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战后一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八章战后一刻

“不好意思,因为本王的任'性',让诸位为难了。 飞”

另一个空间里,阿尔托莉亚站了起来,工整的向阿卡拉和准四翼天使该亚尔行了一记骑士礼。

就在刚刚,二翼天使裁判艾里克尔难以判定的时候,作为这场比武大赛主办者的阿卡拉和该亚尔本来是想出面的,却被阿尔托莉亚阻拦了下来。

“没关系没关系,这是阿尔托王的权力。”

老'奸'巨猾的阿卡拉似乎早就料到了阿尔托莉亚会这么做,和蔼脸上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

“该亚尔那严肃圣洁的面庞,也微微'露'出一道微笑活了几千上万年的他,其精明程度,大概也绝对不逊'色'于阿卡拉。

“对我们家吴的最后决定,阿尔托王觉得怎么样?”

轻笑几句,让阿尔托莉亚面庞上肃然歉意的神情放松下来,阿卡拉接着问道,阿尔托莉亚这样做的目的真是再明显不过了,阿卡拉又如何看不出来。

“说实话,本王有些惊讶。”阿尔托莉亚微微闭上眼睛,美丽而充满威严的面庞上,'露'出淡淡笑意。

“来之前,本王担心他的野心太大,无法得知其他精灵的承认,诸位都知道,我们精灵族素来不喜欢带有野心的人,不过现在看来,本王似乎应该担心他太没有野心了。”

阿尔托莉亚一番直来直去的表述,让阿卡拉和该亚尔再次笑了起来。

顿了顿,她睁开眼睛,那双高贵威严的碧绿瞳孔'荡'漾着认真神'色'。

“还是那句话,对于他,本王并不讨厌……”

说到这里时,阿尔托莉亚神'色'一肃,那仿佛身处于另外一个时空的身影,突然变得越发高大,就好像身穿铠甲手持利剑,坐于一千个巨大台阶之上的王座上面,气势庞大让人无法呼吸,只能抬头仰视的众王之王一样。

“锵——”

清脆的拔剑声响彻整个空间,就连该亚尔那无处不在的圣洁气息,在这股声音下似乎也退缩了几分,该亚尔眼睛微微眯起,母国落到被阿尔托莉亚拔出的那把黄金之剑上面。

右手握剑,左掌托着剑托,剑尖朝上举与胸前,这是精灵族独有的,最正式的骑士宣誓礼。

“我,精灵族女王阿尔托莉亚,在此决定,在讨伐地狱势力的战争,如果德鲁伊吴凡能始终作为那把将地狱力量斩断的利剑,那么我阿尔托莉亚,代表整个精灵族起誓,将化作他最坚固的盾牌。”

说完以后,阿尔托莉亚将长剑高举于头顶,虚空笔直滑落,给人一种誓言无回的坚决,最后才将长剑重新收入鞘。

“这样的回答,阿卡拉阁下满意吗?”轻轻将斗篷合拢上,阿尔托莉亚问道。

当然,这对你我两族,甚至是整个暗黑大陆来说,都是历史'性'的一刻,我这个老婆子,在这里代表暗黑大陆无数的生命,在这里谢过阿尔托王了。”

说着,阿卡拉真的站起来,微微鞠了一躬。

“哪里,阿卡拉阁下千万不能这么说,作为大陆上的一员,这是本王和整个精灵族应尽的义务。”阿尔托莉亚肃然说道,然后向两人再次行了一个骑士礼。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恕本王先行告退。”

“不等看完领奖仪式,和吴真正见上一面吗?”阿卡拉微微惊讶的叹息道。

“不用急于一时,本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很快就会见面,不是吗?”

阿尔托莉亚淡淡一笑,在阿卡拉和该亚尔的目送,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之……

……

另外一边,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和那位便宜未婚妻见面的时机,此时还在和维拉丝她们有说有笑。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在我诚心道歉的时候后,莎尔娜姐姐远远站维拉丝她们一旁,微笑着说道,背靠着大树的侧影看起来孤傲无比。

“也就是所谓的虽败犹荣。”琳娅双手合十,甜美的笑道。

“大人,累了吗?肚子已经饿了吧。”

维拉丝一如既往的柔声问道,以她的'性'格来说,比赛谁胜谁负根本就不重要,她心里所祈祷的,大概只是我少受一点伤吧。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上前一步,将维拉丝搂紧,在那么多人面前,立刻就让她羞了个大红脸,不过出奇的并没有害羞的挣扎,而是很恬静的任我搂着,鼻翼微微一抖,似乎安心下来般,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还有我的小宝贝莎拉。”放开维拉丝以后,我将一旁的莎拉也搂了起来,狠狠亲上一口,让这个小天使好一会儿都羞的抬不起头来,将俏脸埋在我怀里。

嗯?小茉莉,你拿个笔记在那干些什么?

