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人来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当拳头中的气流压缩膨胀到极点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为里面酝酿的爆发力而感到心悸,就像手中捧着一枚已经启动的核弹一般,恨不得立刻扔的远远的,不要波及了自己才好。

就这样就够了,再压缩下去的,会死人的,任何方面来说都是……

我心里默默的想到,将在气流中高速摩擦震动的拳头,猛地一伸,一扭。

二重击——空气压缩拳!无限火羽之维拉丝的平底锅,给我爆发吧!!!

下一刻,高频震动从拳头蔓延到身体,大脑,眼睛,眼中看到的世界也可以无限震动起来,狂暴的气流突然肆虐凌乱,纠做一团,仿佛人的瞳孔般,微微缩小一圈,然而在下一瞬间骤然放大。

“呃——”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是……

就好像接到手中上的球,突.然从手中漏下去一样,也就是传说中的手滑了。

百分之六十的概率呀。

这一刻,我的眼眶里再次涌出悲.情泪水,原来自己错了,所谓主角定论,的确是无论概率怎么低,都一定会成功。

但是作为一个具有悲剧光环.的主角,那便要稍作修改一下,也就是所谓悲情主角定论——在关键时刻,结果总是会偏向概率比较低的一方。

现在的概率是:成功率是60%,失败率是40%……

“嘶——”

整个拳头,包括手臂上面的火焰和熔浆,都爆裂开.来,露出血红毛色的本体,然后从上面喷出浓雾一般的血箭,这是二重击失败以后,对身体的加倍损伤。

然而,这仅仅还是开始而已,现在可不是二重焰拳,.而是二重空气压缩拳,威力越大,失败以后,反噬的作用力就越大。

看着喷着血雾的拳头上那一团极致压缩气流.暴走,还有周围数万根火羽,我沉默了一瞬,抬头仰望天空。

现在的情况,如.果将压缩气流团比作高爆火焰炸弹的话,那么,周围那些火羽就是手雷,数万枚手雷。

“……”

吴凡,祝你安息!!

抹了一把心中的血泪,我朝自己默默祈祷道。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下一瞬间,不受控制的恐怖气流布满整个擂台,就好像从未有人敢涉足的,鲁高因沙漠的死亡中心边缘所刮起的超级沙尘暴一样,黑色的风暴,咆哮声宛如一把把利剑,将擂台刮的七零八落。

即使在场外观看的冒险者,看着里面的黑色风暴犹如一条条黑龙般嘶吼咆哮,看着领域级的保护罩在爆裂气流中瑟瑟发抖,如同脆弱的玻璃一般,上面裂开一道道网状裂痕,他们的身体也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产生一种即将被那股黑色风暴卷入,瞬间被撕成碎片的错觉。

而后,从风暴中心响彻起的无数爆炸声,还有一道道红色的光芒随着暴风四处流窜,六名天使裁判,其中五名伪领域级的准二翼天使,在黑色风暴里面突然化作五道白光,穿过保护罩来到擂台外面,分别站在擂台的位属五芒星位置的五个角落。

然后,从他们身上伸起一道圣洁的白色魔法阵,擂台上的防御罩仿佛也在呼应着他们一样,散发出阵阵柔和的白光,上面的裂纹在白光中逐渐消失,不断颤动的能量罩身也安静下来,上面流淌着洁白的光芒,给人一种重若泰山,不可侵犯的稳固感。

显然,是原来的领域级防御罩终于承受不住了,这五位准二翼天使才亲自登场,将防御罩稳固下来。

毫无疑问,这的确是刷新了前面的记录,整个比武大赛以来最猛烈的一击,但是里面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都面面相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这种情况,这些不受控制的能量气流,怎么看都像是无差别的覆盖攻击吧。

如果说没有前面那一次疯狂的败家行为,那么冒险者肯定能猜出事实真相——这绝对是技能施展失败所引起的能量爆发,但是有了上一次的见识之后,他们又猜测,竟然连千分之一的能量利用率这种疯狂败家行为,这头巨熊都做的出来,那么,像现在这样无差别的,连自己也卷进去的疯狂攻击,似乎也很符合对方的性格。

“二重击……失败了。”

真相帝卡夏,一语道破数万冒险者心中的疑惑。

“是呀,失败了。”莎拉露出了不忍目睹的神情。

“都是因为小凡太得意忘形了。”小幽灵很肯定的说道。

“我觉得是因为招式名起的太没品位了。”

维拉丝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捂着小脸,对无限火羽刚刚施展出来时那一声让她在数万名冒险者里面瞬间成名的牛吼,依然感到耿耿于怀。

都是因为傻蛋主人没有收下我的书,这是报应,茉里莎的表情漠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吴大哥应该不会就这样输掉吧。”还好,还有一个思想比较正常的人,琳娅,有些惋惜的叹道。

“放心吧,那小子命硬着呢,怎么可能会就此输掉。”

