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姨子,怎么是你?”

易秋皱眉一看,发现慕容晴雨俏立门旁,月光之下,白衣如雪,格外清丽,仔细一看颇有几分其姐姐的影子。

“是我不行吗?不欢迎我?”

慕容晴雨冷哼一声,颇有几分不快的说道。

“那倒不是,只是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进去说吧。”

慕容晴雨不由分说,径直走入了易秋的房间里。

易秋苦笑一下,只得关上房门。

“有什么事情说吧,我还要修炼。”

虽然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小姨子,但是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易秋总觉得浑身不自在,最主要的他还时不时想起当日救下慕容晴雨的场景,那雪白莹润的玉背不断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使得他心绪不宁,眼神更是不由自主的向着慕容晴雨的一双浑圆如玉的双腿瞟去。

“哼,没想到当年的纨绔弟子,会变得如此勤快,真不知这段时间,到底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是你原先就是故意装成那样。”

慕容晴雨转过身来,看着易秋,面带着冷笑的说道。

“小姨子,大半夜你到这里想必不是为了来夸我的吧,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我可不喜欢绕来绕去。”

易秋见她话里带着一丝讽刺之意,颇为有些不爽,不耐烦的说道。

“我当然不是来夸你的,我来只是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慕容晴雨美眸泛起一丝羞恼,咬着贝齿道:“我问你,当日你救下我之后,对我做了什么?”

易秋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丫头多半是来兴师问罪来了,毕竟自己那天虽然是替她解毒,但是也看光了她的身子,这对于像慕容晴雨这种保守的女子,无异于杀了她一般。

易秋也不知该怎样解释,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是解毒,我总不能看着你被那合欢散害死吧。”

慕容晴雨哼了一声,道:“我知道解毒,我问你,你是如何给我解毒,为何你走之后,我会……”

慕容晴雨想说赤身luo体,但是那四个字,她怎好开口?只得将凤目一转,死死瞪视着易秋,等着易秋解释。

易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干咳俩声,实话实说道:“那也没办法,毕竟以当时的情况,若不想办法压制你体内的欲火,是没有办法帮你取出体内之毒的。”

慕容晴雨见到易秋承认是自己做的,当即咬牙,双颊火红,羞赧无比道:“胡说,压制欲火,跟脱去我衣衫有什么关系……”

易秋眉头一挑,道:“当然有关系,我要将你放在水潭当中,让水潭里的寒气,压制你体内的欲火,若是穿着衣衫,根本达不到效果。”

慕容晴雨娇躯一颤,眼眶顿时一红,娇喝道:“那你接下来还对我做什么了。”

易秋无奈,只得将自己如何给她解毒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期间暧昧场景,全部自动略去不提。

听完之后,慕容晴雨的情绪终于冷静许多,不过眼睛仍是带着几分敌意的看着易秋,问道:“仅此而已?”

易秋一脸无辜道:“当然,难道你还想发生什么不成?我可告诉你,老子是正经人!”

“哼,你是正经人,这世界就没有不正经的了。”慕容晴雨轻哼一声,双颊火红如霞,低声道:“这么说来,你什么都看到了!”

“没有没有,俗话说,非礼勿视,你姐夫我岂是那种无耻之人,我当时闭着眼睛,闭着眼睛的。”易秋有些心虚的说道。说实话,当天慕容晴雨的身子,他不光看了个遍,还没少摸,只是这种话,他自然不敢说出口,否则这丫头非得杀了他不可。

慕容晴雨呸了一声,冷笑道:“我不信,你这种无耻之人,有那种机会,岂会错过。”

慕容晴雨自然不相信易秋的鬼话,一个天天泡在青楼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种好机会,用脚想也知道,这个臭家伙当日不仅看尽了她的身子,恐怕还做过什么恶心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慕容晴雨的银牙不禁咬的咯咯直响,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匕首,放在易秋的脖子上。

“快说,你当日还做了什么!”

易秋没想到慕容晴雨说动手就动手,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道:“说什么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总不能连我的话都不信吧,我可是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咳咳,就是扫了俩眼而已……”

扫了俩眼而已!

慕容晴雨自然不傻,听到这里,便已经明白,易秋当日肯定已经将她的身子看了精光,当下双颊更是火辣无比,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羞愤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无耻!你流氓!”

“咳咳,小姨子,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况我也是迫不得已,再说你虽被我看了俩眼,又不少块肉,可若我不救你,而被楚一鸣得逞就不止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易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唯恐这丫头一时想不开,将他结果了。

慕容晴雨虽然知道易秋说的在理,但是一想到自己保持十多年的女儿身,就这么被眼前这个家伙看个遍,仍然感到万分羞恼,恨不得一刀将易秋杀了。

不过她自然不能这么做,强行压制内心的羞怒之后,慕容晴雨才冷冷说道:“可是我慕容晴雨发过誓言,第一个看过我身子的人,要么便娶我为妻,要么便被我挖去双眼,你选哪个!”

难道这丫头要逼婚?可自己是她的姐夫啊!

易秋急忙摇头道:“我哪个也不选!”

慕容晴雨冷笑道:“为何?”

易秋道:“因为我是你姐夫。”

“姐夫?”慕容晴雨笑容更冷:“你应该知道我姐姐已经成了九天玄宗的圣女,你和她之间根本不可能!”

听到这话,易秋表情渐冷,道:“就因为她是九天玄宗圣女吗?”

“对!且不说九天玄宗圣女本就禁止与男子成婚,就算可以,这个世间,能配得上九天圣女的人,也屈指可数,而你与我姐姐相比,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