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安洁丽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臭小子,说起来这次还要谢谢你。”

一路上,老酒鬼突然这样说道,顿时让我一阵鸡皮疙瘩从全身涌起,这个家伙竟然也会感谢人?该不会又酝酿着什么阴谋吧,第一个反应,我便想到这个。

见我一脸见鬼的警惕眼神,好不容易将神色摆正的老酒鬼再次原形毕露,眼皮一阵抖动,立刻暴怒的在我头上敲了一记。

“你这臭小子,难得我诚心诚意向你道谢,你这是什么反应?”

“你的诚心只会让我感到恶心而已。”我捂着脑袋,嘴巴依然不留情的讽刺道。

老酒鬼张口欲反驳,顿了顿,却兴致索然的罢了罢手:“算了,今天没心情,不和你这小子计较,总之话我已经说到了,这次能让卡洛斯获胜,你小子做的很好。”

说着,她拍了拍问我的肩膀,神色满是感叹。

“也没什么,反正以真实实力.来说,我的确不是卡洛斯的对手,而且看到他宁愿消耗几十年的寿命也要赢得这场比赛,相信没有人能无动于衷吧,这场比赛的胜利,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我摇摇头说道,接着想起一件事:“.对了,卡洛斯要那么多神圣药水也没用吧,你是他的老师,能不能帮我跟他说一下,均几瓶给我?恩,要多几瓶。”

“放心吧,我就知道你这懒骨头,.参加比赛就是为了这个,如果没有奖励的话,怕是十头驼骆兽也拉不动你,这件事我已经和卡洛斯说好了,神圣药水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就算是全部给你也没关系。”

“全部?那到是多多益善,只是卡洛斯他自己不需要.吗?”我不由好奇问道。

“到了我们这个心境的高手,除了必不可少的装备.以外,一般是不屑用其他外物提升自己的力量了。”老酒鬼面带着能将狗眼闪瞎的光辉,用堂堂正正的高手语气说道。

我:“……”

“怎么了?”她的目光看过来。

“不,没什么。”我心虚的将头偏了过去,转移话题道。

“不过话说回来,卡洛斯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值得.那么拼命?”

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老酒鬼重重的,发自内心的叹了一口气。

“等会你自然就知道了,不过,我想他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不,与其这样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或许也知道这一点。”

“竟然知道不可能,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呢?”

“这个世上有些事情,就算明知不可能也要拼命去做,哪怕只有一线机会也好,因为不去试一试的话,就一点机会都没有,活着并为此而努力的一切,都会失去意义。”

说到这里,她再次叹了一口气,抬头仰望着天空,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世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活着是为了达成心中的目的;第二种人,活着是为了找到活着的目的;而第三种人,则是漫无目标的活着,虚度人生。”

喂喂,我说话题又转向内涵向了吧,这老酒鬼今天怎么像大脑抽了风似地,一直在感慨个什么劲呀?

“总之,虽然卡洛斯就算赢了,达成目的的希望也很渺茫,但是如果没有赢的话,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我才向你道谢,当然,钱暂时是不会还的。”

老酒鬼认真的说道,当然,如果能忽略最后一句话的话。

话说着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比武空间的边缘地带。

“就是在这里举行?”我拉高声音问道。

虽然说涉及到个人**,奖励过程无法公开,但是也没必要非要选择这种地方吧。

“当然不是,我们再等等。”老酒鬼一边答着,目光远眺,似乎在等什么人来的样子。

不一会儿,吝啬鬼领着卡洛斯走了过来,看见我和老酒鬼已经站在这里,神色也没显得惊讶,而是径直走了过来。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话,肯定会以为我们三个联盟长老加一个比武大赛冠军,四个人是要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搞什么密谋颠覆联盟之类的非法聚会。

卡洛斯似乎是直接从擂台上被领了过来,他的神色有些凝重和紧张,心不在焉的,神色中既期待着什么,又在害怕着什么,就连战斗下来那身已经破碎的天堂装束和身上沾满的血迹,都没有清理,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的样子,看上去就像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落魄战士。

看到我和卡夏,他也没出声打招呼,只是神情恍惚的下意识点了点头,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心已经完全被什么给牵引住了,并没有将周围的一切放在心上。

“怎么来的那么慢?”

