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刁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皇族学院和剑武学院虽同为俩大学院,但是易秋知道,相比之下,皇族学院完全是贵族学院,不仅学院是由宣西皇族创立,而且就是其招收学员的条件,也必须是宣西国的贵族子弟才可报名。

本来身为天武郡王之子,也是有资格报考皇族学院,然而现在天武郡王放弃了王位,自己的身份自然也从贵族变成了平民,失去了报考皇族学院的资格。

所以眼下,易秋别无选择,只能报考剑武学院。

当然,这对易秋来说也并非一件坏事,毕竟报考剑武学院的话,短时间内就不会遇上易战,虽然易秋并不怕他,但是眼下能少一些麻烦自然更好。

易秋思虑片刻,便决定道:“我就报考剑武学院吧。”

天武郡王点头,也同意道:“恩,剑武学院虽然实力不如皇族学院,但是只要努力,一样可以有所成就。”

易雅馨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走吧。”

随后一行人快马加鞭,穿越数条大街,来到了三大学院的报名处。

三大学院的报名处,在同一个广场,分别是一处显眼的高台。

“易秋表弟,我和晴雨妹妹去女子学院报名去了,你也去报名吧,可别第一轮都过不去哟?”

易雅馨笑着说完,便与慕容晴雨结伴走向女子学院的报名处。

易秋轻笑俩下,然后跟着父亲易剑锋和二叔易剑平向着剑武学院的报名处走去。

此刻,剑武学院的高台下方,已经聚集了数百少年。而相比之下,一旁的贵族学院和女子学院那里却只有不到一百人。

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剑武学院每年招收的学员数量却都跟其他俩大学院一样,由此可见,剑武学院的竞争,要比其他俩大学院激烈的多。

所以这对于参加剑武学院的学员来说,本就是件极为不公平的事情。

排队的少年,一个接着一个走到那高台前,领取第一轮考核的任务,很快便轮到了易秋。

“什么名字!”高台上,一个身穿金袍的年轻男子随口问道。

“天武郡城,易秋!”易秋不卑不亢的回道。

“易秋?”那年轻男子听到这俩个字后,眉头突然一挑,不由多打量易秋俩眼,目中闪过一抹异色,道:“你的第一轮任务,便是到黑河谷外,杀死一头九级蛮兽黑岩犀!限时一个时辰!”

话音一落,四周少年,无不投来愕然目光。

第一轮考核,就是诛杀九级蛮兽,而且还是以皮糙肉厚出名的黑岩犀!这个易秋不是抱考官的孩子跳井了吧!第一个任务就如此之难!

此刻,易秋也暗暗皱眉,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怒意,要知其他人都是杀死七八级蛮兽,而自己却要在一个时辰内诛杀九级蛮兽!这种难度,完全超出寻常人,甚至说根本不该出现在第一轮考核。

可见台上的年轻男子明显是在针对自己。

只是易秋有些不解,自己与这个年轻男子并不认识,又无任何仇怨,为何他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神情就有些异样,而且又给了自己如此难的任务!

难不成此人被易战买通,特意对付自己?

易秋目光闪烁俩下,没有吭声,默默的将那年轻男子手中的任务令牌接过。

见此一幕,周围参加考核的少年们纷纷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在他们看来,易秋绝不可能完成这么难的任务,第一轮必然被淘汰,而如此一来,他们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易秋心中冷笑,没有理会众人目光,拿起任务令,走出人群。

这时父亲易剑锋迎了上来,道:“怎么样是什么任务?”

易秋将任务令给易剑锋看了一眼,易剑锋顿时大怒,道:“这种任务,怎么可能出现在学院考核!就是血魂九重的武者,恐怕也未必能完成如此难度的任务吧,哼,我看这考官分明是难为人,我去找他!”

易秋急忙拉住易剑锋,道:“老爹,算了吧,就是你去找他也无济于事,毕竟他没有违规。”

易剑锋皱眉道:“可是你……”

易秋淡淡一笑,道:“无妨,区区一头九级蛮兽难不住我,只是眼下我不知那黑河谷在什么地方……”

话音未落,就听身旁忽然传来一个笑声:“兄弟,你要去黑河谷吗?正好我的任务也是那里,我可以带你去。”

易秋转身一看,不禁微微一楞,此刻他身旁不远处赫然站着一个小胖子。

只见那小胖子个头不高,却身宽体胖,好似个肉球,白白胖胖的,骑在又高又瘦的马上,如同一只趴在马背上的小白猪,场景甚是滑稽,令人发笑。

易秋见着小胖子笑容还算真诚,不似坏人,不由笑道:“那就劳烦兄弟了。”

那少年憨憨一笑,看了易秋一眼,道:“我在前面带路,兄弟就跟在我后面吧。”

说完,那少年便驱马狂奔,向着远处飞驰而去,易秋二话不说,也骑上银龙马跟了上去。

易秋很快追上那少年,开口问道:“还没问兄弟姓名。”

那少年憨笑着回道:“我爹说我自小就没心没肺,所以给我起名叫吴心!你呢?”

无心!?

易秋被那少年的名字逗笑,道:“我叫易秋,对了,不知吴昕兄弟是如何知道我也要去黑河谷的。”

那少年哼哼俩声,颇为不爽的说道:“刚才你领取任务的时候,我便已经听到了,毫不客气的说,兄弟你的任务是这一届难度最高的,甚至在这几届里考核当中也没有这么难的,你不会包那个考官的老婆跳井了吧。”

那易秋苦笑道:“开玩笑,我刚入皇城不过半日,怎么会惹到剑武学院的考官!”

那少年也是一脸疑惑,随即哼道:“看来你多半是运气不好,或者没有送礼的缘故。”

送礼?

易秋眼眉一挑,有些好奇道:“难不成这学院考核,还有这等事情?”

那少年略微鄙夷的看了易秋一眼,道:“兄弟连这都不知?难怪你会被分到黑河谷,实话跟你说,这黑河谷在所有考核任务里最为危险,一般只要给考官送一些小钱的人都不会派到这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