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衣卒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八章衣卒尔

……

起码有六米高的巨大天使形态,站在那高高的阶梯上面,在我们眼,更是如同一座直耸云间的巍峨大山,只能仰望而无法撼动分毫。 飞

“孩子,你们终于来了。”

在我们呆呆的看着泰瑞尔的时候,庄严响亮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仿佛从那他嘴吐出的每一音节,都被浓郁的圣洁之力包裹着,让人感受到那股惊涛拍浪般的澎湃威严和圣洁,却是无法辨别出是男是女。

这只是泰瑞尔的投影而已。

我们四个,最后将目光落到泰瑞尔的背后,那宛如能量一般的,在他身后不断飘动着的两对光之翅膀,看起来华丽无比,据说也是泰瑞尔的主要攻击手段之一。

这双仿佛带着无穷力量的光之羽翼,无疑是证明了他的身份,天上地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其他人想冒充也冒充不了。

“泰瑞尔大人,遵照阿卡拉大长老的吩咐,我——圣骑士卡洛斯,德鲁伊吴凡,野蛮人西雅图克,还有亚马逊莎尔娜,前来听从您的差遣。”

卡洛斯上前一步,神'色'肃然的朝高大无比的泰瑞尔行了最为隆重和尊敬的骑士礼,声音庄重而嘹亮的回应道。

这也是事先商量好的,毕竟我和莎尔娜姐姐,还有西雅图克,都不怎么善于打交道,特别是和这些“大人物”打官腔,而从小就接受严格圣骑士训练,言行举止都有板有眼的的卡洛斯,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样说完以后,我们三个也轻轻行了一礼,毕竟这是四翼天使泰瑞尔,一个不知道活了几十万几百万年的远古天使,别的不说,光是活了这么一把年纪,就值得尊敬了,如果将他比作大国之主的话,那我们四个只是一介贫民而已,平时拿来在茶余饭后消遣一下没什么,但是站在面前的时候,还是放尊敬点好。

泰瑞尔并没有说话,而是用那双从庄严甲盔里透'露'出来的,如同白'色'火焰一样的眼睛,从左到右依次打量了我们一眼,目光柔和,宛如实质,被这样一扫而过的时候,全身都仿佛包裹在温暖的圣力之,比小幽灵往自己身上施展治疗术的感觉更甚。

这家伙,区区一个投影,就已经恐怖到就连一道目光,也是强力无比的治疗术了么?

“很好。”

看了好一会,他那嘹亮的声音才再次回'荡'在神殿里面。

“不愧是联盟的希望,我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到如此出'色'的人类孩子了。”泰瑞尔带着淡淡笑意的语气,透'露'出一种缅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地,从口说出一些名字。

足足有十几个人名,这其就有塔拉夏,还有布尔凯索,艾尔多,娜塔亚等在暗黑大陆鼎鼎大名七英雄,接着后面,我竟然听到了琳娅的'奶''奶',有着百族公主之称的拉斐尔大人,还有阿卡拉。

如果说这些人,被泰瑞尔称之为人类之的绝顶天才,是毋庸置疑的事情,那么后面出现的加仑老头还老酒鬼的名字,则无疑让我的神情瘫痪起来。

靠了,难道说我们四个在若干年后,会变成在吃饭的时候撸起裤脚'露'出腿'毛'又或者是无赖无耻嗜酒厚脸皮欠债不还的老头老'奶''奶'?

