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北晋惨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见到易秋迎面挥剑斩来,萧律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笑意,二话不说挥刀迎了上去。

铛!

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刀剑在半空相遇,俩股狂暴的力量,在半空互相碰撞,片刻之后,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易秋的飞霜剑,竟是占据上风,俨然将萧律的宝刀碾压在下方。

萧律单手紧握着宝刀,脸上的笑容却是消失,而是露出了惊慌无比的神情,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你明明释放了一个分身,你的力量怎么会没有消弱?”

易秋冷笑道:“谁说释放分身的话,就一定会让本体力量消弱么?这一切都是你这个蠢货的猜测罢了,我说了,你今日必死!”

萧律道:“笑话,就算你本体没有消弱又能如何?你一样杀不了我,我的手掌,马上就会恢复……”

萧律话未说完,就感觉背后有一股冰冷无比的杀气传来,不由扭头一看,只见在他的背后不到十丈距离处,那易秋凝聚出来的血红色分身,竟是不知何时出现。

此刻那血色身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猩红色的眼睛里,充满无尽的杀戮气息,一条血红色的手臂缓缓抬起,俩根血色手指向着他的胸口点了过来。

唰!

三道血红色指芒破指而出,如同长虹贯日般,从萧律的身后****而来,萧律想要躲避,然而他此刻已经被易秋的剑压制在身下,莫说闪躲了,连动都动不了。

“给我滚开!”

萧律疯狂的大吼道,将全部血气灌注右臂之中,欲要将易秋震开,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然而易秋哪里能够让他得逞,同样将至尊龙力不断灌注双臂当中,使之俩根手臂都瞬间变成了金色,霸道的力量,再次将萧律压制了下去。

“不!”

就在这时,那血色指芒,已经瞬息而至,只听噗的一声,指芒刹那钻入了萧律的胸口当中。

“破!”

易秋一声冷喝,血色指芒瞬息炸裂,狂暴的力量,直接将萧律的胸口炸穿,露出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怎么可能!”

那萧律身子一僵,随之倒在地上,眼睛睁的老大,充满不甘的望着易秋,曾经内心的高傲和对易秋的无视,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剩下的唯有无尽的后悔。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下场,也许当初他绝不会下追杀易秋的命令,更不会跟易秋进行生死对决了!

……

萧律倒在地上的一刹那,平原顿时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着叫人难以置信的画面,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徐州第一天骄,竟然死了!

而且还是死在了那个白虎传人手里。

这样的结果,几乎超过所有人的预料,甚至是空隐居士和萧太祖这样的强者,都没有想到。

那萧太祖老脸铁青,浑身发抖,眼睁睁的看着他寄予厚望的萧律,被易秋杀死,却无法出手,内心的煎熬和愤怒可想而知。

当然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不仅北晋皇族失去了一个天骄,而且他也要自断一臂!

可以说,这一战,他们北晋皇族输的太惨!

……

易秋望着生机逐渐消失的萧律,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丝讥讽笑意,道:“萧律,当你与我为敌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就是你的下场。”

易秋说完,将飞霜剑收起,与此同时,那血魔化身,也瞬间消散开来,化作一片血雾,飘散于空中。

随之一股虚弱无比的感觉袭来,易秋只觉得全身如同被抽空了似得,身子微微一晃,竟是不由自主向后倒去,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袭来,一个温暖如玉的双手将易秋倒下的身子接住。

出手之人,自然就是慕容清雪了。

看着易秋几乎苍白无血的面孔,却蕴含着一丝莫名的笑容,慕容清雪知道,易秋是因为除去可一个仇敌而开心。

“真是个傻瓜。”

慕容清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易秋抱入怀里,然后让易秋的脑袋枕在了她的娇挺的玉峰之上,随即用手轻轻拨开肩上的秀发,露出了雪白的脖颈,柔声道:“傻瓜,快喝我的血吧。”

易秋知道这是让他恢复的最快方法,因此倒也不客气,张开嘴在慕容清雪粉嫩脖颈上咬了下去。

慕容清雪的血液,流入易秋口中,带着一丝又甜又涩,且带着一丝火热的味道,如同甘甜的温泉之水,喝入口中,浑身都顿时变得舒坦了起来。

易秋如同饥渴的恶狼,趴在慕容清雪怀里,大口吞噬着慕容清雪鲜血。

这样的一幕,让四周的武者,既是震惊,又是羡慕。

不得不说,这个易秋也太有福气了,竟然把堂堂圣女的血当水一样的喝,这待遇简直叫人嫉妒的冒火。

此刻估计那轩辕云天看到,更是得直接被气疯了不可。

空隐居士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她觉得圣女这么做,实在有失身份,堂堂玄宗圣女,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喝自己的血呢,这若是传扬出去,成何体统。

不过她虽然心里觉得不妥,但是却也没有阻止,毕竟以她的身份,哪里有资格管教圣女。

……

感受着众人投射而来的目光,慕容清雪自然也害羞不已,不过为了让易秋快点好起来,她也只好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了。

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易秋的黑发,美眸里尽是似水柔情,慕容清雪轻声道:“傻瓜,还没喝够么?”

慕容清雪体内的神凰精血恢复力惊人,易秋只要喝俩口,便足以让一个受到重创的武者,迅速恢复,更不用说,他一口气喝了十几口,体内的血脉,自然早就恢复。

只不过慕容清雪体内的血液实在太好喝,所以他才没忍住多喝了一些,此刻听到慕容清雪的话,自然不敢太过分,当即抬起头,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道:“仙子老婆,不好意思,我有点喝多了。”

慕容清雪道:“傻瓜,我又没有怪你,你身上的伤恢复的如何了?”

易秋内视了一下体内情况,发现本来几乎已经枯竭的血脉之力,此刻竟是快速的恢复,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差不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