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击致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个武技的确厉害,攻击的同时,还能在自己周围形成一层气浪来保护自己,可谓攻守兼备,恐怕这个武技也得在玄级下品左右。”虎尊的声音也有些凝重起来。

“那怎么办?如此一来,即使此人修为大损,我也岂不拿他没有办法?”

易秋心里有些着急,这样下去,不仅拿不到剑诀,反倒是坑了易雅馨。

“呵呵,可别忘了当日本尊说过什么,世间武技唯快不破,他这个武技看似无懈可击,实则却有个最大的缺点。”

“速度?”

易秋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上浮现一抹惊喜。

“虎尊说的不错,这个武技虽然攻击范围广,杀伤面积大,但是看起来无法连续使用。”

“正是如此,等他下一次施展此武技的时候,必然会有几息蓄力的时间,那时便是你出手的时候。”

“明白!”

易秋深吸一口气,凝气屏息,开始等候时机。

就在此刻,被击退的易雅馨,再次挥掌向那黑衣男子拍去,同时冲着易秋所在的方向轻喝道:“还不动手?”

那黑衣男子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武者,当即冷笑俩声,道:“小丫头,想试图用这种小伎俩让我分心,然后打败我么?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心机,老子虽然修为大损,但是起码血魂仍在,附近百丈之内,若是有武者存在,我不可能察觉不出来的,总之,你今天难逃一死,当然在弄死你之前,先让老子舒服舒服。”

“易秋这个家伙,怎么还不动手?不会是跑了吧,哼,若真是如此,回去之后,本郡主非得剥了他皮不可……”

易雅馨神色阴沉的等了数息,见易秋还没有出来的迹象,心里便几乎断定易秋必然是见着黑衣人厉害,知难而退,将她丢弃,而独自一人逃之夭夭了。

“混蛋易秋,我回去跟你没完!”

易雅馨气闷不已,发誓回去之后一定找易秋算账。想了想自知以一己之力,难以杀掉此人,不如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她刚要举步逃离的瞬间,只见那黑衣男子却高高跃起,然后挥拳向着她所在的位置砸来。

“还想跑?地动拳!”

易雅馨急忙跳开,不过那黑衣男子落地的同时,一拳砸在地面上,发出的气浪,瞬间激荡开来,转眼间,便冲出数十丈距离。

那气浪来势迅猛,如同闪电,易雅馨饶是练过身法武技,也无处躲闪,被气浪直击胸口,娇躯一震,整个人都被那气浪击飞,重重摔落在地。

易雅馨只觉得胸口剧痛无比,仿佛骨头都断裂一般,唇角处,一丝温热的鲜血,不经意的流了出来,坏了,这一击竟然是让她受了内伤。

众所周知,武者当中,内伤比外伤危害多出百倍,即使再严重的外伤,只要有高等级的疗伤药,便可轻易治好,而且战力并减弱,然而内伤却不行,一旦受了内伤,若无及时医治,战力必定大损!甚至会出现修为跌落的结果。

易雅馨没想到,对方只一击就让她经脉受损,不由胆寒。

眼见那黑衣男子一脸淫笑着向自己走来,易雅馨芳心大乱,娇声历喝。

“贼子你要干什么?我乃是雅馨郡主,你若是碰我一下,我伯父必定将你千刀万剐。”

“哈哈,蠢女人,你以为凭这种鬼话能吓的住我么?雅馨郡主,千金之躯,岂能独自一人跑到这种荒郊野外?何况别忘了,老子早就是通缉要犯,别说你不是郡主,就算你真是郡主又如何?哼哼,临死前玩弄玩弄下郡主,岂不是美哉?”

那黑衣男子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易雅馨身上乱瞄,仿佛此女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可就在那黑衣男子,踏近易雅馨躯体的时候,便听身后风声大震,神色一凛,急忙回头看去,一个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年,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前。

黑衣脸色大变,失声叫道:”臭小子,你怎会出现在我的身后。“

“将死之人,何须多问!十六重威掌第一掌,拨云见日!”

“第二掌,回风如雪!”

“第三掌,鹰击长空!”

三掌如一,易秋趁那黑衣男子愣神的瞬间,毫不客气的冲着其胸口一连拍出三掌。

那黑衣男子惨叫一声,整个人瞬间瘫倒在地。

“靠,这么弱?”

易秋有些傻了,这黑衣人好歹曾经也是血魂境的武者,虽说十六重威掌威力不俗,但是也不该如此不经打吧。毕竟他修为只有血气三重而已。

“蠢货,你这三掌本身威力虽然不强,无法对血魂境修为构成多大威胁,但是却恰好打在他的旧伤处,使得他体内旧伤复发,如洪水猛兽,更胜之前,即使现在你不动手,他也性命难保。”

易秋恍然大悟,看着躺在地上痛苦无比的黑衣男子,轻声笑道:“这就好,我还怕老子这三掌打不死他,没想到误打误撞,反倒给了他致命一击。”

易雅馨见到易秋并没有离开,内心长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她脸上的喜色消失,转而变成了一脸的怒气。

“混蛋易秋,为何你现在才出来,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丑?还有你是怎么一掌把他打死的?以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做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易秋大喊冤枉,急忙将其中原委说出。

易雅馨听完之后,才怒气渐消,不过仍然十分不爽的说道:“哼,就算你说的有理,本郡主也因你而受了内伤,你说怎么办吧。”

易秋彻底无语,这个易雅馨真够刁蛮的,明明是她自己主动要求当诱饵,此刻却赖在他的头上。

“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易秋摊开手,作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滚!谁要你以身相许,总之本郡主不能白白受伤。”易雅馨目光一眨,一抹狡黠自眸子里闪过:“不如这样,叠浪剑诀,你抄一份,而诛杀此贼的功劳,则与你无关如何?”

原来是想独占功劳!

易秋心中好笑,说实话,即使她不说,自己也不会去领什么功劳,对他来说,只要能拿到叠浪剑诀就足够了,因此易秋也没有考虑,直接点头答应。

“表姐放心,此贼是表姐杀死,与我无关,我只要拿走一份叠浪剑诀即可。”

“哼,这还差不多,走吧,我们去搜搜他的身,叠浪剑诀必然在他身上。”

易秋二人不再迟疑,立刻走到那黑衣男子身旁,此刻那黑衣男子虽然没有死绝,但是七孔流血,呼吸微若,似乎也活不了多久,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如此一来,二人便放心搜身。

果不其然,在这黑衣人身上,易秋二人找出了俩本武技,一本正是被盗走的叠浪剑诀,而另一本则是名为地裂神拳的基础上品武技。

易秋心念一动,这地裂神拳可能就是那黑衣男子施展的拳技,若是将这武技练成,对他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雅馨表姐,这本地裂神拳可否给我?”

易雅馨轻瞥一眼,见其只是本基础武技,便没放在心上,点了点头道:“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基础武技,我还不放在眼里。”

“谢谢。”

易秋暗喜,将那地裂神拳揣入了怀中。

“这本叠浪剑诀,字数不多,你将上面的口诀背下来,然后我们离开这里。”

“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