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月狼VS衣卒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四章月狼vs衣卒尔

……

这阵冰爆伤害,来的是如此迅、猛烈,别说卡洛斯他们,就连我身为血熊之躯身上的熔浆火焰,都为之一黯,看起来竟然是要熄灭一般。 飞

“大家小心,这是神圣冰冻光环,而且……不是普通的神圣冰冻光环,普通的威力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大,是强化的,超级的……”

作为玩光环出身的圣骑士,卡洛斯自然对这阵冰爆伤害熟悉无比,此时最先反应过来,一边切换抗寒光环,一边大声朝我们说道。

该死的,竟然是神圣冰冻光环,这个最难缠的光环!!

我们相视一眼,不禁都'露'出了淡淡的苦涩笑容,虽然衣卒尔的样子,还有他的攻击,一看就知道是擅长于'操'纵冰冻元素,但是他竟然能使出威力如此强大的神圣冰冻光环,却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呲——呲——”

四人身上又是一阵冰爆,离上一次攻击的时间间隔竟然还不到三秒,比普通的神圣冰冻光环,更是快了许多。

不过,卡洛斯的抗寒光环显然也是下过苦功的,和上一次冰爆相比,这一次我们守受到的伤害无疑小了许多,不过行动依然是一阵延缓。

“大家退后。”

卡洛斯神'色'凝重的道,开始缓缓后退,一边计算衣卒尔的光环伤害范围。

直到退出两千米多以外,神圣冰冻光环的伤害才骤然消失,又是比普通的光环范围要大上许多。

这时候,骤然爆发出冰寒之气衣卒尔,也发生了变化,那在爆炸之弥漫的火焰和尘土诡异的波动起来,炙红的焰火,仿佛被什么给吞噬了一般,迅的消失,被一层深蓝'色'的雾气所代替,而那漫天的烟尘,竟然变成一粒粒沉重的冰冻结晶,如同下冰雹一样刷刷的掉落在地。

片刻间,那遮盖战场的火焰和尘埃便统统消失,'露'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大坑里面,衣卒尔那高大显眼的深蓝'色'躯体,缓缓出现在我们视线之。

和前面相比,它的身体又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本五六米高的巨大恶魔之躯,不大反小,变成了四米高,只比西雅图克高出一个头颅,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像凝缩了所有的精华一般,看上去更加强壮,更加恐怖。

那深蓝'色'的躯体,隐约流淌着一层晶莹美丽的蓝'色'能量,看起来不像血肉之躯,更像是由深蓝'色'的寒冰元素压缩一千倍一万倍所构成的能量体。这一副晶莹的恶魔之躯,看起来狰狞邪恶的同时,竟然也透'露'出一种妖异美感。

那头颅上的五根恐怖犄角,还有恶魔翅膀上凸出来的根根骨刺,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不过上面覆盖上了一层深蓝'色'能量光芒,让它们看起来有着异常恐怖的攻击力,被这五根犄角刺,或者被恶魔翅膀用力一拍,所受到的伤害绝对不会比被他手的大刀直接砍上小多少。

而变化最大的,无疑是他原本光秃秃的恶魔屁股上,突然长出了一条两米多长的深蓝'色'尾巴,尾巴上面,一截截黄金骨刺突起,坚硬锋锐的刺头让人不寒而栗,绝对不愿意被它的尾巴碰上哪怕一点点。

这,恐怕才是衣卒尔的真正形态!!

它那双深蓝'色'的瞳孔,越发的邪恶和冰冷,抬起头,相隔千米的距离,目光远远看过来,就已经让我们有一种身体被冻僵的感觉。

“小心……!!”

西雅图克的话刚刚落音,站在大坑里面的衣卒尔的身影,突然凭空消失,紧接着出现在离我们不到百米的范围内。

好快的度!!

