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神经病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啊——”

谢雷一声惊叫,满脸惨痛的扬起右手一阵乱舞。

众人竟惊异地发现,两根黑色的象牙筷竟如利箭一般,直接刺穿了谢雷的右手掌,眼看着一股鲜血就要溅到叶倾城身上,唐尧忽然一个箭步上前,猛然将这妞身子一拉,直接将她揽进了自己怀里。

叶倾城惊愕中看着唐尧,她的一颗小心肝,此刻竟如小鹿一般乱跳个不停。

“兄弟们,废了他!”

谢雷忍痛一声大喝,右脚同时朝唐尧右后腰踹去。

唐尧抱着叶倾城微微一转,潇洒而利落地闪到了一边,那姿势就跟跳舞一般,好不优美!

“杀!”

听得谢雷大喝,另外三人急急抖出折叠刀朝唐尧围去。

“哎哟,各位爷,求你们别打架啊——”

眼见一场血腥场面就要发生,餐厅经理慌忙哭着脸向众人求情。

一些食客见双方剑拨弩张,也纷纷吓得退避三舍。

唐尧揽着叶倾城,却跟没事人一般,依旧春风满面地笑道,“叶姐姐,别怕,我一定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说罢,这小子又将手中的另外两截筷子飞了出去。

“嗖嗖”两声过后,餐厅里又传来“嗷嗷”两声惨叫。

众人寻声而望,竟发现刚刚飞出的两截筷子,不偏不倚插在了跑得最快的两人的右脚背上。

“好身手!”

餐厅西北角,俨然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个扎马尾的女子见到唐尧出手,不禁对他连连点头称赞。

“老大——看上他了?”

旁边的圆平头男子不以为然地问道。

马尾女子道,“很有潜力,先看看再说!”

十六号雅座旁。

叶倾城见阿飞忽然折了回来,慌忙从唐尧怀里挣脱出来。

谢雷几人本就不是唐尧的对手,如今见阿飞又回来了,慌忙惊惶大叫,“撤!”

“想走?没那么容易!”

唐尧双掌从面前的餐桌上推出,四个盛菲力牛排的盘子同时飞出。

“啪啦”几声,那四个盘子竟不约而同地飞到四个混子的后脚跟上。

接着,又是“扑通”几声闷响,四人竟以狗吃屎的动作扑倒在地。

“小兄弟,功夫不错啊!谢谢你保护叶小姐。”

看着叶倾城并未受到一点儿伤害,阿飞将追回的手机还回后,一脸堆笑地朝唐尧竖了竖大拇指。

“不客气,保护叶姐姐也是我的责任!”唐尧摇摇头,阴森森地走到谢雷面前道,“妈的,小爷我不发威,你们还把我当病猫了是不是?”

“大哥——哦不,大爷,我们有眼无珠!”

“求您老人家把我们当屁一样放了吧?”

谢雷和另外三人慌忙跪下来,一脸地痛苦地向唐尧求饶。

“小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可能也是接了命令行事,这件事就算了吧!”

叶倾城见这四个小子伤得不轻,心中竟生了一丝怜悯之意。

唐尧故意皱皱眉,“放了他们可以,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小兄弟,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阿飞一脸诧异地看向唐尧。

唐尧一手摸着下巴,阴森森道,“他们刚才不是想跟叶姐姐交朋友吗?既然要交朋友,那肯定得请客吃饭吧?所以今天中午的餐费,就让他们给了!”

“给,我们一定给!”

谢雷只顾着保命,似乎已经视金钱如粪土了。

“这可是你说的——经理,给我来两份伊朗鱼子酱,两份法国鹅肝,顺便给我打包两瓶八六年的拉菲!”

话音刚落,唐尧大手一招,直接将餐厅经理叫到了跟前。

谢雷听得唐尧狮子大张开,瞬间把冷汗都急出来了。

要知道,一份鱼子酱的价格,那至少都得花六位数啊!

“这小子真是杀人不用刀啊!”

西北角的马尾女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唐尧一眼。

叶倾城更是心软地冲餐厅经理眨眨眼睛道,“鱼子酱你们先前就说没有是吧?那就给他换几份其他的菜品吧。”

“我们这里确实没鱼子酱了,先森,实在是抱歉啊!”餐厅经理认得谢雷是这一带的混子,丝毫不敢得罪,所以就帮着叶倾城一道骗起唐尧来。

唐尧看出了叶倾城的慈悲心肠,佯装撇撇嘴道,“那就换几份鸡肉沙拉吧!”

“这个可以有!”

谢雷一脸痛苦地朝经理点点头。

阿飞看着几人的狼狈样不由得就是一阵暗笑。

“小弟,你喜欢喝红酒吗?”

叶倾城又问,其实她是想让唐尧不要那两瓶拉菲的,因为这酒的价格也不菲啊,不是一般的人能买得起的。

“我不喜欢喝,不过我感觉我老婆应该喜欢,我拿两瓶给她打包回去呗!”

