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神秘客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章神秘客人

“其实我呀……”

我一边往擂台边缘的方向走去,一边像自言自语般说道。 飞

“你或许不知道,其实我是个没有什么志向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冒险者,拯救暗黑大陆,成为英雄之类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想过,该怎么说呢?应该就是没有进取心,不想去努力的懒人吧,直到后来遇到维拉丝她们,嗯,也就是我那几位可爱的小妻子,才想着要成为可以作为她们的支柱的丈夫而去努力。”

“呜呜~~大人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羞人的话。”

维拉丝轻轻捂着滚烫滚烫的脸颊,不好意思的说道,嘴角却又不自主的溢出幸福笑容。

“我估计他现在一定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擂台上吧,小凡平时就很容易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面。”

小幽灵皱了皱白俏的鼻子,面带微笑仔细聆听着,纤细的小指挑起一缕月'色'发丝,不断的转呀转。

……

“阿卡拉她们经常差使我做这做那,我虽然抱怨,但是从来没有怪过她们,因为营地为我也做了许多,而且我知道,她们是为了锻炼我,虽然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但就像父母让孩子去学习一样,即使孩子怎么样抗拒,但也知道其实她们是为了自己好,而不会去真的埋怨,我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她们的功劳应该算一大份。”

如果,如果不是怪物袭村的时候,我被阿卡拉她们单独任命为特别行动小组,或许就会和维拉丝擦肩而过,也不会领悟血熊变身,如果不是奉命解决西部王国的堕落联盟暴动事件,我或许便不会参与鲁高因王权政变,和茉里莎失之交臂,或许也不会和两个宝贝女儿西'露'丝和艾柯'露'相遇,还有领悟火焰血熊的能力也是。

如果没有参加支援精灵族的行动,我便不会和加莫罗相遇,不会和加仑老头相遇,一系列的变化,领悟疯狂之心,学会霸体技巧,还有小雪它们的技能融合,也不会发生。

还有群魔堡垒和哈洛加斯的任务,如果不是这两个任务,或许我便不会和琳娅走到一起,领悟伪领域也不知要延长到何年何月。

还有在这一切任务里面,所认识的那些家伙,德鲁夫小队,艾'露'拉,蒂亚,库特,迪卡,小狐狸四人组,奥斯卡,拉丁,图拉丁,穆拉丁等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闪过,嗯,这些都是勉强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家伙。

如果没有这一切的话,或许,我会有其他奇遇,和维拉丝、茉里莎、'露'西亚等等以外的女孩相遇,或许和她们,也会像和维拉丝一样,互相喜欢上彼此,然后,或者也会走上另外一条增强实力的道路。

但是,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无论选择多少次,无论这里经过多少痛苦和悲哀,我都还是会坚定不移的选择这一条,和维拉丝她们相遇,在阿卡拉她们的督促强大起来的道路。

不同的道路,或许还会有更大的果实等着自己,但是我认为自己手上的,已经十分满足了,自己已经十分幸福了。

想到这些,我笑了一笑,继续挪动着脚步向前,一边继续说道。

“我认为,这六年以来,由于一些人,一些事,我的确变了许多,不过,也一点都没有变,我还是那个我,就算拼命的去努力,途也会不停幻想着如果可以偷懒那该多好,会想着等将地狱势力打败以后,可以过上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的幸福到死的懒散生活,然后继续被阿卡拉她们督促着去做这做那,虽然做苦力很辛苦,但是阿卡拉她们总是对的,让她们给我选择好道路,至少不用自己去烦恼,说实在的,我是个怕麻烦的人。”

说完这番话以后,我已经来到了擂台边缘,透明防御罩上偶尔闪过的一丝如同电弧般的能量波动,已经清晰可见。

“但是,就是这样不求上进的我,在得知可以和你一战以后,也升起了战意,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还是自己第一主动对对方产生战意,所以,卡洛斯老兄,你可以稍稍为此感到自豪一下。”

这样说着,我将大手压在防御罩上,那冰冷、光滑而坚固的触感,就像'摸'在钢铁上一样,但是这层防御罩,绝对要比钢铁坚硬,柔韧上几百几千倍。

“正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我对这次的战斗既紧张,又期待到无以复加,但是,现在这样的结果,却是始料未及,也是我根本不想要的,所以,我便有了一个决定。”

“这小子……该不会是想……”

一直镇定自若的卡夏,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突然开口说道。

“不妙了,吝啬鬼,快,快去,让士兵疏散所有冒险者。”

法拉随后脑子也转过弯来,同样'露'出慌张的神'色',身形一闪,在卡夏说完以后一闪而去的身影消失之后,也跟着一起瞬移离开。

“我就说了,人来疯状态下的小凡,是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的。”

作为妻子,维拉丝她们显然更了解对方要做什么,此时,小幽灵'露'出稍稍得意的神情,一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昂首状,然后和微微苦笑着的维拉丝和琳娅她们,一起缓缓向后退去。

