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睡了自己的老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廖——廖少,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何贵干啊?”

看着廖明辉那双邪恶的眼睛,跪在地上的孙莉莉就吓得直打颤。

“妈的,你还好意思问老子有何贵干?”

廖明辉劈脸就给了孙莉莉一巴掌,随后抱起这妞的小蛮腰往床上用力一扔,他再一个雀跃,直接扑上去就道,“你让老子去睡你好闺蜜,可老子不但没睡着,心里反而还受到了很大的创伤,你不用自己的身体好好给老子补补你说得过去吗?”

“啊——廖少,我答应你就是了,这次我一分钱也不要,不过你对人家温柔点儿嘛!”

孙莉莉为了保命,非常配合地迎合着廖明辉的一举一动。

然而,悲催的是,两人脱光了衣服抱在一块儿,廖明辉却发现自己那个不行了。

妈的,怎么会这样?

看着那个无精打采的样子,廖明辉瞬间吓得失魂落魄......

徐思涵赶走了唐尧之后,却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往事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尤其是想到这几次遇险都是唐尧为她挺身而出时,她的眼中又是泪光闪闪。

如此地在床上躺了两个多小时,窗外愈加静寂,连夜虫都停止了聒噪,可徐思涵的内心却更加凌乱了。

“该死,怎么老想着那王八蛋?”

暗自一阵嘀咕后,徐思涵忽然拧亮了屋内的电灯。

也就在这个时候,两道黑影忽然潜入别墅内,两人一阵摸索后,最终确定了徐思涵的卧室所在,随后一人从怀中拿出一个行头,对着门缝下就吹了一口浓烟进去。

没要到两分钟时间,原本还在床上翻滚的徐思涵渐渐地就没了动静。

“搞定!”

一个黑影一声轻笑后,立即用自己的手段轻轻地打开了卧室门。

“是嫂子!”

另一个黑影将床上的美人看了一眼,便对讲话的男人点了点头。

不用说,此刻说话的人正是跟了沈浪来劫持徐思涵的秦暮烟了。为了方便行事,两人都穿上了夜行衣,带上了黑色面纱。

别看沈浪是个富家公子,可这小子也会武功(当然是唐尧后来教他的),所以干起这些江湖人的勾当来才是轻车熟路。

只有第一次干这种刺激事的秦暮烟,内心还狂烈的跳个不停。

眼看着徐思涵已经被迷烟迷晕在床上,秦暮烟又担心地问道,“沈浪,刚才那烟对身体有害吗?会不会给嫂子留下后遗症?”

“放心,只有几个小时药效,对身体没有一点儿损伤。”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嘿嘿,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把大嫂带到大哥床上去啊,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

“哦,你这混蛋,又用当初对我的那一招!”

“哎哟烟儿别打我了,我这也不是为了大家好吗?你赶紧给她换身衣服,我好带她去大哥那里了!”

......

半个小时后,沈浪直接将昏睡中的徐思涵扔到了唐尧所躺的大床上。

这个时候,唐尧已经起了一丝朦胧的睡意,不过看到一个大美人忽然从天而降,这小子一下子就变得精神了起来,瞬间就瞪大眼珠子问沈浪道,“尼玛的,你把我老婆从她家里偷来了?”

“大哥,天地良心,这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那个南江美女张思思!不信的话,你可以问烟儿,以前她也见过的!”

沈浪趴在床边举起一手作发毒誓状。

唐尧半信半疑,“她怎么睡着了?老子可不想J尸啊!”

“路途遥远,可能太困了吧?大哥,烟儿晚上没我睡不着,我先去陪她了,拜拜!”

深怕再说几句就露馅了,沈浪很快就退出了唐尧所住的客房。

“官人,你看着人家干嘛?赶紧跟我睡觉了啊!”

等沈浪一走,徐思涵竟缓缓睁开了猩红的眼睛。原来,那迷烟里不仅暗带安定,还含有一些特殊的成分,完全能让睁开眼的人产生幻觉,干些意想不到的事出来。

“美人儿,我来了!”

在第一次见到徐思涵的时候,唐尧的内心世界是这样的:非她不娶,今生只睡她一人!然而被这妞赶出家门后,他的内心世界受到了很强的撞击,因此此刻被眼前这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妞撩拨后,他就像饿狼一样地扑了上去。

“奶奶的,我睡的可是思涵的翻版,应该不算出轨吧?哦不对,老子都没有跟她领证,出个屁的轨啊!”

如此的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番后,唐尧更加疯狂地拔起了小妞的衣衫......

这一夜的滋味,真是美滋滋的说不出来啊!