“你,有老婆了?”

叶倾城瞬间瞪大了眼睛,心中隐隐地,也起了一丝失落之感。

“额——还没有结婚,叶姐姐,或许你还有机会哦!”

唐尧似乎看出了叶倾城的心思,又挑逗似地冲她眨了一下眼睛。

“我——”

叶倾城一阵结舌,脸色也飞快漾起一抹潮红。

阿飞见状,故意冷咳两声,“小兄弟,在外面不要乱说话!我们叶小姐也有未婚夫了,如果让他听了这话,你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哦——是吗?”唐尧一声冷笑,跪在他脚边的谢雷忽然两眼一眨,倒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

“这——”

还站在一旁的餐厅经理顿时一脸惊惶。

叶倾城也是脸色大变,“阿飞,快叫救护车!”

“不用那么麻烦,他只是有些晕血而已。”

唐尧边说边在谢雷的右手臂上轻轻一点,他右手掌还流淌的鲜血顿时就停止了外流。

“小弟,他们四人刚才也受到了你的应有惩罚,所以这顿饭钱,还是我请你——你答应姐姐一个请求,放了他们可以吗?”

就在唐尧弯腰封血之时,叶倾城看到了谢雷右脚那只微微开眼的帆布鞋,心善的她皱了皱眉后,竟帮几个混子说起话来。

谢雷听得这声音,两眼一阵湿润,陡然间睁开眼睛看了叶倾城两眼;在这一刻,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位美貌与善良并存的人间仙女。

“那好——你们赶紧滚吧!”

唐尧也注意到了谢雷的右脚,以及他的眼神,他能感受得到,这小子被叶倾城的善心打动了!

“谢谢叶小姐,谢谢大哥!”

谢雷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向两人行了一个大礼后,带着三名受伤的小弟狼狈而逃了。

等四人一走,两名服务员在餐厅经理的带领下,也迅速收拾起了刚才的杯盘狼藉。

叶倾城看着几人忙碌的身影,颇带歉意地问唐尧道,“小弟,刚才没有吃好,咱们继续吃点儿东西吧?”

“好啊!”

唐尧意犹未尽地点点头,别看这小子穿了一件衬衣套西裤,看起来还挺斯文的,可他一点儿也不装腔作势,没吃饱就是没吃饱。

于是很快,两人就换到了靠近西北角的七号餐桌。

餐厅经理按照刚才的菜单,全部重新上菜,还表达了一脸的歉意。

唐尧重新吧唧着美味的菲力牛排就问叶倾城,“叶姐姐,我看你并不喜欢穿金戴玉,所以你是想买翡翠送人吗?”

“嗯!”

叶倾城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喃喃道,“我爷爷喜欢玉石古玩,他的生日快要到了,所以我想买块好玉送给他——对了小弟,你好像对玉石特别在行,一会儿吃了饭你能陪我去选一块吗,我害怕上当!”

“原来是这样!”

唐尧也点点头,又微微撇嘴道,“江宁的玉石都太一般,我看还是不要送这个了!”

“那送什么?”叶倾城一脸茫然。

唐尧道,“爷爷不是对古玩还感兴趣么,送他一副古画吧!”

“可是古画更不好找吧?”叶倾城又皱了皱眉。

唐尧拍拍胸道,“我那里正好有一副上好的古画,过两天给你,你直接送给爷爷吧?”

“真的吗?那太好不过了!”

叶倾城露出一脸会心的微笑,不过很快,她又佯做担心地问道,“你准备收姐姐多少钱?”

“既然是给你的,我怎么还好意思要钱?”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大方的嘛!”

邻座的马尾女子听得两人的对话声,暗暗地笑了一笑。

这时,餐厅经理忽然拿着一个信封走过来,彬彬有礼地问马尾女子,“请问您是龙娇女士吗?”

“我是!”

马尾女子点点头,满脸诧异地盯着经理手中的黄皮信封,只见信封上俨然用正楷体写了“龙娇亲启”四个大字。

“这是一位戴眼镜的先生一分钟前托我们转交给您的!”经理正声道。

“他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亲自送上来?”

旁边的圆平头男子愕然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经理摇了摇头,又解释道,“我刚刚下楼去取了一个酒店的文件,他碰巧在门口看到我了,就请我将这个信封送到二楼的八号餐桌来。”

“哦,是这样啊!”

龙娇点点头,慢慢伸出一手去拿信封。

忽然,唐尧两个眼珠子一转,迅速出手将餐盘里的一块菲力牛排飞了出去。

“啊——你神经病啊!”

微微还有些发烫的牛排打在龙娇白嫩的右手腕上,于是她一边扯餐巾纸擦手,一边用凌厉的眼神将唐尧瞪了好几眼。

一旁的叶倾城和阿飞也是一脸诧异。

唐尧听得龙娇的娇叱却并不生气,只起身快步走到餐厅经理面前问道,“送信人的两手是不是戴着一副橡胶手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