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洗澡解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慕容晴雨如同八爪鱼般死死抱着易秋,火红的红唇更是不断的亲吻着易秋的面部,易秋平日里虽然经常去艳春阁那种烟花之地,但是多数都只是看看那些舞女跳舞而已,却从未真正经历过男女之事。

此刻被这慕容晴雨如此一弄,也是有些失去了理智,俩只大手紧紧的搂住那不足一握的蛮腰,同时张开大嘴将慕容晴雨的一抹丁香含入口中,用力的吸允,品尝着那柔软的香甜。

然而就在易秋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脑海深处,忽然之间竟是浮现出慕容清雪那张清丽绝俗的容颜,易秋顿时如同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浑身上下都不由打了个激灵,失去的理智再次恢复。

易秋急忙用力推开慕容晴雨,内心惭愧道:“罪过啊,罪过,她说什么也是你的小姨子啊,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怎么做的出来?”

虽说如此,但是易秋的一双贼眼,依旧在慕容晴雨的火热身材上绕来绕去,大有不舍之意。

好不容易压制住内心的欲、火,那慕容晴雨便再次纠缠了上来,此刻的慕容晴雨,深中情毒,若是没有解药,便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与人结合为止。

易秋无奈之下,只得伸出双手牢牢的抓住慕容晴雨,不让她靠近自己,同时向着虎尊求救道:“虎尊,这情毒该如何解除?”

虎尊似笑非笑的说道:“这还不简单,只要你将这丫头就地正法,她体内的情毒自然也就消除了。”

易秋心知这个老色鬼此刻巴不得让自己与慕容晴雨亲热,然后他好在一旁看热闹,不过他自然不会上当,没好气的说道:“还有没有其他方法。”

“哼哼,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虎尊哼哼唧唧的说道。

“有啥不敢的?虎尊直说就是。”易秋焦急的催促道。

“呵呵,那可未必,这情毒与其他毒素不同,一入体内,就会转化阳火侵入血脉当中,要想将这阳火逼出,唯有将此女放在一处阴气十足的水潭当中,让其赤身沐浴,使之阴阳交替,然后才能用外力将里面的阳火逼出。”

听完这话,易秋的额头顿时出现一道道黑线,道:“什么阴阳交替,说来说去,你不就是让我给她洗澡吗?”

“嘿嘿,可以这么说。”虎尊讪讪一笑的说道。

“虎尊,你不会想看我小姨子的身子,所以故意骗我吧?”易秋有些不太相信的话,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过给人洗澡就能解毒的,这个老色鬼明显就是心术不正啊!

“放屁,老夫堂堂血帝,血脉大陆至尊强者之一,岂能干如此龌龊的事情,总之老夫已经告诉你了,你爱信不信……”虎尊气哼哼的说道。

易秋无奈,眼看比试的时间要到了,所以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得道:“好吧,我信你一回,不过就是光给她放在水潭当中就可以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你也要进入水潭当中,然后以外力将她体内的毒火逼出。”

“什么?老子也要进去?那岂不是我也要赤身?”

“咳咳,那倒不用,不过若是脱了的话,效果也许会更好!”

“娘的,你这什么馊主意,这丫头若是醒了,还不得把我生吃了。”

“呵呵,所以我就问你有没有那个胆量了。”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没了!”

“看来只能如此了。”

听到这话,易秋无奈的叹了口气,心知此刻也没有其他法子,只有听信这老色鬼的办法,所以将信将疑的将慕容晴雨抱起,四处寻找水潭。

好在的是,就在距离雷鸣兽死去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瀑布,而瀑布的下方便是一个深潭,如此一来,倒是节省了不少时间。

易秋将慕容晴雨放在了地上,此刻的慕容晴雨已经被毒火攻入了脑海,彻底的失去了神智,躺在地上,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衫,同时媚眼如丝,一脸渴求的望向易秋。

易秋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里说了声得罪,便开始伸手将慕容晴雨的衣衫尽数解开。

片刻之后,慕容晴雨那娇嫩的玉体,顿时呈现在了易秋眼前。

只见慕容晴雨玉体横陈,粉嫩的脖颈,带着丝丝红晕,虽然仅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但是却身姿曼妙,凹凸有致,十分惹火。

仅仅看了俩眼,易秋便眼中生光,那好不容易压制的燥热,再次升腾而起,吓的易秋急忙移开眼睛,将目光看向别处,待那股浴火渐退去,才抱着慕容晴雨的玉体进入了水潭当中。

将那慕容晴雨的身体放正,便发现在这水潭阴冷的温度之下,那慕容晴雨身上的红晕真的消退了不少,而且情绪也逐渐镇定了下来,虽然没有恢复神智,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果然有用!”

“那是当然,本尊岂会骗你?”

易秋自知理亏,打了个哈哈,道:“此事是我的不对,虎尊莫怪,对了,虎尊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你让她喝下你的精血,这样一来,她体内自然就拥有你的白虎血气,然后你再引导那股白虎血气,将她体内的毒火逼出,如此一来,便可解开她体内的情毒。”

听完整个过程,易秋松了口气,看样子解开这情毒的过程并不复杂,唯独就是有些尴尬而已。

自知时间不多,易秋也不犹豫,用苍炎剑划破手腕,然后将自身的精血,源源不断倒入了慕容晴雨的口中。

感觉差不多了之后,易秋便收回手臂,将另一个手掌按在了慕容晴雨的玉背上,随即按照虎尊的指示之下,一点点的将慕容晴雨体内的火毒逼了出来。

整个过程差不多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便听那慕容晴雨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了一道鲜血,易秋长吁了一口气,然而正当他打算将慕容晴雨抱到岸上的时候,忽然发现,慕容晴雨那紧闭的双眼,竟然有了一丝颤动。

“不好!她要醒了,若是让她看到这副场景,非得杀了我不可,老子得先行撤退。”

易秋见到慕容晴雨即将苏醒,顿时吓了一跳,也不敢耽搁,急忙将慕容晴雨扔在了水潭边上,同时将那颗九级雷鸣虎的血晶她身旁,然后便一溜烟的跑出了山谷。

“混蛋!”

就在易秋刚刚离开山谷,就听一声充满愤怒的尖叫响彻四周,易秋心头顿时一颤,自知自己那小姨子估计已经彻底暴走,顿时脚下提速,飞也似的钻入了茫茫山林当中。

此刻水潭边上,慕容晴雨看着自己赤、裸的玉体和身旁的九级血晶,娇媚的脸上,阴晴不定的闪烁着。

“替我祛除了合欢散的毒素,也没有趁我中下情毒,而破我处子之身,更没有将那九级血晶拿走,可见这一切绝不是楚一鸣那个无耻之人做的。”

“然而既有实力能从楚一鸣手中救下我,又不贪恋美色和晶石,在这一届的年轻武者当中,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会是谁呢?难道是四王子易辉?不!他和楚一鸣关系甚好,怎么会来帮我,一定是另有他人!”

琢磨了半天,慕容晴雨也猜不出来是谁,甚至连一丝头绪都没有,只得恨恨道;“无论是谁,我都会找到你,我慕容晴雨早已发过毒誓,只要第一个看过我身子的男子,要么成为我的男人,要么就被我挖走双眼,总之我一定会找到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