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 受重伤的好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时,床边的佳人已经芳踪杳然,闻着那剩余的一缕幽香,我内心惆怅无比。

这只小狐狸,竟然真的无声无息离去了,明明答应过我,今天要陪我,明天还要陪我的,竟然走的那么果断,等回来以后,一定要打她的屁股才行。

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狐狸的娟娟细字,正是当年我和她约定的九项卖身条款。

“第一,甲方在任何时候,都不许逃避乙方;第二,甲方在任何时候,都不许讨厌乙方……第五,永远都不许变心……第八,因为乙方偶尔会想起甲方,所以甲方在附近的时候,必须陪在乙方身边,第九,因为乙方总是偶尔想起甲方……”

我一条一条的念着,宛如痴了一样,念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眼眶就湿润起来了。

这只笨蛋狐狸,等着瞧,要是敢不回来,我就亲自去狐人族,把你从考验中揪也揪回来,让你这只小天狐当我九辈子的妻子。

珍重无比的收起纸条,我擦了擦眼角,打起精神,可不能让维拉丝她们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再说了,第二次天狐考验,最多也就是有一点点生命危险而已,以小狐狸的聪明狡猾,能够通过的概率肯定占七成以上,我不能现在就愁眉苦脸。好像她真会出什么事似的。

得找点事情做做了,免得心里老是惦记着这只小狐狸。

轻叹一声,出了门。没走多久,一道和精灵纤细的体型明显成反比的铁塔身影。出现在前方。

“西雅图克。”我高喊了一声,根本不用猜,在这里也就二师兄一个人有这个体格了。

“哟,吴师弟,怎么,终于舍得从温柔乡里出来了?”西雅图克回过头,一脸暧昧的笑容。

“温柔乡也有温柔乡的痛苦。如果不用分离就好了。”西雅图克这句话,又触动了我对小狐狸的担忧,不由发自内心的感叹一句。

“看开点,看开点。至少你比卡洛斯幸福不是吗?”西雅图克砰砰砰的拍打着我的肩膀,差点就把我一双腿钉到地面下了。

“轻点,我手臂还没完全好。”我咧了咧嘴,果断装伤,其实右臂早就痊愈了。不然我这几天还能天天和小狐狸滚床?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以为你这熊一样的体格和恢复能力,那点伤已经好了。”

西雅图克信以为真,讪讪一笑。立刻把刚才作案的大手藏到身后,心虚的左右瞅了几眼,生怕刚才那一幕被维拉丝她们看到。

这大个头野蛮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那么几样东西,第一,怕没酒喝,第二,怕没架打,第三,怕没饭蹭,所以对维拉丝她们都恭敬的很,也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忽然想起这几天的一个小小疑问。

“对了,西雅图克,你看见安洁丽尔大嫂了吗?”

“你不知道?”听我这样一问,西雅图克反倒更加大惊小怪的问回来。

“我知道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告诉我。”我纳闷的说道。

“嘿嘿,原来如此。”不知为何,西雅图克压低声音笑了起来,感觉有那么几分猥琐,是我的错觉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西雅图克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把温柔的声音:“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呢?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该不会是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吧。”

回头一看,可不是安洁丽尔吗?她怀里的小天使卡洁儿,和我数天未见,格外的想念,我刚转过头,她就从妈妈怀里飞出来,稚嫩可爱的“叽~~~”一声,扑到我怀里不断撒娇。

“乖,我的小可爱,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啪啪怪想你的。”我痛爱的将卡洁儿搂起来,啵啵的在她粉嫩小脸上亲了好几口。

“叽~~~叽叽~~~啪啪~~~叽~~~”小天使比手画脚的说着,让唯一能读懂她这番话的意思的我,心里更加糊涂了。

下意识抬头,用迷惑的目光看像安洁丽尔,我忽然发现,她和前些天相比,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该怎么形容呢?就是更加魅力四射,人妻气质更加圆满了。

