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易秋之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叠浪剑诀虽是玄级剑诀,但是里面的口诀却并不像想象那般复杂,只有短短几十句。

因此易秋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将叠浪剑诀的口诀全部记下,并且烂熟于胸,然后等回去抄在纸上,再好好研究一番。

记下了口诀之后,易秋便将叠浪剑诀的原本还给表姐易雅馨。

“这个人怎么办?”

看着仍然一息尚存的黑衣男子,易雅馨不由皱了皱眉头。

“不用管他,就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反正就算他侥幸不死,也是废人一个,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此地也算是荒芜山脉的内部,太晚了会有高级蛮兽出没。”

易秋可不想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万一突然钻出个**级蛮兽,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吧。”

易雅馨知道易秋说的不错,因此没有迟疑,不再理会那黑衣男子,转身跟着易秋离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大山之间。

……

俩个时辰之后,易秋二人终于从荒芜山脉回到了郡王府。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易秋和易雅馨并没有选择同行,而是在进城的时候便分道扬镳。

易雅馨拿着那本叠浪剑诀径直回了郡王府,想必是向天武郡王邀功领赏去了,易秋则一路直奔艳春阁。

如今从那血鼎公会得到了不少银币,易秋又有钱包能在艳春阁包一间上等客房。

不过这一次,易秋不是为了去看那些舞女跳舞,而是专心修炼。

毕竟他现在在易家没有容身之处,与其住在破烂的柴房,倒不如到艳春阁来得逍遥自在,而且那个地方看起来人多眼杂,只要他不招呼人,绝对没有任何人敢打扰他,所以那里实则是最好的修炼之地。

“呦,这不是三王子吗?许久不见您来光临,我还以为你被赶出天武郡城了呢。”

刚走到艳春阁门口,易秋就被艳春阁老鸨拦住。

“哪来那么多废话,给本王子找一间上等房间,弄点好吃的,还有送盆热水上去。”

易秋懒得理会这老家伙,摆了摆手,便一边说着,一边向那艳春阁里面走去。

“且慢,三王子,上个月的房钱还没有付清,难道三王子这个月还要白住不成?”

那老鸨一挥手,顿时五六个大汉围了上来,将易秋拦在门口。

易秋眉头一横,冷声道;“老鸨,我可是三王子,你这么做?可否将天武郡王放在眼里?”

那老鸨露出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可恶表情,道:“三王子,俗话说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你一个失了势的王子,还想白吃白住不成?”

易秋冷笑道:“谁说老子白吃白住?”

老鸨撇了撇嘴,道:“呵呵,三王子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天武郡城人人皆知,你惹怒了天武郡王,被扣除了俸禄。而且郡王发话,三个月后的郡城会武,你若是无法通过第一轮,就被赶出易家,削职为民,所以你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还装什么王子?”

众人皆知?

易秋脸色骤沉,要知道,当日之事,除了几个王子和天武郡王之外便没有其他人,而如今此事竟然闹到满城皆知的地步,可见这是有人故意将这件事传播出来。

其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他彻底的颜面扫地,在天武郡成无法抬头做人。

而能够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除了四王子易辉,他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易辉,你这么做实在太狠,他日我若成了天武郡王,定将此辱百倍奉还!”

易秋咬牙切齿,暗暗发誓!

“三王子,本店还要做生意,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还烦离开,来人送客。”

那老鸨向身后使了个眼色,顿时便有俩个壮汉凶神恶煞的冲了上来。

“找死!”

易秋眼底涌起寒意,抬起手掌猛地打在其中一个壮汉身上。

啪啪!

俩声脆向,壮汉的俩侧肋骨生生被易秋打断,那大汉发出一声惨叫,便直接倒地,哀嚎不起。

斯~

见此一幕,其他几个壮汉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别人或许不知,但是他们却很清楚,这被打断肋骨之人,乃是一个血气五重的武者!即使是被偷袭,假如易秋没有血气三重以上的修为,也不可能在俩掌之内彻底废掉这壮汉。

可是这个三王子应该只剩下了血气一重的修为才对,此刻怎么会拥有血气三重的修为,难道传言并不属实,这个三王子的实力不仅没有退步,反而提升了?

老鸨此刻也是目瞪口呆,有些不知所措。

“只要我还是一天的三王子,便不许有人对我不敬,再有此类者,杀!”

易秋剑眉一挑,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笼罩四周,使得站在周围的那些看客都有些不寒而栗,纷纷退到一旁。

此时此刻,易秋还哪里像是往日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王子,而是完全变成一个杀伐果决,冷酷无情的猛虎!

虎有归山日!龙有腾空时!

如今的易秋,就是一只刚刚张开爪牙的猛虎,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真正的万兽之尊!

“老身不敢,老身不敢。”

此刻,老鸨亦被易秋流漏出的杀气所慑,脸色骤变,双腿一软,不由跪在地上磕头赔礼:“三王子息怒,三王子息怒,老身也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等不敬之事,还望三王子不要动怒,三王子欠本店的房钱一概全免。”

易秋冷声喝问:“你的意思本王子是那等白吃白喝之人?”

老鸨面如土色,连连摇头:“三王子息怒,老身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易秋自然明白她再想什么,也懒得跟这种势力小人继续纠缠,当即从袖子里扔出了一袋银币,丢到了老鸨面前。

“这袋银币算上还给欠你们店的钱,剩下的也应该足够我在这里吃住三个月了吧。”

老鸨打开一看,里面起码有一万银币,别说住三个月,就是在这里住半年也绰绰有余。

“够了,够了!小二,还不快给三王子挑一间上等客房,还有让小花今晚好好伺候伺候三王子。”

看到老鸨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易秋内心冷笑不已,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不用了,给我找个房间即可,还有按照我说的,一日三餐,晚上再送一盆热水,其他时候没有我的召唤,谁也不准打扰我,违者后果自负!”

易秋知道那老鸨此刻不敢违背,因此说完这话后,便踏步走入了艳春阁。

“婆婆,四王子可是交代了,不许三王子住在咱们店,万一让四王子知道此事,那我们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待易秋离开之后,其中一个壮汉不由走上前来,一脸担忧的对着那老鸨说道。

“哼,那能怎么办?三王子是王子,难道易秋不是?我们若是强行不让他住店,就等于是对郡王不敬,这可是杀头之罪?郡王怪罪下来,我们都得脑袋搬家……”

“这倒也是,不过三王子说……”

“哼,此事我们就不要掺和了,一会你去把三王子送来的银两如数返还就是。”老鸨吩咐了一句之后,便转身走入了大堂当中。

“小的明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