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仙子老婆要杀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慕容清雪低着头,玉脸红晕如霞,美态百出,低声呢喃道:“傻瓜,我当然记得。”

望着慕容清雪绝丽无双的面孔,易秋心里如同一万只蚂蚁在爬,心痒难耐,紧紧攥着慕容清雪的玉手,干咳俩声,试探问道:“那你愿意不愿意?”

慕容清雪浅浅一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明了态度。

易秋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俩手一摊,猛的将慕容清雪的娇躯拦腰抱起,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却是吓了慕容清雪一跳。

慕容清雪举起粉拳,轻轻的在易秋胸口处捶打了下,娇嗔道:“傻瓜,你要抱我去哪里?”

易秋道:“当然是去我的住处了,那里没有人打扰我们。”

慕容清雪道:“不行,你住的地方乃是楚副宗主的住处,虽然没有人打扰,但是毕竟有人在,我们不能去那里。”

易秋挠了挠头道:“那怎么办?”

慕容清雪红着脸,低声道:“傻瓜,就这里吧。”

“这里?打野战?”

易秋愣了一下,随即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

慕容清雪冰清玉洁,对男女之事可谓十分懵懂,当然不懂什么是打野战,不过她冰雪聪明,也不难听说这话里的含义。

秀眉一皱,羞恼异常道:“什么打野战,你的市井俗话,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起。”

易秋讪讪一笑,道:“我的意思,这个地方,还不如楚媚的院子。”

慕容清雪道:“傻瓜,你知道什么,这片竹林后面,乃是赤天宗的祭祀大殿,里面供奉着历代赤天宗宗主的灵牌,莫说是普通弟子,就是那些长老,太上长老没有允许之下,也不得靠近。”

“而且我已经告诉过赤天宗宗主,不许别人打扰我们,所以这个地方,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

易秋恍然大悟,原来仙子老婆都已经准备好了,看来还是仙子老婆体贴啊,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好,就听你的。”

易秋心里火热,将慕容清雪放在地上。

慕容清雪看着易秋一副猴急的模样,嘴角浅浅一笑,顺势躺在了地上,道:“傻瓜,吸收血髓需要多久?”

易秋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上次我和轩辕云月是七天之后才醒来的。”

慕容清雪咬着嘴唇,玉脸已经从脸蛋红到了耳根,柔声道:“需要这么久么?也罢,七天,便七天吧,你等了我这么久,这一次便随了你这小坏蛋的心思,不过碰触过我的身子之后,我便彻底成了你的女人,你不可辜负我,否则我便杀了你。”

说到这里,慕容清雪眼眸当中,射出一股冰凉寒意,易秋吓了一跳,急忙道:“仙子老婆,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辜负你,你放心吧。”

“谅你也不敢。”

慕容清雪说完,双目微闭,玉脸红艳欲滴,娇挺的胸脯上不断起伏,声音略显颤抖道:“小坏蛋,你还等什么,难道还要我自己来么?”

此刻的慕容清雪,就如同一朵一尘不染的雪莲,静静的躺在那里,任由易秋采摘。

慕容清雪的话,就如同一个火星,落在了一个洒满了焦油的柴堆之上,易秋只觉得腹下那股无名之火,腾的一下着了起来。

易秋眼神变得炽热起来,俩只手掌都微微有些发抖。

虽然他等了这一天,等了很久,但是此刻慕容清雪真的躺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反倒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暗暗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易秋缓缓屈下身子,趴在了慕容清雪柔软的躯体上,却并没有着急,去解开她的衣衫,而是低下头,吻在了那双晶莹红润的双唇上,舌头撬开了雪白贝齿,顺势进入,品尝着仙子老婆口中甘甜。

慕容清雪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睁开双剪水般的眸子,凝视易秋,眼中尽是柔情蜜意,慢慢伸出莲藕玉臂,紧紧缠在易秋的脖子上,口中的柔软香丁也不断回应着。

亲吻了片刻,易秋的手掌终于动了,缓缓的移向了慕容清雪腰间,摸到了系在了慕容清雪腰部的玉带之上。

只要易秋稍微用力一拽,慕容清雪身上的衣裙就会散开,他朝思暮想的玉体就会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想到这里,不仅是易秋激动万分,就连慕容清雪芳心也是狂跳不止。

虽然,将自己的身体献给易秋,是她一直所想的事情。

但是此刻,真的要发生的时候,她又怎能平静?不仅芳心狂跳不止,体内的神凰血脉,在这一刻也隐隐沸腾起来,而她并不知道,就在她丹田深处,一股强大的波动,也如同被激活了一般,欲要从她体内窜出!

就在易秋打算解开慕容清雪的衣裙时候,虎尊的声音骤然在易秋耳边炸开。

“易秋快住手,解开这丫头的衣裙,你便必死无疑了。”

虎尊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易秋头上,刹那间将易秋体内的浴火冲的无影无踪。

易秋停下手掌,皱眉道;“虎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虎尊冷哼道:“你个蠢货,你想想九天玄宗那老妖婆,会将她心爱的弟子,白白送给你么?”

“那老妖婆明知道,你体内有四圣血脉,也知道这小丫头和你之间的关系,将这小丫头送到你跟前,不等于故意将神凰血髓送给你?你觉得那老妖婆有那么好心?”

其实不用虎尊说,易秋也一直在好奇这件事,甚至也怀疑那老妖婆是别有用心,故意给他设置了一个陷阱。

不过这里除了他和仙子老婆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因此他也就没有想那么多。

“虎尊,你说的有道理,只是这里除了我和仙子老婆之外没有别人,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才对,你为何说我解开仙子老婆的衣服,我便必死无疑了呢?”易秋有些不解的问道。

“真是个蠢货,我说的危险,不是来自其他人,而是来自你身下的女人,如果你解开她的衣衫,谁都救不了你。”

“什么?”

易秋虎躯一震,眼中流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望着身下的绝美女子,失声道:“你说仙子老婆要杀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