“滋滋——”

当爪子试图洞穿能量罩以后,却遭到了强大的反弹,我不为所动,熊爪上的火焰猛地一爆,仿佛水滴到火焰之一般,发出滋滋两声,一阵白烟冒出,爪子便顺利的穿了过去。

此时,靠近擂台的冒险者,还没有得到通知,看着我现在的举动,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不快点闪开的话,会受伤哦。”

我冲脚下这些冒险者,咧嘴一笑,不过血熊状态下的模样实在不怎么待见,本来是善意的笑容,却似乎让他们打了一个冷战。

接着,洞穿能量罩的两只大手,手背对着手背的一扭,做出一副扳开的姿势。

“啊啊啊————”

在大部分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暴吼一声,双手猛地施力,整个擂台顿时重重一晃。

“滋滋滋————”

伴随着剧烈的晃动,巨大的防御罩上面,能量剧烈的波动着,雷光闪烁,发出痛苦的哀鸣,而在我双手'插'入去的地方,开始如同鸡蛋壳一般逐渐裂开一道锯齿状裂痕,并不断的向外延伸出去。

“滋滋——咯啦——”

雷光的闪烁声,还有防御罩裂开的清脆破裂声,仿佛化作一道末日的伴曲,节奏每强烈一分,大地的震动便剧烈一分,甚至,伴随着整个防御罩的破裂,连比武空间头顶上的蓝天白云,都微微裂出一丝缝隙。

大地,在动摇!天空,在破裂!一切,就宛如真的世界末日般,让人心悸,不知所措。

这时候,冒险者似乎也从惊愣反应过来,终于知道我要做什么,不由两腿一软,脸上写满了一个服字,前排的冒险者已经开始边看着异象,边在匆忙赶来的罗格士兵引导下,不情不愿的后退起来。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就算是面临着世界末日一样的景象,他们竟然也要围观!!

我边这样吐槽着,边加大力道,将这道裂缝逐渐扩大,直到其完全崩溃。

眼前这个擂台,根本不配作为我和卡洛斯的战场,整个比武空间才是最好的擂台,喔喔喔喔!!就是这样,热血已经沸腾起来!!!

突然,透明的防御罩上闪烁出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手的压力也随着白光的升起而骤然一变,就好像将开门推开的时候,后面猛地传来一股关门力道般。

好不容易扯开的半米大,十多米长的防御罩裂缝,发出不屈不挠的咯吱咯吱声响,用力一合,裂缝竟然有重新融合的趋势。

该死,是那五名站在擂台外面的准二翼天使,竟然忘记他们的存在了,虽然血熊的力量暴强,但是面对领域级的防御罩,还有五个伪领域级天使的合力,这一刻,似乎也有点力不从心了。

“吱吱——吱吱——”

刚刚将防御罩撑开的两只手背,在白'色'光芒的压力下,又颤抖着合并上,距离逐渐缩短。

“哦哦哦,不能输啊,凡大人!!”

“就是,怎么能输给那帮鸟人!”

就在逐渐支撑不下的时候,意外的声音突然响起,无数唯恐天下不'乱'的冒险者高挥着手臂,为我打气,眼睛一扫,甚至看到了远处维拉丝她们在向我微笑的身影。

“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不甘的大吼几声,其他冒险者无所谓,但是我怎么能让维拉丝她们失望呢!!!爆发吧,我的小宇宙。

在其他冒险者友情占据1%,和维拉丝她们占据绝对'性'的99%鼓舞作用下,体内再次涌起更多,更强大的力量,逐渐并拢的手背终于停了下来,颤抖着,和能量罩上的白光展开了拉锯战。

停下来吧。

二翼天使头头发话,却并不是对所有人说,而是通过天使族的心灵感应,对那五名努力维持着防御罩的准二翼天使命令道。

他看得出来,除非是自己出手,不然那五名手下继续僵持下去的话,迟早也会力竭败阵,那头血熊的回复能力太强了,就连天使也远远比不上。

而且,这样也不坏,天使族的规矩太多,太严,天堂里冷冷清清的,像一潭死水,自己有多少百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热血沸腾的事情了呢?二翼天使,艾里克尔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有趣笑容。

天使族不愧是规矩森严的种族,几乎在艾里克尔下令后的瞬间,五名准二翼天使就腾一声飞了起来,聚集到他身边,没有一个询问艾里克尔为什么要这样做。

随着这五名天使的离去,防御罩的白光也立刻黯淡消失,整个透明的防御罩,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清脆响声,那条一米多长的裂缝,就像蜈蚣一样猛地蔓延出去。