回头一看,终于看到三无公主较小的身影,躲在老酒鬼她们后面,一边刷刷的挥动羽'毛'笔,一边时不时抬起头来将目光落到我的脸上。

“这小不点似乎对你现在的变身和洞察之心很好奇。”老酒鬼侧着身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恩?”

我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真有那么稀奇吗?

小幽灵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说了一句很伤人的吐槽比喻:“就好像从奥玛斯变成白狼一样。”

咦咦——?!!!跨度有那么大吗?这简直就是超越了阿米巴原虫和那美克星人之间的比较呀,话说回来,在你这吐槽圣女心目,我原来的形象就那么贴切奥玛斯那个浑身上下充满了搞笑和吐槽点的印度阿三吗我好歹也比他白许多呀你这混蛋!!

在心里面一口气吐槽完毕以后,我顺手在小幽灵脑袋上赏了一记吐槽手刀。

“真的……好像是父女一样呢?”

维拉丝掩口笑道,一旁莎拉,也用她那火钻一般的美丽瞳孔,看看我,再看看三无公主,深以为然的重重点了一下头。

“是这样吗?”

父亲呀,其实比赛的时候我也怎么想过,看来大家是意见一致,话说,我真有那么老吗?

想想自己也快三十了,虽然因为转职者的身份,外貌从一开始来到暗黑以后就没怎么变化过,而且不出所料的话,这副年轻的面孔应该能维持到五六十岁,才会逐渐变成和卡洛斯他们一样的忧郁沧桑的眼睛里充满了可歌可泣故事的神秘魅力年大叔。

虽然这个年龄对于冒险者来说还过早了些,但是的确已经是有个可爱的女儿也不出奇的岁数了,呃……如果能忽略三无公主的岁数的话。

这样一想的话,'奶'爸光环又不禁发作起来了,轻轻朝三无公主招了招手,试着说道。

“茉莉女儿,来爸爸这边。”

刷刷记录着的三无公主,听到这话以后,反应似乎比较大,竟然从以往谁也无法打扰的研究模式回过神来,抬起头,那双亮黄'色'的大眼睛正对着自己,默然的目光,似乎能察觉到微微的颤抖。

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注视,思考了片刻,这小家伙不急不缓的上前几步,将我抱住,脸蛋在怀里蹭几下。

“主人……爸爸?”

“呃,这个……主人就不必加了。”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果然被三无公主这么叫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我以前就觉得,小凡照顾小茉莉的时候真的很有父亲味道,又是主人侍女关系,又是那种不明不白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呢。”小幽灵无奈的摇了摇头。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复杂的。”我抬头挺胸,决定用自己作为一个资深宅的见识给小幽灵上一堂课。

“就比如说我和你,表面上看来其实是妻子和丈夫的关系,其实你只是我圈养在身边的女奴而……别……别咬啊!流血了!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破裂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而且上次在鲁高因的时候,不是你自己先这样说的吗?!!”

“是这样吗?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小幽灵终于松开了口,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雪白牙齿,从我头上跳下来,疑'惑'的说道。

“绝对有!!”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算是这样,这种话也只有我才允许说出来,比如说我说小凡是笨蛋,小凡你也会跟着说吗?”小幽灵一边嗯嗯的点着头,一边教训道。

“……”

怎么换成她在说教了,说到口齿伶俐的话,我真不是这个小家伙的对手。

“呼……”

就在这时候,一直赖在我怀里,鼻子像小狗般'乱'嗅着试图从里面闻到父亲味道的三无公主,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吗?除了在打扫做饭和礼仪口吻方面稍微像一点侍女的样子,为什么平时我会老觉得其实我们两个的关系应该对调过来,自己才是她亦父亦管家的存在呢?

“只有……外表像。”

大概是埋在我怀里久了,这小家伙脸蛋红扑扑的可爱之极,只是动作和语气却一点都不可爱,十分冷淡的头一偏,她这样说道,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我的怀抱。

咦——咦咦——?!!我就这样被抛弃了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泪流满面的不甘问道,我承认,其实我很想小茉莉偶尔也能像西'露'丝和艾柯'露'一样,叫自己一声父亲,这该死的'奶'爸光环,这该死的'奶'爸光环……

“呼——”

脸红扑扑的,三无公主再次漠然着脸头一偏叹道,似乎能看到从她那红润小嘴里叹出一个大大的叹号。

然后,她在手的笔记上刷刷的写了什么,转过来,正面朝着我。

上面写着:七百七十七乘以七百七十七是多少……

其实我是不是该赞叹一下能在两秒钟的时间写下这道字体纤细圆润的数学问题的三无公主呢?难道她手的笔记是一台造型奇特的笔记本?!!

777*777吗?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个介乎于能心算和不能心算之间的乘积呢,等等,给我十秒钟……

“呼——”

喂喂,叹气的太快了吧,明明只过了不到两秒,明明我心里才刚刚做出以自己的智商可以心算出结果的结论,还没有开始算,普通人真的能在两秒里算出答案吗?根本不可能吧,别以你的标准去衡量那些平凡的人类呀笨蛋!!

