚的焰浪,似乎要将一切卷入里面燃烧殆尽。

“嗖——”

卡洛斯的人影从火焰漩涡弹出,身上的暗金衣服【天堂装束】,微微的冒着白烟,看起来就像刚刚出笼的热乎包子一样。

这家伙,还真有够警惕呢,干脆给他一个【如同史泰兽一般嗅觉灵敏的圣骑士】的称号好了,明明只要漩涡里面的火焰再聚集多一点,我就可以给他来记威力不弱的小型火焰龙卷,将他烤个半熟了,真是的,难道这就是传说的,有着几十年历练经验的天才战斗直觉?

刚刚那一轮交锋,似乎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虽然卡洛斯没能冲破火羽的线,但是火羽也同样没能耐他如何。

看了看围绕在他身边的六枚祝福之锤,那就是捣毁火羽一次又一次攻击的凶手,卡洛斯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一一挥剑将迎面而来的火羽拦截,而那六枚祝福之锤,则是充当着下一道防线,将剩余的火羽给击破。

果然,圣骑士的祝福之锤很危险呀,不愧是能成为顶级圣骑士的最强技能的招式,四强赛的时候,卡洛斯也是依靠这些看似小巧精致,实则猥琐之极的祝福之锤,将西雅图克'逼'到绝境的。

话说回来,西雅图克现在怎么样?这几天都没见到他了,不知道脑子究竟有没有转傻……咳咳,打住,现在可不是溜神的时候。

自己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可以突破卡洛斯那六枚祝福之锤呢,地图炮的动静太大,很容易被卡洛斯闪过,而全屏攻击,卡洛斯现在也凭着瞬步滞留在半空,暂时对他无效。

现在自己手头上,也就好剩下作为弹幕攻击的无限火羽【维拉丝的平底锅】了,不过,对付卡洛斯,作用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大。

其一,数万根火羽,数量虽然多,但是卡洛斯的度快,要将他包围,必须将面积铺大,这样一来,密度度自然就小了,这也是卡洛斯能在火羽之支持下来的原因。

当然,要是将密度加大,自然能对卡洛斯造成麻烦,但是这也意味着让其他地方的密度变得单薄,很容易让卡洛斯抓住空隙,突破开来。

其二,到不是我不能再制造多一些火羽,其实在这个数量上,再弄多几倍,达到十万根,以我现在的实力也不是什么问题,但问题是,我控制不过来呀。

数以万计的数目呀,就算是达到四翼级实力,精通召唤系的死灵法师,恐怕也控制不过来吧,我现在能控制现在这数万根火羽,只是粗略指挥,大概控制一下分布,移动和攻击方向,和死灵法师'操'纵骷髅进行精密战斗,根本就是两回事,要真能做到那种程度的话,卡洛斯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而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粗略控制,数万根火羽也已经是极限了。

这种感觉,还真有些郁闷,明明只要再弄多一些火羽,或者将火羽控制的灵活一些,就能对卡洛斯造成伤害了,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一头这样的骆驼在自己面前,手头上却偏偏缺少这么一根稻草,其的无奈也是有口难言。

最后,就连弹幕似乎也奈何不了卡洛斯,不过,现在对我来说,赢他的最简单办法莫过于依靠弹幕,就算造不成伤害,只要能持续消耗他的体力,就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刻,我就不信他的瞬步能支持多久,而自己,通过伪领域的恢复能力和火海对能量的循环回收,就算支持个十天十夜都不成问题。

不过,这样还是很没劲,不是没有赢卡洛斯手段,只是实在不想就这样结束,卡洛斯现在斗志依然旺盛,让我一直抱着稍许期待,这场战斗,我所期待的不是胜利,而是痛快一战呀!!

在我思索的时候,卡洛斯并没有停留,而是避开原来那个因为缺乏气势和火焰,已经逐渐减弱的火焰漩涡,饶了一圈,在另外一个地方,被无数火羽拦截下来,重新陷入鱼之争之。

莫非,他也是打着将我的力量消耗的注意?看到他不断的火羽破坏,我暗自思索道,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除了自己,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个伪领域,还有这片火海的真正能力,看到自己分出数万根火羽,肯定会以为这样的招式消耗巨大,施展不了多多少次。

哼哼,卡洛斯,就算你和史泰兽一样谨慎小心,恐怕也无法得知,现在的我在,最不怕的便是持久战吧。

眼看火羽在卡洛斯手,已经破坏了数千,少了一小半,身后的巨大火焰之翼再次轻轻扇动,又是数千根精致美丽到极点的火羽被制造出来,微微在身边滞留一会,便像一条小河般流向战场漩涡。

然而,就在这时,战场上面,突然传来更加频密的爆炸声,一道冒着焦烟的黑影突破了火羽,以极致的度冲了上来。

“……”

没想到卡洛斯竟然凭着被上百根火羽轰炸,硬冲了上来,不过想想也理所当然,好不容易摧毁了数千根火羽,现在见我又弄出数千根补充上来,让自己前面的努力无功而返,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乘着现在火羽之最薄弱的时刻冲上来。