刚刚一个不留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移动,这种度,虽然无法和卡洛斯的瞬步相比,但是以它四米多的高大躯体来说,能有如此快的度,已经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了。

随着衣卒尔的到来,神圣冰冻光环的冰爆伤害,再次在我们四个身上爆发,就是这样看似威力不大的冰冻伤害,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效果。

本来,在衣卒尔出现的一瞬间,我们已经反应过来,并迅做出调整,蓄势前冲,就是这一阵冰爆,让我们身体瞬间的僵直,虽然只有那么零点几秒,但是,却将我们的动作完全打'乱'了。

简单点形容,就像骑自行车,正在一跃而上,准备踩出去的时候,脚却突然僵直了一下,立刻就失去了平衡。

这微微的一顿,顿时让衣卒尔抢到了先手,百米的距离,对他来说连眨眼睛的功夫都不用,等我们调整过来,它已经冲到了莎尔娜姐姐面前。

看来,这家伙似乎也被莎尔娜姐姐那一记瘟疫标枪给吓着了,而且残缺的神智告诉它,弓箭手的血量不高,贴上身的话很容易对付。

普通来说,这种想法是没有错的,其他职业,除了法系职业以外,最让人想冲上前去近战的,无疑就是亚马逊了,虽然说亚马逊的近战能力也不比德鲁伊差,但是比起她那恐怖的远程攻击能力,还是让人觉得和她们近战更加划算。

不过,莎尔娜姐姐却是个例外,她平时除了自个练习以外,唯一的练习对手就是老酒鬼,而和老酒鬼的战斗之,近战长枪攻击却占了80%。

所以我们四个当,光以外貌判断的话,我肯定是血高攻高防高的难啃的硬骨头没错,卡洛斯身为圣骑士,既有防御,又有度,属于第二难啃,而西雅图克也是整一头血牛,兼且招式纯熟滑溜无比,想要啃下也不是什么易事,只有莎尔娜姐姐,虽然同样不好啃,但是相对我们三个,无论在体型还是展现出来的能力方面,都是最容易欺负的一个。

这也是衣卒尔纯意识的判断,如果是熟知众人能力的我,我宁愿选择貌似最难啃的自己(这种说法似乎有些奇怪),也绝对不会先去碰莎尔娜姐姐,甚至将她放到最后一个解决。

果然,衣卒尔这一和莎尔娜接触,顿时就感到不大妙了,自己的大刀,似乎无论怎么样也无法和对方碰触,明明是砍在了对方的长枪上,却被通过各种方式,将自己所向披靡的力量给卸掉了,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地。

这几十年来,莎尔娜和卡夏之间的大小战斗恐怕不下万次,因为每次都被对方打的灰头土脸,久而久之,竟然让莎尔娜的近战风格,变得防御胜于攻击,最擅长的便是应付那些强过自己许多的对手,因此,虽然无法战胜衣卒尔,但是她要是一心防御的话,没有有个小半天的功夫,衣卒尔根本就突破不了她手那柄长枪。

然而,我们又岂会任由衣卒尔攻击,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赶了上来,对衣卒尔施行了强势的围观……哦不,是围殴。

一时之间,衣卒尔也有些手忙脚'乱',毕竟除开我之外,其他三人,都是资深之的资深战斗家,要不是因为彼此配合不够,再加上衣卒尔的神圣冰冻光环对我们的动作和度,具有很大的扰'乱''性'质,恐怕衣卒尔的处境将更加不妙。

不过,我到是开始小小的郁闷起来了,

因为,帮不上什么忙。

血熊的招式攻击范围大,在这种敌友共存的战斗局面,颇显得有些放不开手脚,往往一拳砸过去,被衣卒尔闪开,反倒对其他三人造成妨碍。

别扭的战斗了一会,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回收伪领域,取消血熊变身!

月狼变身,启动!!

