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踏平魏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一张充满了黄色光芒的灵符出现在赵平的手中,下个呼吸之间,大狗熊男子额头上好像僵尸一样被贴住了额头。

当灵符贴住男子额头的时候,男子的眼神充满了一种震骇神色,他想要说话,嘴巴动弹不得,他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禁锢住了。

“我一会儿就出来了,你就在这里呆一下。”赵平压根就没有兴趣干掉这种小角色,在赵平眼中,只要不上黑榜榜单的人,都是弱鸡。

推开门进去。

“我不是说了嘛,没我的命令,不能进来。”王金有点愤怒的声音,正要给魏婷婷脱下裤子呢。

“王金同学。”赵平笑嘻嘻的声音、“是我。”

王金回头看,傻眼了;“赵平,是你?”

“是我,还是我,帅气的我。”赵平笑着说,“真没想到我们会这个地方见面,嗯,你这干嘛呢?”

魏亭亭的裤子都脱到一半了,白白的大腿,肌肤光泽呢。

“赵平。”王金很快冷静下来。“我的保镖呢?”

“在外面站着呢。”赵平回答,“你接着做,我看看就好。”

王金盯着赵平,眼神有点复杂,随后说;“我调查过你了,你是魏家请来的保镖,所以才一起喝魏亭亭上学的。”

“对。”赵平点头,“你接着说,”

王金说;“现在,魏先生已经死了,你当保镖不就是为了钱吗?他给你多少,我三倍给你。、”

王金其实也不想这么做,但赵平能无声息的干掉了家族保镖,身手一定很强悍。

“你不要用钱侮辱我。”赵平说。

王金笑笑,“赵平,我们做一个生意吧,这个事情你就当做什么没发生过一样。:”

“那不行。”赵平说,“我双眼亮着呢,之前是你派人去下毒吗?”

“下毒,什么?”王金问道。

赵平看王金的表情,嗯,王金的样子不是骗人,他很惊讶,果然是另有其人。

“没什么。”赵平说,“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是你还是你父亲请杀手来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就凭着我现在就抽你一巴掌。”

赵平上去,干脆抽了对方一个大嘴巴。

“你,你他吗敢打我?”王金愤怒,又害怕。

赵平胆子太大了,根本不怕死。

“对。”

赵平似乎觉得不过瘾,上去又是抽了一巴掌。

“哥哥,别打了,别打了,我是靠着脸吃饭的。”王金有点要哭了,被赵平打了两个巴掌,老疼了。

“自己说,”赵平问。

王金回答;“魏先生死了,魏亭亭就是最大的掌权人,我要是生米煮成熟饭,那我就可以控制魏家了,魏亭亭现在可是身价几十亿的继承人。”

“哦,这么说来是你老爸的叫你来的。”赵平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呵呵冷笑道。“王金,亏你也是魏亭亭的同学,还是一个圈子的,你的这个行为我深深的鄙视呢,算了,你也是小孩子一个,我就不打算废掉你了。”

“赵平。”王金觉得还是可以好好和赵平沟通一下。“你是一个人才,我们王家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赵平举手。

“我错了,你别打我。”王金说。

赵平呵呵笑着;“你是多少年出生的。”

王金有点瞪眼,下意识的问道;“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平不说话,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这一次,王金牙齿都飞出来了。

“我说,我说;”王金说出自己的生日。

“谢谢,我带婷婷走了。”赵平把魏亭亭裤子穿上,然后背着魏亭亭走了。

“赵平,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次,赵平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走出来,大门的几个保安有点蒙圈,都没见到赵平进去呢,但又不敢上去问。

赵平把魏亭亭丢在车里,启动车子走人,几分钟后,魏亭亭就醒过来了,她觉得还是有点浑身,问道;“我们不是在喝饮料吗?”

“对。在喝饮料,但最后你被两个杀手迷晕了。”赵平简单的说了下事情的。“你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魏亭亭一脸古怪的看着赵平,都觉得赵平这是在吹牛逼的了,但赵平说的有板有眼的,好像不是假的。

“谢谢。”犹豫了一下,魏亭亭感激的说道。

赵平说;“所以呢,以后碰到陌生人,要小心一些。”

“赵平,我也没想到是王金家族的人来绑架我。”魏亭亭又充满愤怒,“还生米煮成熟饭,我不会放过王家的人。”

“赵平,你刚才为什么不叫醒我,我要踢死王金这个王八蛋。”魏亭亭喊着,“我要让他变太监。”

赵平乐乎:“回去再说。”

得到了王金生辰八字,这个就简单了。

方便很多事情。

回到了别墅后,赵平就从背包拿出了一些红色的绳子,然后是几根木头,很快的,就用绳子绑成了一个木头人。

赵平拿着红色的毛笔字,也不墨水,就在上面写了王金的生辰八字,又画上眼睛鼻子,活灵活现的。

接着,赵平开始做法。

“赵平,你干嘛呢?”

