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何为人,何为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咳咳……”

见到神老已经同意了,子墨心中暗暗长舒了一口气,脸色刚出现放松神色,他苍白脸色微微一变,轻咳了几声。

“子墨你感觉怎么样!”夜研美丽眼眸望着脸色有些不好的子墨,雪白俏脸上有着浓浓担忧之色。

神老以及崖无闻言都是向他投来关切的目光。

“老毛病,已经习惯了。”子墨洒然一笑,一边用黑色布锦擦拭嘴角,显然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可是……”夜研还是有些担心的道,美眸中浓浓担忧之色尽显无疑,她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被子墨给制止了。

“……”

负手而立的神老看着子墨以及夜研,苍老脸庞扯出一抹难言的感叹之色,一下子仿佛又苍老许多。

“嘭嘭……”

短暂沉默之后便是被黑袍男子千幻给打破了,侧缩在地上的千幻使劲爬起来,在地上翻滚着。

这几声的动静,神老等人齐齐将目光投向地上折腾的千幻。

“倒是把这老家伙给忘了……”子墨微眯着眼睛,那双寒光内敛的眼眸看着地上的千幻,淡淡的说道。

“放开他吧,他似乎有很多的话要说……”神老就如同平静水面一般,神色没有任何波动。

子墨点了点头,便是将束缚住千幻的魂力撤掉,刚撤掉,千幻怒喊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

“尔等小辈竟然如此待余,爷纵横摩拜拉圣殿的时候,尔等都还没出生呢!”千幻有些不稳当的站起身,怨毒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趾高气扬的样子,哪有一点阶下囚的感觉。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实在是让人火大!”千幻囔得面红耳赤,哼声哼气,很是粗鲁。

子墨闻言不禁有些感到好笑,而崖无的脸色马上沉下来不少,夜研则是有些不屑,神老倒是平静随和。

“为何要与戒组织为伍……”神老古铭收回落在林尘的目光,转而看向千幻,淡淡的说道。

“与他们为伍!”千幻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猛然正色道:“凭他们还不够格,我只是太看不惯你们这些迂腐不堪的人,汝等看看这几百年来这摩拜拉圣殿都被尔等搞得什么样子,乌烟瘴气的……”

“迂腐……”古铭闻言眸光微微一亮,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这句话竟然出自一名背叛摩拜拉圣殿的人口中。

“那么照你所言,我们如何迂腐了,又如何将摩拜拉圣殿搞得乌烟瘴气的?”古铭有些兴致的看着千幻,缓声道。

听到古铭的话,子墨等人都是将注意力放在千幻身上,几人倒是想看看这个曾经被五代剔除神名的家伙怎么个说辞。

“哈哈……”千幻听到古铭话后,莫名奇妙便是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疯了。

古铭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容,神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子墨脸色则是平静下来,夜研以及崖无还有筱乎都是一脸的茫然与疑惑,看向千幻的眼神都有些古怪起来。

“吾来告诉尔等是如何腐朽至极,愚昧至极!”仰头长笑的千幻陡然收住笑意,点指着古铭等人,怪里怪气的说道。

“尔等来回答我,何为人,何为神,何为世界……”千幻一改之前怒气冲冲的样子,平心静气的说道,就像是熟人日常聊天一般。

“……”

许久,古铭等人都是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看着千幻,现场再一次陷入死寂当中,气氛显得有些沉重起来。

“呵呵……尔等说不上来了吗!”千幻慢条斯理的往神老古铭走了过来,在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光华逐渐流转起来。

“吾来告诉尔等吧……”待得千幻走到古铭面前一步远的时候,黑袍还是黑袍,但身形已不再是。

现在已经成为一名眉发皆白的糟老头,最引人注目是他那雪白眉毛,那细条眉毛直垂到胸前,就像泥鳅的两须一般。

“何为人,卑如草芥者为人……”说这话的时候,千幻目光落在子墨身上,紧接着又转向夜研以及崖无的方向:“何为神,尊如九天者为神”

最后一句话,他的目光转移到神老古铭的身上。

“那么,何为世界?”雪白眉毛掩映下的千幻眼眸直视着古铭澄明眼睛,掷地有声的说道。

“神统万域为世界!!”

“神统万域……”古铭闻言嘴唇微微动了动。

“……”

千幻这席话令得子墨等人一脸错愕,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千幻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从一代到六代都是这个德行,庶子之心固不可彻啊……”千幻转过身来,环视在场所有人,指着所有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不过细细思量,为何会有如此结果……”讲到这里的时候,千幻脸色又出现戏谑的笑容,他继续道:“一切都怪尊贵的灵桂女神母亲,为何要创造这样一个世界,既给吾等死神之力,为何要让吾等宛如奴隶处理那些卑贱人类的魂魄!!”

“这就是你背叛圣殿的理由!”古铭负手走到脸上还挂着讥讽笑容的千幻面前,在他一步远距离停下来,缓声道。

“何为背叛,吾只是要弥补灵桂女神母亲的错误,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构建一个比摩拜拉圣殿更好的世界……”千幻摊着双手,缓步向后退,脸上笑意更浓,深不以为然的样子。

“……”

神老闻言鲜有神情波动的脸色瞬间冷沉下来不少,眸光寒光隐现,佝偻的躯体微微颤动起来。

“夜研,崖无……”古铭视线落在千幻身上,眼皮连眨都是没有眨一下,冷声说道:“将前辈移请到火崖林……”

“是……是神老……”

正在愣神的夜研与崖无,过一会才是反应过来,连忙恭敬的回道,随即两人便是一左一右抓住千幻的肩膀。

“呵呵……”千幻不怒反笑,眼里那种鄙夷之色一览无遗,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道:“知我者,唯有归一,唯有归一啊!”

“请……”古铭又是恢复以往古井无波的神色,平声说道。

“……”

夜研以及崖无闻言马上押着千幻往门外走去,这一次这千幻竟然出奇的安分,并没有过多挣扎。

在夜研以及崖无押他出去的时候,千幻放声大笑起来,反复大囔着:“庶子可与谋乎?不可以谋,不可以谋……”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