刹那间,一头和衣卒尔同样踏着神圣冰冻光环的狼人出现。

果然,切换成月狼变身之后,攻击开放了许多,而且月狼变身作为冰冻能力的'操'纵者,除非是督瑞尔的正体亲临,不然几乎是免疫所有的冰冻伤害。

虽然月狼变身状态,我到现在还没能突破伪领域,不过月狼的精神力强悍无比,几乎是免疫伪领域的压制,就连衣卒尔那带着一丝领域属'性'的淡蓝'色'伪领域也不例外。

唯一不妙的是,少了我的血红'色'领域抗衡,衣卒尔的伪领域似乎猖獗了许多,有点横行霸道的意味,一时之间竟然让我们手忙脚'乱',苦苦防御了好一儿才算逐渐适应下来。

将衣卒尔狂暴的攻击抵制住以后,我开始逐渐施展月狼的能力,随手取出一把金'色'长剑,身上的寒冰力量大盛,竟然和衣卒尔一样,全身上下涌出一股幽幽的冰蓝'色'半透明能量,手更是蓝芒绽放,一层深蓝'色'的极冻冰层,开始自我手握着的剑柄位置缓缓蔓延,直至将整把金'色'长剑覆盖。

片刻之后,一把冰蓝'色'的长剑出现在手,在是三个月以来,和卡洛斯他们的练习之所琢磨出来的一个比较实用的技巧。

别小看这一层薄如蝉翼般蓝'色'冰层,经过试验,这层冰层,整整为武器增加了整整30点物理攻击伤害,并附带200点的冰冻伤害,用来对付那些冰冻抗'性'较低的敌人,那是好用的很。

不过,衣卒尔不行,和我一样,它也对冰冻伤害免疫,因此能发挥作用的只有20点物理伤害而已,不过,20点伤害也不算少了,普通类的武器之,除了矮人的大锤和野蛮人的大棍大斧之外,就算是暗金级别的武器,伤害也很难超过一百。

弄好一把冰冻之剑以后,我毫不迟疑,身体一化作三,分出两道幻影,各自手上的冰剑化作一道白光,三道白光又重新汇做一点,直接向衣卒尔脑袋上的犄角砍去。

月狼的度可不是盖的,比卡洛斯的瞬步还要快,感觉到脑后生风的衣卒尔吃了一惊,急忙将大刀抡了一个圆月,将我们四个'逼'开。

然后,乘着这点时间,它猛地回过头,那双深寒的瞳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似乎对月狼变身有着深深的敌意。

毕竟,月狼是可以无视它冰冻之力的存在。

只是看了那么一眼,衣卒尔就做出了决定,放弃了久啃不下的莎尔娜姐姐,举着大刀朝我冲了上来。

嗯?这家伙莫非是认为我最好欺负不成。

虽然,月狼变身比起其他三人,的确是最弱的,就连伪领域都没有达到,虽然,我的技巧比之莎尔娜姐姐有着巨大的差距。

但是,我同样有其他人无法比拟的优势。

首先,月狼不惧伪领域的威压,也就是说,纵使敌人是伪领域高手,和我相比的优势,也只不过是能依靠伪领域增幅自身一些能力而已,伪领域最大的压制对手实力的作用形同虚设。

其次,我和莎尔娜姐姐不同,月狼变身根本就不惧衣卒尔任何手段的冰冻攻击,当然,自己的冰冻攻击对衣卒尔也没什么作用就是了。

这两点加起来,然后配合上最后一个优势,让我能成为比莎尔娜姐姐更难啃的骨头。

最后一个优势就是,我的度,要比衣卒尔快得多!

眼看衣卒尔迎面冲过来,我朝它'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干脆将拖累度的冰冻之剑也收了起来,身形一转,拔腿跑人。

莎尔娜姐姐凭着高深的近战技巧抵抗衣卒尔,我则是依靠自己这双脚。

“该死的~~~”

显然没有意料到我,竟然会毫无战士精神的拔腿开溜,衣卒尔怒吼一声,迎头追了上来,手的大刀虚空一劈,斩出一道长达十米的刺目刀芒,这一道刀芒再次分为数百道朝我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该死,差点忘记了衣卒尔还有这招,他的远程攻击能力也不赖呀。

我一边郁郁的想着身体上窜下跳,同时分出五六道幻影吸引了不少刀芒的追踪,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一招。

