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内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我:“……”

不就是个屁呀!!衣卒尔是准四翼天使呀,准四翼天使你知道是啥玩意不?比武大会那时出现的准四翼天使该亚尔,一个指头就能干掉我,身为曾经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连迪亚波罗的犄角都敢砍掉的衣卒尔,对于我们来说,难度和直接单挑上帝有区别么?

果然,叹了一口气之后,泰瑞尔告诉了我们一个不妙的消息:“直到最近,我才找到他的残缺灵魂,可惜已经太迟了,在地狱界里彷徨徘徊了几千年,那身为昔日天使族第一勇士的骄傲灵魂,也经受不住时间的蹉跎,被黑暗气息所侵蚀,并依附在怪物的身体中,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择不扣的堕落天使,地狱怪物,就连米迦勒大人也没有办法再将他的灵魂净化了。”

说到这里时,气氛一阵沉默,卡洛斯他们也隐隐知道泰瑞尔的要求了,各自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卡洛斯姑且不说,莎尔娜和西雅图克,都是迎难而上,敢于挑战生死的主,但是敢于挑战生死,不等于白白送死,勇士和莽夫的区别就在于此。

“泰瑞尔大人,难道你是想让我们……”

见泰瑞尔久久不出声,一副仰头看着浮雕的悲天悯人状,沉不住气的卡洛斯终于开口问道。

“衣卒尔已经堕落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将他消灭,让他受尽折磨的灵魂得到解脱。”

泰瑞尔说出了我们意料之.中的答案,然后缓缓回过身,那双炽白火焰形态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我们。

“天使族里的确有许多比你们更.合适执行这项任务的人选,但衣卒尔曾经是我的得力助手,天使族的第一勇士,为族里立下许多汗马功劳,就算是现在,也还有许多天使是他曾经的部下,或者仰慕者。”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所以,一方.面,如果派遣族里的战士去执行这个任务的话,我害怕他们会一时下不了手,反倒被衣卒尔所害,而我的本体正在第三世界,现在分身乏力;另一方面,这也是我的一点小私心,想为这位曾经的大功臣,我可爱的部下,保留最后一丝名声,毕竟,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衣卒尔是为族捐躯,英勇牺牲,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他曾经高傲的灵魂,竟然会被区区肮脏下溅的黑暗气息所侵蚀,恐怕……”

“泰瑞尔大人的意思,我们已经明白……”

看着泰瑞尔迟疑的语气,卡洛斯不由点头应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看泰瑞尔的样子,竟然是想为了保住自己爱将的名声,就连族长米迦勒都打算隐瞒下来,如果这种事情派自己族人去做,反倒暴露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这种事心照不宣,大家肚子里明白就是了,知.情不报,这在规矩森严的天使族来说,恐怕不是小打小闹的事情吧,泰瑞尔让我们四个去做,未尝不是认为像我们这样的虾兵蟹将,想要在有生之年见到深居简出的米迦勒,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话。

“请恕我多言,衣卒尔大人是准四翼天使,以我们.四个的实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眼看卡洛斯沉.默不语,我不由着急的上前一步,很是光棍的大声说道。

“不,如果衣卒尔还是准四翼实力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帮这个忙的。”

“你的意思是,难道衣卒尔的力量已经大不如前……”

“没有错,他身为准四翼天使的强大**,已经在大爆炸之中化为灰烬,而现在的躯体只能让他发挥出百分之十不到的力量,再加上在地狱几千年的飘荡,他的力量已经损失了很多,甚至连记忆和神志,都已经严重损伤,所以才会被黑暗力量所侵蚀,当初我在地狱里遇到他的时候,也因为一时心软犹豫,让他抓住机会逃走了,几经暗中调查,才发现他竟然跑到第一世界里的群魔堡垒去了。”

“他就在群魔堡垒,这附近?”