“安洁丽尔大嫂,我咋感觉你今天特别的……特别的不同,好像漂亮了许多?”我忍不住张大嘴巴,好奇问道。

“吴师弟的嘴巴可真是甜啊,再漂亮,也比不上你家里的女孩们,你说这话是想揶揄我才对吧。”哪个女人不喜欢被这样夸,安洁丽尔眯眼笑着,谦虚了一句。

“不不不,咱不和谁比,就和前几天的你……”我被拉斐尔萨绮丽她们调戏多了,如今也非吴下阿蒙,面对这样的架势,不慌不忙的应对道。

“吴师弟,你有所不知……”旁边的西雅图克笑的嘴巴更咧了,不知为何,我感觉他的笑容更加猥琐了,这种笑容,可不像奎爷风格的西雅图克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洁丽尔啊,现在可是天雷地火……”

西雅图克还没说完,对面的安洁丽尔就面带微笑,直接把一个苹果派拍到了他那张大脸上。

“刚做好的,正想拿给你们尝一尝呢,怎么样,西雅图克,味道还不错吧。”

安洁丽尔笑眯眯的说道,感觉她笑容里有一股深深的杀气,我颤栗了,下意识的挪着螃蟹步,和西雅图克拉开几米距离,以免成为池鱼。

被糊了一脸的西雅图克,可怜巴巴的把脸上还冒着热气的苹果派撕下一片。塞到大嘴里,仿佛被打断了牙还要往肚子里吞一样委屈的点了点头,你看。这就是嘴贱的下场。

不过,从西雅图克的话中。结合安洁丽尔现在的艳光四射的模样,我隐约已经能猜到几分了。

“安洁丽尔大嫂,莫非是……见了?”

见我说的吞吞吐吐,含含糊糊,委婉含蓄,隐约中也有一股深藏不露的猥琐意思,意有所指。本来落落大方的安洁丽尔,也羞红了脸,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那真是恭喜了。”我大喜过望,只觉得这些日子来的努力。总算都有了回报,至少不用再看到卡洛斯那张帅得掉渣的面庞,露出深闺怨妇似的表情,仿佛整个暗黑大陆每个人都欠他一个妻子似的,怎一个惊悚违和可以形容。

“都是多亏了吴师弟。”安洁丽尔说着。竟然深深向我弯了一腰道谢。

“你这是做什么,安洁丽尔大嫂,快起来,卡洁儿还看着呢,要是让她以为我欺负你。不理我了,我该找谁哭去?”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动作,竟然是用手蒙住卡洁儿的眼睛。

之后,陷入一大波沉思之中,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我果然是个不择不扣无可救药的女儿控,来吧,卡洛斯,我和要你单挑,世界第一女儿控的头衔,本德鲁伊要定了!

“卡洁儿啊,现在腻着你,都快不认我这个妈妈了,我看啊,非要从我们两个之中选一个,她很有可能会选你。”

听我这样说,安洁丽尔的目光落到我怀里的卡洁儿上面,露出幽怨神色,颇有女大不中留的感慨,这份无可取代的生养之恩,竟然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就被另外一个人所超越,想必身为母亲的安洁丽尔,多少也对我抱着一丝羡慕嫉妒恨吧。

小天使似乎知道我们在说她,萌萌的将我遮着她眼睛的手拉开,抱住,抓着上面的食指含入小嘴,滋滋有味的吸吮了一会儿,然后歪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妈妈,那副娇憨可爱的表情,让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师弟,这份感激谢意,无论如何都请你收下,我能和卡洛斯见上一面,都是托了你的福。”

“哦?五……咳咳,泰瑞尔大人是怎么说的?”听安洁丽尔说的诚恳,我也没有推脱了,只要她不说些“为了表达谢意我将我姐妹的侄女的朋友的闺蜜的阿姨的女儿的男朋友介绍给你”这样的话,我就安心。

等等,总感觉刚才那句话哪里不对劲,是错觉吗?

“泰瑞尔首领说,都是因为他估算错误,才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所以补偿的力度也就大一些了。”

“这么说来,我受这个伤还是蛮值得了?”我摸着下巴,乐滋滋的说道。

“值不值得,只能由吴师弟你自己判断了,反正我是托了你的福,也享受到了泰瑞尔首领的额外补偿,若非如此,我怕是还没有办法和卡洛斯见面。”安洁丽尔笑意盈盈的说道。

“神圣驱魔领域,也是因为泰瑞尔大人加大补偿力度,才特地留下来送给我的?”

