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识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确定?”

慕容晴雨一瞬不瞬的盯着易秋,美眸当中尽是狐疑,显然对易秋的话,不太相信。

“确定,你姐夫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易秋笑着说道。

慕容晴雨轻哼一声,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若是输了的话,休想让我以后再理你了。”

易秋点头道:“你放心,我还能坑你不成。”

慕容晴雨撇了撇嘴道:“那可说不准。”

此刻,那四周的众人,包括秦风在内,也无不愣住,显然谁也没料到易秋竟然不仅敢跟秦风比试,而且还敢说出下了这种赌约,这小子难道不知道秦风虽然不到三十岁,但却已经是三级器鼎师和中级血鼎师了么?这家伙简直是自取其辱啊。

想到这里,众人无不是露出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似乎认定易秋一会必定会输得颜面无存。

秦风冷笑道:“小子,没想到你胆子倒是不小,既然如此,那本少就好好教教你做人,让你知道什么是天才!”

易秋面无表情道:“希望如此。”

秦风冷哼一声,便不再多言了。

这个时候,那银莲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三个白锦盒,放在了石台之上,随即说道:“这三个锦盒当中,皆是放置着一种药材,一会我将这三个锦盒,逐一打开,请诸位辨别,最先说出药材名称之人,并且全部说对之人,便算胜出。”

说完,那银莲便伸出白玉般的手掌,小心翼翼的将第一个锦盒打开,众人看去,只见锦盒当中,是一只火红的三叶草,此草不仅颜如火,且形状也如同燃烧的火焰形状,看起来十分奇特。

见到如此奇形怪状的灵草,很多人都暗暗摇头,显然这第一关就难住一大部分的人,当然即便那些看出此草来历之人,也都心照不宣,保持沉默。

那银莲打开第一个锦盒之后,随之又将第二,第三个锦盒也相继打开。

第二个锦盒里面,装的是一块椭圆形状的石头,通体漆黑,石头表面上有一道道奇特纹路。

第三个锦盒之中,则是一颗牙齿,牙齿锐利无比,不知是来自什么怪兽身上的。

可以说这三个锦盒当中的东西,皆是稀奇古怪的东西,世面上很难见到,一个比一个难猜,猜出其中一个的人都是寥寥无几,更不用说将三个全部猜出来了。

因此大殿之内,顿时陷入一片安静当中,众人的目光都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三个锦盒当中之物,开始在脑海当中苦苦冥思起来。

那秦风自称识百草,此刻见到这三样东西,也不由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拿不准,至于易秋则始终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哈哈,我知道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那秦风突然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大喜之,站起身来,朗声笑道:“银莲姑娘,这三件物品,我已经全部识出。”

银莲微微一笑,道:“既然秦风公子已经全部猜出,就请说出来。”

秦风露出几分得意表情,同时不经意的扫视了坐在不远处的易秋一眼,冷哼一声道:“这第一个最好猜,无论颜和形状都和奇草榜第七十八位的地心赤炎草一般无二,所以此草必定是地心赤炎草无疑。”

此话一出,四周立刻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是啊,这草通体赤红,且形状如火焰,不正是那地心赤炎草么,哎呀老子怎么没想到呢。”一个内宗弟子,直拍脑门,一脸懊悔之。

“哼哼,你以为你是秦风师兄那种十岁时,便辨识百草的天才血鼎师么?若是秦风师兄不说,怕是你做梦都猜不到。”他身旁一个女弟子,讥讽开口道。

此刻听到四周的话,秦风脸上更是得意无比,指着第二个锦盒里的石头,道:“此石头通体漆黑,上面刻有一道道纹路,显然是那奇石榜上第七百名的黑耀石了。”

顿时又一片称赞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然而那银莲却只是淡淡一笑,道:“那一个呢?”

秦风目光闪烁俩下,道:“这第三个最是难猜,牙齿如勾,齿尖锐利,牙齿上有血纹,而且牙齿体型不大,依我看这多半就是七级妖兽裂牙犬的牙齿,怎么样,银莲姑娘,本公子猜的不错。”

银莲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美眸闪烁俩下,道:“秦公子已经说出了三个名字,还有哪位同行又有其他答案呢?”

此话一出,大厅内一片寂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没有人有比秦风更好的答案,当然即便是有,也未必愿意冒头,毕竟在场之人,谁不知道秦风的身份,没有必胜秦风的把握,谁敢随意触怒这个二世祖?

不过就在众人皆以为,无人能够说出比秦风更好答案的时候,忽然一道冰冷之声,在看台上响起。

“在下的答案,与秦公子皆不相同。”

众人大吃一惊,显然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主动自取其辱,不由纷纷看去,只见那看台中间的位置上,赫然站起来一个清秀男子。

“这小子疯了,秦风已经将三个答案全部说出,怎么可能还有别的答案。”

“就是,我看这小子是想出出风头而已。”

“出风头?不会,连这种风头都敢出,他不怕秦风师兄回去收拾他?”

众人议论之中,那银莲却是认出了易秋,不由愣住,失声道:“是你?”

易秋笑了笑道:“不错,正是曹某,银姑娘别来无恙啊。”

“曹公子真是好本事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了内宗,而且还出现在这里。”

银莲当日被易秋挟持了一路,虽然最后原谅易秋,但是此刻看到易秋,心头自然也不太爽快,看了眼易秋,轻哼一声,道:“曹公子年纪轻轻,难道还是血鼎师不成?”

这银莲姑娘言外之意,就是在怀疑易秋的身份,而此刻不仅是她,就是其他人也无不向易秋投来狐疑的目光。

“在下是不是血鼎师,待我说出答案,银莲姑娘不就一清二楚了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