老酒鬼抱怨道,按道理来说,我们在维拉丝那边磨蹭了好一会,应该是吝啬鬼和卡洛斯先到一步才对。

“不小心被西雅图克那傻小子缠上了,好不容易才将他摆脱。”

吝啬鬼状似不容易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有时候脑袋一根筋的人,比那些老狐狸更加难应付。

“我说他比赛结束以后,人影就不见了。”老酒鬼露出恍然的神情。

“为什么要摆脱西雅图克,不让他来呢?”我举手发问。

“那小子太冲动了,不适合这种场合。”老酒鬼拔开酒壶喝了一口,满足的说道。

冲动和“这种场合”会有必然冲突吗?只是领个奖而已,无法理解老酒鬼的话的我,正准备问下去,吝啬鬼却在一旁认真的捣鼓起什么,让我立刻闭上了嘴。

只见他的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圆形魔法阵,原本空空如也的空气,突然出现了一个两人高的黑色旋涡,旋涡稳定下来以后,中心部分,就像一扇大门般缓缓敞开,从那打开的缝隙里,透露出柔和而圣洁的白光。

“进去吧,阿卡拉她们在等着呢。”

做完这一切以后,法拉率先迈开脚步走了进去,紧跟着的是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卡洛斯,我和老酒鬼则是尾随跟进,后脚刚刚踏入,那扇门就已经凭空消失了。

我说阿卡拉去哪里了,究竟有什么要事,才能放下如此重要的决赛不看,原来是躲在这个限定版的特殊席里看直播了。

一边走着,我一边打量这个充满圣洁之力的空间。

空气中的神圣气息,是如此浓郁,甚至呈现出了淡淡的乳白色雾气状,让人犹如置身仙境一般。

鼻子吸入这股乳白色气体,身心立刻变得安稳平和起来,充满了圣洁和安详感,这种感觉,比之二翼天使艾里克尔降临所散发出的领域,要更加强烈上几十几百倍。

更让人心惊的是,这股庞大到让人恐惧的圣洁力量,气息都是唯一的,也就是说,都是由一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

难道真的是四翼天使泰瑞尔亲自降临,否则我想象不出究竟还有谁,能散发出如此滂湃纯粹的圣洁气息。

四翼天使,那可是等同于三魔神的存在呀,不,如果是泰瑞尔的话,更是超越了三魔神,作为天使族族长六翼天使米迦勒,还有副族长准六翼天使加百列之下,号称四翼实力第一人的泰瑞尔,听闻曾经在三大魔神的合力围剿下,依然安然无恙的逃脱。

他的实力,是天堂和地狱两界公认的四翼级第一人,三界排行老五,仅仅在米迦勒,加百列,路西法和撒旦之下,又因为翅膀和别的天使不同,泰瑞尔的是光之触……哦不,是光之翅膀,所以人称光翅膀老五,简称光膀老五,天使族内部则是尊称为五爷,据说左膀子纹有龙形纹身,脸上带着德州电锯杀人狂面罩,一手双节棍耍的龙飞凤舞,沾满了无数黑道兄弟的鲜血。

顺便一说,后面那些话是我自己yy上去的。

这空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yy完了,也没见到尽头,不过旁边的卡洛斯似乎比我更急,脸上的神色,就差忍不住一把将走在前头带路,脚步温吞吞的法拉夹在腰上施展瞬步了。

一会儿,周围乳白色圣洁雾气更加浓郁,而对面所传过来的气息,也越发庞大的惊人,几乎让我有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了。

很快,阿卡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旁边站着的,正是背上顶着两对翅膀的四翼天使。

不过很可惜,不是泰瑞尔,因为他的光之翅膀实在太好认了,三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眼前的天使虽然也是四翼,却是普通的白色翅膀。

不过,这个四翼天使虽然不是泰瑞尔,但是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可怕了,本来没见着的时候,我还想着跟他要个签名,拿出去卖给那些鲁高因富得流油的富豪,大概能值不少钱,不过现在就近一看,我是什么搞恶的念头都没有了,只觉得灵魂受到那股无处不在的圣洁气息影响,就连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许多。

绝对不用怀疑,眼前这个五米多高的巨无霸四翼天使,能够轻而易举的击杀血熊姿态的自己,就算对上二翼级的艾里克尔,我不敢说能赢对方,但是心里多少也有点底气,但是面对眼前的四翼天使,我只能说,准二翼和四翼之间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似乎从二翼到准四翼,又是一道大门槛。

“你们就是这次决赛的选手,卡洛斯和吴凡,很好,作为第一世界的冒险者,你们表现的很出色。”

那名四翼天使用着威严的声音说道,听在耳里如同钟鸣一样,庄严而让人脑子嗡嗡作响。

“我是准四翼天使该亚尔,很高兴能见到你们。”

然后,他补充了一句让我吓掉下巴的话,这家伙竟然只是准四翼?只是一个准四翼就已经让自己产生一种渺小无力的感觉,要是泰瑞尔来了,那又是怎么样一副情景呢,难道自己会自卑的直接选择自杀?

我那平凡的大脑,已经完全无法计算过来,直接当机了,同时不得不佩服阿卡拉,竟然能在这种强者的压力面前坐那么久,脸上还一副笑呵呵的样子,难道伟大之眼就没告诉她旁边的人只要一根毛就可以直接将她的灵魂抹杀?

