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信封有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对,你怎么知道?”

餐厅经理一脸惊诧。

唐尧沉声道,“我猜到的!”

“这小子又在装什么逼?”阿飞心头一阵诧异。

面向龙娇而座的圆平头男子忽然起身,揪住唐尧的衬衣领沉声问道,“你吃多了吗,居然敢用牛排砸我家小姐?”

“我看她长得漂亮,不过是想救她而已!”

唐尧一声冷笑,猛然挣开圆平头的束缚,快速在餐厅经理的两支手臂上用力点了两下。

龙娇眉头紧锁,瞪着唐尧就问,“你什么意思?”

“你也是个练武之人吧?难道你没看出信封有毒?”

“啊!”

话音刚落,众人皆是一脸震惊。

餐厅经理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慌忙扔了手中的黄皮信封。

信封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八号餐桌上。

龙娇和圆平头男子盯着信封看了半分钟,却没看出一点异样。

“你怎么知道信封有毒?”龙娇秀眉紧蹙,扬起一双极不友善的目光问唐尧道。

唐尧将餐厅经理右手臂一抬,再将他的衣袖一捋。

“啊——”

看着自己忽然发黑的手臂,餐厅经理又是一脸惊惶。

众食客,包括叶倾城和阿飞都一脸惊奇地围上来看热闹了。

“现在相信了吧?”

唐尧似笑非笑地盯着龙娇问。

龙娇黯然地点了点头,心中疑惑陡生:究竟是谁要对自己痛下狠手?

“岂有此理!”

圆平头男子冷声一喝,提步就要往楼下冲去。

“雷军,你要干什么?”

龙娇一声娇喝,直接让圆平头男子停下步脚。

唐尧一声轻笑,盯着雷军又道,“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所以就别指望抓住他了!”

有道理!

雷军黯然点头,内心的不甘却使得他面向餐厅经理又追问道,“那个戴眼镜的男人长什么样?大概多少岁?他给了你信后往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啊!”

餐厅经理盯着自己发黑的双手,竟忍不住掉起了眼泪。

唐尧忽然从裤兜里取出一个小盒子,再从里面拔了根银针出来道,“没事儿,我已经封了你的血脉,毒液暂时没进入到你的骨髓,放放血就好了!”

说罢,这小子飞起银针就朝餐厅经理右手背上的一根血管刺去。

“啊——”餐厅经理一声惨叫后,一股黑血瞬间从创口飞出。

众人看了又是一脸惊惧:连血都变黑了,果然中毒不浅啊!

两分钟后,黑血渐尽,点点殷红之血又从经理右手背的创口处流了出来,唐尧赶紧封穴止血。

因为这经理的左手也碰过信封,所以唐尧又照旧在左手上施了一针,如此的又过了两分钟,他才拍拍经理的肩膀道,“针到毒除,你这两手总算是保住了!不过这几天尽量不要做重活,否则就要报废!”

“我记住了恩人!”

餐厅经理千恩万谢,随后直接对唐尧表态,“恩人,您和叶小姐今天的所有消费全部免单——”

“小弟,我又沾你的光了!”

叶倾城见众人都向她和唐尧头来艳羡的目光,嘴角又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唐尧只淡然地笑了一笑,又侧头问龙娇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红花会的人?”

“我们得罪的人好像有点多了!”

雷军板着脸道。

龙娇眉头深锁,盯着唐尧反问,“红花会好像是省城的一个杀手组织吧?可我最近一个月都没去那边,他们怎么会对我痛下杀手?”

“那或许是你得罪了某人,某人就找到了这个杀手组织来解决你。”

唐尧又分析道。

“你见过送信的人吗,你怎么知道他是红花会的?”

龙娇又是一脸诧异。

众人也一脸不解地望着唐尧,似乎在他等说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唐尧也不想让众人失望,眼指八号桌上的信封就道,“因为信封里面有答案啊!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不是说信封有毒吗?怎么拆?”

雷军瞪着两个眼珠子厉问道。

唐尧呵呵一笑道,“我让你用手去拆了吗?你傻了啊?”

“后厨有橡胶手套,我去拿!”

餐厅经理触类旁通,很快就从后厨取来了一副橡胶手套。

“我来!”

龙娇一把抓过手套,迫不及待地就要撕开信封。

唐尧又道,“其实你不用打开信封,我也可以告诉你里面装的只是一片红枫叶!”

“啊——真的是一片红枫叶!”

当龙娇麻利地将信封撕开后,一片手掌般大小的红枫叶就从里面飘落了出来,众人再次对唐尧肃然起敬。

“你既然知道里面是红枫叶,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龙娇将手套扔向脚下的垃圾桶,一脸不悦地质问唐尧。

唐尧又呵呵道,“我这不是为了满足你和大家的好奇心吗?”