而自己,那时候却正控制着新鲜出炉的火羽涌向战场,一时之间没来得及在卡洛斯突破的时候,指挥所有火羽一拥而上,将他包成火焰饺子,实在是个大失误,卡洛斯恐怕也正是看准这一点才敢冒险硬闯吧,老鸟就是老鸟,对敌人、对形势的判断果然不是我所能比拟得了的。

现在用空气压缩拳将卡洛斯推回去,已经太迟了,空气压缩拳是扩散型攻击,离的越远,攻击范围越大,当然,威力也会减弱,在卡洛斯有准备的情况下,百米范围内,以他的度避开并不是不可能。

不过,咱还有一些手段,其实'操'纵火焰的话,能衍生出许多其他形势的攻击,这个世界的其他规则,比如说物理,其实和原来世界并没有太大区别,比如说莎尔娜姐姐对付亚洛那一箭,大概就包含一些电磁学力的原理,我现在有点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将物理化学学好了。

这样想着,身上的熔浆突然卷起火焰,不断向外扩散,炙热的高温瞬间便让周围的空气膨胀起来,而这些膨胀的空气,却在伪领域的'操'纵下,像泡泡般东一团西一团,每一团的温度都有高有低。

这些温度迥然不同的气团组合在一起,在百米多的范围内不断涌动,从外面看去,这个百米多直径的组合型气团,就好像万花筒一般,让人不知道究竟是里面的空气扭曲着,还是自己的视线被扭曲掉了。

“哈哈哈,果然是这招,我就知道他会用来对付卡洛斯,这小子要吃亏了。”安静了许久的围观团主力成员,卡夏突然'奸'计得逞一般的大笑起来。

“怎么,你知道吗?”

法拉撇了卡夏一眼,疑'惑'道,吴小子这一招火雾气团的确很有创意,不但像雾气一般,能阻隔视线,而且还能欺骗人的视觉,甚至是听觉,就算是冒险者也无法识别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当然,对法拉这样的老怪物来说并没有效果。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还记得前几天吗?吴小子就对我用过这招,还以为能瞒过我呢,结果我假装真的被'迷''惑'住,乘他得意的时候,将他打成了猪头。”

卡夏像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抓了抓五指,'露'出一股意犹未尽的表情。

“……”

众人悄悄'摸'了一把汗,搭上这样'性'格恶劣的老师,还真是不幸。

“于是,后来吴小子问我,这招对卡洛斯有没有效,我就说大概有效,他现在果然用了。”卡夏已经抱起了肚子。

“真的有用吗?”

纯洁天真的小莎拉,似乎还不知道卡夏的本'性',依然傻乎乎的问道。

“当然没有了。”卡夏脸'色'突然一肃,在所有人几欲晕厥的目光理所当然的说道。

“卡洛斯那小子,虽然功夫还没到家,但好歹也经过我卡夏独门的六感训练,怎么可能会被那种东西欺骗呢?那臭小子,我明明也教过他,却没有好好去练习,不然的话,他也一定会知道这招对同样是我教出来的卡洛斯是没有效的,也不会问出这种傻问题了,被骗那也是自作自受,哇哈哈哈——”

自动将卡夏得意猖獗的笑声过滤,其他人的目光不禁放到西雅图克身上,带着同情和惊讶,为他有这样的老师感到同情,为他能活到现在而觉得惊讶。

老酒鬼说这招“大概”对卡洛斯会有效,我就姑且信她一回吧,这下卡洛斯是老鼠拖龟,找不着地方下手了吧,而自己的视线虽然也受到影响,却能通过伪领域感知他的方向,这是战略上的胜利,哼哼!!

伪领域的感知,卡洛斯冲上来的身影果然停了下来,警惕的在气团外面绕了好几圈,脸上似乎有点小疑'惑'。

当然,现在得意洋洋的我并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卡夏坑了一把,卡洛斯并不是疑'惑'我的位置,仅仅只是因为他的警惕心作祟,想观察一下这个气团里面有没有其他陷阱而已。

然后,在这遍眼都是血红'色'的世界,天空之上,突然闪烁起另外一种颜'色',闪烁着雷光的白'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卡洛斯已经高高的跃了起来,身影在半空之傲然挺立,别有一股威势。

“咦———?!!”

面对这种突发状况,被老酒鬼那一番话给洗了脑的我,显然有点转动不过来了,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疑问,卡洛斯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在头顶上的卡洛斯的身影,高高好将天空那宛如破了一个小洞,从里面涌出雷光的景象给遮挡住了,直到这道雷光落到卡洛斯身上,在那一瞬间,他施展出瞬步,再加上雷光的推力,度达到史无前例的卡洛斯,身体化作一道闪电利剑,从天空直落而下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

呵呵,原来是……天堂之拳呀,怪不得那么眼熟呢。

这一刻,我挥泪远目,大脑思维以比卡洛斯还要快的度,在攻击落下之前先将老酒鬼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滋滋——”