“如今,联盟竟然在同一个时代,同时出现四位年轻俊杰,再加其他种族,还有上一辈的强者,整个暗黑大陆自被地狱入侵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同时出现如此多人才,或许,暗黑大陆崛起的时机终于到了。”

最后,泰瑞尔用一句淡淡的感叹,做出了总结。

七英雄也不是在同一个年代诞生,最早的野蛮人强者布尔凯索,最晚的圣骑士强者格瑞斯华尔德,这其相隔的年代足足有几千年,若是他们在同一时间出现的话,或许真的能将地狱势力赶出暗黑大陆也说不定。

只能说,短暂的寿命是天才最大的噩梦,虽然人类的潜力是三界公认的第一,那些惊天动地的天才,仅仅用几百年的时间,就能赶上那些修炼了几千几万年的boss魔王级人物,但是在死神面前,就算再强也不得不黯然消逝,若是人类也能拥有几千上万年寿命的话,那绝对不会逊'色'于天使和恶魔两族。

这,大概也是上帝搞那些鬼平衡规则的限制吧,明明许多规则都粗糙无比,却偏在这种方面算的贼精,给了人类比恶魔还要旺盛的**,却又不给人类称霸三界的任何一丝希望。

就在我呆呆站着,耳朵自动将泰瑞尔接下来的废话过滤,灵魂神游物外,东想西想的时候,冷不防的,突然泰瑞尔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打了一个激灵,我立刻清醒过来,暗道五爷该不会是看出自己在走神吧,不,绝对能看出来,毕竟是活了不知岁月的老怪物呀,比起阿卡拉那种老狐狸还要精明无数倍,说不定就连读心术那种极度yy的能力也会,我现在脑子里想着的事情,全都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

想到这里,我连忙强行将脑子里混'乱'的思想掐断,脑袋空空,什么都不敢想的面对着泰瑞尔的目光,额头渗出一滴冷汗。

“你就是德鲁伊吴凡?”

所幸泰瑞尔似乎并不会读心术,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了我一会,便这样缓缓问道。

“是的,泰瑞尔大人。”我连忙上前一步,点头称是。

“你的经历,我听阿卡拉说过,仅仅用六年时间就达到这种程度,说实话,当我第一次听阿卡拉说起你的时候,还以为她在夸大其词。”

泰瑞尔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传来,让人觉得他并不难相处,不过我可不会轻易就上了他的贼船,那些心狠手辣的贪官,还在摄像机面前亲切的握着农民沾满黄土的双手呢。

“阿卡拉长老,还有泰瑞尔大人都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点运气而已。”

脑子转了几下,我开启了装傻模式,别的不敢说,但是在暗黑六年来,我苦练的装傻功夫可绝对是一绝,就连阿卡拉有时也拿我没辙。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果这种运气,能够引领暗黑大陆走向胜利,那你的功绩,也将凌驾于任何强者之上。”

面对泰瑞尔意味深长的语气,我只能傻笑,傻笑,再傻笑,平时老是想和三无公主斗智商,但是现在,我却巴不得自己是个傻子才好。

顿了顿,泰瑞尔的目光再次扫视我们一眼,才缓缓开口,说出了这次的真正目的:“我这次特地分出投影前来,一是想看看你们四个,至于第二个理由,大概你们也听阿卡拉说过,我想让你们四个,帮我一个大忙。”

“大”忙么,我们心里不由一凛,能让泰瑞尔说大忙的,那绝对不会轻松到哪里去,说不定是我们四个加在一起去做,也随时会丢掉小命的事情。

“能帮得上泰瑞尔大人的忙,那是我们的荣幸,但是请容许我多问一句,我们四个虽然在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里面,的确是佼佼者,但是比起泰瑞尔大人的众多部下,那些二翼天使,准四翼天使,却是天差地远,不知泰瑞尔大人为何要指定我们?”

