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 这只鹿给我来一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看着拉斐尔像个受伤的小孩子一样掩面泪奔而去,我困惑的挠了挠后脑勺。

那啥……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到底算什么?现在该怎么办好?

张望了一眼,要不把这里四处弄乱,然后悄悄走人,虽然想法很美好,能报复一下一直调戏我的拉斐尔,让我蠢蠢欲动,但是想到严重的后果,我还是果断摇头。

走吧,正好去瞧瞧卡露洁她们把帐篷弄起来了没有。

我正想迈出脚步,忽然,逐渐向这里靠近的脚步声让我向门外一望。

“拉斐尔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泪奔着从身边跑过,喊也喊不停。”

“她不是经常这样吗?尤其是在和你一起的时候,不是她这样做,就是你这样做,闹个不停,还真以为营地两大魔女是在夸你们啊?”

一道仿佛在抠着鼻孔时说话的瓮声瓮气声音,接着响起,让我十分肯定的下了一个判断,十个野蛮人里有九个都喜欢作死,还有一个已经死了。

果然,他的话刚落音,只听见一声娇喝“衰老一指”,紧接着惨叫声响起,而后归于无息。充分给予了他人一个野蛮人从生龙活虎到头带光环升天的逼真想象。

“别看拉斐尔平时像个疯子一样没正经的,她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会这样,除了我以外,到底还有谁呢?”

“……”

“沙希克。为了防止误会我先问一问,你刚才心里一定没有在想【拉斐尔像疯子一样你也好不了多少】这样的话对吧。”

“当然了!”第三道声音似乎看到了第二道声音的悲惨下场,连忙否认。

“当然是还是当然不是?少给我打马虎。”

“当然不是!”机智的沙希克立刻回答道。

“果然是在这样想对吧!衰老一指!!!”

“为什么?”倒下去之前,沙希克不甘的问了一句。

“我说你没有在想这些话,你说当然不是,不是在否认了我的话吗?结果就是有吧!”

“竟然还藏有这样的语言陷阱,萨绮丽……你好狠。”话刚落音,噗通一声,又一个壮士倒下。

“嗯哼。”拍拍手。似乎只剩下一道脚步声继续靠近,不一会儿的功夫,帐门被毫无顾忌的掀开。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把拉斐尔气的泪奔……”萨绮丽东张西望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一只低着头喝水的小鹿身上,和它那水汪汪的,乌黑圆溜的无辜大眼睛对上。

“咩~~~”小鹿这样叫了一声,以示自己真的是一只鹿,而不是其他奇怪的生物,比如说德鲁伊,又比如说德鲁伊。亦或者说是德鲁伊。

“喲,是一只鹿啊。”萨绮丽的俏脸忽然绽放出耀目笑容。

小鹿点头,再点头。

“还能听懂人话?”

小鹿有点慌张的摇头,再摇头。

“拉斐尔家里怎么可能会有一只鹿,难道是……”萨绮丽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忽然一拍手心。

“难道是想准备全鹿宴招待我们?”

小鹿一听吓的魂飞魄散,再也顾不得装,四只蹄一蹬就轻灵的跃起,争分夺秒的朝帐门冲了出去。

可是。眼看光明就在眼前。身侧却忽然传来一股力量,把我扑倒在地。

飞扑着把小鹿撞翻的萨绮丽。不断伸手在鹿身上四处挠痒痒。

“投降!我投降!!!”被挠的笑得死去活来偏偏以鹿灵变身的姿态又没办法笑出声,别提有多难受了,最后。我只好主动取消变身,举手投降。

“哼哼哼,我猜的果然没错,能让拉斐尔如此本性暴露的,也只有小弟你一个了。”取消变身以后,变成趴在了我身上的萨绮丽,得意的哼声想道。

“又不是我的错,是她自己想不开。”我无奈的看着萨绮丽。

“到底是因为什么想不开?”

“琳娅。”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露出促狭的笑容,不愧是数十年来的老对手,我只是说了琳娅的名字,萨绮丽就知道了拉斐尔到底是受到什么刺激才如此夸张的掩脸泪奔。

“我已经解释了,绮丽阿姨,你能不能先起来?”

