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蜕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二章蜕变

无差别的攻击还在继续,那时不时波及到比武空间边缘的能量,让所有冒险者都苦不堪言,但是就算如此,也依然没有一个人离开。 飞

这种比赛,可是一辈子都难以见到的,从走上历练路程那一刻,就已经将生死置之于度外的冒险者,又怎么会在乎这种危险。

当然,还有两个最辛苦的家伙,法拉和卡夏,任这两个老家伙实力如何强横,但是整个比武空间如此之大,也几乎让她们跑断腿,闪了腰,幸好后面五名准二翼天使也加入了救灾行列,她们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轰————”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擂台激烈晃动几下,就像在暴风雨之摇曳哀鸣的木舟般,站在上面的数万冒险者,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震动,隔了一会不摇晃,他们反倒觉得脚下不踏实了。

随着爆炸声响,地面再次出现一个几十米直径的滚烫岩浆潭,那“啵啵——”破裂的红'色'火焰泡,还有冒起的红黑'色'熔岩气息,让人觉得,这并不是在擂台,而是通往迪亚波罗的老巢——混沌庇护所所要经过的地狱熔海,火焰之河!

原本的擂台,早已经消失在土坑尘埃之,战场被扩大了几十几百倍,甚至能量波动波及到边缘地带,整个比武空间的心大部分地带,就想月球表面一般,坑坑洼洼,带着一片死气的焦黑颜'色',连巴掌那么大的一小块完整地面,大概都已经难以找到。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头笼罩在血红'色'领域里面,宛如魔神一般强大和恐怖的火焰巨熊。

此时,他在所有冒险者的目光注视之,再次高高的飞上千米高空。

“啊啊啊——!!熊间大炮!!!!”

那双绚丽的火焰翅膀再次涨大几倍,抬头望去,就宛如天空上面出现了两朵红'色'云朵般,然后头朝下一百八十度转弯急朝地面坠落,度越来越快,表层开始摩擦红'色'的空气,后面的流星尾巴越拖越长,最后化为一个直径几百米的陨石,直接撞落在地。

“轰隆隆——”

地表再次震动,坠落的心地带,无数的熔浆飞溅而起,向四面八方散'射',一些甚至飞溅上千米高空,在片刻之后从边缘地带的冒险者头顶上落下,可见其威势和覆盖范围。

“没那么简单!!!”

卡洛斯也打红了眼,大吼一声,沉稳的面庞上透'露'出一股微微激昂兴奋的神'色'。

他的身形顺着以坠落点为心'荡'漾起的巨大环形火焰气流,急的后退着,身边的六枚祝福之锤化作无数道光线,同时手的空间之刃,也挥舞起来,将向自己飞溅过来的一块块熔浆推开,面对着仿佛倾盆倒水一样扑过来熔浆,长剑和祝福之锤划过的轨道组成一个护盾,竟然一滴熔浆也没有溅到身上。

“啊……呼~呼呼……哈哈……”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者,一部分是因为不断的施展大招,喘不过气来,还有一股从高空坠落,脑袋和地面冲击所造成的眩晕感。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身体的问题,热,就像发高烧的病人一般,额头,大脑,四肢百骸,甚至连骨髓似乎都如同开水般沸腾翻滚着。

本来,作为火焰血熊,身体外表覆盖着千度以上的熔浆外层,是根本不可能感觉到“热”这种感觉的,但是诡异的,我现在却像发着可以威胁生命程度的高烧的病人一般,全身像火烫一般炙热。

更甚至这股热量,在体内四处流窜,却根本散发不出来,就好像全身闷在被子里,热的厉害,却偏偏一滴汗也流不出,一点热量都散发不出来一样。

能让可以将高温熔浆当衣服穿的血熊之躯,也感觉到其热无比,体内这股在不安分的四处'乱'窜着的极其诡异的热量,里面所蕴含着的能量无疑是惊人的。

我没有更好的语言可以叙述自己现在的状况,身体虽然在不断的施展强大招式之后,显得疲惫,体内却又流窜着一股如此庞大的力量,不能为己所用,发泄出来……不,不如说,我现在拼命施展大招,就是为了能将这股热量发泄出来,让自己高烧一般状态的身体能够稍微冷却,好过一些。

但是不行,就好像明明又渴又热,眼前就有一口水井,却苦于没有将里面冰凉透心的净水弄出来的工具一般。

热,实在太热了,眼睛一片火烫,视线都变得朦胧起来,所看到的一切都变成了火一般的颜'色',究竟是周围燃烧起来了,还是自己的瞳孔在燃烧着,我已经无法分清。

“那小子,好像不大对劲的样子。”

好不容易等到战场暂时停歇,有了一息喘息的机会,卡夏神出鬼没的再次出现在强势围观讨论团当,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也觉得大人小子的状态,似乎不抬妥当,就算是人来疯也应该有个限度吧。”

