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孰强孰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话音一落,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移了过来,看向易秋。

在场之人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要知道这些人不仅是皇城的有名的天骄,而且个个都是人精,自然早就从姜宇的神色里看出,姜宇对易秋的不满,估计之所以提出论武助兴,也是为了想羞辱一下易秋而已,或者是故意在震慑易秋,让其知道在宣西第一天骄面前,什么最强新人都是狗屁。

未等易秋开口,那姬雅君便已经豁然起身,冷声道:“姜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些血魂武者比拼武力,拉上易公子,岂不丢人?”

见到姬雅君为易秋说话,姜宇更是嫉恨异常,眼中闪过一抹狠色道:“七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四皇子可是亲口说的,在场之人,都要出手比试,而且不可偷懒耍滑,难道易秋打算违抗皇子的命令不成?”

听到这话,众人无不叹服,姜宇老大就是厉害,一番话说出,不仅将一切罪过推到了姬玄身上,更是搬出了一个违抗皇命的罪责,逼的易秋无路可退!

毕竟,当众违背皇子的命令,这种事情,若是传到宣西皇的耳朵里,易秋也就不用再宣西国继续混下去了。

“姜宇,你”

姬雅君气的娇躯乱颤,却无言反驳,至于姬玄也是一脸尴尬之色,没想到自己无意当中,竟然被那姜宇挡枪使了。

就在这时,易秋站起身来,拍了拍姬雅君的肩膀。

“七公主不必生气,姜公子说的不错,既然是论武,易秋当然不能扫诸位的兴致。”

“可是你”姬雅君有些担心,毕竟易秋只有血气九重,若是出手,定会与其他人产生落差,倒时候难免被这些人耻笑。

易秋对着姬雅君笑了笑,道:“放心吧,不过是对付巨浪而已,又不是要了我的命!”

说完,易秋径直走过了姬雅君,站在了大殿中央。

“易某功力浅薄,修为只有血气九重,与诸位天骄相比相差甚远,若是一会出丑,大家切莫笑话易某。”

众人闻言,都说不会,心里却纷纷暗自下定决心,一会定要好好羞辱一下这个易秋。

易秋看着众人的表情,自然也知道这些人肯定没按什么好心,特别是那个姜宇,分明就是要好好羞辱自己。

“想要羞辱我,呵呵,今日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易秋心中冷笑,突然出手,取出苍炎宝剑。

见此一幕,那姬玄眉头一皱,道:“易贤弟,为何不将那把玄级中品的宝剑取出,而用一把玄级下品宝剑呢?”

姬玄不解,以眼前的情况,一般人恨不得拿出最强的武器来,偏偏易秋,反其道而行,取出一把玄级下品的宝剑,难道易公子自知出丑,所以便自动放弃,不准备浪费力气了?

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

此时此刻,不仅是姬玄是这个想法,就是其他天骄也是同样的念头。

至于姜宇姜月等人,更是暗暗将如何嘲讽易秋的话备好,就等着易秋出丑了。

这个时候一道高达数十丈的巨浪,气势磅礴的向着云天阁涌了过来。

易秋目光一凝,刹那出手,苍炎剑向着那巨浪一指,大喝一声。

“凝!”

轰!

话音落地,易秋全身衣袍猛烈鼓动,同时无数道苍炎剑气从苍炎宝剑上咆哮而出,疯狂的向着大殿聚拢,瞬间形成了一道数十丈高的火焰巨浪!

“剑气如涛!破!”

喝声出口,苍炎剑轻轻一指,那滔天火浪,直接迎向巨浪。

这招剑气,正是叠浪剑诀的第二式,剑气如涛!

本来易秋想要练成这个剑招,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不曾想,刚才观看浪潮,突然领悟浪涛真意,而这第二招剑气如涛没想到也顺势融会贯通了!

一声惊天的轰鸣!

俩道巨浪如同俩个水火不容的洪荒野兽一般,撞到一起!在轰鸣声中,俩个巨浪互相抵抗消融!而在苍炎之火的烘烤之下,那巨浪顿时变作一道道白烟,蒸腾而去。

转眼间,一道数十丈高的巨浪,竟然凭空消散!

见此一幕,大殿之内的众人,无不骇然。

姜宇一指将那巨浪轰成漫天水滴,然而这易秋竟然一剑,直接将其变成了雾气。

孰强孰弱,自是高下立判!

那些本来还准备一肚子话侮辱易秋之人,此刻纷纷呆如木鸡,生生的将那些话吞回了肚子里去了。

四皇子姬玄更是神色动容的说道:“哈哈,好一个剑气如涛,易老弟这招剑法,比当日与我对决的那招威力强了不止十倍啊!竟是生生将那海浪从众人眼前抹去,不得不说,这次论武第一,非易贤弟莫属了。”

姬雅君也是嫣然一笑,趁机称赞道:“易公子果然不愧最强新人,仅凭血气九重的修为,便能做到诸位血魂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实在叫人叹服。”

听到二人的话,在场的十几个天骄,纷纷脸色通红,有些无地自容。

这么多天骄强者,竟然不如一个血气九重的武者,说出来,还不得叫人笑掉大牙。

那姜宇冷哼一声,脸色无比难堪道:“什么剑法,不过就是凭借着那剑上的火焰之力,将巨浪蒸发掉罢了,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也可以夺得此次论武第一?姜某第一个不服。”

姬雅君冷笑道:“姜宇你好歹也是血魂九重的强者,半只脚踏入血宗,与一个血气九重的武者比试,本就是件极为无耻的事情,此刻还好意思说他人投机取巧,你难道就没有一丝羞耻之心?”

那姜宇何时受过这等侮辱,当下羞愤不已,脸颊火辣,如同被人扇了无数个耳光,但是却偏偏不敢与姬雅君对峙,只得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到易秋身上,目光一转,看向易秋,眼神如同要将易秋生吞了一般。

“易公子的剑法,姜某佩服,有朝一日,姜某必定会像易公子讨教一二,四皇子,今日姜某不太舒服,就先行告辞了。”

姜宇说完,当下拂袖而去,受了这等侮辱,他自然也没有什么脸面继续待下去了。

而那姜月也满脸怒容的跟着姜宇离开,反倒是那个易战,见到易秋惹怒了皇城当中最不该惹的人,心里高兴万分,知道以后恐怕不用自己动手,这易秋也难逃一死了,因此一脸得意的离开。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