听到这里,我们心里不由一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算泰瑞尔不请我们帮这个忙,我们也无法置之不理,万一这个家伙要是乱来,大肆屠杀外面的冒险者,甚至闯入群魔堡垒内部,那整个大陆所遭受的损失将不可计量。

“对不起,这都是我的疏忽所造成。”见我们脸色大变,泰瑞尔歉意的说道。

“泰瑞尔大人这是哪里的话,衣卒尔大人是为了保卫整个暗黑大陆,才会中三魔神的全套,乃至堕落,要道歉的话,也该是我们向他道歉才对,请泰瑞尔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让衣卒尔大人的灵魂得到真正的解脱,这是我们联盟的义务。”

卡洛斯神色一肃,庄严的回应道。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泰瑞尔欣慰的点了点头。

“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确定一下,究竟堕落以后的衣卒尔大人,现在实力究竟在什么样一个程度?还请泰瑞尔大人告知。”

“这是当然。”泰瑞尔轻轻将头一点,沉默片刻说道。

“他现在的实力大损,已经被打落到二翼以下,用暗黑大陆的等级划分的话,那就是处于伪领域巅峰的阶段,如果当时我不是被数量庞大的恶魔牵制,脱不开身,就算是一时心软,不忍痛下杀手,他也绝对无法逃脱我的手心。”

泰瑞尔淡淡的话中,带着庞大的自信,让人觉得,对于我们冒险者来说已经称得上是超级强者的伪领域巅峰高手,在他手中却如同蚂蚁一般,不堪一捏,那股自信和骄傲,让人心惊。

不过,得知现在的衣卒尔只是伪领域巅峰高手的时候,我们的脸色不由一缓。

伪领域巅峰虽然强大,但是对我们来说还没有到不可战胜的地步,四个人里面,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绝对可以挑战伪领域巅峰的存在,莎尔娜姐姐差一点,不过也相差不到哪里去,至于我,如果不是遇到卡洛斯那样的速度流高手,那就算是伪领域巅峰也不是对手。

若是四个人合力的话,别说伪领域巅峰,就算是领域高手也能轻松拿下。

不过,泰瑞尔显然是不愿意我们高兴多一片刻,见我们微微松一口气,他那肃然甲盔里面的面庞,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用着淡淡语气说道。

“四位要高兴,还有些言之过早了,虽然衣卒尔现在的确只有伪领域巅峰的实力,而且被黑暗力量所侵蚀,性格暴虐,神志不清,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都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同时也不再拥有青色愤怒,但是请别忘记,他毕竟曾经是天使族的第一勇士,有着几万年的战斗经验,历经生死搏斗无数,就连我,也不敢说在单纯的战斗技巧上能超越他,说句失礼的话——就算他现在的技巧极度残缺,也远远不是你们四个所能比拟的,我让你们帮忙,自然是对你们打败他有着充分信心,但是如果你们心中哪怕有一丝轻视对手的意思,恐怕结果也会立刻逆转,对你们来说,这个忙并不轻松,甚至是性命攸关。”

泰瑞尔的一番话,让我们刚刚放松下来的表情又是一紧,他说的不错,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虽然衣卒尔现在只有伪领域巅峰的实力,甚至我们四个里面,光能量而论,我还要强过于他。

但是在和卡洛斯的战斗中,我也说过,只有绝对的力量差距,才能够压制技巧,那一战,纵使我占据了绝对的力量优势,也是靠了擂台限制之便,才将卡洛斯打的狼狈不不堪,而将擂台打破以后,这种优势就被拉平了许多。

占据了绝对的力量优势,尚且如此,除了卡洛斯的速度刚刚好克制我的血熊变身以外,更是因为卡洛斯的战斗经验和技巧远远高于我。

而如今,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几万年的老怪物,一个经历过无数战场厮杀的猛将,双方之间的经验技巧对比,更是有着天差地别。

就好比,如果说我们的经验技巧,能够将一份力量完全发挥出来的话,那么,衣卒尔就能利用自己的经验技巧,将一份力量发挥出十份的威力。

诚然,我们四个的力量加起来,能对衣卒尔形成力量上的绝对压制,但是别忘记,我们四个根本就没有进行过队伍配合,无法和那些一起共同历练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冒险小队一样心灵相通,到时候别说互相配合,能各打各的,不扯对方的后腿弄得手忙脚乱就已经差不多了。

