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纨绔少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血脉大陆,以武为尊。

血脉,乃武者之本,只有拥有血脉之人,才可凝练血气,成为力碎山河,通天彻地的血脉武者。

血脉种类无数,有冰、火、雷、电这种自然血脉;有刀、枪、剑、戟这类的兵刃血脉;还有如狼、虎、鹰、蛇之类的兽武血脉;更有一些拥有奇异力量的特殊血脉!

血脉越强,则天赋越强,越有机会参破武道真意,从而踏破虚空,成为永恒不灭的武道至尊.

……

艳春阁是天武郡城最为著名的烟花之地,就在其二楼的一处上等房间之内,传来肆无忌惮的调笑声。

“哈哈,小玉儿你来的正好,快给本王子跳个脱衣舞,给本王子哄高兴了,有的是你的好处。”

三王子易秋坐在椅子上,眼睛色眯眯的瞄着身前的妙龄女子。

众所周知,天武郡王有八个儿子。

常言道,虎父无犬子。天武郡王身为天武郡第一高手,其儿子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大王子易战,郡王妃所生,天赋绝伦,是唯一继承天武郡王的天狼血脉的王子,年仅二十,便已经达到了血气境九重,是周围十大郡城当中,是饶有名气的天才强者。

二王子易山,偏房所生,天赋虽然不如易战,却勤恳好学,如今也有血气境七重的修为,至于其他王子,个个不弱。

唯独三王子易秋,不学无术,留恋烟花之地,如今已经十六,却仍然只有血气三重的修为,被天武郡的百姓,嘲讽为虎父犬子。

“算了吧,谁不知道你三王子是天狼郡有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老娘已经给你跳了三天的脱衣舞,也没见你一毛的赏钱。”

那妙龄女子,听到这话,非但没有高兴,反倒是一脸的鄙夷说道。

易秋老脸被她说的一红,正要怒斥那玉儿几句,忽听吱呀一声,房门被人猛的推开,接着就见自己的贴身小斯易三,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三少爷不好了,郡王回来了。”

一听这话,坐在椅子上的易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靠,我爹怎么回来了,他不是去朝拜了吗?”

“我也不知道,总之,郡王现在正在王府里,其他七位王子都已经到齐,就差您了。”

易秋郁闷不已,每次他爹从外面回来,都会要检查诸位王子的修炼成果,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

“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易秋心中嘀咕了一句,便急忙穿上外套,跟着易小三出了艳春阁。

不多时,主仆二人便来到郡王府。

几个守门卫兵一看易秋回来,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个三王子,今天肯定又要倒霉了。

易秋将那几个守门卫兵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虽然恼火,但是却也没有功夫理会,三步并做俩步,径直走进了王府大门。

刚入王府大门,就见一个身穿紫色蟒袍,面目威严的男子立在中央,一股无形的气势,自那男子体内散发出来,笼罩整个庭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武郡的主宰者,天武郡王。

“易秋,你又跑哪去了?”

“嘿嘿,三哥昨晚想必又在艳春阁过夜了吧,不是我说你,怎么说你也是天武郡的三王子,怎么可以天天住在那种烟花之地。”

还没等易秋回答,站在天武郡王身后的一个紫衣少年一脸坏笑的说道。

说话之人,名叫易辉,乃是天武郡的四王子,虽然岁数比易秋小了俩个月,不过与易秋不同的是,他乃是王妃所生,因此身份反倒比易秋要略高一些。

而那易辉平日也自持身份,没少对易秋冷嘲热讽。

易秋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心里骂道:“兔崽子,算你狠!”

果然,听到易辉的话后,天武郡王勃然大怒,剑眉一扬,指着易秋骂道:“你这个不孝逆子,你家里有个天仙似得妻子你不去宠幸,偏偏去找那些残花败柳,辱没我易家名声,一会测试修为,你若是还无长进,你看我怎么罚你。”

不提此事还好,一提这件事,易秋心里就无比窝火。

别看他才十六岁,实际上却已经是有家室的人。

而说起他的妻子慕容清雪,也是大大的有名,在天武郡,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究其原因,只因此女容貌极美,倾国倾城,而且气质脱俗,清丽无双,宛如仙子临世一般,因此被天武郡人列为天武郡四大美女之首!

况且此女不仅容貌绝美,更是一个武学天才,三岁钻研武道,七岁开辟血脉,十三岁血气六重凝练血池,十九岁便已达到血气九重,距离血魂境也只有半步之遥,堪称天之娇女!