卡夏罢了罢手笑道,在所有人都被这场能量乱流所吸引的时候,她的目光却放在卡洛斯身上。

或许,这就是你取胜的那唯一一丝机会了,卡洛斯!!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好不容易等爆炸声停下来,黑色风暴刮完,我才拖着一身被炸得焦黑的皮毛,从尘埃之中咳嗽着连爬带滚的跑了出来。

一记空气压缩拳命中,威力就像被一头全速的巨龙撞个正着,那么,二重空气压缩拳的威力像什么,我已经没有办法去形容,虽然这股威力并不是凝聚成一团向一个方向发出,而是四面八方的爆发,但是威力依然比普通的空气压缩拳要大上三四倍,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还有数万根火羽,我现在算是深刻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一根火羽的爆炸威力,对我来说无限趋向于零,但是被自己聚集到身边的数万根火羽,起码有半数在脱离控制的黑色风暴中齐齐爆炸,所连纵起来的威力也不容小窥,把我这副老骨头炸的都快要散架了。

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最让我直呼倒霉的是,在施展二重击失败的一刹那,不单右臂受伤,身上的熔浆层也因为反噬而尽数碎裂,让黑色风暴和火羽爆炸的威力,套用一句微波炉的广告词,那是热量直达内层,烤的我外焦里嫩。

还有比这种事情更倒霉的么?我想已经没有了,自己是否该庆幸终于渡过了人生之中最悲剧的一次经历呢?

于是,当我抬起头的时候,一道发自内心的,毫无道理的危险预兆,涌上了心头。

我说不是吧,卡洛斯老兄,你还来?俗话说事不过三,我已经经历了噩运三重奏了,你老就别再将我往悲剧帝的宝座上推了行不?等现任主人菲妮哪天蒙主召唤,我再接手也不迟吧。

抱怨归抱怨,必要的垂死挣扎,还是要做一做的,在危险预兆升起的一刹那,我便顺着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所牵引,将背上同样在爆炸之中炸得残缺不全的火焰之翼包裹全身。

“嗤嗤——”

几乎在翅膀落下的一瞬间,白光从上面一划而过,然后,这两双火焰翅膀被白光划过的位置,就像被激光切割过一般,透露出一条整齐无比的直线,唰的一声,脱离开来,化作无数团火焰掉落在地。

于此同时,裸露在外,已经没有了熔浆层保护的躯体,在火焰翅膀被斩断以后,也跟着裂开一条缝隙,鲜血从里面狂喷而出,就想砸破一个口子的水缸一样,瞬间便染红了地面。

“咳咳咳——”

喷出几口鲜血,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依然在狂喷着鲜血的巨大裂口,这究竟是什么招式?就算是和加莫罗战斗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一次性的受过如此重的攻击。

这位师兄,还真是手下不留情呀。

大量的失血让身体瞬间变得沉重,身体微微一颤,好不容易从爆炸之中站起来的姿势,摇摇欲坠,再次单膝着地,啪一声,就好像在水坑里一般,溅起水声。

睁开眼皮一看,并不是水,而是伤口上喷出的鲜血,已经在地上聚成了一个血坑,就连自己看了也觉得触目惊心,流了这么多血,难怪会有眩晕的感觉。

“吼——!!!!”

内心的愤怒,化作一股气浪,从嗓子里狂涌而出,我怒吼一声,双拳在地上的血潭上重重一砸,顿时,大量的鲜血化成一粒粒圆圆的,嫣红嫣红的血珠,溅撒半空。

时间仿佛暂停了片刻,在重新流动的一瞬间,每一颗血珠都爆发出能瞬间将一栋石房化为灰烬的巨大焰火,几百上千颗血珠,所爆发出来的火焰瞬间就将方圆千米内的一切吞噬,化作直径千米,高达几百米的一团巨大火球。

“可惜了,连最后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看到这一幕,卡夏只是用所有人都听不见的声音,这样自言自语道,然后看了露出担心不已的神情,恨不得立刻飞身下擂台去嘘寒问暖的维拉丝她们一眼,淡淡一笑,安慰道。

“放心吧,那小子不会有事的,这样的攻击,就算再挨个三两次,恐怕也不会败阵,而且卡洛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

直径千米的巨大火球,闪烁着让人心悸的红光,地面上那原本在刚刚的黑色风暴之中已经变得黯淡无光的火海,复又像添加了柴火一般,熊熊燃烧起来,那一米多高的深红色火焰,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加猛烈。

而以火球为中心,再次形成一个直径几千米的熔浆地带,上面冒出的熔浆泡,每一个破裂开来,就有一团深黑色的火焰闪现,骇人听闻。

片刻之后,巨型火球逐渐浓缩,缩小,先是露出一双几十米长的火焰翅膀,然后逐渐形成一头十多米高的巨熊形态。

众人所熟悉的火焰巨熊,再次隆重登场。

“卡洛斯,你已经放弃了吗?”