最后,我们四个仔细向泰瑞尔询问了有关衣卒尔的能力,并虚心向他讨教了许多应对的方法,才告辞一声,走出法师公会大门。

等出了公会大门,徘徊在群魔堡垒上空的灰色冷风吹过,我才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不禁看了另外三人一眼。

莎尔娜姐姐到是显得镇定很多,只是神色有些凝重,似乎正在考虑对付衣卒尔的可能性,身为一个亚马逊,丛林里最优秀的猎人,她高傲,却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敌人,更何况现在的敌人,要比她以前所面对的强上不知多少倍。

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此时也望了过来,三个大男人不禁有所感触的讪讪一笑。

虽然只是泰瑞尔的投影,虽然给人的感觉温和无比,但是,那股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浩瀚威严,还有他那高傲的身份,却让我们无时无刻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站了一会,等心情平复下来,我才和西雅图克这个大嘴巴野蛮人,一起八卦起来。

“爷爷的,这泰瑞尔真不是盖的,怪不得曾经在三大魔神的合围中都逃脱出来,墨菲斯托,迪亚波罗和巴尔的投影,我都单挑过数次,就从来没感受过这种压力。”

西雅图克悻悻然的这样说道,显然还在对自己刚刚在泰瑞尔那强大的气势压力下,显得束手束脚的憋足模样,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单挑数次?

我不禁眼睛一亮,随即用羡慕不已的目光看了西雅图克一眼,奶奶的,堕落者就是好呀,想什么时候去杀boss,就什么时候去杀,想想自己,只虐了两个魔王级投影实力的贝利尔和督瑞尔,脚步就已经跨到了哈洛加斯区域,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去补一刀了,和西雅图克简直就没得比,

看来回去以后,得和阿卡拉打个商量,让她给个专门的假期,让我将跳过去的安达利尔,墨菲斯托和迪亚波罗补杀一遍,这些魔王魔神可都是金元宝,大肥羊呀。

“不过,这次大概是泰瑞尔大人为了能够和我们流畅沟通,才在投影上注入多了一些力量,不然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差距,不过,他的实力比三大魔神任何一个都要强,却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看不出平时闷葫芦的卡洛斯,也有那么点八卦的潜质,见我和西雅图克在唧唧歪歪的讨论,不由插嘴一句,对于他的判断,我也西雅图克也是举双手赞同,老五,五爷这个名头,真是实至名归。

“你们刚刚听出了没有,泰瑞尔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顿了顿,我又将这个已经被前人讨论了个烂的话题掏出来。

“听不出,爷爷的,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

西雅图克的表情比较郁郁,像是在疑惑,奇怪,这四翼鸟人的嗓门明明没有我们野蛮人大,为什么声音就如此响亮震耳呢?

“别猜了,只要泰瑞尔大人自己不想透露,就算再猜上一万年也得不出结果,而且……”

说到一半时,卡洛斯咳嗽一声,将声音轻轻压低。

“而且,如果泰瑞尔真的是远古遗留下来的天使的话,据说,上古天使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还有这回事?”

我和西雅图克不由一惊,看卡洛斯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佩服,好孩子就是不同呀,如此古老的传闻都知道,如果要比喻的话,在他们年幼时接受训练的时候,卡洛斯一定是学习委员,而西雅图克则是天天翘课的不良学生。

“当然,这只是传闻罢了,未必可信,而且泰瑞尔大人,也并不一定就是远古时代的天使。”

顿了顿,卡洛斯复又补充一句,让我们两个立刻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么?

*

今天太累,实在写不下去了,过年忙的要命,一些外出工作的朋友也放假回来,必要的应酬少不了,一天下来差点跑断了腿,这也算是另类的年关难过吧。

这一章我也留到明天早上再修改,现在实在是困的眼睛都睁不大了,希望大家能够体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