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黄金精气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俩个黑衣恶汉听到这话,纷纷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前辈,你看这个姑娘留给您享用,但是我们身上的东西带走如何,毕竟以您的修为,我们身上这些破东西,肯定不入您眼。”

“哼,废话少说,老夫让你将东西留下,你就痛快留下,再多一句废话,就要你俩狗命。”

随着沧桑的声音传出,那股令人心悸的魂压骤然增加数倍,使得那俩个黑衣恶汉惊骇不已,急忙将身上的东西和那紫衫女子丢在了地上,然后飞也似的逃出墙外。

那紫衫女子楞在原地,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回过神来。

本来必死的局面,竟然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神秘莫测的前辈,直接将那二人吓跑了,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那苍老的声音干咳俩声道:“将衣服穿上,然后赶紧走吧。”

那紫衫女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地上的衣衫捡起,披在身上,然后脸色通红的向着易秋所在的房间一拜,道:“小女牧婉,今日承蒙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叫什么名字,以后小女也好报答一二。”

“不必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紫衫女子听到这话,也没有坚持,当下再次拜谢之后,便足尖一点,翻墙逃出了。

见到那紫衫女子离开之后,躲在房间里的易秋才长吁一口气,然后看着在房间里四处飘荡的虎尊魂魄,一脸轻松的笑道:“这个狐假虎威的方法果然不错,不过好在那俩个家伙没有起疑,否则若是钻进来,看到只是一缕魂魄跟他们说话,还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哼哼,老夫虽然只剩下一缕残魂,但是所散发的魂力,也不是这俩个血魂境武者敢轻视的,不是老夫跟你吹,刚才就是俩个血宗强者,感受到我散发出的魂压,也绝不敢越雷池半步,乖乖留下东西滚蛋。”

易秋抚掌一笑,道:“虎尊说的是,不过我们得赶紧离开,那俩个黑衣人吃了亏离开,难保会找那个老祖回来复仇。”

“恩,你说的不错,正好那俩个人已经离开了,我们也赶紧走吧。”

虎尊说完,立刻化作一道光芒,钻入了易秋的玉佩当中。

易秋立即走出房间,将那俩个黑衣人所扔下在院子里的俩个布袋拿了起来,然后仔细搜寻一下,发现除了一些金币之外,便有一块原形玉佩。

玉佩上雕刻着一只凤凰,栩栩如生,而握着那玉佩,则能感到一丝丝温热的力量,滋润手掌。

易秋暗暗吃惊,这玉佩果然不是一般的物品,难怪皇族会派人搜捕,更是在三大学院当中,贴出任务状。

“有了这个玉佩,我的任务就算完成,我就可以进入精气池修炼一次了。”

易秋目光闪动,脸上浮现了一抹期待。

……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剑武学院,任务处,一声惊呼,打破了黎明的宁静。

“这……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拿到了这块玉佩,天啊,要知道,这个任务,可是许多黄金学员都没有完成的任务啊!”

看守任务处的长老,一脸呆如木鸡的说道,而四周之人,也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桌子上的玉佩,震惊无比。

“咳咳,在下也是运气好,在路上遇到了那俩个家伙而已,再加上那俩个人不知被谁打伤,所以我才渔翁得利,将这玉佩从那二人的手中抢了下来。”

听到这话,四周之人无不露出羡慕和敬佩之色。毕竟即使那俩个贼人真的身受重伤,换成一般血气武者,也根本不敢上前吧。

毕竟血气与血魂虽然有一字之差,但是实力却如天壤之别,这么多年来,也只有易秋这个变态,敢以血气修为战血魂强者,并且还能取得完胜的战绩!

易秋心中苦笑不已,自己之所以撒谎,自然是因为若是告诉这些人实话,自己没有动一根手指,便从那俩个贼人手里骗来了凤凰玉佩,这些人肯定不会有一个人相信。

所以易秋只得编造了一个看得过去的谎话,不过没想到是,即便如此,也引来了不小的震惊。

“咳咳,无论你怎么拿到这个玉佩,按照规矩,你的任务便算完成,你拿着这个任务状和这块令牌,到黄金精气池处,那里的长老自然便会让你进去,不过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你要好好利用,懂么。”

听到这话,易秋顿时楞了一下,喃喃道:“长老,你是说黄金精气池,难道不是白银精气池?”

那长老眉头一挑,哼哼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是白银精气池。”

易秋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没说过……

如此说来,自己进入的将是三大学院当中,原始精气最为精纯的黄金精气池!而这样一来,自己突破修为,凝聚武魂岂不是把握更大了?

惊喜来的太过突然,使得易秋有些发呆。

“咳咳,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易秋急忙反应过来,从那长老手中接过了任务状和令牌,然后拜谢一声,在众人羡慕的目光当中,匆匆离开……

一炷香之后,易秋便来到了黄金精气池的巨大石殿之前。

黄金精气池与白银精气池一样,都是三大学院共同建造,而位置也位于三大学院中间的一处广场上。

易秋走到石殿跟前,就被一个花白老者拦了下来。

那老者凌厉的眼神扫视了易秋一眼,淡淡道:“小家伙,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个精气池,只允许黄金学员进入,白银学员要到前面那个白银精气池去。”

易秋笑了笑,按照任务处长老所说,将任务状和令牌拿了出来,递给了花白老者。

那花白老者起初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随后神色一变,看向易秋的目光顿时多出了几分惊讶,道:“你追回了那块凤凰玉佩?”

“正是!”

“哦?我听说偷走玉佩之人,是俩个血魂武者,你一个血气武者怎么追的回来?”

“运气而已,那俩个贼人被人打伤之后,逃走的路上,正好被我遇到,因此晚辈捡了个大便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