卡洛斯不亢不卑的问道,想让我们白帮忙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也得给我们说个明白,不至于稀里糊涂的被使唤才行吧。

“我知道你们会有此一问,就是阿卡拉,恐怕也十分疑'惑'吧,如果你们能答应的话,这件事情,我自然会跟你们解释明白,但是,你们必须向我保证,除了阿卡拉以外,绝对不能向其他人说起。”

泰瑞尔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严肃,让我们带来一股无形的压力,这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压力,给出了两个选择我们,要么拒绝帮忙,要么答应以后,遵守和他的约定。

就没听过让别人白帮忙,还搞得好像是别人求他让自己帮似的,提出诸多的要求。

我暗自揶揄道,不过想起阿卡拉说过的一番话,数千年来,天使族的确帮了整个暗黑大陆不少,这份人情却是不得不还。

我们四个人相视一眼,发现彼此的想法一致,然后才由卡洛斯抬头答道:“请泰瑞尔大人放心,除了向阿卡拉长老汇报以外,我们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嗯,竟然是这样,那我先代表整个天使族向你们道谢。”

泰瑞尔的声音一缓,微微朝我们点了点头,然后重新背过去,将他那两双绚丽夺目的能量羽翼正对着我们,回到了我们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注视着墙上的天使雕刻时的姿势。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和地狱这场战争,也怕有上万年了吧,虽然这上万对我来说,也不过是弹指而过的时间,但是,却是发生了许多事情,我可以很自豪的说,不单是大陆涌现出许多让人尊敬的英雄,我们天使一族,在这一场战斗当,也同样经历了各种可歌可泣的事迹。”

泰瑞尔带着微微叹息的语气,不由让我们神'色'一肃,的确,史书里记载的英雄,天使都起码要占掉一半,在这场长达万年的拉锯战当,按照比例计算的话,整个天使族的牺牲其实并不比我们少多少,无论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人情都不可谓不大。

“如果没有天使族的帮助,还有泰瑞尔大人您的英明指挥,暗黑大陆恐怕早已经沦陷了。”卡洛斯再次庄重的鞠了一躬,真心实意的道谢着说道。

不过,泰瑞尔显然是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卡洛斯的道谢没有,顿了顿,继续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其一位在抵抗地狱势力作出重大贡献的天使族英雄,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我曾经得意的副手,准四翼天使衣卒尔。”

听泰瑞尔提起这个名字,卡洛斯的神'色'又是一变,显然知道些什么,我也隐隐有些印象,似乎凯恩书里面提到过,至于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恐怕要让泰瑞尔失望了,这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去看大陆英雄录之类的书籍的人。

仔细琢磨了一下,我终于回忆起了这个衣卒尔,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地狱刚刚入侵那会,曾经有一位骁勇善战的天使大将,手持天界符圣器“青'色'愤怒”,在天使和恶魔的战斗之立下赫赫功劳。

他的名声,特别是手那把被称之为恶魔克星的神器“青'色'愤怒”,在地狱里面,就如同是恶魔对于人类一样,是属于能止小儿夜哭的那种,就连最残暴的大恶魔,也要为之闻风丧胆,曾经有一些奇史(未经证实的历史)里头,甚至提到过,就连作为四翼级实力的大魔神迪亚波罗,都曾经败在他的手,被那把青'色'愤怒砍掉了一根蜥蜴角。

衣卒尔的强大,除了他本身的勇猛善战以外,大部分还要归功于他手那把号称恶魔克星的神器【青'色'愤怒】,在衣卒尔这把利剑的率领下,一度被杀的屁滚'尿'流的三魔神凑在一块,终于做出一项决定——专门打造一把能克制【青'色'愤怒】的地狱神器,好将那个比恶魔还要恶魔的衣卒尔撕成碎片。

打造一把能抗衡青'色'愤怒的神器并不容易,纵使是三魔神,也花了几百年的时间才收集好材料,与迪亚波罗的老家附近,号称地狱界第一熔炉的地狱熔炉里面开始打造,并将这把魔剑命名为【噩梦之剑影牙】。

天不遂魔愿,尽管三魔神已经是小心翼翼的行动,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被衣卒尔得知,衣卒尔当然不会让三魔神制造出可以克制自己赖以为战斗的【青'色'愤怒】,不然的话以后自己还怎么在战场上混呀,心急之下,他也顾不得和自己的长官泰瑞尔通报,直接就率领数千名部下杀到地狱熔炉,打算将三魔神的阴谋粉碎。

虽然在最后,他的确成功的阻止了【噩梦之剑影牙】的诞生,但是他却不知道,这完全就是三魔神的阴谋,能与青'色'愤怒相抗衡的神器,又岂是说打造就能打造,真那么简单的话,三魔神花了千年时间,人手一把,那还不翻了天?

