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刁蛮表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连三掌,易秋的掌力瞬间达到自身力量四倍!力达千斤!毫不客气的说这三掌下去,一般血气五重的强者都得重伤,然而蛮兽身躯强悍异常,非寻常人类武者可比。

因此三掌过后,那斑斓蟒的蛇尾上只是掉下了几片蛇麟而已,反倒易秋被这反弹之力,震得虎口发麻,整个手臂都似乎失去了知觉一般。

“我靠,这么猛!”

易秋心头一沉,他第一次与这么高级别的蛮兽对战,没有什么经验,本以为凭借白虎血脉和十六重威掌的力量轻松碾压,此刻看来显然低估了此蛇的战力。

“蠢货!怎么说这畜生也是个五级蛮兽,比你高出俩个小境界,这么硬上肯定不行。”虎尊没好气的说道。

“那怎么办?”

“蛇打七寸,这五级蛮兽虽然身躯强悍,但是也有软肋,它的软肋就是其七寸的地方,只要冲它七寸之处打上三掌,这畜生必死无疑!”

“原来如此。”

易秋昂起头,看了那狂吐着蛇信似乎已经即将暴走斑斓蟒一眼。果然发现就在其七寸之处,有一片没有鳞片覆盖的地方。

“就是这里!”

易秋正打算出手,那斑斓蟒却张开血盆大口率先扑来。

“来的好!”

目光一寒,易秋将白虎血气灌注在双腿,稳如泰山般站在原地,就在那斑斓蟒临近的一刻,易秋看准时机,猛然一动,扭身避开斑斓蟒的攻击,同时向着斑斓蟒的七寸之地,猛地打出三掌。

砰砰砰!

三声闷响,那斑斓蟒顿时哀嚎一声,蛇身剧震,在半空中晃了几下,便重重坠落在了地上。

”死了?”

看着一命呜呼的斑斓蟒,易秋总算是松了口气。正打算弯腰将斑斓蟒尸体旁的蕴血草拔了下来,然后一走了之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一阵冰冷的寒意传来。

易秋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就见一张覆满寒霜的俏丽面孔,正死死地凝望着他,那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这女子自然就是刚刚在湖中沐浴的****少女。

此刻看去,只见这少女螓首蛾眉,容颜绝丽,身穿一件碧水蓝纱裙,头戴一只金玉凤钗,一头湿发披肩而落,垂至胸前。胸口处,则有一缕薄纱掩映,隐隐可见,****娇挺,细嫩圆润,那白雪般的肌肤上面还有几滴水珠顺流而下,又平添几分美意,堪比清水芙蓉。

然而看到这等绝色景致,易秋却是没有半点开心,反倒是露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道:“雅馨表姐,怎么是你?”

原来这个美丽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天武郡四大美女之二,天武郡郡主易雅馨,也就是易秋的同族表姐!

此刻易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是这个表姐,打死他都不敢出来。

易秋之所以如此害怕,只因这个易雅馨可不是寻常人物,此女乃是郡王府唯一一个郡主。

按理来说,郡主一般都是郡王亲生之女,不过天武郡王膝下只有九子,没有一女,而易雅馨所非郡王亲生,却是郡王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所生,关系非同一般。

再加上易雅馨又天生聪明伶俐,招人喜爱,如此种种,使得这个郡主比其他王子更得郡王宠爱,甚至就是世子易战都不如此女得宠,至于易秋这个不受待见的王子,就更不用提了。

正因如此,这位易雅馨从小便骄横无比,整个天武郡,包括这些王子在内,没有不怕她的。

易秋暗呼倒霉,没想到在这种鬼地方,还能遇到她,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哼,我当是哪个厚颜无耻的登徒子敢偷看本郡主沐浴,原来是你这个废物。”

易雅馨见到偷窥自己的不是他人,正是王府当中人人唾弃的废物王子易秋,内心恼火异常,本来对易秋不太好的印象,此刻又贴上了无耻之徒的标签,

“说吧,本郡主该怎么处理你?”易雅馨杏眼圆,双手掐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处理我?你凭什么处理我?老子救你一命,难道还错了不成?早知如此,本少爷就不该现身,让你被那蟒蛇咬死才对。”易秋不服气的说道。

“呸,区区一个五级蛮兽能伤的了我?我看你就是在一旁偷窥本郡主沐浴,最后又到我面前,演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你以为我那么好骗的么?总之,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将这件事告诉伯父。”

易秋一听,当时冷汗就冒了出来,这若是让天武郡王知道自己偷看表姐洗澡,肯定要被打死。

“雅馨表姐,说什么我也救了你一命,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保证刚才表弟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易秋有些心虚的看了易雅馨一眼。

“算了?”

易雅馨冷笑一声,显然不相信易秋的鬼话。

“算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你必须替我办一件事情才行。”

易雅馨媚眼中闪过一缕狡黠之色。

“什么事情?”

易秋有种不好的预感,以易雅馨的刁蛮性格竟然没有追究他,反而找他办事,就已经说明这件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别管,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而且这件事做好了,表姐保证对你有益无害。”

易秋干咳俩声,道:“我可以不去吗?”

易雅馨秀眉一挑,冷哼一声,道:“当然不可以,除非你不怕伯父,若是这件事让伯父知道的话,哼哼,你应该知道后果……。”

“咳咳,表姐我去就是,我又没说不去。”

易秋无奈,如今把柄在人家手里,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见到易秋同意,易雅馨紧绷的俏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道:“这还差不多,跟我走吧,我先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易雅馨腰肢一扭,迈着俩条修长的**,向着深山走去。

……

傍晚时分,易秋跟随着易雅馨来到了一座悬崖前。

“应该就是这里了。”

易雅馨警惕的环顾四周一眼,喃喃自语道。

“表姐,这里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小心。”

“藏着一个血魂境武者。”易雅馨淡淡说道。

“啥?血魂境武者,那我们跑到这里干什么,找死来了吗?”

易秋彻底无语,众所周知血脉武者,分为气,魂,宗,王,尊,皇,帝七大境界。

血气境和血魂境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实际却是天壤之别,毫不客气的说,一万个血气境武者里,最终都未必能出现一个血魂境武者!

在整个天武郡当中,修为能达到血魂境的武者,不超百人,即使天武郡的最强者,天武郡王,也不过血魂九重而已。

可想而知,俩者之间相差的悬殊程度是多么巨大。

此刻,他这个表姐,竟然带着他想要找血魂境强者的麻烦,无异于是自寻死路啊。

“慌什么,准确的说,这山上藏着的不过是一个受了重伤的血魂境武者而已,实力早已大不如前。”易雅馨倒是并不担心,神情自若的说道。

“即便如此,那也是血魂境武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俩个血气境武者怎么可能是他对手,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

易秋摇头拒绝,他刚刚获得白虎血脉,好不容易有了重新崛起的机会,此刻又岂能随意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当即回绝。

“好,你不去,我自己去,不过你别忘了,等我回去之后,将你偷看我沐浴一事转告伯父,你最终的后果恐怕是生不如死吧。”易雅馨威胁道。

易秋脸色微变,以天武郡王的脾气,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偷看表姐洗澡,那结果的确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算你狠,我去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我那人是谁,还有你为何知道他藏匿在此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