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五章 让你便秘一辈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这只笨蛋幽灵,用普通的方法不就好了,就那么喜欢咬人吗?”。将小幽灵嘴里残留的味道吻干净了,才我一只手揉着她的脸蛋,说道。

“嗯哼,本圣女喜欢,小凡管不着。”小幽灵做不可一世状。

“算我服了你,不过还是少用点治疗术比较好,在伤口能自愈的情况下。”

治疗术虽然见效快,但其实真正的效果是在催化自身的生命力用以治疗,所以如果受的伤不严重,在能够自我愈合的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用治疗术治疗,尤其是冒险者,本来体质就好,受伤恢复速度快,更是没有必要去节约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接受治疗术治疗,当然,在战斗中又另当别论了。

“本圣女用的可不是普通的治疗术,是纯粹的圣力,一点也不会对小凡的生命力造成损伤。”小幽灵却是这样应道。

“哦?听起来像是失传已久的东西,和普通的治疗术有什么区别?”听她这样说,我的兴致来了。

“其实这种治疗,才是治疗术的真髓,而现在牧师附带技能里的治疗术,只不过是简化版。”小幽灵想了想。以我的智商能够理解的话解释起来。

“教廷繁盛时期,人口众多,每天需要接受治疗术的人数不胜数,牧师们忙不过来,体内的圣力也不可能支撑她们一天到晚施展治疗术,所以才诞生了现在的简化版,只需用一点点的圣力,依靠激发伤者自身的生命力来疗伤,这样一个牧师,就能为更多人疗伤了。尤其是在战争时期。这种简易治疗术更是普及,久而久之就逐渐取代了原本的治疗术。”

“这种简易治疗术,不如叫偷懒治疗术好了。”听小幽灵讲起这段治疗术的变更史,我忍不住吐槽道。

“没办法。用纯粹的治疗术。一个低级牧师一天只能治疗一两个人。而用简易治疗术,一天却能治疗二三十个,你说在战争时期。大家会选择哪一个,命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损伤生命力。”小幽灵对我翻了一记俏白眼,表示严重鄙视我的智商。

“好吧,我错了,现在这种治疗术已经失传了吗?”。

“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小阿卡拉那里有没有相关资料,不过就算有,在这个时期,用处也不大,还是简易治疗术更方便,深入优化后其实效果也不赖,对人的伤害也小。”一说到和专业有关的东西,这只小圣女的嘴巴就停不下来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接受圣女大人的治疗行了吧,但是也没有必要用那种方式。”我被小幽灵的专业台词说的眼花缭乱,只能招手投降。

“笨蛋小凡懂什么,舌头比手指更敏感,可以更均匀的控制圣力渗透伤口,你以为本圣女喜欢咬你脏兮兮臭烘烘的火腿手。”小幽灵瞪了我一眼。

“感情我刚才白感动了,还我的感动来。”我做状大怒。

“休想,本圣女就是要小凡就感激涕零一辈子,几辈子,几十辈子。”

“太长了,下一辈子绝对要调换角色,轮到你当我的侍女伺候我了!”我不能忍,难道接下来的一辈辈都要当这小圣女的佣人骑士?这简直是……仔细想想其实也蛮不错的嘛。

“哇!这辣气壮的口吻,说的好像你对本圣女尽过佣人骑士的义务似的。”小幽灵困扰的看着我,目光在说,你这辈子都没好好伺候我,想要我下辈子伺候你?门都没有。

我和小幽灵为这一辈子以及下一辈子和下下一辈子的主从之分,展开了激烈的吐槽和讨论,谁也不愿意让谁,可怜的神圣驱魔领域,身为神器,就这么被遗忘在了一角没人理。

好一会儿,我被腹黑毒舌,牙尖嘴利的小圣女逼的节节败退,想要找借口转移话题的时候,才想起这货,眼珠子一转:“哎呀,把神器给忘记了。”

“哇!本圣女明明就要大获全胜了,卑鄙小凡竟然耍赖转移话题。”小幽灵可不是会轻易被神器两个字吸引的人,她依然咬紧刚才的话题不放,誓要世世代代做我的主人。

“这个嘛……你先看看那神器再说,要是你能把那玩意耍得溜,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下一辈子继续伺候你。”我强行继续将话题转到神器上面。

