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黑衣盗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告诉你,你可记得,前不久王府来了个刺客?”

刺客?

易秋虽然最近几天一直埋头苦修,但是对这件事还是略有耳闻。

前不久,郡王府的确来了一个刺客,只不过这人并不是来刺杀任何人,而是闯入郡王府武技阁第三层,盗取了数本玄级下品武技。若非府内强者反应及时,将此人重创,并且夺下了大多数玄级下品的武技,这才挽回郡王府大部分损失。

但即便如此,据说仍然被盗走了一本玄级下品武技叠浪剑诀!

武技分为基础,玄级,地级,神通四大级别。

只有血王境强者所创的武技才能达到玄级,可以说即使一本玄级下品武技,就得价值十万金币以上,更何况还是一本武技当中最为昂贵的剑诀。

天武郡王勃然大怒,派出府内所有血魂境强者,布下天罗地网追杀那人,然而那人虽然战力不强,却精通身法和藏匿之术,竟然硬生生的在众人围剿下,逃出了天武郡城。

为了追回叠浪剑诀,天武郡王只得颁发一张悬赏令,只要追回武技之人,便有资格修习叠浪剑诀!

“你是说这个山上藏着那个刺客?”

“不错,昨日我偷听到伯父和我爹说话,他们已然查到此人就藏在这座宣言上的一座山洞当中,晚上我爹就会亲自带人来围剿此贼,所以我们要在他们来之前行动。”

易秋脑海略微思虑,便立刻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说道:“表姐不是要带我去打劫那个贼吧。”

“当然,只要我们追回叠浪剑诀,我们就有资格修炼,要知道,玄级剑诀,以你我的身份都没有资格修炼,所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能够接触此剑诀,难道表弟就不动心?“

虽然易雅馨贵为郡主,又深得天武郡王宠爱,然而郡王府家规森严,若是没有达到血气九重的修为,是没有资格进入武技阁第三层的。

“据我所知,若是表弟在不久的天武郡比武当中无法通过第一轮的话,可能要被逐出天武郡,想必表弟也不想落得无家可归的下场吧。”

见到易秋犹豫,易雅馨眼睛眨动,似笑非笑看着易秋,话语当中带着几分怂恿之意。。

说实话,易秋根本不在乎离不离开易家,反正他对易家早已没有任何感情。

俗话说,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

身为男人,即使要走,也要堂堂正正的走,而不能被人像哄苍蝇似得赶走。

而且当日易辉打他得一拳,他还尚未偿还!又怎能甘心离去?

所以此次天武郡会武,他一定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让曾经那些给过他屈辱的人,全部颜面扫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就是个血魂境强者吗,我跟你去,不过到时候,表姐可要把那叠浪剑诀跟我一起分享。”

易秋咬着牙,终于下了决定。

毕竟他眼下急缺武技,虎尊的武技太过强大,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太适合修炼,而单凭十六重威掌的前三掌,对付易星这类不入流的角色或许还可以,若是遇到易辉,肯定不行,因此能弄到这本剑诀,对他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小子,你可想好了,对方可是血魂境强者,以你和这个小女娃的本事,恐怕连一成胜算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易秋的脑海中想起了虎尊的声音。

“没事,那人既然受了重伤,实力必然大跌,我们二人联手,未必没有机会。”

见到易秋答应了下来,易雅馨喜上眉梢,嘴角抿出了一丝笑容:“这个你自然放心,本郡主说话算话,只要拿到那本剑诀,我们共享,而且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好,既然如此,我们先筹划一下,毕竟对手是血魂境武者,若是强攻,恐怕不行!”

易雅馨轻笑俩声,道:“放心,我早已想好,此人就隐匿在山洞当中,我将他引出来,然后你到里面将那本书偷出来即可。”

“不行,这么做太过危险,而且他舍命偷出来的剑诀,肯定会寸步不离身,我去了也是白去,不如我藏在暗处,你将他引出来之后,我从背后偷袭,如此一来,还有几分胜算。”

易雅馨想了想,觉得易秋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对,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那人修为在血魂境,已经凝练出了血魂,具有魂识,即使你藏在暗处,但是只要接近他十步之内,他还是能察觉出来。”

易秋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缕精芒,道:“这个表姐放心,我自有办法让他无法察觉。”

“当真?”

易雅馨似信非信的看着易秋问道。

“当真,表姐只管听我的!一会我藏在这片林子里,你将他引到这里就行。”

“那好我走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易雅馨淡淡一笑,足尖一点,轻灵如燕般高高跃起,几个纵越之间,便从下方跳到了高达数十丈悬崖绝壁上。

“这身法对于血气境武者来说相当不错,显然是修炼过高等身法武技,难怪她会有如此胆量。”

看到易雅馨飘忽的身法,易秋放下心来,默默的躲在树林之内。

“虎尊,你确认对方不会发现我?”

“你放心吧,有老夫的血魂保护,区区一个血魂境武者还无法察觉你的血气波动。”

“那就好。”

听到虎尊的话,易秋也不再多言,屏住呼吸,等候着二人的到来。

不多时,就听一声历喝,随后就见俩道身影从悬崖上飞掠而下,转眼间便出现在了易秋所在的森林前方。

易雅馨身影刚刚落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便追了下来。

这黑衣男子面貌丑陋,右侧手臂,似是被人齐肩砍断一般,空空如也,而左眼处也只剩下一个触目惊心的刀疤,看起来为了从郡王府偷出那本玄级剑诀,此人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那黑衣男子脚步方一落地,便阴测测的笑道:“区区一个血气七重的丫头也敢过来寻死,看来易家也真是没人了。”

易雅馨秀眉一挑,冷笑道:“哼,大胆狂贼,偷我易家武学,罪不容恕,再过片刻,我们易家强者便会到来,到时候你插翅难逃。”

“哈哈,臭丫头,你少来吓唬我,若是还有其他易家武者,你岂会只身犯险?我看你是多半误打误撞跑到这里才对。”

“再说老子被易家武者打的遍体鳞伤,不仅丢了手臂,还瞎了一只眼,修为也跌回了血气九重,如今火气正大,此刻正好拿你这个易家小丫头的阴元好好补补,如此方能解一解我心头之狠。”

说完,那黑衣男子淫笑向着易雅馨走去。

“无耻之徒,给我去死!”

易雅馨从小便在郡王府养尊处优,何时听过这等污言秽语,当即气的不轻,举起粉嫩手掌便向着黑衣男子打去。

“百花掌第一式!铁树开花!”

一掌拍去,掌气鼓舞,直奔那黑衣男子的胸口而去。

“哼,小丫头,虽然老子修为大损,但是你以为凭你血气七重的实力能威胁到我么?地动拳!”

黑衣男子大吼一声,刹那间血气九重巅峰的修为尽数释放,随即他猛地一拳砸在地面上。

轰!

一声巨响,一道环形气浪,以那男子为中心,如水波一般,向四周荡开,所过之处,砂石冲天,仿佛连大地都隐隐颤动,气势无比骇人。

易雅馨这一掌还没有接近黑衣男子,就被这股气浪硬生生的撞开。

“好厉害的武技,不仅威力大,杀伤面积更是吓人,我根本无法偷袭他!”见此一幕,躲在灌木林里的易秋不由沉声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