维拉丝满脸担忧的表情,看了看小幽灵,小幽灵也将她那一头及'臀'的美丽月'色'秀发,摇的左右摇晃起来。

“好像,小凡这次真的有点过头了呢。”看了擂台一眼,她'露'出困扰的神情。

“岂止是有点,根本就是太过了呀!”卡夏乘空拿出酒壶,美美的喝了一大口,呼出一口酒气,才斩钉截铁的反驳道。

“你没有看到吗?战斗到现在为止,那小子身上受的伤,只有一半是卡洛斯造成的,另外一半,却是他施展二重击失败,还有连续不断的施展那个名字超没有品位的什么熊间大炮所造成的,就算吴小子再怎么人来疯,做到这种程度,也已经不像是他保守的'性'格了。”

卡夏神'色'稍稍凝重的说道。

“而且……”

她这样喃喃着,突然闭上了眼睛,伸出一只手,手掌平稳的朝着擂台,顿时便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她的这只手掌,已经穿透了空间,直接触'摸'在远了万米之外的战场上一般。

“是我的错觉吗?空气有一股不安分的能量波动,似乎是从吴小子身上散发……不,不是散发,而是隐藏在他身体里面,强大的能量波动……”

保持着这个动作,闭着眼睛的卡夏,此时给人的感觉,从口喃喃说出的话语,就如同给阿卡拉在施展预言术一般,神秘,睿智,带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那……那该怎么办,大人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听卡夏这样一说,维拉丝她们的表情更加焦急起来,小幽灵缓缓悠悠的飘上天空,就想乘着众人不注意,朝战场方向飞过去,结果被回过神来的卡夏长枪一挑,枪柄末端挂上了她的衣领,将她挑了回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任凭小幽灵如何挣扎也挣扎不脱。

“让我去!让我去!我一定要去看看小凡究竟怎么样了,老酒鬼,老太婆,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快放开我。”

小幽灵手舞足蹈的挂在长枪上,明明是毫无节奏可言的吵嚷叫骂声,也给人一种优美的旋律,仿佛在轻'吟'着圣歌一般,但是这首“圣歌”对卡夏来说,却就不是那么悦耳了,而是仿佛利箭,一箭一箭的准确命心脏。

“原来如此,那臭小子背着我,就是这样称呼我的吗?胆量不小嘛?”

对于让人又气又爱的小幽灵,就连卡夏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将一肚子气转移到元凶身上。

这时候,法拉也偷空闪了回来,卡夏连忙对他问道,说起知识渊博的话,就连作为法拉的老对头的卡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营地第一抠门脑子里知道的东西,的确比自己要多很多。

“我刚刚也察觉到了。”听完卡夏的话以后,法拉点点头确认到。

“心里有些头绪,不过还是要再确认一下,再等等吧。”

说着,法拉将目光投向战场,神'色'透'露'出专注,让原本想问他究竟找到了什么头绪的众人,只好将肚子里的话重新吞了回去。

“放心吧,就算吴小子出了什么问题,不是还有我们在吗?到时候就痛痛快快的将他揍晕过去,不就行了吗?”

卡夏回过头,朝自己的衣食父母维拉丝竖起大拇指安慰道。

“卡夏大人您这样说的话,就更让人放心不下来了。”维拉丝轻捂着小脸,困'惑'的叹息道。

“还有,请卡夏大人将爱丽丝放下来吧,我会好好看住她的。”

看小幽灵就好像被人捏着脖子吊起来的小猫一样,犹自在半空不安分的张牙舞爪着,维拉丝不由再叹息一声。

……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只是从鼻子里喷出来的,却是一股熊熊的火焰,大嘴一张,嘴巴也透'露'出一股炙热的硫磺气息,让我好不怀疑,只要从这里喷出一口气的话,也必定是火焰。

感情自己成喷火熊了。

我大口大口的试图将体内的炙热气息呼出来,微微苦笑着想到。

来了!!

伪领域的突然警示,让我不由精神一振,重新将所有的精气神集到比赛上。

好快!太快了!!

捕捉到卡洛斯那快如闪电般的身影后,我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凝重了。

这样的度,如果卡洛斯攻过来的,就算我的六感能捕捉到,身体也反应不过来,来不及招架。

这是超越了卡洛斯极致的度,就算是卡洛斯,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获得如此恐怖的度。

以卡洛斯现在恨不得将一分力扳成两分来用的节约举动,将这种负荷极大的超极限度施展出来,百分之百意味着他又要使出那一招了。

只有那一招,才需要如此恐怖的度配合。

就算如此,那又怎么样?

怒吼一声,我将力量聚集在拳头之上上,燃烧起来的火焰,连空气也为之扭曲折叠。

全屏攻击!!给我现型吧!!!

二重击——空气压缩拳!

“轰——”

在一拳轰击出去的刹那,卡洛斯的身影也在半空浮现,然后,在原地留下一道清晰的残影,本体已经和手的空间之刃结为一体,瞬间化作一道电光闪逝。

必杀——突击+复仇+白热,三重合技!!

