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火云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慕容清雪心有所想,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吃完了烤肉,易秋终于恢复了力气,再次修炼起轻身术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紧迫,一定要尽快离开这片深渊才行。

“收腹,提气,轻身……”

接下来的俩天时间,易秋几乎一刻不停的修炼轻身术,饿了便烤些虎肉吃,渴了则喝点溪水,周而复始,终于渐渐的掌握了那轻身术的窍门,施展起来虽然不似慕容清雪那般从容潇洒,却也有模有样。

而这俩天,易秋和慕容清雪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更加紧密了许多。

第三天清晨,晨曦微漏,柔和的阳光照进了深渊底部。

易秋昂起脸,看着阳光下的万丈高的悬崖峭壁,剑眉微扬,露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来。

“我们走吧。”

“你确定可以?用轻身术跳上这么高的悬崖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一失足,就可能万劫不复。”慕容清雪皱着眉头,略显担忧,虽然经过这俩天的修炼,易秋已然能够将轻身术掌握的极其熟练,但是第一次施展轻身术,便要跨越这么高的绝壁,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

“仙子老婆放心,区区一个悬崖还难不倒我。”

易秋嘿嘿一笑,当即按照轻身术口诀,运行血气,然后易秋就感觉到自己的体重一瞬间便减少了数倍,身轻如燕。

脚尖一点地面,易秋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一跃三丈多高,稳稳的踩上了峭壁当中一块突起的岩石上,顺势借力一跃,又是跳起数丈多高,如此这般,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易秋便爬到了将近百丈高的高度。

慕容清雪见此,只得苦笑一声,飞身而起,跟了上去。

俩个人在绝壁上闪转腾挪,不多时便飞跃了数千丈高,脚下的深渊,已然变成了黑暗巨口,完全看不见底。

眼看那悬崖边已经出现在视线当中,易秋心中大喜,不由长啸一声,随即加快速度,向着那上方跳去。跟在后面的慕容清雪也是嘴角微抿,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然而就在二人马上大功告成的时候,忽然之间,易秋只听头上传来一声高亢的鸟鸣,接着阵阵狂风袭来。

易秋心头一震,急忙抬头,只见一只火红色的云彩,竟然从他的一旁,席卷而来,向着他下方的慕容清雪急速掠去。

仔细一看,易秋头皮瞬间发麻,原来这红云赫然是一只巨大的红色乌鸦。

“火云乌!”

一向镇定的慕容清雪,此刻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会遇到一只九级蛮兽火云乌!

若是换成平日,这样的蛮兽,对她自然毫无威胁,然而此刻,脚下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坠落,变成一滩肉泥,更不用说在这里与这只火云乌打架了。

那火云乌怪叫着从慕容清雪身旁掠过,阵阵狂风,险些将慕容清雪吹落悬崖。

慕容清雪好不容易站稳身形,那火云乌便怪叫着再次冲来,慕容清雪俏脸苍白无血,此时她脚踩一块突岩,连保持平衡都极为困难,更不用说施展武技对抗急速扑来的火云乌了。

眼看那火云乌即将扑至,就在这危机时刻,只听易秋一声虎啸。

“死乌鸦,给老子滚开!”

话音未落,易秋从天而落,直接骑在了那火云乌的身上,巨大的惯性,直接将扑向慕容清雪的火云乌撞向一旁,使得慕容清雪处境瞬间安全。

然而此刻,易秋却不得不骑在火云乌的背上,随着火云乌在空中乱飞,情况危险至极。

那火云乌尖声厉叫,挥舞着翅膀,发了疯般的向岩壁上撞去,试图将身上的易秋甩脱,然而易秋自知,松手必死,因此岂肯让那火云乌得逞,一只手死死攥住火云乌,另一只手瞬息间拔出苍炎剑,向着那火云乌的背部用力刺去!

噗!

鲜血自火云乌背上飚射而出,火云乌惨叫一声,瞬间带着易秋向着下方的深渊迅速坠去,转眼间便坠入黑暗,消失在慕容清雪的视线当中。

“易秋!”

慕容清雪内心瞬间沉入谷底,俏脸煞白,急忙施展轻身术,向着深渊下方跳去。

“易秋,你这个笨蛋,你怎么能因我而死,你若是你死了,我怎么办,我如何向义母交待?”

“笨蛋,我不允许你死,你若是死了,我就给你陪葬!”

“易秋你不能死,你一定要活下来!你不是还有和我的赌约吗?只要你活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喜欢怎样便怎样,好么?”

慕容清雪一边依靠轻身术,踩着岩石,飞快下落,一边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眼睛里的泪水,更是不争气滚滚而落,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自脸颊滑落,坠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然而就在慕容清雪伤心欲绝的时候,忽然之间,就听下方,风声大作,慕容清雪急忙定睛一看,就看到那只火云乌竟是再次从深渊底部飞了起来,而那个令自己无比伤心的混蛋,此刻赫然就坐在那火云乌的背上,正一脸古怪笑容的凝望着她。

慕容清雪破涕为笑,惊喜道:“你没有死。”

易秋嘿嘿一笑,道:“我与别人还有一个赌约没有兑现,怎么能舍得死呢。”

慕容清雪何等聪明,此刻一听易秋的话,便知晓自己刚才一时激动而所说的胡话,已然全被这小混蛋听去了,当即玉脸通红,羞赧无比,恨不得找个墙缝里钻进去。

“傻站着那干嘛,还不上来?”易秋轻笑一声,没有继续拿慕容清雪开玩笑,而是招呼慕容清雪一起上来。

慕容清雪美眸眨了眨,目光诧异的看着易秋坐下的火云乌,问道:“你是怎么驯服它的,火云乌可是九级蛮兽,性情暴躁,极难驯服,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让它听你摆布?”

易秋心中暗笑,驯服火云乌的哪里是他,而是虎尊在关键时刻出来,用一种古老的摄魂术将这火云乌控制住,这才使得易秋免于跟这个火云乌同归于尽的下场,不过这种摄魂术对虎尊损耗极大,非到万不得已,虎尊不会动用。

当然这些易秋还不能跟慕容清雪解释,而是贱兮兮的一笑,拍了拍身下的地方,对慕容清雪道:“不必多问,赶紧上来,本王子可是还要跟仙子老婆讨论一下赌约的事情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