眼巴巴的看着萨绮丽,我露出恳求目光,整个趴在自己身上的这具娇躯,那份温软纤细,那份白皙精致,以及那份高耸弹性,都丝毫不逊色于任何花季少女,而近在咫尺的脸庞,也是宛如三十岁的成熟魅力,艳绝少妇,对男性的杀伤力比那些尚且生涩的少女要大不知多少倍,这样压在我身上,让我实在感到亚历山大。

“怎么,嫌弃我的身体?到底有哪里不好了?”也发现了这种紧贴状态的萨绮丽,俏脸微微一红,宛如熟透的桃子般诱人,但是,身为女性的自尊高傲又让她无法忽视这句话的其他意思,板着脸,瞪着我,仿佛在炫耀一样把胸一挺,结果就是更加用力的顶过来。

“不是哪里不好,是哪里都太好了,我经受不起诱惑。”我哭丧着脸说道,虽说这话有点肉麻兮兮,但是天地良心,我可是一分夸张都没有。

“这样像话。”这一记天大的马屁,拍的萨绮丽心花怒放,不断点头。

“但是,说出这种话的小弟,有色狼之嫌。”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怎么说。才肯离开?”我快要给萨绮丽跪了,果然不愧是能和拉斐尔并肩的营地魔女,作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让人吃不消。

“首先。小弟要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这样才不会引起误会。”

不不不,这样岂不就是真正的色狼了吗?

“然后呢,小弟还要露出一副色色的样子,想要继续占便宜,这样,就能逼得对方离开了。”

有道理,也很实力,但是果然。你是想在我额头烙上色狼的印记吧?

“真要这么做?”我为难的看着萨绮丽。

“我现在可是拼着被占便宜的危险,对小弟口传身教,这副不情不愿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萨绮丽又不高兴了。

“好吧好吧。”我叹了一口气,闭着眼,深呼吸,进入演帝模式。

“绮丽阿姨的身体好柔软,好舒服,真想让她再贴紧点。”

“哇哇哇,这种话在心里说就好了,别说出口呀笨蛋。这不成了变态了吗?”萨绮丽立刻脸红了。

“已经到极限了,忍受不了了,首先该从哪里下手好呢?”我伸出双手,以虚搂的姿势,在萨绮丽身上不断隔空比划。

下一刻,惨遭捏脸攻击。

“呜呜呜,落拉撸烂漏(说话不算数)。”

“没办法,小弟的样子太色了,有必要好好教导一番。”

强迫我做出这副样子的人到底是谁!!!

“还是换个方法吧。小弟色色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玩。”肆意的对着我的脸乱揉一通后,萨绮丽又开始考虑b计划。

“说吧。”我摆出任由宰割的架势。

“呃……叫我一声绮丽姐姐。我就放过你。”

竟然又是这个老话题?!

“我看干脆叫你绮丽妹妹好了。”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

结果又被捏脸了。

“就得是绮丽姐姐,说不说?”

“不说!”我也犯倔了。

“不说我就不离开。”

“不离开就不离开。反正很舒服。”

“小弟你真是……”看起来格外爽朗豪放其实还是很害羞的萨绮丽,又脸红了。

“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就要起来了,让他们进来看到这一幕,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解释。”我继续发出威胁。

“哼,他们敢!”萨绮丽凶巴巴的应了一句,不过想到图拉科夫那个大嘴巴,到时候说不定真又会口无遮拦,什么老牛吃嫩草之类的话一股脑倒出。

想到这里,萨绮丽总算是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满脸的不甘心。

“哼哼哈。”难得胜利一次,我趾高气扬的拍拍屁股,大刺刺的往椅子上一坐,正在这时,沙希克和图拉科夫果然去了一趟天堂三分游之后,魂归身体,门外响起了他们的脚步声,紧接着帐门被掀开。

“萨绮丽你搞什么鬼,和谁闹出那么大动静……咦,是新人小弟?”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目光落到我身上,忽然大惊。

“可不就是我。”我重新站起来,展开双臂,准备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们来个热烈的见面礼。

结果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二话不说,扑上来把我摁在地上就是一顿揍。

这见面礼……有点太热烈过头了吧混蛋?

