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以一敌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碧水剑波!”

“流云锤!”

“破天斧!”

围在易秋四周的六个武者,二话不说,同时施展各自绝学神通,一起向着易秋扑了过来。

见此一幕,众人尽是冷笑,这下好了,这狂妄小子同时触怒了六个强者,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抵挡住六个血宗九重武者的联手一击。

看到六人联手对付易秋,慕容清雪同样芳心震怒,冷哼一声,便要出手,然而楚媚却是一把将她拦下,道:“圣女放心吧,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六个人联手也不可能伤他分毫,您去了,只会暴漏自己的身份。”

慕容清雪一听这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不过一双美眸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贝齿咬着下唇,绝美的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

感受着那六道狂暴的力量,从六个方向,同时向他轰击过来,易秋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讥讽,右随即手握剑,原地转了一圈,三道寒霜剑气,在他身体四周迅速旋转舞动,骤然形成了一道半球状的护盾

“飓风无敌!”

剑气护盾出现,便疯狂旋转,不断的向外扩大,瞬间将易秋数十丈方圆,笼罩其中。

见到这一幕,众人皆是无比好奇。

“这家伙在干什么,他不会是以为仅靠这剑盾就能同时挡住六个人的联手攻击吧。”

“就是,六个血宗武者的联手一击,这力量恐怕连血王境武者都不敢硬拼,这家伙仅凭一道剑盾就想挡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

下一刻,六个武者的神通兵器,同时落在了剑盾的风墙之上,就在众人以为易秋必定盾破人亡的时候,另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幕,骤然发生。

只听嘭嘭嘭的几声闷响,那六个武者,其中有三个武者竟是瞬间被弹飞了出去,手中的武器相继掉落在地上,身体也重重摔在了地上,喷血不止,显然是受了内伤。

至于剩下三个武者虽然没有被弹飞,但是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这是什么剑盾,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反震之力。”

其中一个御剑山庄的武者,脸色苍白的说道,虽然他没有被剑盾的反震之力直接震飞,但是却也手臂发麻,自认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不知道,这剑盾不仅防御力好强,这反震之力,也极为恐怖,以我们六人联手的力量,竟然无法破开!”

这六人自然不知,想要破开易秋的剑盾,只有将六人的力量集中在一起,轰击在一个点上才行,然而他们六人的力量,却是分散为六个方向,这样不仅使得六人的力量无法对易秋的剑盾造成丝毫的威胁,反而让易秋剑盾的反震之力提升数倍。

换言之,这六个武者,每一个人所承受的反震之力,都是来自六个人的,故而才使得前三个武者,直接被震成了重伤。

至于另外三人也不好过。

“这剑盾实在古怪,特别是这反震之力,似乎是依靠我们自身力量决定的,我们快将力量撤去。”

那御剑山庄的武者忽然醒转过来,急忙便要将宝剑抽回,然而这时就听躲在剑盾里的易秋一声冷笑传出。

“现在发现,已经晚了。”

话音落地,剑盾骤然一停,随之一道剑气风柱咆哮着向那御剑山庄的武者轰来。

那武者脸色大变,欲要抵挡,然而他刚刚将力量全部用在了攻击易秋的剑盾之上,如今哪里再有力气抵挡着恐怖一击,只得将宝剑竖起,挡在了身前。

轰!

剑气风柱撞击在了宝剑之上,立刻炸开,狂暴的剑气肆虐而出,直接将那御剑山庄的武者卷了进去,此刻那御剑山庄的武者,防佛置身在一个冰冷的风暴当中,剑气不断撕裂他的身体,而风暴当中的冰刺也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扎在他身体之上。

风暴散去,本来还盛气凌人的御剑山庄武者,已然全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

见此一幕,那剩下的俩个武者,七魂顿时吓丢了六魂,哪里还有胆量继续跟易秋比试,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六个武者,三个受了内伤,一个重伤,俩个逃跑,仅仅只是一个回合,就被易秋全部解决掉了。

慕容清雪见此,顿时松了口气,绝美的脸蛋上,立刻浮现出一抹惊喜,红唇微抿,露出了一丝欣慰笑容:“这小坏蛋,现在的战力竟然如此恐怖,看来即使是我,若不全力出手的话,都未必能够战胜他呢。”

“以他的天赋,也许用不了太久,就能够超越我了吧。”

……

此刻,那御剑山庄,百兽宫,绝情谷三大势力的长老们,无不面色难看,以三宗九个精英联手之力,竟然敌不过一个血宗七重的武者,这传扬出去,他们三宗的颜面何存!

当然这个时候,最为郁闷的自然还是北晋太子萧律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即使楚媚等人察觉,也得将盟主之位乖乖让给他,到时候他就可以借此,将赤天宗主力派去跟魔教火拼,如此一来,他们北晋皇族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未曾想到的是,突然钻出了个神秘男子,虽然只有血宗七重修为,但是却以一己之力,横扫九个血宗九重武者,直接将他的计划彻底打乱,这让他如何不惊怒不已?

萧律豁然起身,道:“小子,你到底是何人,以你的本事,恐怕整个九天玄宗,除了玄宗圣女之外,无人能够做到你这种程度,想必你也不是无名之辈,何不摘下面具让大家认识一下。”

易秋淡淡一笑,道:“太子说笑了,我叫曹木,不过是赤天宗一个普通弟子罢了,哪里敢与圣女比。”

萧律冷哼一声道:“躲躲藏藏,遮遮掩掩,难道你见不得人么?”

易秋道:“见不见得人,与太子无关,更何况难道有规定这场比试不让带面具的么?还是太子觉得北晋皇族没有把握拿下盟主之位,所以跳出来找茬呢。”

“输?呵呵,小子这话你说的太早了吧,你以为我们北晋武者会像其他三宗那么没用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