“说好了哦。”小幽灵霸道的拉起我的左手,强迫我和她勾了手指,然后飞快把神圣驱魔领域捡回来,低头捣鼓着。

哼,十多个二翼天使才能控制的神圣驱魔领域,就凭你现在小圣女一只,也想立刻研究使用,实在本年度十佳笑话之首。

“得好多胜利才能控制呢。”果然,不一会儿,小幽灵就皱起了眉头,让我偷笑不已,不过她研究那么一会儿就看出了端倪,还算不赖,可以奖朵大红花。

下一刻,我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勉强控制,只要给本圣女一点时间研究。”

“开……开什么玩笑,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办法操纵吧。”我结结巴巴的开口,狐疑的看着小幽灵,她该不会为了让我下辈子继续当她的佣人强行吹牛皮吧。

“哼,本圣女有这个。”小幽灵小手一番,一块菱形的钻石就出现在了她的光洁小手上,正是奥迪双钻,圣女的小伙伴。

“完全忘了!”我一拍额头。懊悔的差点想撞墙。

我这不重要的脑袋哟,明明一开始打算将神圣驱魔领域交给小幽灵的时候,我就想着她是不是能用从者圣钻来代替那些二翼天使,操纵神圣驱魔领域,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忘了个干干净净。

这莫非是小幽灵的阴谋?刚才一直转移话题,东拉西扯,就是为了让我大脑储存空间爆盘,不得不选择性的遗忘掉一些东西。

可怕,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小圣女绝对是更胜孔明兄的存在。

我越是后悔。小幽灵就越是得意。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好好研究神圣驱魔领域,尽快把我下辈子当她的佣人这件事确定下来。

“等等,不帮我治疗了吗?”。我还真怕这天才小圣女一转眼的功夫就把神圣驱魔领域摸通透了,只能厚着脸皮拖延时间。等过了一会。就可以自称失忆。忘了这事,反正我经常间歇性抽搐失忆,这年头不失忆个几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主角了。

“小凡又不许我咬。”小幽灵不满的嘀咕道。老夫老妻多年她岂会不知我打的什么小主意。

“不咬也行,效果差一点没关系。”我厚颜无耻的笑嘻嘻搂过小幽灵,吻上她的樱唇,含糊的出声。

“这样治疗,岂不是一举两得?”

“大色狼小凡。”冷不防被吻住的小幽灵,含糊说着,却也没有抗议,顺从而自然的将香舌探出,任我吸吮上面传来的圣力。

数分钟后,小幽灵忽然抬头,娇喘着开口:“好了,今天的份够了,圣力给太多了也会弄巧成拙。”

“哦,这样就已经够了吗?”。我颇为不舍,继续把小幽灵一拉,吻上。

“呜呜~~~明明已经够了。”小幽灵含糊抗议道。

“嗯,所以说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哪有那么长的广告!”

“对不起,我是奸商。”

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直到听到其他女孩们的脚步声靠近,我才放开已经浑身无力的小幽灵,让她回到项链里。

“呀嚯~~~”这精力充沛,元气满满的招呼声,不用回头看我就知道是谁,除了赫拉迪克小公主蒂亚外还能是谁?

“来了?快做吧。”笑眯眯的看着蒂亚小丫头,贼兮兮的从门口把头探进来,看了一眼,见我不断招手让她进来,这小丫头诶嘿嘿的娇憨一笑,小跑的走上来在床边坐下。

但是紧接着,另外一道身影却让我把脸拉的老长。

这本子娜,还真是阴魂不散,蒂亚丫头出现的地方总是能看到她。

“哇!!”万年公主一进门,见到我的不愉快表情,忽然就惊叫起来。

“大惊小怪个啥呢?”明知道是她的阴谋,我还是忍不住训斥。

“笨蛋猴子受的究竟是什么伤,怎么猴屁股长在脸上了?”万年公主发出毒舌攻击。

“谁的屁股长脸上了!”我当时就掀桌了。

“要不然怎么一副便秘的表情?”

“是因为见到你,见到你才这样,好歹给我有点自知之明!”

“是因为我,让笨蛋猴子便秘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没错。”我死瞪着万年公主,发出嘘~嘘~的声音,企图让她知难而退。

“原来如此。”万年公主低下头,好像在难过。

是不是……我说的太过分了?她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有着纤细的一面,不是西雅图克那样的大咧咧家伙,可以肆无忌惮的毒舌吐槽,

想到这里,我有点后悔了。

就在这时,万年公主忽然抬起头,并说了一声:“找到了。”

原来这货一直低着头,是在物品栏里找东西啊混蛋!!!