“你——说得倒是冠冕堂皇,不过我严重怀疑你就是红花会放在这个餐厅的探子!”

龙娇柳眉一竖,竟从后腰拔出一支黑色手枪顶住唐尧的额头。

“啊——”

众看客顿时在一阵惊惧中退避三舍。

就连叶倾城也吓得不轻,急急侧身对一旁的阿飞说道,“快想个办法救救他!”

“小姐,这两人来头不小,咱们还是别管闲事吧!”

阿飞看出龙娇拿的是九二式军用手枪,所以他根本不敢挺身而出帮唐尧说话。

“那怎么办?”

叶倾城一脸焦急。

阿飞看着唐尧气定神闲之态便安慰道,“小姐你放心,那个小兄弟能应付得了这两人的!”

真的吗?

但愿吧!

叶倾城无奈地看着几人,也只有暗暗地为唐尧祈祷了。

“小娇,你这是恩将仇报?”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唐尧不但没有丝毫害怕之意,反而还盯着龙娇的胸口色眯眯地笑了起来,“今年多大了,发育得还不错嘛!”

“这小子简直吃了豹子胆了,连龙老大也敢调戏!”

雷军盯着唐尧,暗地里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果然,龙娇嘴角抽搐了两下后,忽然抬起左脚朝唐尧胯下踹去。

唐尧两腿一闭,紧紧将龙娇左脚夹住。

龙娇顿时满脸娇羞地大叫,“混蛋,快给我松手!”

“我明明没有用手!”

“那就松脚!”龙娇用力挣扎,却丝毫挣脱不得!眼见众人偷笑不已,这妞心头又是一阵抓狂。

阿飞趁机安慰叶倾城道,“小姐,你看那位美女真的不是那位小兄弟的对手!所以咱们完全不用为他担心。”

“就害怕她忽然开枪啊!”

叶倾城悬着的心始终没有放下。

唐尧眼见雷军就要上前帮忙,两腿慌忙一松,此时龙娇正好使力往后挣,结果失去重心,仰面就倒在了身后的卡座上。还好座位柔软,不然她的腰板就要遭大殃了。

“你竟敢欺负我老大!”

为了帮龙娇挣回面子,雷军快速出拳相向。

唐尧不躲不闪,一把抓住雷军挥来的拳头,用力将他一推便道,“想必你们都是法律的执行者和捍卫者吧,却怎么如此没有分寸?”

这一句话,直接让打了几个趔趄才站稳的雷军愣住。

龙娇更是收起枪,黑着脸走向唐尧身边道,“那你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对信封有毒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

“因为我以前正好也见过一个如此模样的信封!你们也不想想,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谁还用信封传递消息啊?所以很明显这个信封有问题啊!”唐尧冷笑着解释了一番。

后面的话有些强词夺理,但是第一句却成为了重点!

他以前怎么会见过这种信封?

难道他以前就跟红花会的人打过交道?

这是让龙娇又感到疑惑的问题。

“今天的好事我算是做完了——叶姐姐,咱们走吧!”

唐尧似乎不想再跟龙娇和雷军二人纠缠下去,转身就对心有余悸地叶倾城说了一句。

“嗯,你在哪儿上班,我送你吧?”

叶倾城巴不得离开这里,于是偷偷地让餐厅经理给她拿了两瓶拉菲后,便带着唐尧往餐厅外走。

不料,龙娇又黑着脸走上前来挡住了唐尧的去路,“站住!”

唐尧一脸堆笑地戏谑道,“干嘛,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劫财还是劫色啊?劫财没有,劫色的话我还可以成全你!”

“少给我扯淡,我现在怀疑你跟红花会这个杀手组织有关,麻烦你跟我们去公安局走一趟!”龙娇面色冰冷地说了一句,表面上看去,她是想将唐尧抓回公安局受审,实际上,她是想把唐尧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吸入麾下,毕竟这小子既有聪明的头脑,又有出色的功夫。

叶倾城眉头一皱,冷不丁问道,“你是警察吗?”

“她可能比警察还牛逼啊!”唐尧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龙娇沉声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更不能让你走!”

“我要是想走,恐怕你还拦不住我吧?”

唐尧一声冷笑,忽然提起一把手枪在龙娇面前扬了一扬。

龙娇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一摸后腰,那把九二式手枪不翼而飞!很显然,是面前这个家伙将它偷了,只是他什么时候下的手啊?

“快把枪放下!”

这时,雷军慌忙摸出自己的手枪指向唐尧。

“你要就拿去了哦!”

唐尧故意将手枪扔向雷军,随后拉起叶倾城之手,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龙娇一个箭步跑到雷军身边,抓起她那把手枪就朝唐尧后脚下的地板上猛扣扳机,然而撞针空洞地响了两三下,却没有一颗子弹射出,龙娇愕然地举起手枪一看,才发现装满子弹的弹夹不见了踪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