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玉不琢不成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等等!”

沈浪忽然上前阻住了龙娇的道路。

龙娇秀眉冷竖,“干嘛?想阻碍我们执法?到时候连你一起抓,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跟我们玩真的?!”

沈浪脸色如冰,秦暮烟见状,赶紧跑到隔壁套房去拿他的电话,因为她知道这小子一发飙就会打电话找人,这些人可能是专职打手,也可能是省城和京城那些权势滔天的人。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龙娇自然也认出了省城来的富家大公子,面对他的质疑,她却没有一丝胆怯,畏惧之意。

“浪仔,别搭理她,她不过是想给我个下马威而已,我保证等不了三天,她就会哭着向我认错的!”

唐尧直接给沈浪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不要给打电话找人,因为他已经吃透了龙娇的心思。在这个过程中,唐尧还不忘回头往一号套房的房门口看了一眼。

并没有看到所期待的情景,唐尧心中又是一阵黯然:妈了个鸡,小辣椒怎么不出来给老子送送行啊,难道真的讨厌我了?没道理啊,昨晚可把她伺候得飘飘欲仙的啊!

其实,事情并没有唐尧想像的那么糟糕!

因为就在众人走出一号总统套房之后,徐思涵就立在房门口偷望唐尧的背影了,只是在他转身的刹那,她迅速地将头移开了。

“大哥,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多多保重啊!”

看着唐尧自信满满的样子,沈浪这才放弃了心中的打算。

“浪仔,弟妹,帮我把你们大嫂照看好,千万别让她干傻事啊!”

唐尧被带走,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徐思涵了,因为他发现这妞似乎有贞洁烈女的性子。

“以我做女人的直觉,她是完全不会做什么傻事的,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龙娇两眼一瞪就让人快速将唐尧架进了电梯里,她可不想再跟他如此墨迹。

“娇娇,以我做男人的直觉,你是因爱生恨啊!不过饶是如此,我也不会向你屈服的!”

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唐尧竟邪恶地朝龙娇面前靠了靠,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站立的,所以这次唐尧又成功地吃到了“豆腐”。

“你个王八蛋!竟想占我便宜,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若不是看着电梯里还有摄像头,龙娇可能已经将唐尧暴揍一顿了。

“娇娇,有便宜不占才是真正的王八蛋!”

......

时间还不到八点,因此唐尧被一大帮人架进武装车里的时候,酒店里并没有几人知情。

徐思涵听到外面的聒噪声和脚步声都消失了以后,这才急急地冲进自己办公室,用对讲机呼叫值班保安何宁偷偷地跟着龙娇他们,随后她又抓起座机给酒店的特聘律师冯华兰打了一个电话。

沈浪在过道内偷听到徐思涵的说话声,心中不禁一阵偷乐:看来大嫂还是在乎大哥的嘛!大哥这次不会白遭罪了!

武装车和特警的押运车最终在江宁北郊的桃源看守所大门口停了下来。

唐尧走下汽车,看着高耸的围墙和那排密集的电网,冷不丁地问龙娇道,“娇娇,你准备跟我玩点儿重口味的吗?”

“呵呵,不然呢?你还以为我会对你温柔相待啊?!”

此时的龙娇好不傲娇,眼神中竟充满了嘚瑟之意。

“老大,真要将这小子关这里面去啊?会不会玩得过火了?”

雷军害怕上面知道了这事后会处理龙娇,赶紧将她拉到半边耳语了一句。

“什么叫玩啊,我这是考验他懂吗?这叫玉不琢不成器!”

龙娇眼色一凛,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瞬间,雷军就哑口无言了。

十分钟后,唐尧被押进了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四号仓内。

龙娇坐在一间舒适的办公室内,盯着电脑显示屏上的监控画面就对看守所副所长白浩明交代道,“刚才我送进去的那个人,是上面要求特殊培养的,你这两天一定要帮我们好好‘照顾照顾’他!”

“遵命!”

白浩明恭恭敬敬地朝龙娇行了一个礼。

龙娇盯着电脑屏看了一阵,并没有精彩的场景发生,她不得不带着雷军先去吃早饭了。

也不知怎地,唐尧被关进看守所的消息就传到了金雕的耳朵里。

这小子一喜,立即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廖明辉,廖明辉听后眉飞色舞地找到多面手周旭,“旭子,打通那里面的关系,一定要想办法弄死那个孙子!”

