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尘埃落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七章尘埃落定

从对面的卡洛斯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史无前例的强大威胁,就算是加莫罗,又或者是被疯狂灵魂和生命之力所'操'纵而变异成七头蛇怪的尼拉塞克,都未曾给过。 飞

如果被这一击击,除非是巅峰状态的血熊,才有可能承受下来,不被落败,以现在的变身,生命值和防御都只是血熊的几分之一,根本就抵挡不住。

要输了吗?就这样绝望了吗?

当然不,就算是我,就算是懒散,缺乏干劲,梦想渺小的我,偶尔也会想努力一下,挣扎一下,不愿意输给别人,不愿意输给自己!!

“啊啊啊————”

大喝着,在体内流淌着的冰冻之力涌动起来,似乎连血'液'都变成了蓝'色',在极限的低温下如同开水般沸腾起来。

卡洛斯,这也是我的最后一招,接下吧!!!

在体内沸腾的冰冻之力,在我的催动下疯狂的涌入手的水晶剑里面,原本带着淡淡白'色'雾气,和金光一起辉映,绽放出柔和美丽'色'彩的剑身,突然爆发出深蓝'色'的璀璨光芒。

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纯粹的,将冰冻之力的力量,积累,再积累,不断的凝聚在剑上,经验技巧不够的话,就用绝对的力量压制吧!!

水晶剑似乎再也承受不起这股庞大的冰冷之力,剑身发出咯啦咯啦的清脆响声,透过蓝'色'光芒,可以看到透明剑身上正在裂开一道道蛛丝般的裂痕,而上面的耐久度,也在以一个恐怖的度下滑着。

深蓝'色'光芒不断暴涨,在将整把水晶剑覆盖以后,继续向外扩张,最后形成一把由深蓝'色'冰冻能量组成的十多米长,三米多宽的巨型斩首剑。

从能量剑身上面散发出的丝丝寒气,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浮游到剑身的尘土,飘行度突然变得极为缓慢,就好像蓝光之的时间也被冻结了一样。

最后一击——冰之斩首剑暂命名版!!

几乎在我将巨型能量剑挥出去的一瞬间,一直做着如同在慢镜头冲刺的卡洛斯,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他那被血染红的躯体,穿着全身铠甲的高大身影,还有手的空间之刃,全都化作了一道细小的光线。

这一刻,卡洛斯已经变成了一束光,就连卡夏也没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这束笔直的光线,从那破空砍下来的巨型斩首剑身划过,再从对手身上划过。

有什么东西,能将光束斩断吗?或许并不是没有,但是显然,这把巨型能量斩首剑还做不到。

所以,光线便从剑身上穿透,然后从握剑之人身上穿透,最后,这一束光重新变回卡洛斯,保持着挥剑的姿势静静伫立着。

时间就仿佛静止下来了一般,战场上交错而过的两个人,都保持着挥剑的动作,静止不动,而那些站立于边缘的数万冒险者,似乎也忘记了呼吸,整个比武空间,恐怕就是一根细针掉落在地,声音也能传遍出去。

终于,在这个聚集了数万人,却落针可闻的静谧的诡异的空间里,第一声传来出来。

是那个德鲁伊手的巨型斩首剑,发出“咯啦咯啦”的清脆裂响,声音在整个空间回'荡'着,显得特别刺耳,几乎瞬间吸引了全部冒险者的目光。

然后他们看到了,那把仿佛连时间也能冻结的巨型斩首剑的蓝'色'剑身上,正裂开一道道细纹,并且不断在增加和扩散,清脆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

十多秒过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之,如同蛛一样的细纹已经密密麻麻的遍布了整个巨型剑身,蓝'色'的刺目光芒从这些细纹里面泄'露'出来,而后,“砰”的一声,整把剑身完全爆裂开来,化作无数的蓝'色'冰碎,一股恐怖的冰冻之力,也从里面疯狂涌出,瞬间便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那爆裂开来的无数颗冰碎,在阳光下绽放出冰蓝'色'的绚丽光芒,美的让人心惊,刹那间就让所有冒险者的目光变得欣赏,惊叹,陶醉。

鼻子一阵冰凉,让他们顿时清醒过来,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感觉到一阵微凉的湿润,抬头一样,才发现整个比武空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上空已经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小雪。

这并不是那个德鲁伊变身一刻的幻觉,而是真实的场景——从那把剑溢出来的庞大冰冻之力,散步在整个比武空间上空,竟然下起了小雪。

这场富有优雅情调的小雪,是不是在对比赛最后冠军的结出,的一种预示呢?冒险者的目光,透过那朦胧的小雪,再次落到一动不动的二人身上。

谁胜?谁负?

“噗———!!”