然后,只见万年公主手中拿出一窘张,展开,视我这个房间主人不存在的径直走到墙边,把这张纸牢牢实实的贴在墙上,正对着床头这边,让我一睁眼就能看见。

等万年公主让开,看到那张贴在墙上的纸,我差点就一口老血喷出。

上面画的竟然是万年公主的半身像,惟妙惟肖。像极了当年我还在原来世界时贴在床头边上的那张。

“便秘一辈子吧。”万年公主似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般,做状辛苦的擦了擦洁白额头,回过头,面带微笑的朝我竖起大拇指。

泥邹凯,比奥扎赖!

我咬牙切齿的瞪着万年公主,恨不得把右臂拔断了,也要从床上下来,冲上去把那张画纸撕得粉碎。

“好啦好啦,不要一见面就吵架,要和和气气的相处哦。”蒂亚这个和事老当出了兴致。当出了精彩。当出了未来,见我和万年公主似有杀父夺基之仇一般互瞪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不变,用幼儿园老师一般的口吻对我们两个柔声安抚道。

“和平相处可以。只要她能把画扯下。我们还可以当个陌生人。”我指着正对面贴在墙上的本子娜半身像。毫不客气的说道。

“诶?为什么呢?这可是娜娜画了一个晚上的精心之作哦。”蒂亚不解的眨眼看着我。

画了一个晚上?

我忍不住多看了画像一眼,的确,越看越觉得画的不错。比原来世界的精美挂画海报什么的还要好,但是我不能忍!

“娜娜听说凡凡受伤了,心里很担心,一直都想来探望你,又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才好,最后才画了这样一幅画。”蒂亚继续爆料。

这次轮到万年公主脸一黑了:“蒂亚,别胡说,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要送礼礼物给一只猴子?再说了,就算送,那也是送一篓子香蕉皮。”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哦,娜娜昨晚深夜偷偷起来,趴在桌上一直画到早晨呢。”

蒂亚继续带着纯真灿烂的微笑,这样说道,这份笑容让娜娜公主也颇为泄气,无法反驳,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我甩你一脸香蕉皮混蛋!”我却是因为怒火中烧,没有听到蒂亚刚才那句话,听万年公主说要送我一篓香蕉皮,顿时大怒,就算是高特猩猩也没有这样的悲惨待遇,至少是香蕉也好啊,真是岂有此理。

“真是的,为什么你们两个就不能坦率一点呢?”见我和万年公主又瞪上了,蒂亚叹了一口气,无奈摇着头。

“娜娜,坐下吧,别再欺负凡凡了。”她先是朝自己的闺蜜招了招手。

“谁欺负谁了?区区一只人偶公主也想欺负我?笑话。”我一听,顿时不乐意了。

“还是算了吧,和这只笨蛋猴子呆久了,我怕智商会下降,先走了。”万年公主也不甘示弱的反击一句,却是转身走人,动作干净利落,背影颇有那么一点明媚英气。

目送万年公主离开,小丫头回过头,诶嘿嘿的娇憨笑着,看着我。

“小丫头,笑的那么笨。”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弹了一下,自己也笑了起来。

“呜~~~凡凡欺负人,娜娜一不在,立刻就装大人了。”蒂亚小丫头捂着额头,不满的看着我。

不过没等我说什么,下一刻,她立刻就原谅了我,笑容更加元气灿烂,且带着几分娇媚,看的我都感觉内心温暖,变得有元气了许多,恨不得和这小丫头出去蹦蹦跳跳尽情大闹一番。

“凡凡的手怎么样了?”总算还记得是来探病的,蒂亚丫头坐在床边,努力的往我的手臂上凑近过去瞧一瞧。

“还好,再过几天大概就可以用熊人变身,到时候恢复得更快了。”

“是吗?”。小丫头好奇心十足,娇俏的鼻子一耸一耸,猛嗅一阵。

“上面涂的药膏,是琳娅做的吗?”。

“嗯。”

“这样啊。”蒂亚忽然有点失落。

“怎么了?”我在她的脸蛋上轻轻一捏,好奇问道。

“我也带了药膏,但是既然是琳娅做的,就算了。”蒂亚低着头,沮丧的嘀咕着。

“什么算了不算了,如果你的更有效,当然是用你的。”我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真的可以吗?琳娅不会生气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