对于这一切,魏亭亭很稀罕:“好像和你之前画的纸人一样啊。”:

“聪明,不过木头人更加有感觉。”赵平嘿嘿笑着,往后退了几步,欣赏自己的美丽的杰作。

“差点忘记了。”

说着,赵平拿出了一张灵符,直接贴在木头人上面。

“赵平,这个人是王金吧。”魏亭亭定眼一看,真的王金无疑,有点感激的看了一眼赵平,这是赵平给她出气的机会。,

“王金作为你圈子的人,又是你朋友,但是对你猥亵的事情来,你随便玩他。”赵平说。

“之前你说王金脱下我的裤子,然后呢?”

“然后我就杀进去了,再帮你穿回你的裤子啊。”

魏亭亭狐疑的眼神;“你确定没有在我的脸上来一发?”

“我草,我是那种不要脸的人啊。”赵平无辜的眼神,“我就穿上你裤子,其他没做。”

“那你和我也是有点肌肤之亲了。”魏亭亭呼呼的说道,“我才不相信你赵平的人品,会直接穿上我裤子,没有做出一些流氓的事情来。”

赵平笑笑,解释越多就是掩饰了,随便魏亭亭联想吧。

“嗯,赵平,那我现在踢木头人一眼,王金也是感同身受的了。”魏亭亭问道。

赵平点头:“对啊。”

“好。”

话落下,魏亭亭直接一个撩阴脚踹在木头人的某个男人象征。

“感觉好像真的踢中了男人的那个东西一样呢。”魏亭亭说

赵平认真:“你现在要是看到王金的表情,你一定会更家开心的。”

魏亭亭的这一脚会让王金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此刻,王家的大别墅。

“啊。”

堪称杀猪的惨叫响彻在别墅角落。

“儿子。”

王金的妈妈见到正坐在好好坐沙发上和她聊天的儿子突然捂着双腿某个男人东西,一脸冷汗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妈,。疼,疼死了。”王金喊道。

“儿子,你这是干嘛了?”王金妈妈叫着。

“妈,一定是赵平,一定是赵平。”王金现在明白为什么之前赵平问出自己的生辰八字了,“魏亭亭家的那个赵平。”

“一定是邪术。”王金妈妈一脸狰狞愤恨说道,“不杀此人誓不摆休。”

“啊,妈,好疼啊。”

王金又捂着自己的脸:“我的脸好像被人踢了。”

“儿子,你一定要忍住,我马上打电话给你爸爸。”王金妈妈拿出手机给王富贵打电话,说了儿子的倒霉的情况。

王富贵更是勃然大怒,在手机咆哮:“敢用江湖这种邪术来整我儿子,不杀此人,我就不是王富贵。”

“我马上回去。”

几分钟之后,王富贵回到家。

他的背后跟着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细一看,这男子的眼珠子有一边纯白的,独眼龙的男人,瘦瘦的,似一根竹竿,两边的脸凹进去,皮包骨一样。

“富贵,你看儿子。”王金妈妈急的热锅上的蚂蚁。

“闻大师,你看?”王富贵回头对那个独眼龙男子说。

“我看见了。”叫闻大师的男子面色冷笑道,“没想到还有人玩这种,算一个有点本事的人,但,在我前面,垃圾。”

闻大师说着,快速来到了王金前面,抽出了一张灵符,别人的灵符基本上是黄色的,但闻大师是黑色,透着黑暗的光芒,一张贴在王金的额头上,王金停止了地上的痛苦的抽搐。

“爸,一定要帮我报仇啊。”王金全身无力虚弱的喊道,他内伤很严重。

王富贵阴冷道;“谁欺负我儿子,就是和我王富贵过不起,这个连州市,没人敢。”自后怒喝出来。

“叫人,踏平魏家。”

王富贵又是咆哮:“今晚上连州市的历史要改写了,我王家要成为连州第一家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