“你这家伙,还知道回来?”

“一声不吭的跑去地狱世界,到底让多少人操心了知道吗?”

“听到这个消息,我可是足足有三天没喝酒!”

“我的肌肉也瘦了一圈。”

“最夸张的是萨绮丽,把整个法师公会闹的天翻地覆,每个法师都被她找了麻烦,虽然最后被副会长教训的很惨……”

“喂喂喂,最后面那句是多余的!”听到这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被爆出来,萨绮丽脸上挂不住了,连忙叫停。

“后来知道你回来了,知道我们有多开心吗?”

“你这家伙呢?竟然来看都不来看我们一眼,报个平安,顺便庆祝一下我们晋升世界之力境界,都没有。”

足足有两三分钟,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才停下来,一把把我拉起,拍了拍肩膀。露齿一笑。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吧,不许有下次了,知道吗?”

“啧啧啧。说的好像你们还能继续晋升似的。”萨绮丽在一旁噗嗤笑道。

“咳咳,我们说的是从世界初级晋升到中级。”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咳嗽连连,尴尬的瞪着萨绮丽。

“抱歉,这次是我错了,没有来给你们报平安,也没有来给你们庆祝晋升。”我真诚的看着三人,道歉。

有了定位传送,去一趟第三世界,其实并不比从第一世界到第二世界困难多少。只不过是花费较大而已,只是,虽然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我刚刚回来那段时间,维拉丝她们却天天都在担惊受怕,因为这场地狱之旅,源头正是出现在定位传送上面。

那时候,我若是说一声要去第三世界,第二天就回来,让她们不要担心。其他人的反应我不敢说,维拉丝保准立刻哭给我看。

所以,并非我疏忽了萨绮丽三人,是真的没办法走开,想必三人就算自己猜不到,也能从拉斐尔这里得到一些信息,并没有真正怪我。

“要庆祝的话,现在不是还来得及吗?”看看沙希克他们,我忽然说道。

“哈哈哈。那还用说。我这就去准备,今晚不醉不归。”两人似乎在见到我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要把这次庆祝弥补上,我一说,他们立刻就大笑起来。点迫不及待了。

“喝酒的话还是饶了我吧。”我连忙告饶。

“这可不行,反正你不缺人照顾,我这光棍都不怕你怕什么?”嗜酒程度丝毫不逊色于西雅图克多少的图拉科夫,大声嚷嚷起来。

“还有,我从西雅图克那里知道了,你身上好像有一种喝不醉的酒,到时候可别拿出来忽悠我们。”

刚想用碧丝的酒蒙混过关的我脸色一变,西雅图克你这家伙竟然出卖了我!

就在这时,拉斐尔终于回来了,往里面一扫,她的脸顿时黑了:“都把我家当什么地方了,时不时来几个,闹的不得安宁。”

“最闹乎的人不是你吗?”萨绮丽笑意盈盈道。

“是我的家,你管我,你就不行。”

“我可是记得,你不光在自己的家里闹,话说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的从我身边跑过去的人到底是谁呢?一定不是威严矜持的营地长老吧。”

“你都看到了?”拉斐尔脸色一变,身上的气势就好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逊色干瘪。

“没错,而且还清楚了原因。”萨绮丽笑的更加灿烂。

“小小吴,你竟然出卖我!”拉斐尔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

“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对绮丽阿姨说了【琳娅】两个字,是她自己猜到的。”我一边绕着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躲,一边解释。

“这就已经够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萨绮丽这家伙号称营地第一奸诈,是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说的自己好像多年轻似的,连孙女都有的人了。”

话题一下子又拉扯到这两大魔女视若生命的年龄方面,论大小,萨绮丽肯定要比拉斐尔大,但是拉斐尔却有琳娅这个孙女,双方各有优劣,每次都吵的脸红耳赤,不分高低。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