我看着再次单膝跪倒在地的卡洛斯,问道。

他刚刚似乎想再次施展一次那种恐怖的攻击,结果迎向爆发的火球,被狠狠的弹了出去。

速度越快,攻击力越强,对自身的负荷也就越大,这招卡洛斯一开始藏着不用,就已经说明了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施展出来,对身体的负荷极大,甚至,恐怕和我的二重击一样,也有一定的失败几率。

话又说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我的二重击失败,而他那一招却成功了呢?莫非卡洛斯这小子才是主角?而我只是伴随着他的成长一起成长的,将在最后面成为最终反派的大*>

咳咳——思路扯远了,总之,现在的卡洛斯,在施展过那对身体负荷极重的招式,再被我爆发出的火球所伤,现在看起来,已经是摇摇欲坠,随时都能倒下的模样了。

这样的卡洛斯,真的还有战斗下去的价值吗?

卡洛斯大口喘着气,撑着长剑的手剧烈颤抖着,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他抬起头,用那双不屈不挠的目光告诉我。

宁死,不言败!

看着这样的卡洛斯,我再次陷入沉默,突然开口问道。

“刚刚那一招,是什么招式?”

卡洛斯惊讶的看着我,估计按照他的想法,我应该是乘着他这会儿虚弱,发动攻击才对,怎么又聊起来了,这不是让他有喘息的机会吗?

“还没有名字,刚刚学会的。”他沉默了一会,还是出口答道。

“是和老酒鬼学的吗?”我歪着头一问。

“没错,将突击、复仇还有白热,这三个技能融合起来。”卡洛斯嘴角勾出一记苦笑。

突击+复仇+白热?前面的组合我到是知道,甚至亲身体验过它的威力,至于白热。

我想了一想,终于想起,这个白热,就是圣骑士的二阶作战技能【白热】,效果是同时挥出数剑,打击不同的敌人,技能越高,挥剑次数也就越多。

说起来,这个技能到是有几分像我们德鲁伊的变形系重击技能——狂怒,也同样是在瞬间做出几次攻击,当然,作为低阶技能的【白热】,效果自然是无法和我们德鲁伊的终极技能【狂怒】相比。

想清楚以后,我到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一招会如此恐怖。

如果真的将突击+复仇这个攻击组合,和白热融合,那么,比如说卡洛斯的白热,能瞬间挥出五次,那么效果就等同于五倍的突击+复仇的攻击力,简直比二重击也不遑多让了。

“不过,对身体的负荷也很大吧。”相通以后,我点点头,再看了卡洛斯一眼。

他现在的狼狈样子,其实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施展这一招之后的后遗症,至于在我刚刚的爆发中被火焰弹开,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没错,并不是现在的我所能学的,只是匆匆学了一夜,成功率还不到五分之一,再加上白热的命中率,刚刚能击中你一次,已经是走运了。”

顿了顿,卡洛斯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不要怪卡夏老师偏心,这是我硬是要求她教的……”

卡洛斯老兄明显不会说谎,就连我也能看出他这句话的水分,哼哼,老酒鬼吗?不但耍了我一次,还在我和卡洛斯的战斗中,给卡洛斯单独开小灶,很好,一百个金币的利息对她来说果然还是太少了,下次直接向她讨要一千个金币吧。

当然,表面的功夫是要做足的,众目睽睽之下,当然要展现自己宽宏大量的一面,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

“没关系,没关系,对了,你刚刚说这招还没有名字吧,就让我来命名吧,这样就行了。”

“这样……就行了吗?”

卡洛斯微微一愣,显然也是被我的宽宏大量给镇住了,却不知远处的卡夏正泪流满面的试图冲上来制止他做出这个可以让人足足后悔上一辈子的决定。

“我也有一个问题。”卡洛斯突然也开口问道。

“为什么,你要让我休息。”

他顿了顿,继续问道:“还有,为什么不用全力,其实你要是一开始就全力以赴的话,我现在已经输了。”

“是吗?”

我低头思索着,正如卡洛斯所说,如果一开始就尽全力的话,比如说火羽将他围困的时候,来一记全屏式的血熊能量炮,再比如说乘他现在虚弱时出手,实在有很多办法能赢得这场比赛。

然后,我抬起头,告诉了卡洛斯答案。

“因为很无聊。”

“什么?”卡洛斯不确信的再问了一次。

“我是说,这场战斗很无聊,对你来说,根本就不公平,毫无乐趣可言。”

我抬抬手,看着头顶的天空,血红色的上面,明明是如此晴朗的蓝色天空,却只是镜花水月而已。

“这场战斗对于我来说,对付你,就好像将手伸入去抓笼子里面的鸟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丝战斗激情可言。”

我看着呆呆的卡洛斯,再次重申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手掌。

“卡洛斯老兄,能不能暂时休战片刻,我有点事想做。”然后不待他回答,便挥挥手,将以卡洛斯为中心的火海熄灭。

现在是中场休息,广告时间,请大家聆听一头巨熊的自白……

*

时间不够了,本来还想再写多一千字,将这章写完的,放到下一章吧,下一章主角就要人来疯了,绝对刺激,嘿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