天武郡的大家公子,没有一个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连郡王世子易战,也是神魂颠倒,难以自拔,甚至放出,若是娶到慕容清雪为妻,宁可放弃郡王世子的身份的话来。

不过这个慕容仙子却始终冷如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仿佛在她眼中,天武郡的天才少年们,都如草莽一般不值一提。

说起来易秋虽然从小好色,但颇有自知之明,自知天才如易战都碰了一鼻子灰,他一个不受待见的王子,更不可能得到此女垂青了。所以好色如他,反倒是唯一没有给慕容清雪献过殷勤的王子。

可是,就这么个绝世美女,却在他十四岁的时候,突然来到王府,当众说想要嫁给三王子易秋为妻。

天武郡王有些不解,自己众多儿子当中,慕容清雪怎么就相中最不成器的家伙呢?

不过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天武郡王也没有拒绝,一来慕容家在天武郡也算是大家族,底蕴深厚,不好回绝。二来易秋不学无术,天天留恋烟花之地,若是有这么个妻子管着他,反倒是件俩全其美的事情,因此天武郡王没有怎么迟疑,便和慕容家定下了婚事。

得知此事,天武郡城顿时一片哀嚎!都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就连易秋也大喜过望,自以为苍天开眼,从此他便要转运。

不过那些公子永远想不到的是,等待易秋的并非人人羡慕的性福生活,而是堪比人间炼狱的虐待。

因为易秋别说与这位慕容仙子同床共枕了,就是他娘的连手都没摸过一次,只要易秋一踏入慕容清雪的房间,就会被慕容清雪不由分说的毒打出来,而且慕容清雪还给易秋立了个规矩。

若是易秋的修为不超过她,就永远不准踏入她的房间半步。

如此一来,易秋非但没有抱得美人归,反倒是无处可去,无奈之下,才不得不跑到艳春阁去。

不过最可气的是,这种事情还不能张扬出去,要是让别人得知,易秋连自己的老婆都降服不了,还不得让人笑话死。

虽然易秋早已经是天武郡城的笑柄,但毕竟也是男人,唯一的底限,他还是有的。

所以,易秋现在也是有苦自吃。

因此听到天武郡王的话,易秋也是无奈的撇了撇嘴,没有吭声。

天武郡王见到易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目光一转,看向自己最小的儿子八王子易云。

“老八,从你开始吧。”

易云不敢不从,只得乖乖的走到巨石跟前,伸出稚嫩的小手,用力的打在了那块巨石上,

砰!

巨石微微晃动了俩下。

“血气三重,不错!易云这段时间进步神速,值得嘉奖,从今天起,每个月的月俸双倍。”

见到自己的小儿子进步神速,天武郡王怒气渐消,脸上浮现一抹欣慰的笑意。

“老七,该你了。”

砰!

“血气四重,马马虎虎,下一个……”

从小到大,几个王子一个接着一个走到巨石前,很快便临到了四王子易辉。

碰!

易辉一拳砸下,巨石顿时一阵剧烈的晃动起来。

“血气七重,恭喜四哥,你的修为已经追上了二哥了。”

“是啊,四哥,从今以后,你就是咱们王府的第二天才了,想必以后踏入血魂境,也是时间的问题啊。”

看到易星的修为达到了血气七重,除了易秋之外,其他几个王子纷纷上前恭贺起来,就连天武郡王也是眼睛眯起,似乎十分宽慰。

易辉得意的昂起头,眼睛鄙夷的看了易秋一眼,似笑非笑道:“三哥,到你了。”

听到这话,其他王子纷纷将目光移到了易秋身上,皆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

易秋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漫不经心的走到了那巨石跟前,伸出一拳,打在了上面。

砰!

巨石没有任何的反应!

庭院内,先是一片死寂,随即响起了一片哄笑之声。

“哈哈,血气一重,三哥你也太差劲了吧,竟然连九岁的老八也不如。”

“谁说不是啊,何况,三哥我记得你去年还是血气三重,今年怎么不进反退啊,难道天天去艳春阁干那事,还会把自己的修为弄没吗?”

易辉更是趁机挖苦道:“易秋,你好歹也十六岁了,怎么连九岁的八弟也不如,像你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当我们天武郡城的王子!”

震天的笑声当中,易秋表情木然,似乎根本不受他们影响,嘴角更是毫无察觉的轻轻一挑,露出了一丝冷笑。

“今天让你们笑个够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再也笑不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