“你们这次的表现都很好……”

该亚尔说完,轮到咱的顶头直隶上司阿卡拉头头发话了,一阵猛夸,让我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阿卡拉时不时瞟过这边来的笑脸,似乎隐含着一股“究竟要将这小子卖个什么价钱才好”的意思。

卡洛斯的脸色到是平静了下来,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可以看出他根本就没有用心听阿卡拉的罗嗦官话。

好一会儿,阿卡拉才意犹未尽的结束演讲,添了添嘴唇宣布:“那么,现在就请这次比赛冠军卡洛斯上来领取奖励吧。”

直到这句话响起,卡洛斯才回过魂来,身体猛地一震,好像在迎接什么庄严的事物一样,大步走上去。

“安洁丽尔。”

随着准四翼天使该亚尔的一声命令,从她背后缓缓走出一名神色漠然的女性天使,手里捧着十瓶彷如用钻石雕刻而成的,上面镶嵌着金边的精致水晶小瓶,可以隐约看到瓶里面装着的是半瓶透明发光药剂,让原本就已经精美无比的小瓶,更是散发出一层淡淡华光。

那些透明液体,大概就是稀释过后的神圣之水了。

不过,这十个镶金水晶瓶还有里面的神圣之水,固然吸引人的注意力,但是在那名叫安洁丽尔的女性天使面前,也黯淡了好几分,她的容貌实在太耀眼了,和其他女性天使相比简直就是鹤立鸡群,美中不足的就是神色太冷漠了,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比之三无公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无论再漂亮的天使,在我眼中,也是比不过维拉丝她们的,略略在心里赞叹了几句,我无聊的将目光落到其他人身上,这一看,就看出了不妥。

卡洛斯,原本已经变得十分平静的卡洛斯,脸上突然出现了戏剧化的表情——震惊,惊喜,不信,疑惑,此时他给我的感觉,不再是那个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冷漠圣骑士,而是一座热情汹涌,即将爆发的大火山。

他那激动的目光,正一动不动的盯在那名女性天使的脸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但是,在卡洛斯炙热的目光注视下,依然毫无知觉,仿佛木偶一样的女性天使,淡定的功夫也实在了得。

“卡洛斯!!”

眼看卡洛斯猛地上前一步,仿佛要有什么动作的时候,阿卡拉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带着微微叹息的平和音调中,却充满了不容反抗的威严。

被这一喊,卡洛斯似乎清醒了几分,迈出去脚步停下来,目光依然没有离开对方的面庞,眼角闪烁着泪光,嘴唇抖动着,一副想说什么,却又千言万语,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的模样。

“卡洛斯选手,这是你的奖励。”

女性天使将手中的十瓶神圣药水递了过去,声音清脆甜美,却像是哈洛加斯刮起的寒风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

“安洁丽尔,你怎么了?是我呀,是我呀,卡洛斯呀!!”

卡洛斯一瞬间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眼角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从沾满血迹的脸上流了下来,孤苦伶仃的神情,再加上那身沾满鲜血的破烂战甲,看起来就好像是浴血战斗以后,怀着满心的欣喜回来,却发现家人已经全部在战争中罹难的战士一般,让即使是见惯了悲欢离合的冒险者看见,也不由心里发酸。

“我是安洁丽尔,但是并不认识你。”

叫安洁丽尔的女性天使,用着那仿佛机器人般的漠然神情说道,然后几乎是半强迫式的将十瓶神圣药水赛塞到卡洛斯颤抖着的手上。

“不,这不可能,你就是安洁丽尔,我的妻子,你的气息,你的味道,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会认错的,告诉我为什么,安洁丽尔,为什么不肯和我相认,是那些该死的天使吗?不用怕,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当初不是约定过吗?安洁丽尔!!?”

卡洛斯以接近语无伦次的声调,用力抓着安洁丽尔的双手大声说道,眼中充满着坚定和希冀,似乎觉得这样说,对方就能流出泪水,像以前一样,带着让自己心醉的甜美笑声扑过来,是的,和以前一样。

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脸上的希冀表情逐渐僵硬起来。

这时候,其他人的表情也是多样化的。

该亚尔朦胧的面庞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却隐隐可以察觉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另外一名二翼男性天使,则是一脸漠然的垂翼站在该亚尔身后,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阿卡拉,老酒鬼和吝啬鬼脸上,则是带着无尽的叹息。

而我自己,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应该是一脸的疑惑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悄声向站在一旁老酒鬼问道。

“安洁丽尔,天使族二翼天使,几十年前因执行任务,受到重伤以致暂歇性失忆,与卡洛斯相遇,最后结为夫妻生活了五年,最后被天使族发现,其自身也早已经恢复记忆,而重返天界,就是那么简单。”

从老酒鬼口中,吐出宛如按照公文史载里的文字念出来的,极为公式化兼之狗血的答案,但是看到卡洛斯浴血的落魄身影,想到他为此付出的一切,和脸上不断落下的泪水,我却一点都吐槽不起来。

*

吊人胃口是不对的,小七知道,但是小七也是写到哪,看时间到了就截止上传,实在不是有意的,明天那章争取早点能码出来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