他们看到,手因为斩首剑的碎裂,已经空空如也的德鲁伊,从他身上,喷出大量的鲜血,然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鲜血瞬间就将地上洁白无暇的雪地染红了。

然后,背对的卡洛斯,身影摇晃几下,几欲倒地,却终于勉强定住了,摇摇晃晃的收起了手的长剑。

结果分晓?所有冒险者在这一刻,心都涌起一股激情,无论是谁赢了,这场战斗对他们来说都永生难忘,战场上两个人的表现,也值得崇敬,他们的高昂情绪在喉咙里酝酿和,正想欢呼出来。

但是这时,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卡洛斯,那染满了鲜血的暗金级天堂装束,却突然砰的一声发出脆裂清响,一大块一大块的护甲突然化为碎片掉落,让这件珍贵的天堂装束顿时变成了一件乞丐装。

而卡洛斯也再次跪倒在地,他挣扎了几次,都无法站起,只能勉强转个身仰躺在雪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看样子似乎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

到是那个德鲁伊,家里仿佛是卖血的,地上流了那么多血,他依然捂着伤口,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扑朔'迷'离的一幕,让那些欢呼声刚刚在喉咙里酝酿好的冒险者,再次面面相窥,不知道究竟该为谁欢呼才好,他们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将目光纷纷落到上空的二翼天使上,虽然许多冒险者不爽鸟人,但是这种情况下,这些冒险者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他们的判断比较有说服力。

然而事实上,二翼天使艾里克尔现在也在犯愁,他的实力比其他冒险者强了许多,对于比赛结果,心里自然也有数,但正因为有数,他现在才犯愁。

因为两个人,是同时受到伤害,生命值同时降到一半以下,或许这个同时,其实是有零点零零零零几秒的时间差距,但就算以他的实力,也无法判断这里面细小的差别。

因此,按照普通规则来说,这种结果应该是平手才对,但是自举办比武大赛以来,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因此也没有制定相应的规则,作为一名严格遵守纪律的天使,他无从自己新成立一种比赛规则,让这次的比赛结果得到圆满,而且,就算是平手,奖品也只有一份呀。

说来说去,艾里克尔并不是不知道结果,而是没有权力宣布结果,这已经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外了,应该是作为主办人的冒险者联盟大长老阿卡拉,或者是比武大赛的提倡者四翼天使泰瑞尔,才能做出最后的判定。

因此,气氛陷入了沉默,在数万双冒险者的目光注视,艾里克尔却将服从的目光投向某个空空的角落,似乎在等待着那几位大人的最终判定。

不过,让艾里克尔稍稍感到惊讶的是,随着时间流逝,那几位并没有站出来为自己解围,气氛顿时陷入了僵局,下面已经响起了冒险者不满的嘀咕质疑声,饶是冷静的艾里克尔,额头上也不禁渗出了一层汗水,事关天使族的名誉,这个罪名就算是他也担当不起呀。

看来,要用天平法则判断了,他心里想到。

这个世上,实在有太多含糊不清,让人两难的事件,就算是素来以公平和正义自居的天使族,也难以理清,就比如说现在的比赛结果,而所谓的天平法则,其实很简单,就是将让人无法准确判决的两条或者多条对立因素,将它们各自所隐藏的要素也算上去,而这些隐藏要素大多都是轻微之极的,因此才用最为精密的法师天平来形容这种判定。

当艾里克尔宣布天平法则的判定之,冒险者一阵哗然,显然是对身为二翼天使的埃里克尔也无法判定结果而感到惊讶,当然,未免没有一丝幸灾乐祸在里面。

不过,并没有谁提出抗议,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也是最后的办法,而艾里克尔宣布的那一刻开始,这场比赛的最后冠军,对他们来说也已经是不言而知的事情了。

仰躺在地上的卡洛斯,在听到艾里克尔的宣布那一刻,脸上的神'色',已经无法用失魂落魄去形容了。

“等等,我想不必那么麻烦。”在一片安静之,我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兀。

伤口可真疼呀,卡洛斯这家伙,还真一点都没留手,要是换做普通的狼人或者熊人形态,说不定这一下,我就直接去面见上帝了。

捂着依然在不断滴血的伤口,我暗自嘀咕道。

“结果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看带着疑'惑'神情的艾里克尔落到面前,我冲对方咧嘴一笑,当然,只能在心里,这副面孔就像被打了胶水似地,又臭又硬,恐怕就是将小幽灵的脸蛋'揉'成最搞笑的形状,也无法让脸上的任何一根肌肉抖动哪怕那么一点点。

“吴凡选手,我还是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艾里克尔带着庄严的面容说道,如果说克里斯是假笑王子的话,那么这家伙肯定就是假正经王子。

“我是的意思就是说,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最后一击谁胜谁负,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我才不管对方是什么二翼四翼,用着稍稍不耐烦的语气再次说道,这家伙明明有着一副师'奶'杀手的面容,为什么脑子就那么转不过弯来呢?