唐尧一直累得大汗淋漓了,才抱着怀里的小美人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徐思涵就在昏昏沉沉中睁开了眼睛,昨夜似乎做了一场大梦,将自己的睡衣都打湿了吗?怎么浑身都光溜溜的——最重要的是,身边还躺了一个男人!

难道这一切还在梦中?!

徐思涵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于是将趴着身子躺在旁边的那个赤果男人瞄了好几眼后,这妞又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疼,切切实实地疼!

证明这不是梦,是真的!

“啊——”

瞬间,徐思涵就抓起床上的凉被裹住自己的身子往地毯上跳去。

在跳下大床的一瞬间,她又无比崩溃的发现男子身边的白色床单上,赫然还印着一朵血红色的花朵。

天啦,自己昨晚被人强了!很快,徐思涵脸上就掉起了大颗大颗的泪水。

“思思,一大早起来,干嘛大惊小怪的?再睡一会儿啊!”

唐尧睁开惺忪的眼睛扫了徐思涵一眼后,侧过身子又继续大睡。

也就在这一瞬间,徐思涵看清了赤果男人的长相,同时听到了让她熟悉,几乎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声音。

是唐尧!

天啦,昨晚强了自己的人居然是唐尧,看这样子,好像还是在自家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徐思涵顿时一阵崩溃,挣大嗓门就骂道,“唐尧,你个王八蛋,你竟敢强睡我!”

“什么叫强睡啊,分明是你勾引我在先嘛!哎不说了,我给你拿钱好吗?”

唐尧翻了一个身,从裤兜里掏出昨天才从朱富贵那里诈来的一万八千多元扔给徐思涵又道,“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么多现金,你先拿去用吧,用完了我再给你拿!”

原来,唐尧认为这个“张思思”发怒是因为自己没给钱的缘故!

“谁要你的臭钱?你个王八蛋,你当老娘是在卖么?”

边说,徐思涵将腾出一只手去抓茶杯,矿泉水瓶怒砸唐尧。

唐尧翻筋斗从床上爬起来,抓住徐思涵刚刚扔过来的一瓶矿泉水就道,“张思思你够了,我告诉你,昨晚是你勾引我在先的——哼,若不是看你跟我老婆长得一模一样,我才不会睡你!”

“你老婆是谁?你特么叫谁张思思,你神经病啊!”

“我老婆是江宁第一美女徐思涵啊!哦不,应该是前老婆!”

“那你特么看看我是谁?”

“你不是长思思吗——啊不对,你跟我老婆的声音完全是一样的,还有你这长相——难道你就是我前老婆徐思涵?”在看到徐思涵暴跳如雷的一瞬间,唐尧瞬间才意识到自己上了沈浪一个大当!妈的,敢情那混蛋昨晚是真的把徐思涵偷来送到了自己床上?!怪不得会长得这么相!

“唐尧,你个王八蛋,把老娘强睡了还编这么一大堆神经病的谎言来欺骗我,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能得到我徐思涵的人,得不到我的心!”

边骂,徐思涵边掉着泪朝窗口跑去。

唐尧以为这妞想不通要跳窗自杀,赶紧冲上去,从身后抱住这妞还裹着凉被的身子就道,“媳妇,世界这么美好,你干嘛想不开啊?难道你忘了昨晚的愉快了吗?还有,你要跳楼的话,能不能把衣服和裤子穿好啊,咱就算要走,也要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啊!”

“谁说我要自杀了,你个王八蛋快松了我,我要去打开窗户透透气!”

原来,房间内的中央空调不知什么缘故停止工作了,屋内的气息十分沉闷,徐思涵是真的要跑到窗户边去开窗户透气啊。

“哎呀原来是这样啊,你吩咐我一声不就完了吗?”

想想自己在阴差阳错间竟将自己的老婆给睡了,唐尧现在竟有些幸灾乐祸。

“滚,不准你再碰我!否则我就真的去死!”

被唐尧箍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徐思涵又是一声大叫。

“你要去死的话那我更不能放开你了!”

“你能看得住我一时,看得住我一世吗?”徐思涵又是一阵怒吼。

“额——好像是这个道理!那你答应我千万别想不开啊!”

缓缓地,唐尧才将手从徐思涵背后移开。经历了刚才那一拥一抱,这小子现在又是一阵躁动啊。若不是担心这妞真的会想不通,他可能又将她丢到床上正法了。

“你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把我绑到这里来的?”

窗户打开后,徐思涵急急地在现场找起了自己的衣裤,然后又去摸自己的手机,可惜手机不见踪影;没奈何,她只能摸到唐尧的手机,然后打开照相机功能对着他和那张大床一阵猛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