“廖少放心,这次就算弄不死他,我也会让他脱一层皮的!”

周旭巴不得将唐尧千刀万剐,因此听说他被送进去了之后,他就开始为他“四处奔波”了。

同样得知这个消息的还有金碧辉煌的管事卓力,这小子收到线报后,立即将消息告诉给了罗容,罗容连妆都没来得及化,就给她认识的一帮权贵打起了电话;别看两人昨天还是敌人,可经历了咖啡馆那件事后,罗容就将唐尧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某幢豪华的别墅内,叶倾城吃过早饭,精心地收拾了一番后就给贴身保镖吩咐道,“阿飞,备车,九点半之前,去江宁大酒店一趟。”

“小姐,您是要去找那个唐尧吗?我看你还是不必去了!”

阿飞神色黯然地回了一句。

“为什么?”叶倾城收起原本有些潮红的脸色问道。

“因为那个唐尧在今天早上七点半的时候就被一帮警察带走了!听说他已经被关进了桃源看守所的重型犯羁押仓内,这次估计没人救得了他!”

“他为什么会被警察带走?是谁带队去抓他的?!”

闻言,叶倾城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阿飞断然地摇了摇头。

“快,马上去查,一定要将这事查清楚!”

叶倾城给阿飞交代了一声后,立即拨起了唐尧的电话,已经关机了!看来这事儿并不是空穴来风,很快地,叶倾城又给自己的未婚夫方岩打起了电话。

这个方岩,是江宁最大电子企业方正集团的少掌门,在江宁可谓钱势熏天。

“倾城,这个唐尧是你的什么人?”

听了叶倾城急急的描述之后,电话那端的方岩很不烫然地问了一句。

“他——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昨天还帮过我大忙,方岩,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

“好,我一定尽力!”方岩假仁假义的回了一句后,便给自己的跟班黑豹吩咐了一声,“去查查这个唐尧是什么来头!”

叶倾城挂了方岩的电话后,又去另一幢别墅找起了自己的爷爷。这次,为了唐尧,她可谓是费尽了苦心啊!

可惜,唐尧现在身处重刑仓内,完全还不知道三个女人在外面为他疲于奔命的情景;当然,他也不知道廖明辉和周旭一伙为了弄死他,想尽了一切办法和手段来对付他的事。

上午的时候唐尧跟四个重刑犯还相安无事,然而吃过了午饭,准备统一午休的时候,三个肱二头肌特别发达,头脑却十分简单的重刑犯就站在了唐尧的简易床前,而另外一个家伙,则站在铁门的瞭望口边把风。

“呵呵,终于有故事发生了!”

几乎在电脑显示屏前守了一上午的龙娇看得这画面,脸上立即挂满了邪恶的笑意;这个时候,她似乎忘记了唐尧在西餐厅暴揍谢雷之事,不然她也不会想当然地认为这小子要吃大亏了!

“小子,叫什么名字?妈的,来了半天了,不知道拜山头吗?草,赶紧给老子滚起来!”

满脸堆肉的肥头男人将两个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眼中更是充满了挑衅之意。

“爵爷,跟这小子废什么话啊,先拉起来揍一顿,再让他好好给你爽一把啊!”

旁边的刀疤脸男子阴笑着回道。

“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煽自己两耳光!再跪下来向老子磕头认错,不然打掉你们两颗门牙!”

唐尧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我靠——爵爷,疤哥,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狂啊!”

一个长槽头鼻的犯人又是一声奸笑。

外号韦爵爷,也就是这间囚房狱头的男子跟着笑道,“妈的,看他长得细皮嫩肉的,就知道平日里没被人调教过,正好老子好久没‘吃肉’了,今天就好好玩玩他!”

说罢,韦爵爷对另外两个家伙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一人摁手,一人摁脚,他则挥起拳头朝唐尧的脸上砸去。

可惜的是,那两个家伙刚刚弯下腰,唐尧忽然像泥鳅一样从手铐和脚镣里滑了出来,接着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再挥出一手,直接一个横扫千军,三名重刑犯顿时像滚落的肉球一样朝对面的墙壁飞去。

“咚-咚-咚”三声闷响后,三个家伙晕乎乎地倒在了冰凉的水泥地上。

饶是如此,唐尧还不打算放过他们,跳下床后又挥拳一顿胖揍,愣是将三个家伙的两颗门牙都打掉了,才一脸邪恶的笑道,“妈的,老子不出手的话,你们还不知道老子文武双全了是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