自比赛以来,双方之间的超必杀,第一次面对面的正面相遇。

二重击——空气压缩拳所展现出来的气势,就仿佛是星辰爆炸一般,那股从四面八方涌出去黑'色'气流,让人感觉到极夜降临,这股力量在所有冒险者面前,就像太阳清晨升起,黄昏落下一般,完全就是一股根本无法扭转的浩瀚大自然力量,除非是拥有粉碎太阳的能力,否则谁也无法改变。

这正是二重击——空气压缩拳成功后的真正形态,上一次的失败作,威力起码有一半都被浪费了,根本就是下等残次品。

而在这极夜的黑暗之,却有一道白光撕破黑暗,坚定不移的朝前方前进,最后,空气闪过一股沉闷声,白光也完全淹泯灭在黑暗气流之,不知被卷到何处。

二重空气压缩拳的威力,继续肆虐着,强大的力量也向擂台边缘的冒险者袭击过去,这种全屏攻击,就算卡夏和法拉能分身成千百个也抵挡不过来。

就在这时,擂台边缘位置,所有冒险者的前面,突然降下一道圣洁白幕,淡淡的,半透明的白'色',和擂台上的领域级防御罩有几分相似,薄的就好像真的鸡蛋壳般,一碰就碎。

但是,就是这股仿佛一捅就破的防御罩,将所有的黑'色'气流都阻挡了下来,如果说这还不惊人的话,那么整个比武空间都闪烁着这层白'色'能量罩的事实,就足以让所有人都骇然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道理,就跟将一盆水倒洒不难,但是将倒洒出去的水,在瞬间聚拢起来,却困难无比一样,要在瞬间施展出这个将硕大无边的比武空间,都笼罩在内的防御罩,究竟得多大的力量才行,这是第一世界的冒险者根本无法计算出来的。

只有卡夏和法拉隐隐知道,这大概是那位藏头'露'尾的准四翼级别能天使出手,才有如此的神通。

漫天的黑'色'气流过后,白'色'光幕也随着消失,这时候,众人才从惊愕清醒过来,也不顾得是思考究竟是谁有如此神奇的手段,连忙将目光放到战场上面。

整个战场心,只有那头巨大的血熊,依然静静站立的正央。

卡洛斯呢?所有人升起这样的疑问,突然从某个边缘传来一声惊呼,大家都将目光放过去,果然见到了卡洛斯的身影。

在那恐怖的二重空气压缩拳下,卡洛斯足足被刮飞出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此时身影出现在靠近擂台的边缘,半跪在地上,双手拄剑,头顶带着的皇冠下面,流下一道嫣红血迹,似乎连站起来都难。

这场超必杀的对抗,果然还是那头巨熊赢了?看见卡洛斯的样子,所有的冒险者都不由升起这样的念头。

果然力量上的绝对压制,还是决定战局的一切呀。

就在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却突然又传出惊呼,视线所及,战场央上的巨熊,身上同样也绽放出一朵鲜艳的血花,庞大的身躯摇晃几下,差点就要道在地上。

不分胜负?

这一刻,冒险者又愣了起来。

可恶!!

左肋下的巨大伤口,还有从里面喷薄而出的,仿佛从扭到最大的水龙头里喷出来的鲜血,让我几欲脱力目眩,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次绝技的交锋,我真是亏大了。

这个亏大,并不是结果上的亏大,就结果来说,虽然我受的伤要比卡洛斯重,但是我的生命值也要远超过他,按照百分比来算的话,我并没有亏,反倒是生命值本来就已经临近底线的卡洛斯,要捏上一把冷汗,按叹自己刚刚太冲动了。

这个亏大,说的是交锋的过程。

我很自信,我的二重空气压缩拳的威力,绝对不逊'色'于卡洛斯那招必杀,甚至要强上许多。

但是,我的二重击是全屏式的发散攻击,而卡洛斯的必杀,却是全部力量凝聚到一个点上。

以点破面,纵然我的二重击威力更甚,也是伤的不冤。

当然,做出面的攻击也是迫于无奈,谁让我捕捉不了卡洛斯的动作呢?正因为是这样,才让人郁闷。

更郁闷的是,随着受伤,体内那股热量,似乎更加暴涨起来,热,热的浑身颤抖,却一丝热量都散发不出来,反而在里面越聚越多,越聚越热。

难道是因为熊皮太厚,不好散热,我心里更加纳闷了。

就在这时,这股热量,却仿佛随着心跳节奏一样,在体内鼓动起来,慢慢的,逐渐的,和灵魂的频率逐渐共鸣,直至完全融合在一起。

刹那间,漫天的大火从身体狂用而出,这股火焰是如此的炙热,以至于让我觉得,就好像是以普通人之躯被大火炙烧着一样,抱着身体痛苦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了,前一刻,围观群众法拉终于一拍手心,'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张老脸,也因为相通了什么,而变得惊喜起来。”

“我说这阵子吴小子的战意怎么如此旺盛,完全就不像是平时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并不是因为他曾经败给了卡洛斯,心不甘,而是恰恰好是他的力量接近了临界点,就要发生蜕变了!!”

法拉再次重重一拍掌心,惊喜的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