“等等,再给我二十秒……不,十秒的时间,普通人都需要这样的时间去计算吧,你们说对吧。”

我讨价还价的说道,随便向维拉丝她们求救。

“哈……哈哈,大人说的没错,的……的确是需要一点时间。”

不怎么会撒谎的维拉丝,用着十分作假的困'惑'轻笑附和道,然后将头轻轻一偏,微妙的避开了我的求救目光。

默默的收回目光,我再逐一从小幽灵、莎拉和琳娅脸上掠过。

“……”

为什么要偏过头去,为什么你们都把头偏了过去,为什么不敢正视我的目光?琳娅和小幽灵自小接受精英教育也就罢了,莎拉有个精明的母亲教导也不出奇,但是维拉丝,你不是梦想着做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吗?不是应该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才对吗?果然这个家需要花几十秒钟算出结果的只有我一个人吗?我被孤立了吗?!!

“好了,不要耍宝了,快变回你原本那副傻样吧,就快要开始罗。”

旁边的老酒鬼见我们一家打打闹闹互相吐槽,气氛温馨融洽无比,大概是羡慕了,此时不仅出言打断道。

“能变回去的话,我早就变回去了,现在还控制不了,大概要等体力消耗到一定程度,让变身效果自动消失吧。”

听老酒鬼这样一说,我心里立刻沮丧无奈的说道,变了身却回复不了的,大概有史以来我是第一列吧,这样说来,我岂不是又能入手“史上最失败的德鲁伊”的称号。

这样想着,就连老酒鬼话里面那句让人微妙不爽的话,也自动忽略过去了。

“是这样吗?我到是有个秘法可以帮你。”老酒鬼阴险一笑。

“哦?那好呀……不还是不……”我下意识的高兴答道,接着突然想起老酒鬼的为人,不禁打了个冷战,连忙改口,可惜已经太迟了,脑袋一嗡,眼睛就已经黑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时间似乎并没有过去多久,众人都还在比武空间,甚至依然站在刚刚那个地方没有挪动。

“你看,我说过有效了吧。”

耳朦胧听到的老酒鬼得意的声音,顿时让我恨得咬牙切齿。

正在我一怒之下,准备向老酒鬼讨债的时候,她却大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转移话题道。

“小子,领奖仪式就要开始了,难道你不打算去看看吗?”

“咦?不就是待会在台上举行吗?还要去哪看?”

按照原来世界带过来的观点,就像那啥奥运一样,卡洛斯站在央最高的台上,自己儍不拉几立于他右手旁的老二位置,然后左手是老三西雅图克,三人站成一排呆呆的抬头看日出,

脑海里想着这副囧人的场景,我傻傻的问道。

“笨,领奖仪式怎么可能在人多的地方,你没看那些冒险者都已经开始走了吗?”老酒鬼又是怒其不争的往我脑袋上敲了一下。

“一个领奖仪式而已,干嘛要搞的神秘兮兮的。”我不满的抱怨道。

“历来的规矩就是这样,不然你跟阿卡拉或者泰瑞尔抱怨去,再说,因为奖励还涉及一个私人的要求,自然不可能在公众面前说出来。”

“那到也是。”

我对这种做法,理解的点了点头,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赢的话,要在数万名冒险者面前将“请给我二十颗完美宝石”这样的要求说出来,感觉也是十分丢人的。

“亚军没有奖品吗?怎么说也该表示表示吧。”我厚着脸皮问道,结果遭到老酒鬼的一记冷眼。

“吴小子,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冒险者,你知道是哪两种吗?”

我摇摇头,这个问题太广义了。

“活着的冒险者,和死去的冒险者。”

仿佛从老酒鬼牙缝里蹦出来的话,让我顿时无语,这个答案有点太内涵了吧,不像是我和老酒鬼这样的笨蛋可以讨论的。

“所以,战斗也只有两种,赢,和输,就和冒险者一样,赢了,就等于活着,输了,就是死了,一个死人还奢望什么奖励?”

好吧,我虽然知道老酒鬼这样说,是为了向我解释这个世界的残酷'性',并没有恶意,但是无端端被人诅咒死了,心里还是很不爽。

“竟然是私人的要求,那我们去看,会不会不合适呢。”

八卦的天'性'让我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卡洛斯究竟会提什么要求,但是作为代表爱与正义的使者,必要的内心挣扎和客套还是要做一做的。

“放心吧,我是他的老师,自然有这个权利,至于你,其实这个冠军本应该属于你才对,去看看也不过分。”

老酒鬼诱'惑'道,分明就是一个人去心虚,想多拉一个人下水罢了,不过,我还是抵制不了这种诱'惑',跟了上去。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们很快就回来。”我向维拉丝她们挥了挥手,然后跟在老酒鬼的后面追了上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