白'色'雷光以势如破竹之势将气团击破,整个刺入里面,刹那间,白光从正央闪爆出来,舞动咆哮的雷蛇,甚至将充斥着整个世界的血红能量都暂时割裂,不断向外肆虐出去。

六十级的终极技能,威力岂是说笑。

视线之,在白'色'光团的央,似乎隐约有一具巨熊的全副骨骼在光芒若隐若现,片刻之后,雷光消失,重新被血红'色'所吞没,攻击的正心冒起一股焦烟,人们才看清楚景象。

卡洛斯那把依然闪烁着丝丝雷光的空间之刃,刺在巨熊背上,将巨熊左翼的整根火焰翅膀齐根斩断,并在其熔浆外层上面留下一条长达两米多的裂口,从里面冒着焦烟,显然是已经被雷电烤焦了。

“呜~~~~~”

看到这一幕,维拉丝不由紧紧将眼睛闭上,痛苦的悲鸣一声,然后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鼓起半个腮帮,用一副很可爱,又稍稍透'露'出一丝险恶的表情看着卡夏。

老实人被惹火了,是很可怕的。

“这次你可将吴小子害惨了,自求多福吧。”法拉幸灾乐祸的拍了拍卡夏的肩膀。

“这……这也不能全怪我吧,是那臭小子学艺不精而已。”

卡夏抓着头发急忙解释道,她现在除了阿卡拉以外,大概就最怕维拉丝生气了,因为维拉丝手艺好,隔三差五的,她便会跑去法师公会蹭饭,所以自然得罪不得。

“我觉得卡夏大人实在太苛刻了,大人一直都很努力,但是毕竟只历练了六年而已,当然无法和卡洛斯先生相比。”

维拉丝依然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看着卡夏,看来不让她气消下来,卡夏大概就要面临着巨大的美食危机了。

“哈……哈哈,那……那到也是,不过你也担心过头了,那种伤口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是致命的,但是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十多米高的血熊状态呀,对比之下也不算什么,再说那小子的血厚的很,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卡夏沮丧着脸解释道。

“真的?”

维拉丝回头看了擂台一眼,的确,那种伤口对野蛮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但是出现在十多米高的血熊身上,却又只像正常人背上尺来长的伤口一样,这样的伤对于冒险者来说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不过,依然很心痛!!

“好……好吧,作为歉礼,等比赛结束以后,我再教吴小子几手,独门的,连卡洛斯都没有学到的超级技巧,怎么样,这样行了吧。”

见维拉丝的眉头依然绷得紧紧,卡夏又连忙抛下诱饵。

“对……对不起,我刚刚……嗯,大人那个样子,实在是吓死我了,也稍微有些失态,请卡夏大人原谅。”

果然,维拉丝无法抵挡得了这种条件的诱'惑',眉头舒展开来,'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向卡夏行了一礼,俏脸有些微红,似乎对自己刚刚火怒冲心头的话语感到害臊。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看到维拉丝恢复正常的模样,卡夏也擦了一把冷汗。

只有旁边的法拉,轻轻的摇着头,惋惜的看了维拉丝一眼,再鄙视的看了卡夏一眼。

维拉丝这个孩子,真是太天真善良了,轻而易举就被那个老女人欺骗,也不想想,就连卡洛斯都没学到的技巧,以吴小子现在的水平能学会吗?

法拉到是知道,卡夏并不是一个藏私的人,她所教的学生达到什么程度,她就会指点这个程度上所能掌握的技巧,让他们自行领悟,顺便耍几手下一阶段的技巧,让他们憧憬一下,提高其的积极'性',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老师,卡夏还是很合格的。

但正因为是这样,她刚刚对维拉丝的那番承诺,在知情的法拉耳简直就像是在放屁一样。

擂台上,卡洛斯一击得逞,成功的对对方造成伤害,甚至将一边巨大的火焰翅膀齐根斩断,虽然折损能量型的火焰之翼,并不会对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效果,但是视觉上的震撼,却是惊人的。

人人都为这惊天一击感到震惊,但是只有卡洛斯自己知道,斩断对方的翅膀,看似壮观,其实一点用都没有,而那道巨大的伤痕,对对方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现在高兴,还太早了。

所以,一击成功,他并没有丝毫得意,取而代之的是脸上更加凝重的神'色'——对对方造成越大的伤害,他越是能感受到对方隐藏的恐怖实力。

可惜,自己这一击天堂之拳,还无法和突击一起施展,不然的话,杀伤力能更强几分,若是还能和复仇融合的话,恐怕就能造成真正能让对方戒备的伤害了。

他一边思索着各种可能,手下却丝毫未听,因为现在机会难得。

虽然天堂之拳附带的威力,让身为施展者的卡洛斯,身体也阵阵麻痹,一个呼吸间难以回过气来准备下一式,但是他相信,天堂之拳对对方所造成的负面状态,会更加严重,所以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下一次连击。

然而,当他再次举起空间之刃的时候,本应该处于僵直状态的对手,那个足足有水缸大小的血熊头颅,却突然毫无预兆转过来看着自己,如此的接近,就连上面每一道狰狞的皱褶,都清晰的映在卡洛斯那双惊讶的瞳孔之。

难道那个该被雷劈的老骗子没有告诉你?

想连击我,太甜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