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既大又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三百万的巨额悬赏之下,所有皇族学院精英,都不由自主的放弃了对双头巨蟒的进攻,转而摩拳擦掌的向着易秋围了过来!

那个公孙不举目光一闪,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一脸贪婪的说道:“厉师兄,你在这里疗伤,我亲自去会会这个家伙。”

厉长空点了点道:“去,没有你出手,仅凭那些家伙恐怕对付不了这个易秋。”

那公孙不举阴森一笑,抽出弯刀,向着易秋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数十个皇族学院精英也从四面八方走来,形成合围之势,将易秋围在中央。

此刻,那慕容晴雨急忙转头看向身旁的金彩月,然后小声叫了一句:“金师姐。”

金彩月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救他?不过我记得,你平日里对你这个姐夫似乎也没有太多好感,何不借此机会将其除掉,也省得他以后玷污了你的圣女姐姐。”

慕容晴雨吐了吐舌头道:“那可不行,说什么他都是我姐姐看中的,若是我见死不救的话,我姐姐知道的话,肯定会责罚我的。”

金彩月咯咯一笑:“臭丫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你虽然口里说是因为圣女,其实你心里似乎也对你这个姐夫十分关心呢。”

慕容晴雨俏脸瞬间绯红,急忙跺足娇嗔连连:“金师姐,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关心过他呢,还有你到底救不救,你若是不救,我就告诉师尊,说你欺负我……”

“救,当然救,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出手的,毕竟这么多年来,易秋还是第一个让皇族学院接连吃亏的人呢,所以我怎会舍得让他死呢。”

话音一落,金彩月身形一闪,临空飞起,身上的七彩羽衣,随风而动,如同孔雀开屏,美轮美奂,而她整个人也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落在了易秋身旁。

刹那间一股比厉长空更恐怖的气息,倾泻而出,如同大山般压向四周,瞬间笼罩在整个平原,使得皇族学院众人,纷纷停下了脚步,露出了惊慌表情。

“半步血宗!没想到她的修为竟然如此之高,难怪此女能够排入金榜前三,看来女子学院的第一强者并非浪得虚名的。”

易秋脸一变,没想到金彩月的修为达到如此之高。

“堂堂皇族学院,这么多人欺负一个,是不是也太无耻了点!”金彩月飘然而落,嫣然笑道。

公孙不举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厉声道:“金彩月,此人杀了我们皇族学院众多精英,又伤了我厉师兄,乃是我们皇族学院不共戴天的仇敌,难道你也打算帮助他么?”

金彩月笑了笑,丰满的胸脯微微挺起,傲然道:“那又如何?我金彩月想保的人,别说你们几个,就是姜宇亲至,也休想伤他半个毫毛。”

公孙不举怒道:“金彩月,你难道打算与我们皇族学院为敌么?”

金彩月轻蔑一笑:“为敌能怎样,实话告诉你们,皇族学院的行径,本姑娘早就看不顺眼了,更何况易秋可是我小师妹要保护的人,所以就算是与整个皇族学院为敌,我也不在乎。”

厉长空道:“金彩月,那只九级妖兽让给你,你将这易秋交给我们如何?”

“那可不行!”金彩月笑了笑,伸出莲藕玉臂,勾住了易秋的胳膊,道:“厉长空,今日九级妖兽归我,易秋学弟也归我!”

易秋感受着金彩月那又大又软的神秘地带,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个金师姐,还真是个秒人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跟一个陌生男子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完全是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啊!

厉长空怒道:“金彩月,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金彩月冷哼一声:“过分又如何?只要你们打的过我,易秋和妖兽便都是你们的,如果你们打不过我的话,就乖乖滚蛋,本姑娘可不想再开杀戒。”

听到这话,厉长空不由面一变,他知道金彩月出手,就算他没有任何伤势,与公孙不举联手的情况,都没有丝毫胜算,更何况眼下他身负重伤,仅凭公孙不举一人,更不可能是这女人对手。

而且他心里清楚,虽然此女表面上一副娇媚可人的模样,实际上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所以若是真的将她触怒,那对于平原上的皇族学院众人,无异于灭顶之灾!

看来这一次也只能放过易秋这个家伙了。

厉长空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只能面对现实,恨恨的瞪了金彩月和易秋一眼道:“金彩月,易秋,今日之仇,我们皇族学院记下,一个月后,我们金榜题名战上见!希望到时候你们俩个不要做缩头乌龟!”

易秋笑了笑,道:“厉兄放心,金榜题名战,如果我们再次相遇,那时候我不会只是再废你几根骨头那么简单,而是要你的性命!”

“好,我等着,到时候我看是谁要谁的性命,皇族学院之人,跟我撤!”

厉长空一声令下,皇族学院众人皆是面带不甘的表情退走,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公孙不举自然郁闷不已,但是他也知道,他根本不是金彩月的对手,眼下也唯有跟着众人离开。

狠狠的瞪了易秋和金彩月一眼后,那公孙不举便也转身遁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皇族学院众人离开之后,金彩月却丝毫没有松手之意,那软软的胸脯,几乎已经整个都挤压在了易秋手臂上,使得易秋脸有些发红,干咳俩声道:“那个……金师姐人都已经走了,你也抱够了。”

金彩月看着易秋有些害臊的脸颊,轻笑俩声,松开俩条玉臂,似笑非笑的看着易秋道:“没想到堂堂最强新人,还是个如此腼腆人物,不过我听小师妹说,你小时候可是个经常出入烟花场所的纨绔王子呢,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正经人。”

易秋讪讪一笑,十分好奇的说道:“不知金师姐口中的小师妹是谁,竟然如此了解我的过去,想必是我的一个熟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