“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可赚大了呀!”我一拍大腿,眼睛已经完全蒙上了神器的七彩光芒。

“快,快点,再让那些个天使下来捣乱捣乱,我勉为其难的再受一次重伤,这次说什么也要让泰瑞尔大人把那把深红破魔留下。”

“想的到是不错,可惜泰瑞尔首领可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了。”看到我财迷的样子,安洁丽尔乐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嗯,已经完全解决了,袭击联盟长老,暗黑大陆公认的救世主,导致其身受重伤,性命危在旦夕,这个罪名,哪怕在天使族也不小,充分的利用了这个理由,泰瑞尔首领已经把那些顽固派全都镇住了。”

“我哪危在旦夕了,没想到泰瑞尔大人吹起牛来也不打稿。”我摸了摸鼻子,笑道。

“这叫合理利用,泰瑞尔首领也不是那么迂腐的人。”

“这么说来,我身受重伤又立大功了?”

“嗯,大功一件,若非如此,恐怕那些顽固派还不会那么轻易死心。”安洁丽尔感激的点了点头。美目生辉。

“还有就是,吴师弟那一拳,其实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哦?”

“那可是世界之力巅峰的一拳。再加上那句话,恐怕顽固派中不少人都在暗中关注着。看到吴师弟的实力,怕是泰瑞尔首领不加以震慑,他们也会选择偃旗息鼓,毕竟,这份实力就算在我们天使族,也算是极为高端的战斗力了。”

“可恶,本来以为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以后。就能加快脚步追上吴师弟了,如今看来,反倒越拉越远了。”西雅图克在一旁拼命挠着大光头,神情颇为沮丧。

“如今。就算我和卡洛斯加在一起,也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了。”

“死心吧,就算十个你和卡洛斯,加在一起,现在也绝对不是吴师弟的对手。”安洁丽尔到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打击西雅图克。甚至连自己的丈夫也毫不留情。

身为天使,她的眼界目光比所有人都要高,深知一个刚刚突破到世界之力,还未稳固下来的世界强者,和一个战斗力几乎达到世界巅峰的强者。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

当然,未来一段时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凭着稳固境界,摸索前路,凭着两人的超级天赋,将很快进入到世界初级境界,进步速度肯定飞快,而相对已经到达高境界的吴师弟,前路则是更加崎岖荆棘,晋升的速度会逐渐慢下来,两人未尝没有和吴师弟拉短距离的机会。

但是,想要超越吴师弟,大概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安洁丽尔心里这样暗暗想到,很可惜,她还不知道一个消息,某德鲁伊已经很快就要晋升世界高级了,到时候,他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可就不是凭着爆种才能达到世界巅峰,而是真正能发挥出世界巅峰实力,甚至,一般的刚刚到达世界巅峰的强者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毕竟,眼前的男人可是号称die的先驱者,不立死亡flag不舒服斯基星人,每天都高喊着我要劣单,不给就送,在梦之境界里历经九死一生,和某只达到世界巅峰极限的魔王血肉复生者上演肉搏大战的勇(lie)士(shi)啊。

安洁丽尔以为自家丈夫至少在短时间内能和吴师弟拉近一点实力距离,岂知这距离已经越来越远,当年那头被她丈夫秒杀的血熊,如今摇身一变,用无尽的节操换来熊变身,已经能轻易秒杀她的丈夫*10了。

“啊,差点忘了,魔法研究所那边让我尽快把卡洁儿带去,不和你们聊了。”想起女儿的身体状况,如同鲜花怒放般鲜艳的安洁丽尔,神色也不禁一黯。

“卡洁儿,来,跟妈妈走吧。”

“叽~~~”小天使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又看看我,竟然把我的脖子搂的更紧。

“我的小天使,妈妈真是白疼你了。”看到这一幕,安洁丽尔不禁又气又好笑。

最后,在我的劝说下,卡洁儿还是和安洁丽尔一起去了皇家魔法研究所,想到这对苦难的夫妻终于能走到一起,我心里万般欣慰,但是随即想到刚刚离开的小狐狸,不禁眉头又皱了起来。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