“如果是最后一击的话,的确是……但是……”艾里克尔迟疑着答道。

“那样就行了,对我来说,真正算得上是比赛的,就只有最后那一击而已。”

眼看伤口已经逐渐愈合,我无聊的打了打哈欠,目光从艾里克尔身上移开,落到卡洛斯的身上,虽然这家伙透支了大量生命,但是也没有落到像死人一样躺在地上吧,啧啧,连生命气息都感觉不到了,有必要失落成那样吗?

说好听点,艾里克尔大概是天使族里脑子比较憨厚的一个,难听点的话,就是智商水平没有达到天使族平均水平,愣是好一会儿,才将我的话琢磨了个明白,目光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被我脸上冷酷无比的神情所震慑,没有反悔的意思,不由双翼一震,飞上了半空。

“由于吴凡选手主动认输,因此撤销天平法则的判定,我宣布——”

天空传来艾里克尔的庄重清朗的声音,顿了顿,他才提高音量。

“最后一场比赛,德鲁伊吴凡对阵圣骑士卡洛斯,胜利者是卡洛斯,同时,他将获得这次比武大赛的冠军!!”

这家伙,调动气氛的能力不错,很有主持人的资质嘛,难怪让他来当最后的裁判,看着艾里克尔的宣布,我无聊的漫游天际想到。

“为什么……?”

这时候,耳边却传来卡洛斯的声音。

“哟,卡洛斯老兄,你终于魂归本体了。”

我朝躺在地上,眼睛已经恢复了神志,正用惊讶目光看着我的卡洛斯高举着手打招呼道,结果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如果按照天平法则判断的话,赢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卡洛斯没有理会我夸张式的打招呼,而是默默的继续问道。

按照公平法则判断的话,我的血熊变身,能完全压制卡洛斯,同时还有召唤系的技能根本就没有施展出来,拥有如此大的优势,卡洛斯被判定胜利的机会,实在是渺茫的可以,大概也知道会这样,所以卡洛斯在一听到天平法则的时候,才会'露'出绝望的神'色'吧。

“怎么,难道你不像赢?”

我没有回答卡洛斯,而是好奇的想知道他的答案,想看看他不惜'性'命也要争取的冠军,究竟有没有所谓的男人面子和尊严重要。

“怎么会?当然想,就算用这种方法得到胜利,我也应该感谢你,吴凡。”

卡洛斯的答案,还有脸上真诚的谢意,让我很满意,男人的面子和尊严的确很重要,但是如果忘记了这些东西是因为什么而存在,那就是愚昧了。

对于我来说,我也算是个爱面子的男人,但是爱面子的前提,是因为这个世界有对自己来说重要的羁绊的存在,如果整个世界连一样羁绊的东西都没有,活着便没有任何目的,形同行尸走肉,所谓的面子和尊严又从何而来?

“放心吧,这并不让你,你是真正的赢了,卡洛斯兄。”我向对方走去,一边说道。

“原因刚刚我也说过,对于我来说,那最后一击,就是这场比赛的一切,我输了,输的实力心服口服,对你的实力也感到十分敬佩,就是那么简单,而且还有一个原因是……”

在卡洛斯注视的目光,我缓缓说道。

“太麻烦了,公平法则啰哩罗嗦的,实在太麻烦,我不知道卡洛斯兄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经过这样激烈的战斗,我突然想迫不及待的看到家人,我那些可爱的妻子们,一刻也等待不下去了。”

说着,我伸出手,将脸上也逐渐'露'出笑意的卡洛斯拉了起来。

“我战斗,我完全了解。”不知道是因为对我的话深有感触,卡洛斯既然夸张的'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我现在,也很想和我的妻子见面呀!!”

这时候,场上的冒险者才从艾里克尔所宣布的结果的震撼回味过来,发出震天的欢呼!!

“你理解就好,那恕我先走一步了,相信以后我们会有时间好好聊的。”

我朝维拉丝她们的方向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拍拍卡洛斯的肩膀,迫不及待的大步走了上去,所过之处,伴随着欢呼,冒险者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这就是所谓的战后归思吗?战斗终究只会让人空虚呀,隐约看到维拉丝她们迎过来的俏丽身影,我不禁加快几步,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了淡淡的幸福笑容。

“小凡!!!!”

最先迎上来的,依然是小幽灵那人间炮弹式的冲击,被我搂了个正着,抱在怀里回味的拼命磨蹭着那柔软可爱的脸蛋。

然后,维拉丝她们也笑意盈盈的走上前来,看着不断用脸蛋蹭来蹭去,显得亲昵无比的我和小幽灵。

“对不起,我还是输了。”

好一会儿,将小幽灵放下,我才抓了抓脑袋,歉意说道,这里最对不起的,大概还是莎尔娜姐姐了,亏她还将胜利让给了自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