还没等送一口气,衣卒尔又是一个深蓝'色'的光球从掌扔出,这大概是他除了绝对光明防御还有神圣冰冻光芒之外,使出的第三个技能了,刚才那一刀化千万的招式,恐怕只是一种技巧运用而已。

能抵挡四大杀招的绝对光明防御,还有让众人即使穿上了最好的抗寒装备,同时开启了抗寒光环,也要受到冰冻影响,行动变得延迟几分的强力神圣冰冻光环,每一个技能,都是超乎想象的存在。

这第三个技能,恐怕威力也不会比前两个小到哪里去。

果然,那枚足球大的深蓝'色'球体,刚刚自衣卒尔手扔出,就发出一道道恐怖的蓝'色'波纹,在这蓝'色'波纹下,周围的空间都层层的重叠起来,凭空产生一股巨大拉扯力,弱一点的冒险者,恐怕不用光球近身,光是这一股空间重叠产生的力道,就能将其硬生生的四分五裂。

那一圈圈波纹,度却是快的惊人,即使是我也没能反应过来,一下子就被笼罩在里面,身体瞬间失去了控制,然后被那股空间拉扯力猛地一扯,就像被磁铁吸住的铁块一般,被前面追过来的蓝'色'光球吸了过去。

虽然月狼几乎免疫冰冻力量,但要真是被这枚恐怖的蓝'色'光球砸,那也是极为不妙的,其他方面姑且不说,光看光球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就能将空间扭曲,就可以知道,这枚光球所包含的绝不仅仅是冰冻之力而已。

关键时刻,我猛地抽出冰冻之剑,尽最大努力的将冰冻之力灌入里面,眨眼的功夫,这把原本只是在表面覆盖一层薄薄蓝冰的长剑,就吐出了两米来长的蓝'色'剑芒,整把剑也被一层浓厚的蓝'色'光芒所包裹。

简化版冰之斩首剑!!

蓝'色'的剑芒和蓝'色'的球体撞到一块,瞬间就爆发出了万丈光芒,受到攻击的球体猛地一阵膨胀,迅扩展成了一个百米直径的恐怖能量体,远远站在千米之外,都能感受到空间似乎被冻结了一般。

“砰砰砰——”

侥幸的被蓝'色'光球爆发的能量推出去,只受到一些余波伤害的我,被猛地弹了出去,在地面打了几个水漂,留下五六个小坑才停了下来。

不过,停下来的一瞬间,我就很光棍的站了起来,朝衣卒尔摇了摇狼尾巴,耸了耸狼耳朵。

月狼的防御低,是指相对于血熊来说,就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不敢说防御强过月狼,因此这阵余波所产生的物理伤害,根本就是擦破皮的程度。

最重要的是,经常被小幽灵的人间大炮式飞扑,这样撞飞出去,在地面打水漂的本人,对这种类似的冲击已经完全免疫,表示毫无压力。

现在我心里琢磨的,是如何才能将衣卒尔刚刚那一手学会,这招真是太绝了,要不是自己免疫冰冻伤害,就刚刚那一下余波冲击,也得变成冰坨子任人鱼肉片刻才能解脱。

眼看自己的得意招式再次失手,衣卒尔越发暴怒,呼的一声,带着凛冽的刀锋冲了过来。

这时候,远处却传来西雅图克无良的声音。

“吴师弟,你先和那厮逗一会,让我们歇口气!!”

虽然知道,刚刚和衣卒尔一个多小时的缠斗,对于三个人来说都是高强度,打醒十二分精神的战斗,就连西雅图克也有些吃不消,就我的血熊变身恢复能力强的过分,还能像没事一样。

尤其是莎尔娜姐姐,正面承受了衣卒尔的攻击,看似轻巧,但只要稍有疏忽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而她又是四人之耐力最低的一个,此时即使是勉励压制着,也是娇喘出声。

知道这种状况,我在心底里同意西雅图克的建议,但被他这样一嗓子吼出,还是有一股深深的脱力感涌上心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