这一切,只是三魔神设下的陷阱而已,所谓的【噩梦之剑影牙】,也只是诱饵,在最关键的时刻,拖住老狐狸泰瑞尔的脚步,并将消息透'露'给衣卒尔,让他自投罗,没有泰瑞尔在一边,勇猛有余而谋略不足的衣卒尔,最终还是上了当,当他来到地狱熔炉的时候,遭到了三魔神的合围,就算青'色'愤怒在手,只有准四翼实力的他,又怎么可能从三个比他还要高一级的魔神手突围呢?

最后,号称天界第一勇士的衣卒尔身陨,那把青'色'愤怒,据说在衣卒尔临死之前,为了不让神器落入三魔神手,也被他给自爆的渣都不剩,三魔神虽然诡计得逞,干掉了他们的心头刺,但是却没有料到衣卒尔竟然如此光棍,忍心将天界圣器给摧毁。

计划之最重要,其实是夺剑一环,杀衣卒尔反而没那么重要,没有了青'色'愤怒的衣卒尔,只是没有了牙的老虎罢了,只是衣卒尔这一光棍起来,三魔神全都哭了,而且青'色'愤怒自爆的威力何其强大,据说将神魔神都给炸伤了,迪亚波罗的老家更是少了一半。

鸡虽然偷到了,却是'摸'了一手的屎,而且还被鸡场主人给棒打一顿,这大概就是三魔神当时的最好心情写照吧。

再据奇史记载,那一次自爆,将迪亚波罗的另外一只犄角也给炸断了。

“……”

我敢肯定,写这本奇史的人,要么是个能在三魔神和衣卒尔一战下坚持围观精神的恐怖存在,要么就是和迪亚波罗有杀父之仇。

关于衣卒尔的资料,我能记得那么详细,也多亏了在玩游戏的时候,第四关卡只有三个任务,而杀衣卒尔这个任务印象比较深刻,所以才特地看了一下。

呃,等等,杀衣卒尔,不会吧老大……

正在我额头开始嗦嗦冒出冷汗的时候,因为莎尔娜姐姐和西雅图克的不知情,而将衣卒尔平生事迹简述一遍的泰瑞尔,也刚刚好将话说完,然后看了我们一眼,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要求你们保密的资料。”

“历史记载着,濒死的衣卒尔,将青'色'愤怒引爆,的确是不假,但是也因此,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在那场让三魔神也深受重伤的爆炸,本来就已经受了重伤的衣卒尔,更不可能活下。”

顿了顿,在卡洛斯他们思索,还有我悲鸣绝望的目光,泰瑞尔继续说道。

“其实,根据后来我的调查,当时衣卒尔虽然被炸的粉身碎骨,但是他的灵魂,却依然没有死亡,还在地狱里不断徘徊,因此这些年来,我不断渗出地狱界,甚至几次和巴尔他们发生冲突,就是为了寻找到衣卒尔的灵魂,将他重新引回天界,让昔日的天使族第一勇士再次获得新生。”

说到这里时,他叹一口气,让人感觉到事情似乎向不妙的方向发展了,当然,只有我并不觉得意外,甚至已经知道了泰瑞尔的要求是什么,不就是要我们杀衣卒尔吗?

“……”

不就是个屁呀!!衣卒尔是准四翼天使呀,准四翼天使你知道是啥玩意不?比武大会那时出现的准四翼天使该亚尔,一个指头就能干掉我,身为曾经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连迪亚波罗的犄角都敢砍掉的衣卒尔,对于我们来说,难度已经和直接单挑上帝有区别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