随着最后“砰”的一声,那将整个擂台隔离开来的领域级防御罩,终于裂开,化作无数晶莹的碎末在空飘洒下来。

这一刻,整个擂台和比武空间再无阻隔,擂台上的任何能量波动都能狂扫出去,一直蔓延到消失为止。

换句话说,整个比武空间,都已经成为了擂台,一个超巨型擂台。

所有的观众,都已经退到到比武空间边缘,与战场心相隔大概有上百公里的距离,高级冒险者自动自觉的站在前排,圣骑士将盾牌高举在前方,开启光环,德鲁伊召唤灵,死灵法师随意抛出几具尸体,将他们的招牌骷髅战士和法师召唤出来,在前面充当炮灰。

亚马逊拿起手的弓箭,野蛮人准备好三嗓子,法师掏出法杖,刺客目光如电,纵然知道有被波及的危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

“唉唉,真是的,这样实在是太'乱'来了。”

比武空间里面某个不知名空间,传来消失已久的阿卡拉的声音,虽然看似责怪,但是她的语气却充满了一听即明的笑意。

这个神秘的空间,能将外面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在阿卡拉说完以后,,从她的身边传来一阵圣洁波动,那股温和而庞大的神气息,几乎如同浓雾一般,将整个看似无边无尽的神秘空间都笼罩在里面,好像要将整个宇宙覆盖一般,就连呼吸入鼻腔里的,都是充满着浩大圣洁之意的气息,让人安详,让人膜拜。

一些古旧的暗黑史书曾经记载:有天使降临,其形宛若烈阳,其圣洁之息沐浴一国,使亿数之民朝圣跪拜,然后得以超脱,如此看来,真是一点都不假。

而圣洁气息的主人,一个五米多高,全身穿着光之盔甲,背后扇动着两双圣洁翅膀的巨大天使,就坐在阿卡拉旁边,柔和的白'色'光芒,让他的面庞像是蒙着一层面纱般,朦朦胧胧,只能依稀看到一些完美的轮廓。

准四翼天使——【能天使】该亚尔!!

他的身后笔直站立着两位二翼天使,身形就像天使族那严格的规矩一般,身穿洁白盔甲,端庄肃立,身后的翅膀轻轻垂下,如同雕塑般一动也不动。

这两个二翼天使,到不像该亚尔一样,全身笼罩在白光之,可以很清晰的看出,他们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带着天使族男'性'普遍拥有的阳光英俊的面孔,而天使女'性',全身在圣洁铠甲包裹下,也依然凸显出那优美的线条,笼罩在圣洁白光的丽庞,却是在本来就已经动人无比的天使女'性'里也显得十分突出。

一名准四翼能天使,两名二翼权天使,再加上外面一名权天使和五位准二翼天使,天使族对这次比武大会,不可谓不重视。

“阿卡拉阁下的目光果然犀利,这样的人才,就连我们天使族也要羡慕,看来,这次的冠军是非他莫属了。”

能天使该亚尔轻轻笑道,带着圣洁之力的声音,无论相隔的距离远近,都清晰地仿佛直接印入大脑里一般,让人毫不怀疑,如果他愿意的话,哪怕相隔百里的人也能听到他这一声轻轻话语。

说完以后,他顿了一顿,圣洁的声音里面微微带上一丝严肃,继续说道。

“你说对吧,安洁丽尔。”

“是的,大人。”

该亚尔身后那名漂亮的女'性'天使,以冷漠的声音说道,她的神情也同样冷漠,仿佛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偶一般。

“不过,我想最关心这场战斗的,还是阿尔托殿下吧,说实在的,听闻日理万机的阿尔托殿下竟然亲自赶过来观战,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呵呵~~~”

听到名为安洁丽尔的女天使的回答,阿卡拉的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像是为了岔开话题一般,笑着向坐在该亚尔另外一边的女'性'问道。

无论是和五米多高,巨大庄严的能天使该亚尔相比,还是和他身后一男一女两名二翼天使相比,坐在该亚尔另外一边的女'性',身材都要显得十分娇小玲珑,一米六左右的高度,和微微伛偻的阿卡拉一样,甚至比普通的人类女'性'还要矮一点。

但是,她的气势,却丝毫不输给坐在旁边的该亚尔。

她静静的坐在一旁,肩上披着一袭大斗篷,从隐隐'露'出来的部分可以看出,她里面应该穿着白'色'铠甲,两手轻轻伫剑,盘头的金'色'长发上面带着一顶耀眼王冠,就像高高在上的帝王。

不,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

阿尔托利亚,精灵族女王,精灵族守护神器几十万年以来的唯一契约者。

在该亚尔那无所不在的圣洁气息下,阿尔托利亚的身影就仿佛身处在另外一个自成的空间里面,若隐若现,显得神秘无比,那些圣洁气息来到她周围,都纷纷弥散消失,而她那正直,威严和高贵的气息,却能透过圣洁之光,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强大存在。

神器套装呀,就连阿卡拉,此时也不禁产生一些微酸的羡慕之心,很久以前,人类也有数套强大的神器套装,可惜都在不断的内战之,还有地狱势力的入侵之下,一件也没能流传下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